卷一百三十八 子部四十八

2016-09-08 19:53:31

○类书类存目二

△《续文献通考》·二百五十四卷(通行本)

明王圻撰。圻有《东吴水利考》,已著录。是编续马端临之书,而稍更其门目。大旨欲於《通考》之外兼擅《通志》之长,遂致牵於多岐,转成踳驳。尽《通考》踵《通典》而作,数典之书也。《通志》具列朝为纪传,其略即志,其谱即表,通史之属也。其体裁本不相同。圻既兼用郑例,遂收及人物,已为泛滥,而分条标目,又复治丝而棼。如各史有不臣二姓之人,不过统以忠义。圻则别立忠隐一门。各史於忠孝节烈之妇女,不过统以列女,圻则别立忠妇、孝妇、节妇、烈妇诸门。各史於笃行畸节,不过统以孝义,圻则别立顺存、义夫、义女、义徒、义母、义姜、义仆诸门。均乖史法。至於义物一门,孝释一门,尤为创见罕闻。各史但有儒林,《宋史》别出道学传,已为门户之私,圻更立道统考,而所收如楚元王之类,不过性喜聚书,范平、王接之类,不过隐居高尚,去取更为不伦。此皆牵於通志纪传之故也。他如田赋考内所载免租,当列於赈恤门,贵州盐引课,宜列於盐铁门,打青草喂养马匹事例,宜列於兵考,而皆误载於田赋、国用考内。漕运门载金天兴元年运饷汝州兵,此乃用兵转饷,非漕运也。又海运已自列一门,而杂出於漕运之内,所载海道远近,尤为不详。运官选补属选举考绩之事,更不当列於漕运门。土贡考内所载明制,其时虽已归折於一条鞭之法,然尚有解赴内府之项,载於明《会典》者甚详。乃皆脱略。选举考内所载邵元节、李孜省,乃一时恩倖,不当别立方伎。选举一门学校考内所载州县书院,元制官置山长,犹属学校之支流。明则处处私置,志书尚不能悉登。此书乃泛载之,殊为冗滥。职官考内载元职官仅本《元史》,其上京分署载於《析津志》诸书甚详,见元人集者尤夥,乃皆漏略。谥法考只引《史记》,馀多挂漏,即朱谋所辑诸篇,万历初尚存,不容嘉靖末不见,亦为挂漏。《经籍考》内所载南宋诸人文集,尚不及《文渊阁书目》之半,金人文集载於《中州集》小传者百有馀家,所载仅十之一二。而《琵琶记》、《水浒传》乃俱著录,空为后来论者之所议。《六书考》全抄郑樵《六书略》,又录《唐韵》及宋《礼部韵略》各序,毫无断制。所载法帖,仅明代所刻《宝贤堂帖》十数则。又既立《经籍考》一门,复於《六书考》内复载字学、书法各书,更为舛杂。至於释家一门,本可不立,既已立之,而宗、律二门未能分晰。列释家法嗣一门,而二祖六祖以下旁出法嗣,又未能详叙,殆进退无据矣。自明以来,以马氏书止於宋嘉定中,嘉定后事迹典故未有汇为一编者,故多存圻书以备检阅。今蒙睿鉴高悬,洞知是编之舛陋,特诏儒臣重为纂辑,业已勒有成书,圻之旧笈,竟以覆瓿可也。

(案:此书虽续《文献通考》,而体例迥殊,故《文献通考》入故事,此则改隶《类书》。)

△《三才图会》·一百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圻撰。是书汇辑诸书图谱,共为一编。凡天文四卷,地理十六卷,人物十四卷,时令四卷,宫室四卷,器用十二卷,身体七卷,衣服三卷,人事十卷,仪制八卷,珍宝二卷,文史四卷,鸟兽六卷,草木十二卷,采摭浩博,亦有足资考核者。而务广贪多,冗杂特甚。其人物一门,绘画古来名人形像,某甲某乙,宛如目睹,殊非徵信之道。如据仓颉四目之说,即画一面有四目之人,尤近儿戏也。

△《正音攟言》·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王荔撰。荔字子岩,高阳人。嘉靖中举人,官至青州府推官。是书以等韵分二十二部,而又非韵书。如京字部为第一,则云天对地,日对星,晓燕对春莺云云,盖乡塾属对之本。而首标叶向高选,鹿善继阅,似乎必无其事。其李国序,殆亦赝托也。

△《亘史钞》·(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潘之恒撰,之恒有《黄海》,已著录。是书《明史·艺文志》作九十一卷。编首顾起元序云,内纪内篇以内之,而忠孝节义,懿行名言之要举。外纪外篇以外之,而豪杰奇伟,技术艳异,山川名胜之事彰。杂记杂篇以杂之,而草木鸟兽,鬼怪琐屑,恢谐隐僻之用。纪以类其事,篇以类其言。内之目十七,外之目三十,杂之目三十二。为目七十九,为卷九百九十有六。今是编仅存内纪内篇,尽残阙不完之本。然体例糅杂,编次错乱,其全书已可见一斑矣。

△《楚骚绮语》·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之象编。之象有《太史史例》,已著录。是书摘《楚辞》字句以供挦撦,已为剽剟之学。又参差杂录於二十五赋,不复著出自何篇,亦与黄省曾《骚苑》同一纰陋。

△《楮记室》·十五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潘埙撰。埙有《淮郡文献志》,已著录。是书分天、地、人三部,每部又各分子目。大抵抄撮而成,冗杂特甚。又多附录前明事实,间以委巷之语,尤有乖雅驯也。

△《注释启蒙对偶续编》·四卷(内府藏本)

明孟绂撰。郑以诚注。绂、以诚皆始末未详。其书案韵属对,自一二字至十馀字不等,每韵三则,盖乡塾启蒙之本也。绂书成於嘉靖中,以诚注成於崇祯中。前有周灿序,谓书称续编,必原有初编而逸之。是初刊之时已非完本矣。

△《三通政典》·(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并不著书名。江苏采进《遗书目录》题曰《三通政典》,亦不知何据也。其书皆场屋策料,每题为论一篇。篇末或云为圣明献,为执事献。其称明世宗曰今上,叙无锡山川人物曰愚也幸生於斯。盖嘉靖间无锡人所作也。

△《类隽》·三十卷(内府藏本)

明郑若庸撰。若庸字虚舟,昆山人。少为诸生,以任侠不羁见斥。客赵康王厚煜邸中。厚煜给以笔札,令其仿《初学记》、《艺文类聚》,越二十年而成此书,凡分二十门,《江南通志·文苑传》谓若庸为赵王著书,采掇古文奇字累千卷,名曰《类隽》,盖传闻失实之词,不足据也。沈德符《敝帚轩剩语》称其书与俞安期《唐类函》俱有功艺苑。安期亦雅慕郑书,以不得见为恨。久之而太学生汪珙者始为梓行。然徵引太简,叙事多不得首尾,未足以为善本。

△《含元斋别编》·十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赵枢生撰。枢生字彦材,徽州人。据其子颐光后跋,枢生所著诸书,皆无锡顾冶排纂成帙,有内编、外编、遗编、别编、赓编(案:赓古文续字,赓编即续编也),通三十四卷。此别编十卷,则所纂辑故实也。跋称分十八门,而书中实十九门,其次序又与目录不应。殆偶然劄记,以备遗忘,本无意於著书,故事无始末,亦不详其出典。后人强为编次,遂饾飣割裂,不堪卒读。其最无义理者,莫若同仇考一门。如云宋真宗时契丹耶律休哥死,其年枢密使兼侍中曹彬亦卒。又云帝昺时陆秀夫,张世杰负帝死於海,其年元西僧八思巴亦死。诸如此类,竟不解其何意也。

△《古隽考略》·六卷(内府藏本)

明顾充撰,充有《字义总略》,已著录。是书摘录古人隽语,为类三十有四,附以注释,亦间有考证。末有重刻自跋,称始集《古隽》於定海学宫,镂版行之。而嫌其未备,更加增辑云云。然究亦未能精核也。

△《艺圃萃盘录》·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是书分类标题,各系以总论。盖经生揣摩对策之本。卷首题曰丁卯解元用斋周汝砺选,龙辰进士贞菴蒋以忠纂,丁卯同年养菴蒋以化辑。竟不知实出谁手也。

△《三才考略》·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庄元臣撰。元臣字忠原,归安人。隆庆戊辰进士。是书备科举答策之用,分十二门,皆摭《通典》、《通考》诸书为之。其目列乐律第九,书中乃第六,目列漕河第十二,书中乃第九;目列学校第八,书中乃第十一;目列兵制第十一,书中乃第十二。盖卷帙之先后尚未及检校矣。

△《翰林诸书选粹》·四卷(内府藏本)

明张元忭撰。元忭有《绍兴府志》,已著录。是书采掇诸子之语,分编二十五类。其第四卷臣道类外又分吏、户、礼、兵、刑、工六科,门目殊嫌冗杂。

△《黔类》·十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郭子章撰。子章有《蠙衣生易解》,已著录。是编为其巡抚贵州时所辑,故曰《黔类》,实隶事之书,非《黔志》也。凡分三十六门。自序称取古今轶事僻事类之,经书人所共读者略,类书已载者略。然皆耳目习见,殊罕异闻。且多引《玉海》、《太平御览》,辗转稗贩,割裂失真,并迷其本书之出处。而云类书已载者略,岂其然乎?

△《祝氏事偶》·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祝彦撰。彦字元美,山阴人。万历癸酉举人。其书取史传所载古今事迹之相同者,仿《世说新语》门目,分条徵引,以类相从。旧目所不赅者,复分天、地、人三部以隶其后。自序称因见余寅同姓名录而作,盖彼以名同,而此以事同,义相仿而例则各殊。大致与后来方中德《古事比约略》相似,而不及其精密。每条后间缀评语,词意儇薄,弥为画蛇之足。

△《广修辞指南》·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与郊撰。与郊有《檀弓集注》,已著录。是书分二十部,每部或分子目,或不分子目,各列浦南金《修辞指南》原文於前,而增续於后,每类所补不过十数条,又不多著出典,殊无可取。

△《缥缃对类》·二十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明屠隆撰。隆有《篇海类编》,已著录。是编采对偶字句自一字至四字,各区门类,皆市井幛轴之词,其首载习对歌之类,尤俚陋可资笑噱。隆虽佻荡不检,游谈无根,然其谬尚不至此,殆坊贾所托名也。

△《何氏类镕》·三十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何三畏撰。三畏有《云间志略》,已著录。是编取类书典故,以骈语联络成文,每类各为一篇,以便记诵,即宋吴淑《事类赋》之意,但不为韵语耳。然皆不著出典,事无源委,不便引用,亦不及淑所自注淹洽也。

△《事词类奇》·三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徐常吉撰。常吉字士彰,武进人。万历癸未进士。官浙江按察司佥事。是书为类二十有四。其序次,先经后子史,以及仙释之属,分门辑事,依类选词。其条下注释,则吴人陆伯元作也。

△《六经类聚》·四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徐常吉编,陶元良续增。元良字乃永,武进人。是书以六经之语分类为十八门,以备时文剽剟之用。

△《春秋内外传类选》·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明进士楚潜樊王家撰。其始末无考。太学进士题名碑万历癸未,有三甲进士樊王家,湖广潜江人,当即其人也。其书以《左传》、《国语》各标题目,分编二十三门,以备时文之用。间旁注音训一二字,亦皆浅陋,与经学毫无所关。而又非文章正宗选录《左传》之例,无类可附,姑从其本志,入之类书类焉。

△《奇姓通》·十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夏树芳撰。树芳有《栖真志》,已著录。是编以杨慎所辑《希姓纪录》未备,因复考之上古,下迄於明,取姓氏之不经见者,分韵编次,复姓则另编於后。然引据未博,体例亦往往疏舛。如广韵东字下所收古人至多,今止录东不訾一人;又眉间尺引《吴越春秋》,而《吴越春秋》无此文;又凡慎书所已采者,则竟标《升庵集》云云而不载引用书目,俱不免於踳驳也。

△《异物汇苑》·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闵文振撰。文振字道充,浮梁人。其书分二十七部。杂采传记奇异之事,然亦多世所习见,无出人耳目之外者。如称缢女一条,注云出《尔雅》,而《尔雅》实无此文,则其徵引亦不足尽据也。

△《广蒙求》·三十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姚光祚撰。光祚,字允昌,吴县人。万历戊子举人。官保定府同知。宋王逢原有《十七史蒙求》十六卷,光祚以其未备,从而广之,分三十七类。然但有对偶而无韵,既不适童幼之诵读,注又简略,益无可取。

△《男子双名记》·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陶涵中撰。涵中字雪凡,嘉兴人。万历戊子举人。官至建昌府同知。所记古今男子如殷七七、王保保之类凡二十一人。自叙谓友人过饮,以此为酒令,坐中各举所知,遂笔记之。然如赵秉文之闲闲居士乃别号而非名,又以余阙为余阙阙,不知何所据也。

△《秘笈新书》·十三卷、《别集》·三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吴道南编。道南有《河渠志》,已著录。是书自序以为本谢枋得未及付梓之书,为之增补。然所载皆职官故实,故标题有簪缨必用字。别集首卷为君道,二卷、三卷为类姓,割裂琐碎,尤多挂漏,断非枋得所作。盖后人假其名以取重,道南未及详考耳。

△《事物绀珠》·四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黄一正编。一正字定父,扬州人。是编成於万历辛卯。《明史·艺文志》著录四十六卷。今考其目,自天文、地理至琐言、琐事,凡四十六目,非四十六卷也。所录典故,率割裂饾飣,又概不著原书之名,是虽杜撰以盈卷帙亦莫得而稽矣。

△《姓氏谱纂》·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明李日华撰。日华有《梅墟先生别录》,已著录。是书所列姓氏,一依《百家新笺》。《新笺》者,湘潭黄周星所编,以朱王万寿为首句者也。然周星为崇祯庚辰进士。《新笺》后有自跋,称成於崇祯丁丑。日华为万历壬辰进士,没於崇祯初,其作是书,不应反用周星之《新笺》,殆出伪托。其书不详谱牒世系,而广引人物,非滥即漏。虽日华以书画擅名,不长於考证,亦不应谬陋至此也。

△《时物典汇》·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明李日华撰。是书仅一百三十九页,杂剽类书故实,饾飣成帙,舛谬百出。卷首题鲁重民补订,钱蔚起校正,或即二人所托名欤。

△《对制谈经》·十五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杜泾编。泾,西安人。其始末无考。是书成於万历甲午。因宋叶时《礼经会元》旧文百篇散出无绪,乃分类排纂,立十五门以统之。以其可资制科之用,故易今名。然叶书四卷,本有次第,泾以不便挦撦,改为类书,且於原文颇有汰节,非古人著书本志也。

△《诸书考录》·四卷(内府藏本)

明徐鉴撰。鉴字观父,丰城人,万历辛丑进士。官监察御史,提督应天学政。是编采诸书新艳字句,分三十六门,而地理一类又自分都邑、山水、杂录三门,实三十八门。捃拾寒窘,殊罕创睹。又多不注出典。其注出典者亦多删改原文,勘验本书,率不相应。盖皆剽窃於类书之中,非根柢之学也。

△《诸经纪数》·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徐鉴撰。是书於十三经成语中摘取其数,以类相比,自一数至万数,其有一句兼诸数者,则别称为叠数,而无数目字者不录。各标本语,略引上下文及注疏附於其平,盖欲仿《小学绀珠》之例。然杂事不妨类隶,岂容割裂圣经以供挦撦也。

△《八经类集》·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许獬撰。獬字子逊,同安人。万历辛丑进士。官翰林院编修。八经者,《易》、《书》、《诗》、《春秋》、《礼记》、《周礼》、《孝经》、《小学》也。獬掇拾其词,分天地、伦常、学术、君道、臣道、朝政、礼乐、杂仪、世道九类。而其侄金砺又删补而注之。所采诸经,於三礼独不及仪礼;《小学》成於朱子,亦不当与六经并列:皆为疏舛。獬以制艺名一时,而所恃为根柢者不过如此。卷首题名之下,夹注辛丑会元四字,尤未能免俗也。

△《藻轩闲录补续词丛类采》·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林瀌撰。瀌字元盛,福州人。官广东三水龙门二县教谕,终於昌化县知县。是书成於万历庚戌。杂采古书之词,分一百六十门,颇为繁碎。盖为课龙门诸生而作。藻轩者,龙门学署斋名也。据其自序,尚有前集,故此曰续采云。

△《舆识随笔》·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杨德周撰。德周有《澹圃芋记》,已著录。是书杂采经史奇字,抄撮成帙,多引原注,发明甚少。

△《事言要玄》·三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懋学撰。懋学字希颜,福唐人。万历壬子举人,官兵马司指挥。是编分类隶事,凡天部三卷,地部八卷,人部十四卷,事部四卷,物部三卷。取提要钩玄之义,以名其书,然芜杂太甚,不称其名。

△《狮山掌录》·二十八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吴之俊撰。之俊字彦章,号芝房,歙县人。万历癸丑进士。官武强县知县。是编纂辑故实,特取隽颖。其每卷标目,亦喜为新异,曰甄元,曰控舆,曰挈壶,曰采真,曰测符,曰提灵,曰综掖,曰纬阀,曰襄奁,曰延清,曰宣籁,曰缉章,曰简栖,曰合隽,曰挹温,曰薈芳,曰循蜚,曰登脂,曰抽骑,曰犁潜,曰苑萌,曰连蠕,曰游环,曰折致,曰诠际,曰拾璅,凡二十六类。然多不著出典,亦稗贩之学而已。

△《诸经纂注》·三十四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杨联芳编。联芳字懋赏,漳州人。是书成於万历癸丑。以诸经割裂分类,而各注字义於旁,以便记诵。

△《骈字凭霄》·二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徐应秋撰。应秋字君义,号云林,浙江西安人。万历丙辰进士。官至福建布政使。是书皆采掇经史骈连之字,备词藻之用。凡诠义十卷,释名十四卷,每卷又各分子目,皆略为注释,而不尽著出典。大概剽诸朱谋《骈雅》居多,殊饾飣不足依据。其名凭霄者,自注引王嘉《拾遗记》曰,苍梧有鸟名凭霄,能吐五色气,又吹珠如尘,积珠成垄。名书之义取此云云。非惟险僻无义理。且考之嘉书,是舜帝南巡葬於苍梧之故实,尤非佳事,可谓迂怪不经矣。

△《经济言》·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陈子壮编。子壮字集生,南海人。万历己未进士,官至礼部侍郎,晋尚书。明亡殉难。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掇辑诸子名言,自管、韩迄唐、宋,分类标题。以供程试之用,非真为经济作也。

△《事文玉屑》·二十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杨淙撰。淙不知何许人。是书《明史·艺文志》著录。然二十六类之中,荒唐俚谬,罄竹难书。明人著述之陋,殆无出其右矣。

△《朱翼》·(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江旭奇编。旭奇字舜升,歙县人。万历中官安岳县县丞。《江南通志》列之儒林传,称其在太学日,尝奏上所著《孝经翼》、《孝经疏义》,并请敕儒臣补成《孝经大全》,命题取士,盖亦讲学之家。然是书则仅供场屋之用,故许成智序谓亦名《论策全书》,盖为举业而设。凡分六部,曰管窥,曰曝愚,曰调烛,曰完瓯,曰委质,曰志林,每部之中又各分子目。皆攟摭诸书,以类排纂,而是非一断以朱子,故名《朱翼》。中多引释典、道书,殊乏别择。甚至采及《水浒传》,尤庞杂不伦。实与朱子之学南辕北辙也。

△《史说萱苏》·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黄以升撰。以升字孝义,龙溪人。是书取史事之相类者,随笔记载,间加评骘。自序谓皋苏释劳,萱草忘忧,故以萱苏为名。然阙漏殊甚,尚在后来方氏《古事比》之下也。

△《唐类函》·二百卷(内府藏本)

明俞安期编。安期初名策,字公临,后改今名,字羡长。万历末布衣。此书取唐人类书,删除重复,汇为一函,分四十三部。每部皆列《艺文类聚》於前,而《初学记》、《北堂书钞》、《六帖》次之。取材不滥,於诸类书中为近古。惟时令兼取韩鄂《岁华纪丽》,未免非前四书之伦。又事关政典者既剟取杜佑《通典》补之,又寥寥数条,挂一漏万,体例皆为未善。且颠倒补缀,讹舛亦多。同时吴允兆亦有是编,但无《六帖》。议者谓两书并出,殊为无谓。允兆遂举以让安期。其中体例,亦有兼采允兆书者,安期凡例尝言之,不自讳也。又朱国祯《涌幢小品》曰,俞羡长山人刻《类函》二百卷,盛行於时。然世庙时原有此书,乃郑虚舟山人奉赵康王命纂之,累年书成而郑卒於清源,其子献之得厚赏,不知视今何如云云。然郑若庸书与此书体例迥异。国祯殆未见其本,以臆揣之欤?

△《诗隽类函》·一百五十卷(内府藏本)

明俞安期撰。是书取皇古以迄唐代之诗,汇为一编。自盛唐以前删去者少,中晚以后则多所刊削。凡分三十六部,七百七十馀类。其凡例言,以材具为主,以掇拾为用。故但分门摭录,间附以诗话小说。又称焦竑之语,以为《艺文类聚》、《初学记》诸书所采不载全文,因於长篇大什皆加删削。盖类书之体,非总集之例也。

△《类苑琼英》·十卷(两淮监政采进本)

明俞安期编。分别事类,纂辑故实,每条止撮举二字,而以原文细注其下,其体例前后颇无伦次。又天文一类尽皆阙如,疑为未成之书也。

△《刘氏类山》·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刘嗣昌撰。嗣昌字燕及,桐城人。万历中官至兴化府知府。是书为目七十,所载之事,自唐而止。较明代类书泛载近事者差为近古。然大抵转相稗贩,未见赅洽。

△《卓氏藻林》·八卷(内府藏本)

明卓明卿撰。明卿字澂甫,钱唐人。万历中由国子监生官光禄寺署正。是编采撷类书,分门辑录,颇有节择,而取材未当。谈迁《枣林艺篑》谓是吴兴王氏之本,明卿窃取之。考明卿尝攘张之象《唐诗类苑》刊行,则是说似亦有据矣。

△《史学璧珠》·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钱应充撰。应充字子美,绍兴人。万历中贡生。是书分类隶事,以坊本纲鉴为主,而稍摭类书附益之。皆集为偶句,以便剽袭。冠以历代帝王歌括,中分天地、灾祥、君道、臣道、伦理、品论、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人身、德恶、人事、官职、物类十七门,又分子目三百二十五。如以心学属之礼部,不知其何取。又品论门中有何如一目,尤从古类书所未闻。自序言书成之日,梦一神人,幞头皂袍,自称待制包某,以其褒贬合义,特来劳之。又言作序之日,五星聚奎。语皆谬妄,即其书可知也。

△《事典考略》·六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徐袍编。袍字仲章,婺源人。是书采前代事迹及先儒议论,分目凡八十有一。割裂经典,丛杂琐碎,盖兔园册子也。

△《故事选要》·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思义撰。思义有《宋史纂要》,已著录。是书采择子史故事,分类编次,凡十五门。多不注所出,动辄舛误。如雪门收绛雪丹事,已为不伦;又讹张云容为赵容云,则他可知矣。

△《刘氏鸿书》·一百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刘仲达编。仲达字九逵,宣城人。是书分二十四类,又分子目二百六十有奇,事实词章,相杂而载,每条皆注所出,较明人杜撰之书稍有依据。然大抵转引类书,不尽出於本文,则亦稗贩之学也。卷端题汤宾尹删定,而李维桢序乃称校雠与有力者,为李成白、谢少连,宾尹序中亦无一字及删定事。盖坊贾刊是书时,以仲达诸生,恐不见重,借名於宾尹耳。

△《儒函数类》·六十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汪宗姬撰。宗姬字肇邰,歙县人,是书《明史·艺文志》作《儒数类函》,盖刊本误也。所录故实皆以数统计,自一至万,罔不毕具。然体例冗杂。如二献条下乃列二齐等谥二十二条,如但据标目,於何寻检?且名曰儒函,当详於儒,而二氏之言仍复采入甚?至万善二字引及太上感应篇,不亦傎乎?

△《蟫史》·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穆希文撰。希文有《说原》,已著录。是书专记鸟兽事实,故以蟫名,分为羽虫、毛虫、鳞虫、甲虫、诸虫五类。然蟫乃蠹鱼之别目,非虫之总名,制名殊谬,徵引亦多未赅。又中间所称《蟫史》曰者,即其本书。乃杂厕古书之间,反若引用者然,於体例亦乖也。

△《妇女双名记》·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李肇亨撰。肇亨字会泰,嘉兴人。太仆卿日华之子也。所录古今妇女双名凡六十七人。自序谓王元美《弇州卮言》、张睿父《琅琊代醉编》、陈无功《析醒漫录》中皆有所载,而彼此未备。暇日偶有所睹,即随手录出,又兼三书考其出处云。

△《五侯鲭》·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彭俨撰。俨字若思,江西人。其书分类隶事,凡十四门。所载皆不著出典,摭拾丛杂,无可采录。

△《文竽汇氏》·二十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傅作兴撰。作兴字廷用,建昌人。是书汇辑古来姓氏,兼载人物,分君姓、臣姓、诸侯、大夫、公族、补遗、覆姓,各标目上阑,而下附偶语一二联,体例已陋。至所列系胄,皆妄以己意附会之。如以皇姓为出於三皇氏,胥姓为出于赫胥氏,桑姓为出于空桑氏,有若巢父为出於有巢氏,凿空牵合,不可枚举。非特昧於三代姓氏之辨,即后世谱牒诸家,亦全未寓目,可谓不知而作者矣。自序云,文本於氏,正文者宜先正其氏以辨其文,而滥竽是惧,故以二字为名。其说亦支离无义理云。

△《艺林累百》·八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李绍文撰。绍文字节之,华亭人。是编成於天启癸亥。因《小学绀珠》而变其体例,摭拾故实,不分门类,不详出处,但以数目为标题,自一至百,故名曰累百。大抵饾飣疏舛,不足以资考证也。

△《十三经类语》·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明罗万藻编。万藻字文止,江西人。天启丁卯举人。福王时官上杭县知县。唐王僣号於福建,擢为礼部主事。未几卒。故至今时文家称曰罗仪部,《明史·文苑传》附见艾南英传中。是书因坊本《五经类语》,更取十三经广之,分一百三十四类,杭州鲁民重又为之注。案万藻虽仅以时文名家,而所学具有原本,其时文幽渺湛深,纯以意运,亦决不用此饾飣之功。况其时张溥与张采立复社,艾南英与章世纯陈际泰及万藻立豫章社,会南英选刻时文,涂乙过当,为众所诟。乃取己及三人之文亦分合作、摘谬二例,涂乙其半,刊以示公。溥等因以离间其交,世纯,际泰皆为所动,而万藻恬於名誉,独不从溥。今此书之首乃有溥序,与当日情事尤为乖刺。殆民重托称万藻,籍豫章社之名以行,又伪撰溥序,藉复社之名以取重。总之,坊贾伎俩而已。

△《庶物异名疏》·三十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陈懋仁撰。懋仁有《年号韵编》,已著录。是编汇辑物名之异者,为之笺疏。凡二千四百五十二名,分二十五部。然多捃拾杂说,转相稗贩。如柔祇雪凝,圆灵水镜,谢庄月赋,人人习读,而其注称类书地曰柔祇,是并《文选》未考也。大瀛海字出驺衍传,而注曰大瀛海之异名见《楞严经注》,是并《史记》未考也。眢井字见《左传》,而注曰韵书井无水曰眢,是三传亦未考也。其他可以例见矣。又异名者,名之异者也。如虹一名挈贰,电一名列缺是也。而所列鸡彝、黄目、瑞节、玉瓒之类乃其本名,何以为异?至於沙噀泥虫乃是异物,并无别名,滥列简牍,以充卷帙,体例亦乖舛之甚也。

△《尚友录》·二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廖用贤编。用贤字宾于,建宁人。是书成於天启中。蒐采古人事实,以韵为纲,以姓为目,其例一如《万姓统谱》。诸所纪载,详略失宜,无所考证,盖亦为应俗作也。

△《诗学汇选》·二卷(内府藏本)

明胡文焕编。文焕有《文会堂琴谱》,已著录。是书即坊本《诗学大成》中采辑重编,凡三十九门。所录诗自六朝至於明代,妍媸并列,殊为猥杂。文焕自序,文亦陋劣。《诗学大成》本依托於李攀龙,此更掇拾其残賸,风益下矣。

△《文奇豹斑》·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继儒撰。继儒有《邵康节外记》,已著录。是编分天文、地理、人物、文史、花木、鸟兽、器用、人事、释教、字学十类,皆剽窃饾飣之文。末一卷分韵编古字,尤多舛谬。

△《五车韵瑞》·一百六十卷(通行本)

明凌稚隆撰。稚隆有《春秋左传评注测义》,已著录。是编因《韵府群玉》而稍变其体例,每韵之下,先列小篆一字,然后随韵隶事。其排纂之序,曰经,曰史,曰子,曰集,曰杂。又以赋颂歌诗之类分体标名,缀列於后。其曰杂者,盖仙经佛典之言。考梁阮孝绪作《七录》,以释道别为门目,不入子家。稚隆区而别之,犹为有说,至赋颂歌诗诸体本皆集部之文,而别立诸名,殊无义例。昔阴氏《韵府群玉》,前人病其庞杂无伦,然其时去宋未远,多见旧本,故朱彝尊跋其书,尚以所引杜诗老去诗篇浑漫与句为足资考证。稚隆此书,名为广所未备,而舛谬弥滋,且往往杜撰增添,非本书所有。如平淮西碑下引旧《唐史》一条,并载入千载断碑人脍炙,不知世有段文昌二句;此二句乃宋人之语,为蔡京改撰储祥观碑而作,《旧唐书》实无此文。如云别一《旧唐史》,则唐、宋以来著录者实无此目。如斯之类,触处皆然。又出阴氏书下,谢肇淛序乃谓《韵府群玉》为耳食,独盛推此编,可谓曲阿所好矣。

△《五经总类》·四十卷(内府藏本)

明张云鸾撰。云鸾字羽臣,号泰岩,无锡人。崇祯初尝以所辑《经书讲义》献之阙下。此编复取五经及《周礼》、《孝经》之语,分门排比,共为七十二类,厘上下二集。自跋谓大要不外经济、学术两端,上集为经济,下集为学术。今案其目次,以天道、地道、君德、臣德、圣学等为经济,而以衣服、饮食、器用、宫室、草木、鸟兽等皆入之学术。未为允协。然云鸾此书,不过为举业之用,本不为经义立言,亦无足深论。今退置类书类中,庶核其实焉。

△《茹古略集》·三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程良孺撰。良孺有《读书考定》,已著录。是书三十卷,凡三百九十四篇。每篇皆采撷藻丽之词,联为偶语,其体全同事类赋。自序称不奇不已,不幽不已,不僻不已不合其奇者、幽者、僻者以成一家言不已。然观所徵引,实了不异人也。

△《古今好议论》·十五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吕一经编。一经字子传,号非庵,吴县人。崇祯辛未进士,官至河南提学副使。是书辑汉、唐以下迄於明季诸儒议论,分经学、经济二门。经学为类二十有二,经济为类二十有四,共五百五十六则,盖以备场屋策论之用者也。

△《名物考》·十卷(内府藏本)

明刘侗撰。侗有《帝京景物略》,已著录。是书分二十三部,附物理考、通微志二篇,皆采辑类书而成。卷帙无多,搜罗甚隘,不足以供考核也。

△《六经纂要》·(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颜茂猷撰。茂猷有《迪吉录》,已著录。考顾炎武《日知录》,茂猷乡试会试皆以全作五经题取旨中式,嗣后始立五经中额。今观此书,凡分君臣、人伦、修治三门,割剥字句,无所发明,盖即其揣摩之本也。自序谓稽古之力,食报於诸圣人,所见亦云浅矣。

△《事物考》·八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傅岩撰。岩字野清,义乌人。崇祯甲戌进士,官至监察御史。其书大抵本高承《事物纪原》而稍为附益,兼增入明代地名、官制、礼仪,抄合成书,不免罣漏。如舆地言舜分十二州,不著其名;幽并、营商、周异制,亦无剖辨。又谓漕运为起於秦之飞輓,不知《管子》所载粟行三百里诸条,即漕运之原始,载於《通典》者甚详。谓唐始以上柱国为勋官,不知隋制勋官已先列上柱国,唐特沿隋之旧。谓后汉改常侍曹为吏部,不知后汉只改为吏曹,至魏时始改为吏部。其舛略往往似此。唯所载明初文臣无谥,及五军营制诸条,颇足参证明《会典》诸书之互异耳。

△《佣吹录首集》·二十卷、《次集》·二十一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文德翼撰。德翼有《宋史存》,已著录。是书皆采集古人新巧字句,盖沿杨慎《谢华启秀》而广之者。然多不著出典,时有讹误,间作品题,亦皆儇佻之语,盖又兼涉竟陵之习者也。

△《四六霞肆》·十六卷(内府藏本)

明何伟然撰,吴正炳、吴宗邵增删。伟然有《广快书》,已著录。正炳字讱斋,宗邵字敬斋,并休宁人。是编采掇故实,撰为骈偶之词。分类编次,而总注於每门之后。词既拙俗,注尤弇陋,殆无一长之可取。

△《广韵藻》·六卷(内府藏本)

明方夏撰。夏字南明,自号养春子,长洲人。是编取杨慎《韵藻》,删其繁复,而广其未备,然挂漏仍多。惟慎书假借均字为韵字,夏独改从今文,立心笃实,不涉炫俗钓名之习,为寸有所长耳。

△《丽句集》·六卷(内府藏本)

明许之吉撰。之吉爵里未详。其书采前人俪偶之语,或一联或数十联,分门编次,亦杨慎《谢华启秀》之类。

△《文苑汇隽》·二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孙丕显撰。丕显字启周,自称闽人。未详其邑里。其书分二十九门,抄撮类书,体例殊为猥杂。

△《事类通考》·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刘叶撰。叶字芝华,饶州人。是书於古今事实分类纂辑,凡七十七门。隶事而间以评论,或似劄记,或似语录,或似对句,体例莫能名状。观其以年少初登第,皇都得意回十字,分标十卷之号,则其书可知也。

△《策统纲目》·三十九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卓有见撰。有见,莆田人。其书以邱濬《大学衍义补》、湛若水《圣学格物通》二书为本,分立四门,曰经传格言,曰史鉴证义,曰诸儒论议,曰国朝事实,颇略於古义而详於时务。盖亦林駉《源流至论》之类,专为射策而作者。

△《古今事物原始》·三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徐炬撰。炬有《酒谱》,已著录。是书仿《事物纪原》之体,稍附益之,而芜杂太甚。盖制度器数,皆可考其渊源,至日月星辰,山川草木,鸟兽虫鱼,与天地而俱生,岂能确究其始?转辗援引,弥见纠纷。至於鸟兽、花草诸门,每类之首,或括以偶语一联,或括以律诗二句,乃从而释之,尤弇陋之甚矣。

△《古史汇编》·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韩孔赞撰。孔赞字羲一,里贯未详。是书摭诸史典故,分四十七门,起於唐虞,终於明代,大致仿《文献通考》而叙述简略,仅足供举业对策之用。

△《子史汇纂》·二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冯廷章撰。廷章字子建,常熟人。是书分二十四类,每类之中又别为子目,虽以子史为名,而亦兼采词赋。自序谓一尺之箠,方寸之木,无或遗弃。又谓上极天道,下该人事,六合之内,略在其间,其自誉甚力。卷首列徵引书目千馀种,唐、宋诸志不著录者十之六七,明以来诸家书目不著录者十之九,廷章何自得之乎?

△《类雅》·二十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中风雨类引《蠡海集》,乃明王逵撰。又鸟类引《埤雅》广要,乃明牛衷撰,则明人作也。其书皆由抄撮而成,亦往往不详出典。如开卷蔚蓝天一条,乃陆游《老学菴笔记》之语,而失注书名,又日御一条云天子有日官,诸侯有日御,陈子昂诗还丹奔日御,却老饵云芽,注曰律历志,何史律历志中有此语乎?其疏舛可知矣。

△《万年统纪》·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所引明代诸书,皆仍其皇明之称,则明人矣。首纪历代帝王,不以时代为次,而以年数为先后,由初生至四万五千六百岁止为第一卷。次纪孔子诞生至七十二岁止为第二卷。以下载历代臣民,自初生至一千百有馀岁,釐为七卷,末载佛氏、神仙二家,各为一卷,列女为一卷。采摭颇富。然所徵引,多出小说,不足为据也。

△《对类》·二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亦不详时代。凡二十门,盖村塾课蒙之本。验其格式,犹明中叶所刊也。

△《大政管窥》·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皆科举之策略也。分叙吏、叙户、叙礼、叙经,六曹举其三,而四部举其一。体例无所取义,必非完书,盖经生家偶存之残稿耳。

△《汲古编》·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其书杂抄古事,分七十三门,名目冗琐,时代颠舛。如孔融在北海,为贼所攻,流矢雨集,矛戟内接,融凭几安坐云云。此谓之镇静则可,而列之智略门中,是未见本传下文城破融遁之事也。伊尹耕有莘之野,乐尧舜之道,三聘就汤,阿衡作相,此自名臣类中事,而列之忠烈门中,与程婴、公孙杵臼相连,殆不可理解矣。每门之末,必留空纸数页,盖随意杂抄,草创未定之本,故疏谬如是也。

△《天华山房秘藏玉杵臼》·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原本无序录。卷首一行,题曰西湖龖赫主人吴培鼎九牧父捣。培鼎亦不知何许人。案六书精蕴,龖音沓,震怖也。二龙并飞,威灵震赫,见者气夺。自号必取龖字,已极诞妄,其捣字之义,又因玉杵臼而附会之,更属不经。观卷中所载,即取《唐类函》抄撮十之二三,去其总类。又於诸细目中前后乱其部分,盖明季书贾作伪以欺人者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