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七十八 集部三十一

2016-09-08 19:53:38

○别集类存目五

△《北虞先生遗文》·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邵圭洁撰。圭洁字伯如,一字茂齐,号北虞,常熟人,嘉靖己酉举人。其诗妥適而乏警策,惟散文笔力颇纵宕;然史论诸篇,纵横曼衍,已启后来顾大韶等之风。是集为其子兵部主事釐所编,分为二帙,前一帙凡六卷,缮写多脱误,后一帙凡二卷,与前帙间有重复,岂编次未定之本欤?

△《平山文集》·八卷、《诗集》·八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何涛撰。涛字仲平,江西广昌人,嘉靖己酉举人。据集中所言,盖尝官於安庆,不知为安庆何官也。诗文皆率其所欲言,诗集第五卷,有《读白集卒业》一首,可以知其宗尚矣。

△《子威集》·三十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刘凤撰。凤有《续吴中先贤赞》,已著录。其文皆僻字奥句,尤涩体之饾飣者,《江左脞谈》载:刘侍御子威,好为诘屈聱牙之文,吴人推服之无敢后。袁卜士景休,字孟逸,每向人抉摘其字句钩棘,文义纰缪者以为姗笑。子威闻之怒,诉於邑尉,摄而笞之。尉数之曰:“若复敢姗笑刘侍御文章耶?”景休仰而对曰:“民宁再受笞数十,终不能改口沓舌,妄谀刘侍御也。”是亦可资笑噱者矣。

△《素园存稿》·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方宏静撰。宏静字定之,歙县人,嘉靖庚戌进士。朱彝尊《明诗综》载,其官至南京户部右侍郎,《千顷堂书目》亦同。《江南通志》,则载其奉使入浙,击水寨寇,论功当叙,中蜚语归,卒赠工部尚书。据集内《山中稿小序》称,自抚浙待命凡十载,自留京归田经廿载。叶向高《序》亦云然。是宏静实自南京罢归,《通志》所记偶误也。是集目录只十六卷,而书实十八卷,其目录之次序,前后参互,亦与卷内不合,皆校刊之疏漏。又《千顷堂书目》载,是集作二十卷。殆初刻十六卷,后增至十八卷,又增至二十卷,而目则未改欤。

△《云山堂集》·六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魏裳撰。裳字顺甫,蒲圻人。嘉靖庚戌进士,官至济南府知府。《明史·文苑传》附载《王世贞传》中。是集前三卷皆诗,后三卷为杂文。当嘉、隆之际,李攀龙、王世贞方负盛名,而裳与南昌余曰德德甫、铜梁张佳允肖甫、新蔡张九一助甫,实左右之。当时称为“四甫”。裳才地稍弱,尤为墨守不变。集首佳允《序》,谓其文非左、国、两司马,诗非建安、大历,则不以寓目。此即其力持王、李馀论之证,故世贞《艺苑卮言》,亦称其不失门宗云。

△《大雅堂摘稿》·(无卷数,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况叔祺撰。叔祺有《考古词综》,已著录。是集《千顷堂书目》不载,《江西通志》亦称,是时王、李之学盛行,有后五子、广五子等目,而不及叔祺。《大雅堂集》世亦罕有传者,则明代已不行於世矣。此本题云《摘稿》,则尚非叔祺之全集,诗止近体无古体,叔祺尤不应若是之陋,或选录者不谙古体,惟取其所能解耶?

△《居来山房集》·六十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张佳允撰。佳允字肖甫,铜梁人,初号山,以其家在居来两山之间,更号居来山人。(案:居来,一作崌崃,盖字之别体。)嘉靖庚戌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总督蓟辽。事迹具《明史》本传。佳允为郎时,与王世贞诸人相酬和,七子仕宦多不达,而佳允镇雄边,定大变,以功名始终。论者谓其诗文才气纵横,而颇乏深致。盖雄心大略,不耐研思於字句间也。是集赋一卷,诗二十八卷,杂文三十五卷,末一卷附录行状、墓志,后又载同时诸人所作序、记等文十一篇。

△《天目山堂集》·二十卷、《附录》·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徐中行撰。中行字子与,号龙湾,长兴人。读书天目山下,故自称“天目山人”。嘉靖庚戌进士,官至江西左布政使。《明史·文苑传》附见《李攀龙传》中。中行为后七子之一,王世贞《艺苑卮言》亟称之,以为左准右绳,靡所不合。胡应麟《诗薮》则惜其少深沈之致;陈子龙《明诗选》复有摹古太似之讥。是非恩怨,辗转相争。要之,或褒或贬,各有所当,合而观之,则中行之定评出矣。杂文亦有意矫揉,颇失浑雅,盖当时风尚,七子同一轨辙,非如是不能预坛坫也。

△《青萝馆诗》·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徐中行撰。是集乃隆庆中,其婿汪时元所刻。其守汝宁以后之诗,居三分之一。汰其古文,又汰其少作,较前集为精简。然中行於北地之学,渐染既深,时元能删其枝蔓,不能变其根柢也。

△《余德甫集》·十四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余曰德撰。曰德初名应举,字德甫,南昌人。嘉靖庚戌进士,官至福建按察司副使。《明史·文苑传》附见《王世贞传》中。与魏裳、汪道昆、张佳允、张九一,所谓“嘉靖后五子”也。世贞称其诗,古近体无所不佳,近体独超;近体五七言无所不超,七言独妙。《静志居诗话》则谓其诗尚未见门户,元美冠诸后五子之首,未免阿其所好。今观是集,彝尊所论公矣。

△《丰阳集》·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冯皋谟撰,皋谟字明卿,海盐人。嘉靖庚戌进士,官至福建布政司参政。是集凡诗四卷,文八卷。皋谟在粤平大盗张琏,击败倭寇,皆有功;又创议立“条鞭投柜之法”,至今称便。其经济颇可观,而诗文则但有浮声,殊乏切响。许闻造《行状》,称皋谟官刑部时,与梁有誉、宗臣、吴国伦、徐中行相善,切劘为诗,故其趋向亦相近云。

△《采薇集》·四卷、《幽贞集》·二卷、《邕歈集》·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董传策撰。传策有《奏疏辑略》,已著录。此三集乃传策以嘉靖戊午遣戍,至隆庆丁卯召还,前后十年之诗也。《采薇集》为四言、乐府、歌行、绝句等体;《幽贞集》为五言古体;《邕歈集》为七言律体。诗多激烈如其为人。案《千顷堂书目》,《采薇集》作十四卷,《幽贞集》作十一卷,《邕歈集》作七卷,与此互异。明人集多随作随刊,卷帙无定。未知为此本不完,或黄虞稷误载。又有《廓然子稿》二卷,《蘧庐稿》七卷,此本不载,殆偶佚矣。

△《甔甀洞稿》·五十四卷、《续稿》·二十七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吴国伦撰。国伦有《陈张本末略》,已著录。初,国伦为兵科给事中时,以倡众赙杨继盛,忤严嵩,左迁,世称其义。在后七子中最为老寿,初与王世贞、李攀龙唱和;后与李维桢、汪道昆辈,狎主诗盟,其著述颇富。然在当时,胡元瑞作《诗薮》,已讥其用句多同,一篇而外,不耐多读。国朝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亦谓王、李既没,《甔甀》几与四部争富,而海内之为真诗者寡,则文章不逮其行谊矣。此《甔甀洞稿》,国伦所手定;《续稿》则其子士良所校刊。《明史·艺文志》,此二集外,又载其诗稿十五卷,今未之见,意其散佚欤。

△《苏山集》·二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陈柏撰。柏字子坚,一字宪卿,沔阳人。嘉靖庚戌进士,官至井陉兵备副使。是集凡诗十卷,文十卷,诗颇宕逸有姿,而失於薄弱,文又不及其诗。《千顷堂书目》别载,柏《见南山集》八卷,不载此集,殆偶未见欤?

△《苏山选集》·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柏撰。是集为莆田黄谦所选定,凡诗四卷,文三卷。《千顷堂书目》作五卷,传写误也。

△《小渔遗稿》·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汝楫撰。汝楫字思济,兰谿人,吏部尚书龙之子。龙号渔石,故汝楫自号小渔。嘉靖庚戌进士第一,官至左春坊左谕德。事迹附见《明史·唐龙传》。史称龙与严嵩相善,汝楫又以素附嵩得第一人及第,后坐嵩党夺官,则其人不足重,其文章亦不为世所称。是集为万历乙卯,兰谿知县庄起元所编,皆应俗之文。起元称其著作甚夥,散佚不传,仅从其孙宗本、曾孙明照,索得残稿,就而编次云。

△《春明稿》·十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徐学谟撰。学谟有《春秋亿》,已著录。是编皆其以尚书召起,再入都时所作,故以“春明”为名。凡文编十卷,诗编三卷,续编一卷,文编末四卷为《齐语》,皆所著杂说。《千顷堂书目》作八卷,盖除《齐语》计之也。其《论诗》一条云:近来作者,缀成数十艳语,如黄金、白雪、紫气、中原、居庸、碣石之类,不顾本题应否,强以窜入,专愚聋瞽,自以为前无古人。小儿效颦,引为同调。南北传染,终作疠风,诗道几绝。其语盖为王、李而发。学谟与王世贞里闬相近,而立论如此,颇不为习俗所染。然诗多懦响,终不能副所言也。

△《徐氏海隅集》·四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徐学谟撰。《明史·艺文志》载,《学谟文集》四十三卷,《千顷堂书目》亦载,《学谟海隅集》四十三卷。此本仅四十卷,前无序、目,盖奸黠书贾,以残阙之本,割去序、目,冒为完书也。开卷即列《宝殿》、《主芝》诸颂,盖当时风气类然。至其书《易名始末》一篇,与世传学谟初名学诗,以其时有上虞徐学诗疏劾严嵩,惧以同名罹祸,故改名学谟者,说又不同。盖莫得而详焉。

△《归有园稿》·二十九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徐学谟撰。是集文二十二卷,诗七卷,乃其归田后所作。学谟尝谓昔人有云:近世士大夫以官为家,罢则无所於归。故自早岁罢荆州守,即构一园,名曰“归有”,因以名其诗文。中多酬应之笔,其杂著《中麈谐》、《镜戒》二卷,尤未免失之於俚。

△《留馀堂集》·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潘季驯撰。季驯平生功业,著於治河,所作《河防一览》,已著录,是集诗一卷,文三卷,皆不见所长。《千顷堂书目》作五卷,或尚佚一卷欤?

△《李温陵集》·二十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李贽撰。贽有《九正易因》,已著录。是集一卷至十三卷,为答书、杂述,即《焚书》也。十四卷至十七卷为《读史》,即摘录《藏书》史论也。十八、十九二卷,为《道原录》,即《说书》也。第二十卷则以所为之诗终焉。前有《自序》,盖因刻《说书》而并摘《焚书》、《藏书》,合为此集也。贽非圣无法,敢为异论,虽以妖言逮治,惧而自刭。而焦竑等盛相推重,颇荧众听,遂使乡塾陋儒,翕然尊信,至今为人心风俗之害。故其人可诛,其书可毁,而仍存其目,以明正其为名教之罪人,诬民之邪说,庶无识之士,不至怵於虚名,而受其簧鼓,是亦彰瘅之义也。

△《周禹川集》·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周大章撰。大章字章之,号禹川,吴江人,嘉靖壬子举人,官至瑞安县知县。是编为《文艺集》二卷,皆所作杂文;《御倭武略》三卷,前二卷载《防倭方略》,后一卷附录投赠诗文。嘉靖中,江以南屡被倭寇,大章以书生佐守吏,调兵食,所至克捷,乡里实受其利。然生平本不以文章名,其《御倭武略》中,多载公移、札付之类,尤为丛杂。

△《羽王先生集略》·(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张鸣凤撰。鸣凤有《桂故》,已著录。是集为僧超拨所刻,超拨即鸣凤之孙也。自称家遗镌集七种,值兵火幸存,因从全稿内录其十分之二,付之剞劂。然《桂故》等三书,亦在其内。惟诗文集及《漕书八论》,世无别行之本,而超拨删削无识,往往去其菁华,搴其萧艾,已非复鸣凤之旧矣。

△《子相文选》·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宗臣撰。臣有《宗子相集》,已著录。是编止诗一卷,文四卷,为郑二阳所选评,姜承宗、姜缵宗所编辑,於集外别行者也。

△《九愚山房诗集》·十三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何东序撰。东序字崇教,号肖山,猗氏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右佥都御史,巡抚延绥。其诗未能入格,而尤喜作古乐府,凡郭茂倩乐府诗集古题,拟之几遍,甚至郊庙乐章,亦仿为之。然唐人已不能拟汉、魏,而东序欲为唐人所不能,不亦难乎?

△《惺堂文集》·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史桂芳撰。桂芳字景实,号惺堂,鄱阳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两浙盐运使。桂芳与罗汝芳、耿定向讲学,其语录称,诵陈献章“未分无极源头在,谁画先天样子来?碧玉楼中闲隐几,十千川绕又山回”之句,谓数十年不似今夕了悟,其宗旨可见。而文章颇朴实,不为虚渺之谈。集末附《书经补说》三卷,多与先儒立异。其谓周武王无封箕子事,说亦甚辩。然史传炳然,古无异论,安可悬断其诬也?

△《曹太史含斋集》·十六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曹大章撰。大章字一呈,号含斋,金坛人。嘉靖癸丑进士,官翰林院编修,以废疾罢。是集凡文十三卷,诗三卷,多庆祝哀輓之篇,应试策论,亦悉载焉。

△《姜凤阿文集》·三十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姜宝撰。宝有《周易传义补疑》,已著录。是集分十稿:《初稿》一卷,《中秘稿》一卷,《读礼稿》一卷,《史馆稿》三卷,《西川稿》二卷,《周南稿》二卷,《八闽稿》二卷,《银台稿》二卷,《南雍稿》二卷,《家居稿》十一卷,《留部稿》十一卷。宝少从学於唐顺之,其行文步骤开阖,颇得力於师说,而学力根柢不及顺之之深厚,故论明代之文者,不及焉。王世贞《序》谓:弘、正而后,士大夫祢檀、左而晜先秦,及其流弊而为似龙,出之无所自,施之无所当,六季之习,巧者猴棘端,侈者绣土木。而极推宝之学,为能深造自得。盖世贞晚年亦深厌字剽句窃之病,而折服於归有光诸人,故其说如此也。

△《虚籁集》·十四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明刘尧诲撰。尧诲号凝斋,临武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是集为其六世孙心忠所编,凡文九卷,诗五卷,词三首、偈四首,共为一卷。其《论性》、《论格物》,颇拾姚江绪馀;“书启”、“序记”中,皆赠答应酬之作,标题多称:父母、郡祖、都台、乃堂之类,亦颇嫌太质。

△《绿波楼诗集》·十四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明张九一撰。九一字助甫,号周田,新蔡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右佥都御史,巡抚宁夏。《明史·文苑传》附见《王世贞传》中。世贞诗亦谓吾党有“三甫”,盖余曰德字德甫,张佳允字肖甫,与九一字助甫,为“三甫”也。(案此与四甫之说不同,盖作诗之时,魏裳犹未入社也。)论者,谓其诗高华雄爽,振宕不羁。於七子齐盟,风气雷同之时,自称拔俗。然今观其集,实未能於七子之外,别开门径。盖九一服膺王世贞,曾因世贞父忬故,触忤严嵩,遭迁谪而不悔,即其生平规橅可知矣。九一官湖广参议时,尝构绿波楼,后遂以名其集。旧版已毁,此本国朝康熙中,新蔡知县吕民服所重鋟也。

△《学孔精言舍汇稿》·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孙应鼇撰。应鼇有《淮海易谈》,已著录。《明史·艺文志》载,《应鼇汇稿》十六卷。此本十二卷,前有万历己卯刘伯燮《序》,言集首奏疏,终於古风、绝、律。今第十二卷止於五言律诗,而绝句、七言律诗皆阙,知非足本矣。

△《百可亭摘稿》·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庞尚鹏撰。尚鹏字少南,南海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副都御史,巡抚福建。天启初,追谥惠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奏疏四卷,杂文三卷,诗二卷,凡分三编。《千顷堂书目》作三卷,盖仅据其杂文一种也。诗文皆朴实,惟奏议颇为明畅,其《与张居正小简》尤切直,居正复书附焉。盖论万历四年九月居正夺情事也。史称居正深衔之,嗾吏科给事中陈三谟“以给由岁月有误”劾之,遂罢去。家居四年而卒云。

△《石泉山房集》·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郭汝霖撰。汝霖字时望,号一厓,永丰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南京太常寺卿。汝霖从邹守益、欧阳德诸人讲学,故其议论与罗汝芳一派相近。古诗颇规模陈子昂、李白诸人,得其形似,近体则又次焉。

△《李子田文集》·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蓘撰。蓘有《黄谷琐谈》,已著录。所选《宋元艺圃集》,颇有别裁,而文章沿历城、太仓之派,未能自辟门庭。其持论务合儒、释为一,遂并孟子而非之。如曰:“孟子非排告子也,排告子而自异於孔氏诸圣人也;诸儒非尊孟氏也,尊孟氏而自别於孔氏诸圣人也。”可云大缪。

△《近溪子文集》·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罗汝芳撰。汝芳有《孝经宗旨》,已著录。其学出於颜钧,承姚江之末流,而极於泛滥。故其说放诞自如,敢为高论。著述最易成编,多至四五十种,即其集亦非一刻。有《近溪子集》,其门人杜应奎编;有《近溪子全集》,其孙怀祖刊;有《批点近溪子集》,耿定向所编;有《批点近溪子续集》,杨起元所编;有《明德公文集》、《近溪先生诗集》、《近溪子附集》、《近溪子外编》,有《从姑山集》、《续集》,并其孙怀智所编;有《明德诗集》,其门人左宗郢刊。今多散佚。此集则其曾孙万先所刊也。

△《愧非集》·十四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马攀龙撰。攀龙字冲霄,号“愧非子”,阳信人。嘉靖乙卯举人,官礼部主事。是编凡《谈略》四卷,《乾坤逆旅集》一卷,《漫稿》一卷,《游涉稿》一卷,《游林稿》一卷,《邯郸学步集》四卷,《忙忙亭稿》二卷。《明诗综》称其博学雄才,著述甚富,惜年不称寿。今以集考之,攀龙为学官时,有院试诗云:“五十老文学,低头窃自羞。”自注云:余赴试许州,自伤老大,犹滞学博云云。其后迁邯郸令,转京邑,入为主事,有《早春入朝》诗句云:“书生庆际遇,白首得为郎。”又《长安除夕》,有“为客已三载,壮志灰颓龄”等句。则年不称寿之说非也。《谈略》所引,多小说俚语。诗用《洪武正韵》,又与《诗馀杂编》,亦乖体例。

△《震堂集》·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养端撰。养端字茂成,遂昌人,嘉靖乙卯举人。是集为其乡人何钅堂所删定,而遂昌知县池明刻之。其时王、李并驰,海内响应,故养端所作,亦沿二家之波。大都一字一句必似古人,而意趣则罕所自得。冠以拟古乐府一卷,望其标目,古色斑然,核其文章,乃多无取。如《李延年歌》、《汉武帝李夫人歌》,皆偶尔神来,遂成绝调,即作者亦不能再为,而皆衍为长篇,味如嚼蜡;《焦仲卿妻诗》、《木兰诗》,正以委曲琐屑入妙,而缩为数句,又似断鹤;至於乐府诸篇,古词仅在,如曰摹其音节,则无诏伶人,事谢丝管,刘勰言之矣。非夔非旷,谁能於千百年后得其律吕?如曰阐其意义,则标名既每难详,词句尤多讹阙。吴兢所解,已多在影响之间,今安得知其本旨?《钓竿》、《朱鹭》之类,尚可缘题成文,至《东光》、《翁离》诸篇,题既不明,词又不解。一概描摹不已,实不知何所见而云然矣。

△《潜学稿》·十二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明邓元锡撰。元锡有《三礼绎》,已著录。此其所作杂文及语录也。其语录力辟心学,在当时尚为笃实,文章则颇为朴僿,未足擅长。

△《耿天台文集》·二十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明耿定向撰。定向有《硕辅宝鉴要览》,已著录。是集为其门人刘元卿所编。凡“诗赋”一卷,“杂文”十九卷。末一卷为“时艺”,盖用《宋文鉴》收张才叔经义例也。定向之学,归宿在王守仁。故集中第十三卷以薛瑄诸人为列传,而以守仁为世家。此盖阴用《史记·孔子世家》之例,不但以守仁封新建伯也。黄宗羲《明儒学案》,列之泰州王艮派下。摘其与张居正论赵用贤、吴中行等书,以为虽欲少杀其祸,亦近於诵六艺以文奸言;又摘其《劾御史王藩臣疏》,以为钳制言官。考《与居正书》在第六卷中,核其词意,盖求宽言者之罚,不得不先解居正之怒;求解其怒,不得不先顺其意,而使之喜,於是借伊尹之任,以献谀颂,遂为天下口实。(案《明史》定向本传,称居正夺情,定向贻书友人誉为伊尹,而贬言者,时议訾之,盖偶未检此集,误以与居正为与友人,谨附识於此。)《纠王藩臣疏》,今在第二卷中,大旨愠藩臣劾巡抚周继,未以揭帖送都御史,使藩臣所劾不实,定向纠其妄奏可也。乃因遗误送揭,阅一月之后,始纠其不实。此争私愤,非争公论矣。顾允成作《客问》以诘定向,定向不能答,厥有由欤。大抵定向之学,兼讲作用,观其全集,大略可知。宗羲所论,虽责备贤者之言,要不可谓之无因。

△《济美堂集》·八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吴文华撰。文华有《粤西疏稿》,已著录。是集凡诗文四卷,颇沿台阁旧体。后四卷即《粤西奏议》及《留都奏议》,其初别本各行,后又编入集中也。

△《屏居集》·八卷、《浪游集》六卷、《耕馀集》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姚汝循撰。汝循字叙卿,江宁人。嘉靖丙辰进士,官至大名府知府,终於嘉州知州。汝循自大名罢官归田,著《屏居集》;及嘉州罢后,历游燕、赵、楚、蜀间,著《浪游集》;晚年退耕秦淮,著《耕馀集》。王穉登序其《耕馀集》,谓其冲若陶、韦,然陶、韦不在其貌也。

△《济美堂集》·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瓒撰。案:世宗时有两陈瓒:其一献县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尚书,即尝为杨继盛奏请恤典者;此陈瓒字廷祼,常熟人,嘉靖丙辰进士。官至刑部左侍郎,谥庄靖,事迹附见《明史·魏时亮传》。是编首列疏一卷,词颇伉直,馀多酬应之文,六卷之末,附诗二十八首、词一首,亦非所长。

△《兰晖堂集》·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屠应埈撰。应埈字文升,刑部尚书勋之子。嘉靖丙辰进士,官至左春坊左谕德。《明史·文苑传》附载《王慎中传》中。应埈为文,善比事属辞,诗法汎滥诸家,时有独造,一时名出其父右。然牵於华藻,蕴蓄未深。是编凡诗二卷,文二卷,与其父集本别行,后其曾孙绳德等,又取勋所著《太和堂集》,与是集合刻,名曰《屠氏家藏二集》云。

△《怡云堂集》·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蔡国珍撰。国珍字汝聘,奉新人。嘉靖丙辰进士,官至吏部尚书,谥恭靖。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其从曾孙尚才所编,凡诗四卷,文六卷,诗皆近体,尚才《序》谓:从败簏中得其归田后所作诗一帙,分类编次,盖非全稿也。卷四后附其子若孙之诗;卷五、卷六,乃国珍所作奏疏、序记诸文;又卷七、卷八,附以敕命、墓表、及寿文、祭文;卷九又为国珍所作书启、小词;卷十又附刻他人书启,编次殊为无绪。且诗实四卷,而《序》云二卷,尤为不检矣。

△《心泉集》·二十五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何源撰。源字仲深,号心泉,江西广昌人。嘉靖己未进士,官至刑部左侍郎,谥靖惠。源官吏部文选司主事时,张居正以亲故托之,拒弗应,缘是引疾归。及为南京吏部侍郎,京察黜陟公允,为海瑞所称,以为士人致身报主当如是。后卒於官,贫几不能殓,盖以气节自负者。是集为其子孔贤、孔宾所编,凡文二十二卷,诗赋、歌词三卷。大抵非公牍即应酬之作。然源之足以不朽者,固不在此也。

△《张浒东集》·十四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明张卤撰。卤字召和,号浒东,仪封人。嘉靖己未进士,官至右副都御史,巡抚保定。以忤张居正、冯保,左迁南京太常寺卿,旋乞休归,终於家。是集凡诗六卷,文八卷,初刻於天启五年,为其子永忠及门人王安仁所订定。版久毁,此本为其后人重刊。其中如《庆成宴》、《代巡》、《赠别》诸作,本五言长律,而杂之古体中;《题鹿鸣宴图》,本七言古诗,而列之词内。编次颇为舛误。且考卤在谏垣时,陈奏颇为侃直,其后三领节钺,能歼叛卒,修边备,与中朝权贵相抗,多有政绩可纪;而集中章疏,乃无一篇,意者尚别有奏议,自为一集乎?

△《华阳洞稿》·二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张祥鸢撰。祥鸢字道卿,别号虚斋,金坛人。嘉靖己未进士,官至云南府知府。是编文十三卷,诗九卷。祥鸢多与嘉靖七子相往还,而诗能不涉其窠臼,然所造则尚未深也。

△《王奉常集》·六十九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传》,已著录。是集赋、诗、词十五卷,文五十四卷,第五十二卷曰《澹思子》,第五十三卷曰《艺圃撷馀》,第五十四卷曰《经子臆解》、《易爻解》,皆所作杂说、笔记,附编集内者也。世懋名亚於其兄世贞,而澹於声气,持论较世贞为谨严。厥后《艺苑卮言》为世口实,而《艺圃撷馀》,论者乃无异议,高明、沉潜之别也。但天姿学力,皆不及世贞,故所作未能相抗耳,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云:敬美才虽不逮哲昆,习气犹未陷溺,斯持平之论也。

△《关洛记游稿》·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世懋撰。是集乃万历辛巳,世懋官陕西提学副使,旋以昙阳子事,为台谏所弹,乃移疾自洛阳东归时作。上卷游记三篇,下卷诗七十七首。屠隆为之《序》,亦全作二氏支离语,盖一时士大夫习气如斯也。

△《赐闲堂集》·四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申时行撰。时行有《书经讲义会编》,已著录。是集赋、诗共六卷,文及杂著共三十四卷,其相业无咎无誉,诗文亦如其为人。

△《王文肃集》·五十二卷、《附录》·二卷(检讨萧芝家藏本)

明王锡爵撰。锡爵有《王文肃奏草》,已著录。是集为其孙时敏所编,凡杂文十二卷,书十八卷,奏疏二十二卷,附载《荣哀录》一卷,志状碑传一卷,前有申时行《序》,然时行乃序其奏疏,非序其全集,时敏刊刻之时,取以冠编耳。时敏《跋》称:汇集文稿,不能十之五六,诗稿经年广搜,未能成帙,又称:入阁以后参军代笔,奉有先命,不敢混入云。

△《观我堂摘稿》·十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李材撰。材有《李见罗书》,已著录。其学出於姚江,而稍变其说。遂开止修一派,与良知一派并传。然制行颇率意自恣,官巡抚时,毁参将署为书院,致激兵变。后云南巡按御史劾其破蛮冒功,逮问坐系十馀年,谪戍福建,乃仍用巡抚仪从以往,为当时所怪。黄宗羲《明儒学案》谓:其以师道自任,不因患难而改,不知者谓其不忘开府门面,则失之。然师道尊严,岂在鼓吹张盖?宗羲以姚江一派门户相同,从而为之曲说耳。是集凡《大学古本义》一卷,《书问》十卷,《杂著》一卷,皆其讲学之文也。

△《敬和堂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许孚远撰。孚远字孟中,德清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兵部左侍郎。事迹具《明史·儒林传》。孚远之学虽出於唐枢,然史称其笃信良知,而恶夫援良知以入佛者。故与罗汝芳、杨起元、周汝登龂龂相争,在姚江末派之中,最为笃实。冯从吾、刘宗周、丁元荐传其所学,皆能有所树立。是集前,有叶向高《序》,盖万历甲午,孚远为福建巡抚时所刊,每卷之首尚空其次第,未镌以版心号数,计之凡序一卷,记一卷,杂著一卷,书一卷,疏二卷,公移二卷云。

△《卫阳集》·十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周世选撰。世选字文贤,故城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是集以卫阳为名,盖故城在卫河之阳,世选以自号,因以名集也。世选以风节著,文章非所留意,然集中章奏,如《谏穆宗驰马於禁掖》、《神宗讲武於宫中》,皆不知明之积弱,由於朝廷之宴安,朝廷之宴安,由於诸帝之不知兵事,持论殊为迂阔。又姚希孟《序》谓:大学士高拱构祸华亭,将引世选效指臂,弗应,遂被逐去。复引其祭拱文中隐显参商语,以证之。然世选出拱之门,不受指嗾,具见特立之操。乃拱既卒,而必特彰其事於祭文,是又不如置之不辨之,为厚矣。

△《海亭集》·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郑普撰。普字汝德,海亭其号也,南安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云南府知府。是集文三卷,皆应酬之作,诗一卷,仅二十馀首,亦殊寥寥。据王慎中所作《墓志》,谓普精於经学,观集中《复林次崖二书》,亦凭虚理断之学,非元元本本之学也。

△《覆瓿草》·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林烴撰。烴字贞耀,闽县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南京工部尚书。事迹附见《明史·林瀚传》。集首有王穉登《序》,言烴官未逾藩镇,既告归,几二十年,乃以荐为太仆,俄复请归。与史不合。盖史举其所终之官,穉登所称则其刻集时官也。穉登《序》极论七子末流之弊,而独称烴诗为有道之言,然是集为胡应麟所编,应麟故依附七子者,集中所录,大抵旧调居多,新意殊少,仍七子之支派而已。

△《逍遥园集》·二十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穆文熙撰。文熙有《七雄策纂》,已著录。是集为南师仲所编。凡诗十卷,文十卷。《明史·艺文志》作《逍遥园集》十卷,疑刊本误脱“二”字也。

△《处实堂集》·八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张凤翼撰。凤翼有《梦占类考》,已著录。是编诗四卷,文三卷,末一卷曰《谈辂》,则其笔记也。凤翼才气亚於其弟献翼,故不似献翼之狂诞,而词采亦复少逊。生平好填词,集中多论传奇之语。《千顷堂书目》载:凤翼《处实堂前集》十二卷,《后集》六卷,与此本皆不符,未喻其故。

△《文起堂集》·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张献翼撰。献翼有《读易纪闻》,已著录。是集凡赋一卷,诗六卷,杂文三卷。其诗文多参以俳偶,盖献翼虽颇与李攀龙笔札往还,而与皇甫涍尤契,故学其含咀魏、晋,而未能成家云。

△《纨绮集》·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张献翼撰。乃自录其早岁所作,於《文起堂集》外,别行者也。

△《狎鸥子摘稿》·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吴崇节撰。崇节有《古史要评》,已著录。此其为武冈知县罢归后,所为文也。前有《狎鸥亭赋》及《霞塘八景》绝句,后则杂文,寥寥仅十数篇,皆词意浅薄。中有《悟蘧生传》,详其词意,乃崇节自谓,而其《狎鸥亭赋》又自称“豫石子”,随地易号,殆仿元结之例欤?

△《鲁望集》·十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袁尊尼撰。尊尼字鲁望,吴县人,佥事袠之子。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山东提学副使。是集纯为七子之体,故王世贞《序》极称之。

△《天池草》·二十六卷(编修吴典家藏本)

明王宏诲撰。宏诲字绍传,琼州安定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宏诲初释褐时,值海瑞廷杖下诏狱,力调护之。张居正当国,又尝作《火树篇》、《春雪歌》以讽,为居正所衔,盖亦介特之士也。是集,文二十卷,诗六卷,集首载谕祭文及本传,犹古人附录之例。又载其三世诰命,已为破格。至以万历己丑,宏诲为会试副总裁,遂并载是科题名录,则从来编别集者,无此变体矣。

△《谢山存稿》·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陈吾德撰。吾德字有斋,广东新会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浙江按察司佥事。吾德传陈献章之学,居官忤张居正,屡遭贬谪,其气节亦铮铮者,诗文则直述胸臆而已。

△《震川文集初本》·三十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归有光撰。有光有《易经渊旨》,已著录。是编为其子子祐、子宁所辑。前有万历三年周诗《序》,所谓昆山本者是也。其中漏略尚多,故其曾孙庄又裒辑为四十卷,而有光之文始全。相传子宁改窜父书,有光见梦於贾人童姓,其事虽不足信,而字句之讹舛,诚有如庄所指摘者。末载行述一篇,子祐所作,又序略一篇,子宁所作也。

△《二酉园诗集》·十二卷、《文集》·十四卷、《续集》·二十三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明陈文烛撰。文烛字玉叔,沔阳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南京大理寺卿。其诗分八集:曰《汉阴诗》、曰《廷中诗》、曰《淮上诗》、曰《嵩和诗》、曰《西蜀诗》、曰《东岱诗》、曰《金焦诗》、曰《黄蓬诗》。陈思育、王乔桂、皇甫汸、袁福徵、黄省曾、沈明臣、李先芳、孙斯亿、任瀚、高启愚、熊敦朴、陈宗虞、曾可耕、吴国伦、方沆、黄一正、李维桢、屠隆、周光镐,十九人“序”之。文曰《五岳山人前集》、《五岳山人后集》,王世贞、归有光、汪道昆、茅坤“序”之,后总编为《二酉园文集》,道昆、世贞又“序”之。《续集》则文烛身后,其孙之蘧所辑。皆文无诗,亦无当时名士“序”。惟之蘧自“序”之,又与文烛之婿龙膺各为一“跋”而已。斯亦生死之际,交游盛衰之验,而文坛标榜,其不足尽据可知矣。

△《杨端洁集》·(无卷数,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杨时乔撰。时乔有《周易古今文全书》,已著录。是集为其子圣践所编。江右之学,惟时乔一本程、朱,故集中《大学》、《周易》诸“序”,及孔、朱二像“碑”,皆力辟心学之误云。

△《洪洲类稿》·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王圻撰。圻有《东吴水利考》,已著录。是集,凡诗一卷,文三卷,乃其提学湖广时所自编,其孙谟又为重刻。圻所著述,如《续文献通考》、《三才图会》、《稗史类编》诸书,皆篇帙浩繁,动至一二百卷,虽庞杂割裂,利钝互陈,其采辑编排,用力亦云勤笃。计其平日,殆无时不考古研今;其於诗文,殆以馀事视之,故寥寥如此,存而不论可矣。

△《宝善堂稿》·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旧本题庆成王宗川撰,不著其名。考《明史》晋王?第四子济炫封庆成王,其子孙袭封者,无宗川之名。集中孔天允《序》,称王纂世十叶,赵讷《跋》亦云:王祖考安穆王,以世次推之,宗川盖即荣懿王慎锺之号。穆文熙《诗话》称荣懿王以贤孝称,器质敦厚,诗亦有体裁,足相证也。然《明诗综》载,有慎锺《夏日登万佛楼次朱使君韵》诗一首,而此集中不载,则又未详其故矣。

△《山居集》·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栗应宏撰。应宏字道甫,长子人。嘉靖中举人,屡试不第,耕读太行山中。祥符高叔嗣谢病归,应宏往与订交,叔嗣作《紫团山人歌》赠之,是集即叔嗣所“序”也。集中惟五言近体,颇有隐秀之致,馀体则自郐无讥。《千顷堂书目》载是集,作六卷,疑字之误。又载有《太行集》十六卷,今未见传本。

△《吾野漫笔》·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许炯撰。炯字吾野,新会人,嘉靖中举人。是集凡文七卷,诗六卷。前有《自序》,谓少时不慧,从群儿骑竹马,粘蜻蜓,捕鸟雀为戏。未几病痁忽剧,梦一父老出袖中书授之,俄坠而觉,自是遂能把笔作诗。其一卷首篇《述戒》,称有“通元先生过而诲之”云云。盖才高而无所师法者,故其漫书各篇内,谓范仲淹、扬雄之流也,胥於僣矣;苏洵、荀卿之流也,邻於诈矣。又谓苏洵《辨奸》,訾王安石也,吾以为洵亦安石之徒云云。皆率意一往,不复絜以规矩者也。

△《俞仲蔚集》·二十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俞允文撰。允文初名允执,仲蔚其字也,昆山人,嘉靖中诸生。年四十即弃去举子业,一意为诗。《明史·文苑传》附载《王穉登传》中。允文与王世贞善,故与卢柟、李先芳、吴维岳、区大任、世贞目为广五子,然允文论诗,乃深不满李攀龙,特才地差弱,终不能与之抗衡耳。大抵广五子中,柟最挺出,大任次之,先芳、维岳及允文又其次也。

△《天隐子遗稿》·十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严果撰。果字毅之,震泽人,嘉靖时布衣。是集,诗七卷,文十卷。首有王思任《序》云:弇州盱衡海内,才子俱上贽贡,所不能致者,会稽徐文长、临川汤若士,其乡则严毅之。可谓卓然自立之士。然其诗文则尚非徐渭、汤显祖匹也。

△《汪山人集》·十八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汪少廉撰。少廉字古矜,休宁人,嘉靖中布衣。其集第一卷为赋,二卷至十六卷为诗,末二卷为杂文。诗於分体中又各分类,名目繁细,每类中又注编年於其下,丛碎弥甚,所作音节高伉,而神理不具,往往失之蹈袭。其《边愤》一诗,朱彝尊《明诗综》独取之,然究不出少陵《诸将》蹊径也。

△《大鄣山人集》·五十三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吴子玉撰。子玉字瑞穀,休宁人,嘉靖中贡生。其文规橅李攀龙,集中分体二十,皆以某部为题,其《叙事》、《志略》、《说谱》等目,并出臆造。

△《何翰林集》·二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何良俊撰。良俊有《四友斋丛说》,已著录。是集乃其诗文、杂著,并语林之《小序》亦载焉。朱彝尊《明诗综》载,其有《清森阁集》。《千顷堂书目》载,良俊《清森阁集》无卷数,又载其《柘湖集》二十八卷。据集首莫如忠《序》,称是集二十八卷,盖即所谓《柘湖集》者。此本仅二十二卷,目录亦复残阙,则已非完书矣。良俊在当时,颇有文名,所作纵横跌宕,亦时有六朝遗意,而落笔微伤太快,殆亦才人轻脱之习欤。

△《芸晖馆稿》·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茅翁积撰。翁积字穉延,归安人,副使坤之子也。豪荡不羁,以任侠自负,故所作多文酒宴会之词。是集凡诗十卷,文二卷,乐府二卷,而以“行状”、“墓志铭”、“小传”,附其后。

△《兔园草》·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曹乾学撰。乾学字叔骥,太仓人。与王世贞为姻家,又与赵宧光辈友善,故集中多游览酬赠之作,其诗不尽落娄东窠臼。然边幅窘束,则才地限之也。

△《黄说仲诗草》·十八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黄惟楫撰。惟楫字说仲,天台人。其诗多与王世贞、区大任等唱酬之作,盖亦沿七子之流波者。

△《被褐先生稿》·十七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华善述撰。善述字仲达,无锡人。是集惟末一卷为杂文,馀卷皆诗也。王世贞为作《序》云:其诗或并比兴而忘之,大概不可为典要。是深不满之矣。

△《童子鸣集》·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童佩撰。佩字子鸣,龙游人。世为书贾,佩独以诗文游公卿间,尝受业於归有光,其殁也,王世贞为作“传”,王穉登为作“墓志”,盖亦宋陈起之流也。诗格清越,不失古音,而时有累句。如《读李博士集》:“绕屋梅花然”句,盖用沈约“诗山樱红欲然”语,以之品梅殊不类。又如《观魏知古告身歌》:“高斋试展竹满墙”句,上四字下三字,邈不相贯。他如“囊琴挟水流,客鬓带山苍”之类,皆失之纤巧。“公牍无盈案,私钱不入囊”之类,皆失之拙俚。“川原呈伎俩”之类,尤失之儇佻。旧《序》称,其闭户属草,必屡易而后出,出则使人弹射其疵,往往未惬,并其稿削之,不留一字,殊不尽然也。

△《松韵堂集》·十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孙七政撰。七政字齐之,常熟人。与王世贞诸人游,故诗亦类七子之体,而字句时伤於笨滞。

△《王世周集》·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伯稠撰。伯稠字世周,昆山人。是集,卷首有王世贞兄弟《序》,颇相推许。然考其所作,似过於标榜。

△《壮游编》·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叔承撰。叔承初名光允,以字行,更字承父,晚更字子幻,自号昆仑山人,吴江人。《明史·文苑传》附载《王穉登传》中。叔承早弃举子业、纵游齐、鲁、燕、赵,又入闽、入楚。其在邺下,郑若庸荐之赵康王。叔承以王无下士实意,赋诗以行。有“壮心欲别逢知已,羞向侯门待晚餐”之句。又客大学士李春芳家,亦以使酒偃蹇谢去。史称其与王锡爵为布衣交,锡爵再召时,有《建三王并封议》者,叔承遗书数千言,谓当引大义以去就争,不当依违两端负主恩,辜物望。盖其气节怀抱,亦非当时山人墨客以诗句为市者比。最后从顾养谦於塞上,无所成就而归,乃不复出。此集即其初入都时作也。

△《吴越游》·八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王叔承撰。是集前六卷为诗,无锡陈以忠所刻,后二卷为杂文,乌程范应期所刻。《千顷堂书目》作十卷,与此本不合,或字误欤?

△《涉江诗选》·七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潘之恒撰。之恒有《黄海》,已著录。之恒初以文词受知於汪道昆、王世贞,既而赴公车不得志,渡江历浔阳、武昌,从公安袁宏道兄弟游。宏道称其出汪、王之门,而能不入其蹊径。然当时论者又谓之恒依傍汪、王,终不能有所解驳。宏道徒以其论与己合而收之,迹其生平,盖始终随人作计者也。集本二十卷,宏道删定为此本。凡甲、乙集各三卷,丙集一卷。

△《翏翏集》·四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俞安期撰。安期有《唐类函》,已著录。是集骚一卷,赋二卷,诗三十七卷,杂文一卷。安期之名,本由依附七子而成,故诗亦不出其流派。朱彝尊《静志居诗话》,称其赋景有馀,言情不足,如观翦采花,青红碧绿,非不烂然,即而视之,总与根株不相符。可谓定评矣。

△《江山人集》·七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江瓘撰。瓘有《名医类案》,已著录。是集凡诗五卷,文二卷,汪道昆为作“传”,称其少补诸生,以病谢举子业,专事吟咏。故其诗较胜於文,特稍嫌薄弱。别有《武夷游稿》、《游金陵诗》二集,今皆未见。独此集之末,附存其原“序”二篇而已。

△《尚元草》·八卷、《咏物诗》·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姚兖撰。兖字叔信,号元岳,秀水人。何三畏为作小传,称其少以事系狱,与诗僧同羁,因得其诗法,盖其派出自山林,故所作终无俗气。王穉登《序》,称其诗清真古淡,不事藻缋,犹春岫孤霞,寒林片月。则稍过其实矣。

△《少岳集》·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项元淇撰。元淇字子瞻,秀水人。以赀为光禄寺署丞。是集乃其弟元汴所刊。凡元汴与元淇唱和诸作,亦附入焉;近体颇妥適,古体则力不逮矣。

△《蛣蜣集》·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郑若庸撰。若庸有《类隽》,已著录。“蛣蜣生”其所自号,因以名集。凡文七卷,诗一卷。其诗与谢榛齐名,然材力逊榛之富健,文又其馀事矣。

△《北游漫稿》·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郑若庸撰。是集为歙人汪良迪所辑。前有王锡爵《序》,称山人今年已八十,违赵而居清源,又已数年。故今集中,清源之诗不一而足,乃其晚年作也。《明诗综》载若庸有《蛣蜣集》,不及此稿。然所录诸诗具在兹集。盖《蛣蜣集》诗止一卷,良迪并入此稿耳。

△《越草》·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沈明臣撰。明臣有《通州志》,已著录。明臣屡试不第,与山阴徐渭同入胡宗宪幕。宗宪逮系卒於狱,宾客星散,独明臣持所作诔词遍为讼冤,其行谊为世所重。诗则才气坌涌,得之太易。此集乃万历己卯,明臣適盐官时所作,留其稿於钱氏者。盐官地近御儿,故越境也,因以“越草”为名。《元日》以下数首,乃其家居所作。以同为是年之诗,故并附录焉。

△《丰对楼诗选》·四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沈明臣撰。明臣生平所作诗凡七千篇,属其犹子九畴选定为四百篇,今未见传本。是集为广陵陈大科所校梓,凡为诗四千四百八十九首,较九畴所选增十倍。白居易诗尚以所存太富,有沙中金屑之憾,则不及居易者可知矣。

△《徐文长集》·三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徐渭撰。渭有《笔元要旨》,已著录。陶望龄作渭小传,载渭尝自言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今其书画流传者,逸气纵横,片楮尺缣,人以为宝。其诗欲出入李白、李贺之间,而才高识僻,流为魔趣。选言失雅,纤佻居多,譬之急管么弦,凄清幽渺,足以感荡心灵,而揆以中声,终为别调。观袁宏道之激赏,知其臭味所近矣。其文则源出苏轼,颇胜其诗,故唐顺之、茅坤诸人皆相推挹。中多代胡宗宪之作,《进白鹿》前后二表,尤世所艳称,其《代宗宪谢严嵩启》云:凡人有疾痛疴痒,必求免於天地父母,然天地能覆载之,而不能起於颠挤;父母能保全之,而未必如斯委曲。伏惟兼德,无可并名。名且不能,报何为计?云云。虽身居幕府,指纵惟人,然使申谢朝廷,更作何语。录之於集,岂止白圭之玷乎?盖渭本俊才,又受业於季本,传姚江纵恣之派。(案:渭师季本,见《明史·文苑传》)不幸而学问未充,声名太早,一为权贵所知,遂侈然不复检束,及乎时移事易,侘傺穷愁,自知决不见用於时,益愤激无聊,放言高论,不复问古人法度为何物,故其诗遂为公安一派之先鞭,而其文亦为金人瑞等滥觞之始。苏轼曰:非才之难,处才之难,谅矣。渭所著有《文长集》、《阙篇》、《樱桃馆集》三种,锺瑞先合刻之,以成此集。又有商濬所刻,题曰《徐文长三集》者,亦即此本,前有陶望龄、袁宏道所作二传。宏道以为一扫近代芜秽之习,其言太过。望龄以为文长负才性,惟不能谨防节目,迹其初终,盖有处士之气,其诗与文亦然,虽未免瑕类,咸成其为文长而已,是则平心之论也。

△《徐文长逸稿》·二十四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徐渭撰。此本为其乡人张汝霖、王思任所同选。如末卷所载《优人谑》、《吃酸梨偈》、《放鹞图偈》、《对联》、《灯谜》诸作,鄙俚猥杂,岂可入之集中,鲍照集中载《字谜》,恐非当时旧本,未可援以为例。况照词犹雅,不似渭所作:“摸著无节,看著有节,两头冰冷,中间火热”之类也。

△《朱邦宪集》·十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朱察卿撰。察卿,上海人,福州知府豹之子,邦宪其字也。为太学生,慷慨任侠,与沈明臣、王穉登友善。集凡诗二百五十四首,文一百五十六首,即明臣所订定也。

△《白阳集》·(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陈淳撰。淳字道复,后以字行,别字复甫,号“白阳山人”,长洲人。以诸生援例入北监,卒业归,不复就选。《明史·文苑传》附见《文徵明传》中。淳少从徵明游,以书画擅名,为世宝重,诗则寄意而已,非其所长。是集其五世从孙仁锡所编,以同时赠答之篇附之卷末,与沈周集合刻之,以两人之诗皆为画掩也。

△《隆池山樵集》·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彭年撰。年字孔嘉,长洲人,“隆池山樵”其号也。《明史·文苑传》附见《文徵明传》中。年书名亚於徵明,然当时鲜有称其诗者。独王世贞《序》称,徵明诗以韵胜,而年诗以边幅胜;其词亦颇有抑扬矣。又据世贞《序》,称徵明孙子悱乃年女婿,年死后,其家取其诗文草鬻於某甲,得缗钱以资葬。后有永嘉王公者,从某甲购得之。然已佚其大半,其存者仅十之三,故此编有诗无文。《明史·艺文志》载:《隆池山樵集》三卷,与此不合,疑刊本偶误“二”字为“三”云。

△《止止堂集》·五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戚继光撰。继光有《练兵实纪》,已著录。《千顷堂书目》载:继光《止止堂集》,无卷数,又《横槊稿》三卷,《愚愚稿》一卷。今此本《横槊稿》亦三卷,《愚愚稿》则多一卷,编首总题《止止堂集》。前有万历二年工部尚书郭朝宾《序》,而集中有万历庚辰纪年,在朝宾作“序”之后,盖又尝续有增益。知虞稷所见《愚愚稿》一卷,乃初刻之本,非著录之误也。继光有平倭功,当时推为良将,诗亦伉健近燕、赵之音,而杂说中乃多及阴骘果报、神怪之事,不免偏驳。考继光有《登盘山绝顶》七律一首,格律颇壮。今石刻尚存,而两集中皆不收,殆作於刻集之后欤?

△《句漏集》·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顾起纶撰。起纶字更生,号元名,无锡人,官郁林州州判。是集即在郁林所作,前二卷皆游览诗,三四卷名《感知篇》,乃历叙素所相知者,各赋一诗,系以《小序》,凡四十首,中间人品亦甚为杂糅。如於赵文华乃称其雅志豪迈,名冠英流;“序”其罪废事,则曰感激罢官去。而於方士陶仲文亦以风神端恪,恭诚一至称之。皆不免阿私所好也。

△《赤城集》·三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顾起纶撰。是集乃万历戊寅起纶游赤城所作。上卷为诗六十一首,下卷为游记一篇,而以赠答倡和之作间於上下卷之间,别为中卷。似别集而非别集,似总集而非总集,体例颇为未善。然中卷有附录字,知以起纶为主矣。故仍入之别集类焉。

△《卯洞集》·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徐珊撰。珊号三溪,馀姚人,官辰州府同知。卯洞在盘顺中里,介於楚、蜀之交。嘉靖间,珊以庙工采木於是,积其二年中所作公牍、杂文为二卷,诗歌为二卷,因以其地名集。中有《读高苏门集诗》,盖宗法所在,大致不失风格,而深微则不及叔嗣也。

△《傅山人集》·三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傅汝舟撰。汝舟本名舟,字虚木,号丁戊山人,一曰磊老,侯官人。晚慕仙家服食之术,舍乡井遨游山水,其诗刻意学郑善夫,喜为荒诞诡谲之语。王世贞比之:言《法华》作风语,凡多圣少。然奇崛处亦颇能独造,特旁门曲径,不入正宗耳。

△《包参军集》·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包大中撰。大中字庸之,别号三川,宁波人。官建阳县县丞,以尝预征倭之役,故称曰“参军”。是集随事立名,曰《薄游集》,曰《武夷集》,曰《归来集》,曰《台雁集》,各一卷,曰《东征漫稿》二卷。然《薄游集》题卷之一,则当有佚卷矣。

△《沧沤集》·八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张重华撰。重华字虞侯,华亭人。是编前有张位、姜宝“二序”。位《序》称其有集百卷,先梓八卷;宝《序》称其文言言欲奇,其诗首首欲出尘清新,然大抵拉杂不入格。如称“九峰三泖”曰“九三”,虽《绛守居园池记》,亦不至於斯矣。

△《栗斋文集》·十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金瑶撰。瑶有《六爻原意》,已著录。是集乃其外孙江从龙所梓。文颇有轶宕之致,其阐发经义之作,大抵空言多而实际少,盖其《说易》、《说周礼》,即多以臆断云。

△《檗庵集》·二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汪禔撰。禔字介夫,别号檗庵,祁门人。《江南通志》称,所著有《家礼砭俗》、《投壶仪节》,其学盖深於《礼》。故集中《与胡天叙书》、《论王生二书》、《与汪子立书》、《赠叶生新娶序》、《胡氏初堂记》、《新居告祖文》、《奉主还宗子祠文》、《宗法议》,皆本礼以立言;惟卷端《上学使者》一书,犹明代学校之旧习,可以不作耳。其诗则全作《击壤集》体,不以声律论矣。

△《湛然堂诗稿》·(无卷数,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陈汝玚撰。汝玚字席珍,高安人,官广昌县知县。其自叙诗注云:望五贡荐,盖由贡生起家也。是集为其子邦纶属陈起元所选定,格意颇为平实,然不足自名一家。

△《龟川诗集》·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董绪撰。绪字禹方,乐安人。少从邹守益、聂豹游,讲良知之学,故其诗不求工於声律,以理趣为主,盖濂、洛风雅之流派也。其子刑部尚书裕初刻於东莞,岁久版漶;其裔孙又为重刻。然此本亦字多残阙,殆难卒读。据其目录,尚有附录志状之属,亦佚之矣。

△《田子艺集》·二十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田艺蘅撰。艺蘅有《大明同文集》,已著录。此为文选、诗选十八卷,乃其为诸生时所刊。《北观初稿》、《二稿》三卷,则以岁贡入京廷试时所作。艺蘅在嘉、隆间,犹为博洽,而诗格颇嫌冗漫。

△《方建元诗集》·十二卷、《续集》·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方于鲁撰。于鲁有《方氏墨谱》,已著录。是编前集以各体分编,总名《佳日楼集》;续集仅诗二十九首,文一首,题曰《师心草》,则其子嘉树所续刻也。于鲁初以制墨名,后与汪道昆唱和,遂招入丰干社中,然世终称其墨也。

△《石西集》·八卷、附《崇礼堂诗》·一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汪子祜撰。子祜字受夫,别号石西,石门人。性喜为诗,自二十岁至七十岁,皆编年为集。后其元孙宗豫蒐辑遗稿,属汪懋麟等定为是编。凡诗六卷,赋一卷,文一卷,后附《崇礼堂诗》一卷,则崇豫父伯荐之作。伯荐字士倩,崇祯戊辰恩贡生。

△《石盂集》·十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汪坦撰。坦字仲安,号识环,鄞县人。是集为其子长文所刊。凡诗赋十卷、杂文七卷,前有屠隆《序》,称其诗自三百篇、骚、选、汉、魏、六朝、唐、宋,文自左、马、班、扬、崔、蔡、韩、柳、苏、王诸体,靡所不诣,然核其所作,不出七子之体。

△《石门诗集》·一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一名《霞居集》。明高瀫撰。瀫字宗吕,号石门,又号髯仙,侯官人。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云,少谷郑善夫居鼇峰北,从之游者九人,乡党目为十才子,瀫居首,傅汝舟次之。今卷首林向哲《序》,称其俊而不刻,清而不矫,亦非虚语。然竟以为与少谷相伯仲,则溢美矣。瀫诗向未付梓,流传俱属钞本。《明诗综》载其《岳阳楼》一诗,有“残雨数声衡岳晓”句。今检原集,“数声”实作“数峰”瀫较“声”字为工。考徐熥《晋安风雅》所载亦同。盖《诗综》刊本偶误耳。

△《东厓遗集》·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王襞撰。襞字宗顺,自号天南逸叟,泰州安丰场人。是集其门人林讷所辑。上卷为《像赞》、《墓图》、《年谱》、《语录》及同时赠答杂文;下卷为所作诗、赋,附载行状、铭志、祭文、世系、门人姓氏,刊集始末。襞少从其父王艮至会稽,传王守仁之学,沈桐赠之诗云:“念子贤者后,至理早已融,譬彼三世医,指授宁无从。”盖其父子皆刻意讲学,非以文章为事者。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襞诗如“一室风过雨,三更月到窗”,“好雨应宜早,秋花不恨迟”,“坐雨新亭晓,闻潮落月时”,“老携杖履归山谷,闲看儿孙种水田”等句,亦有活脱之趣,然终非专门也。

△《僦寮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古杭月堂宗贤撰,不著时代。考之《志乘》,亦不载其名氏。据其题名,似乎衲子。故所与唱和者亦衲子为多。集中有《和沈石田鹊桥仙词》,知为正、嘉间人也。诗笔清旷,颇近自然。特边幅少狭,不免伤於寒瘦。

△《松菊堂集》·二十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孙鏊撰。鏊字端峰,馀姚人。江西巡抚燧之孙,工部尚书升之子也,官上林苑丞。是集凡诗二十卷,杂文四卷,诗句清隽,不入前后七子之派。文则不免於平衍。鏊晚归烛湖,於宅东构漆园居之,作《漆园供事别传》。如《滕六司农》、《玉羽仙翁》、《食苹仙子》、《秦大夫》、《清修子》、《姑射仙诸传》,皆以文为戏之笔也。

△《郑京兆集》·十二卷、《外集》·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郑心材撰。心材字敬仲,号思泉,海盐人。刑部尚书晓之孙,光禄寺少卿履淳之子。以荫生官至应天府治中。是集为其婿项皋谟所校,凡诗文、杂著,十二卷,其外集二卷,则附录“墓碑”、“行实”之类也。考其子端允所作《行实》中,称所著文集以外,有《昭明文选钞》、《唐人列传》、《见闻纪钞》三书。今本《唐人列传》乃编在第六卷。其外集别题曰《葬录》,与目录不相应。盖随意编次,故无体例也。心材老於场屋,必欲一第而卒不可得,年五十始就铨,平生精锐之气,已消磨於时文中,诗、古文特偶试为之耳。

△《冬谿集》·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释方泽撰。方泽字云望,号冬谿,嘉善人,秀水精严寺僧也。《明诗选本》载方泽诗,俱作《冬谿内外集》。据此本实作《冬谿外内集》。上卷为外集,下卷为内集,以诗为外,以文为内,盖诗多涉文字,而文皆关禅义,故其下卷之诗,亦不谓之诗而谓之偈。则其外内之义,即程氏之外学、内学,作内外者,误也。集中文笔觕率,不出方丈语录之格,诗稍近雅而亦不工。

△《徐花潭集》·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嘉靖中朝鲜生员徐敬德撰。敬德贫居讲学,年五十六,其国提学金安国以遗逸荐,授奉参,力辞不就,居於花潭,因以为号。是集杂文、杂诗共二卷。其文《中原理气》一篇,末有附记,称曰“先生”。《鬼神生死论》一篇,末亦有附记,称以上四篇,皆先生病亟时作。诗中《次申企斋韵》一首,附录原作,称企斋赠先生诗。盖其门人所编也。敬德之学,一以宋儒为宗,而尤究心於《周子太极图说》、《邵子皇极经世》,集中杂著,皆发挥二书之旨。其《送沈教授序》,全然邵子之学也。其《论丧制疏》、《答朴枝华书》,亦颇究心礼制。盖东士之务正学者。诗则强为《击壤集》派,又多杂其国方音,如所谓“穷秋盛节换,木落天地瘦”,体近郊、岛者不多见也。他如《无弦琴铭》:不用其弦,用其弦弦,律外宫商,吾得其天;非乐之以音,乐其音音;非听之以耳,听之以心。彼哉子期,曷耳吾琴。稍得苏、黄意者,亦偶一遇之。然朝鲜文士,大抵以吟咏闻於上国,其卓然传濂、洛、关、闽之说,以教其乡者,自敬德始。亦可谓豪杰之士矣。故诗文虽不入格,特存其目,以表其人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