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卷一百三十九 子部四十九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类书类存目三

△《类姓登科考》·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亦无序跋。其书取明一代登进士者以姓类从,而各注乡贯科分甲第於名下。其仕宦显达者,并注其官阶爵谥,或一家世膺是选者则注曰某为某子,某为某孙,某为某之兄弟。纪载颇为详赅。所注下逮崇祯之末,则国朝人编也。考《唐书·艺文志》有崔氏《显庆登科记》五卷,姚康《科第录》十六卷,李奕《登科录》二卷。晁公武《读书志》载《乐史》采唐武德迄天祐进士及诸科登名者为《登科记》三十卷。陈振孙《书录解题》又载洪适《唐登科记》十五卷。是书详列科名,盖犹古例。又唐林罕《元和姓纂》以四声分编,宋谢维新《合璧事类》所列诸姓故实,则以乡塾所诵之百家姓赵、钱、孙、李诸字为纲,此本盖用维新之例。其百家姓所不载者,则附录第六卷末焉。

△《典制纪略》·(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孙承泽撰。承泽有《尚书集解》,已著录。承泽熟於典故,是编广徵博引,颇资考核。但中虽分官制、河道、漕运、盐茶、钱钞、礼乐诸门,而河道前后复见,礼教之后又杂入学田、刻书数条,贡举之中又杂入赵捴谦精於六书一段,田赋之后复载钱法二则,三司使一条又不附於官职之内,颠倒庞杂,毫无次第。盖偶得一二事,则随笔书之,故中多空行。且间有添补之处,亦有删汰之处,盖未定之书,后人录其残稿耳。

△《经世篇》·十二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旧本题昆山顾炎武撰。其书门类,悉依场屋策目,每目一篇,附以诸家杂说,颇为弇陋。盖应科举者抄撮类书为之,而坊贾托名於炎武也。

△《考古类编》·十二卷(通行本)

国朝柴绍炳撰。绍炳有《古韵通》,已著录。是书分三十三门,凡有关於典章制度者,皆摘其指要,贯串成篇。自序谓取便童蒙,比於《小学绀珠》之类,盖为举业后场设也。原名《通考纂要》,雍正甲辰,华亭姚培谦为之评注,改题今名。

△《希姓补》·五卷(内府藏本)

国朝单隆周撰。隆周字昌其,萧山人。初,明杨慎撰《希姓》二卷,隆周以其尚有阙误,撰此补之,亦仍以四声编次,每韵先列原编,次列补人补姓以及订误。自唐以后,谱学失传,讹异日增,纪载难遍。隆周是书,亦但就所见录之,未能无所舛漏也。

△《广群辅录》·六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国朝徐汾撰。汾字武令,钱塘人。是书补陶潜《圣贤群辅录》之阙,自西晋以前,陶氏所遗者补之,自东晋以迄明代则续之。案《群辅录》托名陶潜,实为伪本,原书既不足据,续编亦病繁芜,至所载明代七才子、十才子之类,皆末流标榜之目,尤为冗滥。王晫《今世说》载汾喜著书,苦无由得钱易楮翰,常於破几上起草,束麻濡煤作字。其编摩可谓苦心,书则未为善本也。

△《氏族笺释》·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熊峻运撰。峻运字在湄,新建人。其书取百家姓氏,以文义别为纂次。凡四百六十八姓,每姓各缀以四六俪语,略注事状,以备应酬寻检之用。於氏族源流,未尝有所考证也。

△《历朝人物氏族会编》·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曰禾川南里松山逸叟颖侯氏撰。不著名姓。检卷首名字二印,一曰尹敏,一曰颖侯,知此书即尹敏作。书中多载明末殉节诸臣,知为国初人,其始末则未之详也。其书以《重编百家姓》孔师东鲁、孟席齐梁诸句为纲,而杂引历代人物列其下,然舛谬百出。如孔氏条云,出宋郯子之后,师氏条云师旷晋乐师,孟氏条云孟蔑字献子,如斯之类,触目皆是,殊不足据为典要也。

△《二酉汇删》·二十四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训撰。训字敷彝,安邱人。顺治丁亥进士。是书分十六门,一百七十子目,大?为科举答策而设。有采自本书者,亦有转相稗贩,迷其出典者,如敬廪篇中关龙逢冕危石履春冰语,本出自《苻子》,乃漏去关字,但称龙逢曰,似一人姓龙名逢,而所注书名乃作《谏桀》二字,又似龙逢所著之书名曰《谏桀》也。知其抄撮类书,非根柢之学矣。

△《古今疏》·十五卷(内府藏本)

国朝朱虚撰。虚字邵斋,号可菴,又号介庵,曹州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绍兴府知府。其书仿《广雅》、《释名》之例,自天地日月至虫鱼草木,各自为篇,加以解释。但徵引浩繁,不详所出。使旧文新义,无自而分,纵有依托,末由考证。是则抄撮著书之通病也。

△《三才藻异》·三十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屠粹忠撰。粹忠号芝岩,定海人。顺治戊戌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是编取故实可备题咏者,分类标题,其目盈万,各括以四言二韵,盖类书之支流,而《蒙求》之变体也。然襞绩成文,繁芜无当。自序谓历二十四载而成,亦劳而无补矣。

△《三才汇编》·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龚在升撰。在升字闻,嘉善人。顺治己亥进士,官苏州府推官。是书分类编纂,为科举对策之用。间附议论,如郊社主合祀,乐律用李文利之说,皆非确论也。

△《千家姓文》·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崔冕撰。冕字贡收,巢县人。是编以村塾所传《百家姓》语无文义,因就史传详加繙阅,得复姓三十四,单姓九百七十二,计千馀六姓,联属其文。较原书为雅驯然,不及王应麟《姓氏急就篇》典核有据也。前有康熙癸卯冕自序。又有如皋冒国柱序。其注即国柱所作,皆但云某代有某人,而不著所出,亦无徵不信矣。

△《教养全书》·四十一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国朝应捴谦撰。捴谦有《周易集解》,已著录。是书分选举、学校、治官、田赋、水利、国计、漕运、治河、师役、盐法十考,节引史文,而取前人评论各参其下,体例略仿《文献通考》,於明代事实,所载尤详。捴谦间附断语,议论亦多醇正。然以视马端临之精博,则犹未能遽相方驾矣。其中不载律算者,以徐光启已有成书;不载舆地者,以顾炎武、顾祖禹二人方事纂辑故也。

△《姓氏谱》·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绳远撰。绳远字斯年,嘉兴人。其书杂抄《万姓统谱》而成,舛漏颇甚。疑其录以备用,本非欲著书也。

△《李氏类纂》·五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绳远撰。是编盖偶抄诸家类书,以备自用。故职官首宗人府,用今制也,而云国朝置大宗正院。改宗人府宗人令一人,乃前朝故事,而以为国朝。此沿袭抄录,而事同未去葛龚者矣。

△《韵粹》·一百七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旧本题国朝朱彝尊撰。彝尊有《经义考》,已著录。是书采古人新颖之语,分韵编次,韵为一卷,所摭不为不富。然惟摭词赋,而不及经史。其词赋引据他书者,亦即以词赋为出典,其病与苏颂《文选双字类要》略同。彝尊学有本原,著述最富,不应为此饾飣之学,其生平文字内未尝言及此书,书中时有阙行阙字,亦似未完之本。疑为摭拾私记以备词赋之用,后人重其淹博,转相传写,遂渐至於流布耳。

△《宫闺小名录》·四卷,《后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尤侗撰。侗有《明史·艺文志》,已著录。是编补陆龟蒙、洪适、王铚、温豫、张邦几诸录之遗,上起於汉,下迄於明,凡女子以名传者,皆分类编载。一曰后妃,附以公主、外戚。二曰列女,附以妓妾之有节行者。三曰妾婢,附以杂类。四曰妓女,五曰外传,附以寇盗。六曰仙鬼,附以剑侠。每类又有补遗。其补录未尽者,闽县余怀又续为后录一卷,侗并跋而刻之。其旧录所已有者,亦列其名而不著事迹,注曰已见。其蒐采颇勤,然侗本摛华掞藻,以词赋为工,怀亦选伎徵歌,以风流自命,考证之学,皆非所长。如明代宫人琼莲媚兰之类皆收,而王满堂、杨金英之类名在国史乃遗之,据杜甫诗收其婢阿稽,而刘整之婢绿草载於《文选》乃遗之,据魏文帝诗收刘勋妻王宋,据元稹诗收其女小迎,而焦仲卿妻兰芝,葛沙门妻郭小玉,左思女纨素、蕙芳并见《玉台新咏》乃遗之。至李波小妹歌之雍容、东飞伯劳歌之莫愁、乔知之诗之窈娘、李白诗之女平阳伎金陵子、李商隐诗之柳枝、杜牧诗之定子、白居易诗之都子、元稹诗之念奴、秦观诗之边朝华、晏殊诗之刘苏哥、欧阳修诗之娇儿以及裴度之黄娥、司空图之鸾台,失之眉睫之前者尤不可胜举。他如唐李冶乃女道士,元薛兰英、蕙英乃富民之女,有《联芳集》,而列之妓女之中;石崇妾绿珠见於本传,窦滔妾赵阳台见於《璇玑图序》,而乃不入之婢妾。则门目颠倒,紫云一人,既入仙鬼,又入补遗。隔六页而两见;赵娟一人,既附王韫秀,又别为一条,越一卷而重出;则排纂多疏。以锦瑟为令狐楚之青衣,犹据《刘攽诗话》;至於段文昌家之膳祖,犹夜来之称针神;鲍生之四弦,犹苏轼之胡琴婢;皆以艺称,非其名字。一概列入,乖谬殊深。甚至同时妇女,连篇累牍,益无体例矣。

△《同姓名录》·八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国朝王廷灿撰。廷灿,钱塘人。康熙辛酉举人。官崇明县知县。是书盖因梁元帝及明太常寺卿余寅两《同姓名录》而广之。寅书止於金、元,廷灿则兼及明代。然如宁都魏禧,至康熙己未尚荐举博学鸿词,而取与崇祯末年之魏冲相配,题曰两魏叔子,则取州县户籍而阅之,同姓名者万人可得,何止此八卷乎?又卷三全抄梁元帝书,卷五亦全抄余寅书,又何贵乎屋下屋也。

△《古事苑》·十二卷(内府藏本)

国朝邓志谟撰。志谟字景南,饶安人。是书成於康熙丙寅。捃摭古事,裁为俪偶,凡六十篇,其注释则各附篇末。大致欲仿吴淑《事类赋》,而不能谐以声韵,贯以脉络,遂各为无首无尾,不相联贯之四六云。

△《行年录》·(无卷数,礼部尚书曹秀先家藏本)

国朝魏方泰撰。方泰字日乾,号鲁峰,江西广昌人。康熙癸未进士,官至礼部右侍郎,翰林院学士。是书取古人事迹有年可纪者,各以其年编之,每一岁为一篇。其但有几十岁字而不得其畸零之数者则各立几十馀一篇,其并无几十字可考者,则分立初生、童幼、少壮、老年四篇,而冠以各朝历及制令,附以生辰同生,学生、遗腹、前后身四篇。原本不分卷数,亦无目录,次第颇为颠倒。如凡例称冠以各朝历,而此本以前后身为冠,知非方泰之旧矣。所列儒异兼陈,不免稍失於杂。又随所见闻即据其书载人,不复究其本源,亦稍失之疏略。

△《石楼臆编》·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周纶撰。纶字膺垂,松江华亭人。康熙中官国子监学正。是书分吏、户、礼、兵、刑、工六门,中立五十九目。自汉、唐迄於本朝凡关六曹政事者,俱类纪之,於国初以来章疏案牍,亦颇有所徵引。大旨以为场屋对策之用,然书生局於里闬,凡官府故事,未能明习。挂漏殊多,不足尽资考校也。

△《五经类编》·二十八卷(通行本)

国朝周世樟编。世樟字章成,太仓人。是编摘取五经之语,分为十门,每门又分子目,皆以备时文之用。末附诸经略说、经义辨讹、辨疑各数条,亦皆无关考证。

△《同人传》·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陈祥裔撰。祥裔有《蜀都碎事》,已著录。是书自秦、汉以迄元、明,凡同姓名者,采集成册,末附父子同名字者数人,采摭颇详,去取亦颇矜慎。如《太平广记》中再生之王翰,与唐诗人王翰相同,《通幽记》神婚之李伯禽,与李白子伯禽相类,事既不经,人无可考,今概不录,知非漫无别择,爱奇嗜琐者也。惟皆不著所出,是其一短耳。

△《古事比》·五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方中德撰。中德字用伯,桐城人。其书以古事之相类者,排比成编。然徵引虽博,挂漏实多。如父子一门中,分世业、世经术为二。以世业属之随会士匄、王羲之、献之,以经术属之韦贤、刘向父子,古今岂仅此一二家耶?盖四部之书,浩如烟海,轶闻琐记,仆数难穷,欲以数十卷书,一一比类而合之,不免自为其难,宜其顾此失彼耳。

△《政典汇编》·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芝藻撰。芝藻有《大易疏义》,已著录。是书以天下之事统於六曹,自周官始,后世或因或革,总不出其范围。因分曹排纂古事,删繁提要,随事附以论断。其所取材,大抵《通典》、《通考》二书为多,而元、明之事则多采自王圻《续通考》及邱濬《大学衍义补》云。

△《典引辑要》·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丁昌遂撰。昌遂字秀崖,怀宁人。是书成於康熙庚寅,杂采旧文,各隐括大略而分类编之。其凡例谓制艺一道,固发自性灵,间亦取证於古典。是编所辑,足供举业家之考证。其宗旨如是,书可知矣。

△《广事类赋》·四十卷(内府藏本)

国朝华希闵撰。希闵字豫原,无锡人,康熙庚子举人。希闵因校刻吴淑《事类赋》,病其未备,乃广为此编,附刻其后,凡二十七门,一百九十一子目,亦如淑例自注,然终不逮淑书也。

△《根黄集》·十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文源撰。文源,长泰人。是书以三礼之文,割裂排纂,分律吕、封建、井田、学校、祭祀为五门,每门之中又各为子目。其曰根黄者,取黄锺为万事根本意也。卷前则敬录圣祖御制黄锺为万事根本说一篇,与朱子请修三礼劄子一首,以志编辑所自。其训释辨论,一以钦定义疏为折衷,间亦附以己见。其凡例云,仿朱子《仪礼经传通解》,然书中所录,多与四子书典故相发明,仍不过举业津梁而已。故今列之类书类焉。

△《三体摭韵》·十二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国朝朱昆田撰。昆田字西畯,秀水人,彝尊子也。承其家学,亦以博涉为功。是编仿阴氏《韵府》之例,采前人新艳字句,排纂成编,所录至元而止,惟取骚赋诗三体,故以为名。捃拾颇为繁富,然词人琢语,莩甲新意者十之一,镕铸旧文者十之九,未可一字一句据为根底。即以一东韵而论,阿童为王濬小字,见《三国志》注,乃云出苏轼诗。鹤氃氋而不舞乃羊祜事,见《世说新语》,乃云本陆龟蒙诗。此犹云惟引词赋,不及子史也。至於椒风殿名见《两都赋》,乃引崔国辅诗。唐弓字见庾信《三月三日华林园马射赋序》,乃引贺知章诗。比红儿自有罗虬本诗,乃引陆游诗,是即词赋之中已舍前取后。他如已引古诗之鱼戏莲叶东,又引岑德诗之莲东自可戏,别出莲东一条,已引卫象诗之鹊血琱弓湿未乾,又引梅尧臣诗之休调鹊血弓,别出鹊血弓一条,更繁复少绪。至梁简文帝诗之剑饰丹阳铜,字本从金,乃讹收於桐字下。则校雠亦未精矣。盖草创未定之本。后人以其名父之子,遂录传之,不知反为昆田累也。

△《文献通考节贯》·十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国朝周宗濂撰。宗濂有《耻亭遗书》,已著录。是书取马端临《文献通考》、王圻《续通考》首尾编次,仍如二十四门之旧。惟帝系象纬、物异、四裔、节义、方外六门,以难於节录置之,其因文附见者,如户口考之奴婢占役,学校考之祠祭褒赠诸条,亦多刊削。盖意主便於记诵,为场屋对策之用。固不能以著书体例绳之耳。

△《考古略》·八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文清撰。文清有《周礼会要》,已著录。文清初著有《考古源流》四百七十五卷,乃汇采《三通》、《玉海》、《册府元龟》、《通鉴纲目》、《大事纪》、《学海津逮》、《性理》诸书而成,未及刊布。此本乃先摘其浅近切要者,辑以成编,故名曰略。

△《考古原始》·六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文清编。初,明嘉靖中,桐城赵釴撰《古今原始》十四卷,以历代帝王编年纪载,各著其事所自始。文清以赵书原本自天皇氏至阴康氏荒渺无稽,为之刊削,依圣经断自伏羲,并补正讹阙,讫明神宗而止。考世本多载事始,其书久佚,冯贽事始亦无传本。文清此书,饾飣牵合,亦与赵氏书相等。又不著出典,益不足徵。至卷末补遗各条,尤如兔园册子。文清尝纂《考古略》一书,其凡例中自叙生平所著述,不及是书,殆坊贾所托名也。

△《春秋经传类联》·(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绳曾撰。绳曾字武沂,无锡人。雍正庚戌进士,官扬州府教授。是书取春秋经传之词,稍加点窜镕铸,集为对偶,凡三十四类。自序有曰,宋徐晋卿《春秋类对赋》,拘於声韵,选词难工,事弗类从,犹如野战,乃犹列入经解,得与诸家炳如列星,并垂不朽。兹编分类汇集,联为骈体,以便记诵。宁律不谐,不使句弱;宁句不工,毋使语俗。开府之长,庶几有取乎?其自命甚高。所称开府之长,殆以倪璠注《庾信集》称其善用《左传》欤。然晋卿何足道,而殚竭心力争此不足重轻之短长,是亦可已不已矣。

△《杜韩集韵》·三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国朝汪文柏撰。文柏字秀青,号柯庭,嘉兴人。官兵马司指挥。其书取杜、韩二家诗句,案今韵摘出,编於字下,以为吟咏者取资。每卷各分上、中、下。凡杜、韩所未押者,则存其韵於部尾。所摘之句,不著原题。盖宋人《十二先生诗宗》之类也。

△《古今记林》·二十九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汪士汉撰。士汉有《秘书》二十一种,已著录。是书分二十七类,自正史以迄百家,随笔摘录。自谓义例有二,一纪淑慝以示劝戒,一蒐瑰琦以资见闻。然大约从类书中抄撮而成。

△《古学捷录》·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应麐撰。应麐原名应明,字缙英,莆田人。其书为科举答策而作,凡十篇,每篇各有子目。所采皆明人类书,殊多舛误。

△《读古纪源》·九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何懋永撰。懋永字念修,山阴人。其书分为二编,一曰三才纬略,一曰六官综制。共分为九考。皆抄撮类书,非根柢之学。

△《经济宏词》·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是书前有凡例,题汪学信四如父编次,卷首又题新安太易父汪以时选辑。无序无跋,未审果出谁手。凡分十二门,皆明人之文,可以为场屋答策之用者,其凡例亦自称取便制举业云。

△《唐句分韵初集》·四卷、《二集》·四卷、《续集》·二卷、《四集》·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马瀚撰。瀚字炎洲,顺天人。其书以唐人诗句分一百七韵,编次以为集句之用。《初集》、《二集》兼取五言、七言,《续集》、《四集》则惟取七言。

△《政谱》·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栗夷撰。栗夷字心菴,山阴人。是编摘录杜佑《通典》、马端临《文献通考》及邱濬《大学衍义补》诸书,以类排纂,分十二门,虽以《政谱》为名,实则策略而已。篇首总名,题曰《象山岩新书》,盖其杂著中之一种也。

△《是菴日记》·十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杨拥编。拥字蔚芝,号是菴,爵里无考。卷首所列引用书目,有李渔《闲情偶寄》,则近时人耳。卷中采辑诸书,分类排纂,凡为十四门。各注所引之书名,亦间附以己意。其凡例自云,会心即录,叙次不伦,挂漏孔多,体殊握要。盖亦随意撮抄之书也。

△《类书纂要》·三十三卷(内府藏本)

国朝周鲁撰。鲁字南林,无锡人。是编於类书之内稗贩而成,讹舛相仍,皆不著其出典,流俗沿用,颇误后来。

△《骈语类鉴》·四卷(编修周厚辕家藏本)

国朝周池撰。池有《唐鉴偶评》,已著录。是书兼仿李瀚《蒙求》、吴淑《事类赋》之体,以故事可资法戒者,编为俪偶,不立门目,惟以韵部分篇。末一卷为闺鉴十二篇,幼鉴十篇,则妇人及童子事也。中有一篇仅一二韵者,意亦编纂未竟之稿欤。

──右“类书类”二百一十七部,二万七千五百零,四卷内七部无卷数,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