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八十二 集部三十五

2016-09-08 19:53:38

○别集类存目九

△《万山楼诗集》·二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许虬撰。虬字竹隐,长洲人。顺治辛卯举人,官至思南府知府。其诗前数卷多拟古之作,刻意摹仿,颇嫌太似。其拟陆机《迢迢牵牛星》诗,后有《自跋》曰:予已於十九首中和此题矣,今复因曙戒之订,共和陆平原。篇成,自咏一过,确是晋古,非汉古也。诗之升降微矣,观其持论,知无往非双钩古帖也。

△《万青阁全集》·八卷(内府藏本)

国朝赵吉士撰。吉士有《续表忠记》,已著录。是集为吉士所自编,凡杂文二卷,诗一卷,《勘河诗纪》等十三种,共一卷,制艺一卷,《平交山寇公牍诗文》一卷,《谳牍》一卷。交山在交城境,姜瓖平后,馀孽窜伏山中,出没为患,吉士以计讨平之。材略有足称者,文章则非专门也。

△《林卧遥集》·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赵吉士撰。康熙戊辰,吉士由户科给事中罢职闲居,侨住宣武门西之寄园,適金坛于汉翔贻诗四首,吉士依韵酬答,后凡遇他题,皆叠此韵,积成千首,命曰《叠韵千律》,分为上、下二卷;寻又续得五百馀首,编为一卷,命曰《千叠波馀》,合刻以为此编。案和韵为诗,本不能曲折如志,又叠至千五百首,此虽香山、东坡,亦断无能工之理矣。

△《遂初堂文集》·九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兆鲁撰。兆鲁字青岩,武进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福建延平道按察司副使。兆鲁官建宁时,巨寇萧维堂等作乱,兆鲁招抚有功,集中《平寇纪略》,述其始末颇详。惟多载案牍之文,词不雅驯。

△《画壁遗稿》·一卷(通行本)

国朝范承谟撰。承谟有《忠贞集》,已著录。康熙壬子,承谟总督闽浙,值逆藩耿精忠谋反,巡抚刘秉政输情於贼,绐承谟入见,胁令从逆,承谟诋骂不屈,遂为所拘击,被幽者三载,备受窘毒,时作为诗歌以自抒忠愤。守者屏绝笔墨,乃以桴炭画字壁上,其尤激烈者,辄为贼党墁去,仅存四十七首。承谟自为之《序》,已汇载入《忠贞集》中。此乃石门吴震方录入《说铃》之本也。

△《见山楼诗文集》·(无卷数,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素蕴撰。素蕴有《西台奏议》,已著录。其诗集刻於康熙壬子,文集则无序无跋,不知刻於何时,均不分卷帙,不列目录,皆似乎随有所作,随以付雕。其诗颇摹李梦阳,文则皆应俗之作也。

△《抚皖治略》·一卷、《抚楚治略》·一卷、《穀城水运纪略》·一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素蕴撰。《抚皖治略》,乃其官安徽巡道时条教、奏疏;《抚楚治略》,皆其官湖广巡抚时,条教奏疏。《穀城水运纪略》,则素蕴官荆南道时,会大军剿逆藩吴三桂,兵储陆运颇艰,因访明季杨嗣昌剿张献忠时水运故道,修复纤路,裒其文移以成是编。素蕴为御史时,曾疏劾吴三桂,号为敢言。此三书则皆寻常案牍也,中多奏疏,宜入奏议类中,而文告居其大半,故仍附之别集类焉。

△《张康侯诗草》·十一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晋撰。晋字康侯,狄道人。顺治壬辰进士,官丹徒县知县。其诗颇学李白,兼及李贺之体,第一卷为《黍谷吟》,第二卷为《秋舫一啸》,第三卷为《蓟门篇》,第四卷为《劳劳篇》,第五卷为《石芝山房草》,第六卷、七卷为《雍草》,第八卷为《税云草》,而以诗馀附焉,第九卷为《律陶》,集陶诗为五言律也;第十卷为《集杜》;第十一卷为《集唐》,亦皆五言律。据《后跋》云,尚有七律集句,未经编入云。

△《慭斋存稿》·四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白乃贞撰。乃贞字廉叔,号蕊渊,顺治壬辰进士,官翰林院检讨。其诗叙述真朴,不加文饰,故余恂《序》以为善学香山,盖举其近似者尔。

△《堪斋诗存》·八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国朝顾大申撰。大申字震雉,一字见山,华亭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工部郎中。大申初与同郡王广心、周茂源、宋徵舆诸人唱和,后又与施闰章相酬答,所作有《鹤巢集》,又有《燕京倡和》及《泗亭》诸集。后自删并为此集,故曰《诗存》。陈伯玑撰《国雅集》,称其乐府,於古人可谓毫发无遗憾;七律高华,可追王、李。今观其集,大抵袭明七子之馀风,可追王、李,庶乎近之?至於“乐府”则谈何容易也。

△《学源堂文集》·十八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郭棻撰。棻字快圃,清苑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翰林院侍读学士。其文颇为华赡,惟酬应之作太多,未免失於删汰。棻曾修《畿辅志》及《保定府志》,今集内所载星野、沿革等说,皆《志》中之文,盖用《鄂州小集》载《新安志·序》之例也。

△《莲龛集》·十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来泰撰。来泰字仲章,号石台,临川人。顺治壬辰进士,官工部虞衡司主事。康熙己未,召试博学鸿词,授翰林院侍讲。其制艺才藻富艳,有几社之馀风,诗、古文则不逮也。

△《司勋五种集》·二十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国朝王士禄撰。士禄有《读史蒙拾》,已著录。是集一曰《表馀堂诗存》二卷,一曰《十笏草堂诗选》九卷,一曰《辛甲集》七卷,一曰《上浮集》二卷,皆古今体诗;一曰《炊闻卮语》二卷,则词也。然《表馀堂诗存》未刻,刻者实止四种耳。

△《天延阁诗前集》·十六卷、《后集》·十三卷、附《花果会唱和时》·一卷、《赠言集》·四卷(内府藏本)

国朝梅清撰。清字渊公,号瞿山,宣城人,顺治甲午举人。是编分前后二集,前集分十六编:一曰《乐府》,二曰《稼园草》,三曰《新田集》,四曰《燕征草》,五曰《宛东草》,六曰《休夏草》,七曰《驱尘集》,八曰《越游草》,九曰《匣琴集》,十曰《寒江集》,十一曰《归舟集》,十二曰《岳云集》,十三曰《梅花溪上集》,十四曰《雪庐草》,十五曰《菊间草》,十六曰《唱和诗》,以一集为一卷,卷各有序。后集编年分十三卷,自康熙甲寅至戊辰,或以一年为一卷,或以二年为一卷。末附《花果会唱和诗》一卷,《赠言》四卷,则皆同人宴游酬答之作也。

△《瞿山诗略》·三十三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梅清撰。清旧刻有《天延阁前后集》,皆七十以前之作,版毁於火,故又取未刻三卷合而编之,以成此本。

△《饮和堂集》·二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姚夔撰。夔字胄师,号成葊,山阴人。顺治甲午举人,官安化县知县。是集,凡诗十三卷,曰《梅轩草》、《公车草》、《历游草》、《天都草》、《金谿草》、《金谿又草》、《叱驭草》、《思唐草》、《思唐又草》、《三草》、《四草》、《五草》、《东行草》,每一集为一卷,杂文八卷,则分体编次。其诗流易有馀,颇伤圆熟,文亦肉多於骨,若《十二种功德连珠》等作,尤堕入纤巧一派矣。

△《涑亭诗略》·一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林尧光撰。尧光字觐伯,莆田人。顺治中,以选拔贡生官行人司行人。近郑王臣选《莆风清籁集》,谓尧光伯仲诗,各臻妙境,而尧光尤秀拔,当为马氏白眉,然所作亦颇涉纤丽,於元人蹊径为近也。

△《浣亭诗略》·二卷、《浣亭归来吟》·一卷、附《山姜花垭长短句》·一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林尧华撰。尧华字开伯,莆田人。顺治甲午举人,官榆次县知县。是集《浣亭诗略》二卷,皆早年所作;《浣亭归来吟》一卷,皆罢官以后所作;《山姜花垭长短句》,则附载其词集也。其诗集编次颇为丛杂,如《诗略》中有《咏园花十四首》,《归来吟》中,有《咏园花四首》,而其中《酴醿》一首,一字不易,殆校勘之疏欤。其诗才气俊爽,早年刻意雕镌,而未造浑成,晚年又颇涉颓唐,纵笔太早,其词有南宋人格意,而罕睹新声,亦拟议而未变化也。

△《托素斋集》·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黎士宏撰。士宏字媿曾,长汀人。顺治甲午举人,官至陕西布政司参议。是集诗四卷,文六卷。诗集凡四刻,文集凡三刻,盖积数年而汇为一册,故每刻各体皆备,士宏没后,其子文远复合而刊之。《自序》称,少时诗好李贺,文好王勃。今观集中诸作,大抵多宋人末派,绝无一篇与子安、长吉相近者。盖嗜好虽笃,而才地则与之不近也。

△《涟漪堂遗稿》·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沈峻曾撰。峻曾字窳庵,仁和人,顺治甲午副榜贡生。是集为晋安林云铭所选定,上卷为杂文,下卷为诗,末附杂言数十条,皆谈理之语,颇近陈继儒小品。

△《半农斋集》·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蒋中和撰。中和字本达,又字眉三,靖江人。顺治乙未进士,官兰阳知县,迁沧州州判。是集分诗、文、论、策、史、说六部,其文颇辨博自喜;而多拾李贽馀论,未脱明季町畦也。

△《陆密菴文集》·二十卷、《录馀》·二卷、《诗集》·八卷、《诗馀》·四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国朝陆求可撰。求可字咸一,淮安人。顺治乙未进士,官至刑部郎中。其古文颇疏畅,而机调多类时艺,诗、词亦酬应之作居多。

△《鹤岭山人诗集》·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泽宏撰。泽宏字涓来,黄冈人。顺治乙未进士,官至礼部尚书。是集乃其子材振所编,前三卷皆题:“已刻诗”若干首,盖皆泽宏旧作,尝为魏宪录入《石仓诗选》者。四卷以下,用编年体,自丁巳迄庚辰,题某年诗若干首,附注曰“未刻稿”,则材振所裒辑也。前有魏宪“原《序》”,又附其祖《用予传》一篇,及泽宏《请复九江关》一疏。泽宏喜与诸名士游,王士祯、姜宸英、洪昇等,皆尝点定其诗,所作类皆和平安雅,不失台阁气象;而骨体未坚,酝酿未厚,尚不能凌轹一时。

△《耻躬堂文集》·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命岳撰。命岳字伯咨,号耻古,晋江人。顺治乙未进士,官至刑科都给事中。是集自卷一至卷五为《奏疏》,卷六至卷十七为杂文,卷十八为诗,卷十九为《周易·杂卦牖中天》,卷二十为《读诗牖中天》。据其《自序》,谓辛卯冬,梦文王、周公先后车盖喝道甚盛,命岳自牖中窥视,故以名也。其书分十二篇,大旨谓:《易·杂卦》无错简,而以互卦之法推求其义。读诗凡五十条,皆标识简端之语,一篇或止一两句,如《读简兮》曰:“使我怀古之情更深。”《读王风》曰:“大车之淫甚于丘麻,丘麻淫人,大车淫鬼。”尤非说经之正轨也。

△《澹馀轩集》·八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孙光祀撰。光祀字怍庭,号溯玉,历城人。顺治乙未进士,官至兵部侍郎。是集凡文七卷,诗一卷。

△《南沙文集》·八卷、《附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洪若皋撰。若皋字虞邻,临海人。顺治乙未进士,官至福建按察司佥事。是集凡诗二卷,文六卷,其文颇以恢奇自喜,然纵横太过;附录一卷,乃其乡会试中式制艺,盖用吴伯宗《荣进集》例也。

△《绵津山人诗集》·十八卷、附《枫香词》·一卷、《纬萧草堂诗》·一卷(内府藏本)

国朝宋荦撰。荦有《沧浪小志》,已著录。荦所作诗有《右竹圃稿》,有《嘉禾堂稿》,有《柳湖草》,有《将母楼稿》,有《和松庵稿》,有《都官草》,有《双江倡和集》,有《回中集》,有《西山倡和诗》,有《续都官草》,有《海上杂诗》,有《漫堂草》,有《漫堂倡和诗》,又有《漫堂草》,凡十四集。大抵沿明季诗社之习,旋得旋刊,出之太早,故利钝不免互见。此集则荦为江西巡抚时,重自删汰,并为一编,而仍存诸集之旧目,故有六首为一卷者,视旧集为精简矣。前有汪琬、刘榛“二《序》”。榛序,以种树为喻,言方其初植,虽一病叶不忍摘,久之而繁枝芟焉,又久之而岐幹斮焉。亦笃论也。宋杨万里、陆游并一代巨擘,而万里《诚斋集》、游《剑南诗》,金砾混淆,往往为后人口实,岂非爱不能割,依违牵就至是乎?后荦自定《西陂类稿》,凡此集之诗皆不收,毋亦学与年进,悔其少作欤?后附《纬萧草堂诗》一卷,乃其子翰林院编修至所作,才力殆又亚於荦焉。

△《精华录训纂》·十卷(大理寺卿陆锡熊家藏本)

国朝王士祯撰,惠栋注。士祯有《古欢录》,栋有《易汉学》,皆已著录。士祯晚年,仿宋黄庭坚《精华录》例,自定其诗为此本。栋祖周惕,为士祯门人,故栋亦仿任渊、史季温例,注之,以引证浩繁,每卷各分为上、下。其凡例称:“所采书,共数百余种,悉从本书中出,不敢一字拾人牙后慧。”然亦大概言之耳。即以第一卷而论。如温庭筠《靓妆录》、蔡贤《汉官典职》、孙氏《瑞应图》、陆机《洛阳记》、沈怀远《南越志》、蔡邕《琴操河图括地象》、顾野王《玉篇》(案:今大广益会《玉篇》,乃宋大中祥符六年重修,非惟非野王之旧,并非孙强之旧)、《舆地志》、《管辂别传》、《梁京寺记》、檀道鸾《续晋阳秋》十二书,宋以来久不著录,栋何由见本书哉?(案:栋注例,凡引已佚书者,皆冠以现存书名,如《艺文类聚》,《太平御览》之类。)又栋邃於经学,於词赋所涉颇浅,所引或不得原本,於显然共见者,或有遗漏,如注“寒肌起粟”字,引苏轼“旅馆孤眠体生粟”句,不知此用轼《雪诗》“冻合玉楼寒起粟”句也;注“吹香”字,引李贺“山头老桂吹古香”句,不知此用李颀《爱敬寺古藤歌》“密叶吹香饭僧遍”句也;注“麦饭”字,引刘克庄“汉寝唐陵无麦饭”句,不知为《五代史·家人传》语也;注“大漠”字,引程大昌《北边备对》,不知为《后汉书·窦宪传》语也。至於每条既各自标目,则其文不相连属,乃於数条共引一书者,不另标名。如辕固里〔生〕《诗注·曲学字》曰:“今上初即位”云云,盖蒙上条《史记》之文,然不标《史记》而首句突称“今上”,是何代之帝也?其体例亦间有未善。(案:以上亦姑举第一卷言之。)是书先有金荣笺注,盛行於时,栋书出而荣书遂为所轧,要亦胜於金注耳。至於元元本本,则不及其诂经之书多矣。人各有能有不能,不必以此注而轻栋,亦不必以栋而并重此注也。

△《渔洋诗集》·二十二卷、《续集》·十六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士祯撰。士祯初刻《落笺堂诗》,又刻顺治丙申至辛丑所作为《阮亭诗》,复有《过江》、《入吴》、《白门前后》诸集,后乃删并诸作,定为《渔洋前集》,始於丙申,终於康熙己酉,凡十四年之诗。是集出而少作诸集悉微,故今不甚传。康熙甲子,又裒其辛亥至癸亥之诗十六卷,为《渔洋续集》,盖其为詹事时也,其时菁华方盛,与天下作者,驰逐矜名,故平生刻意之作,见於二集者为多焉。

△《渔洋文略》·十四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士祯撰。盖康熙乙亥士祯所自编。前有其门人张云章《序》。士祯以诗名一时,而古文特以天姿朗悟,自然修洁,实则非所专门,云章《序》,谓以先生为今之太白、子美,群知非溢美矣;语以先生之文,昌黎、柳州之文也,容有或信或不信者,盖当时公论已尔。而云章必以诗文并称,非笃论矣。

△《蚕尾集》·十卷、《续集》·二卷、《后集》·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士祯撰。士祯以康熙甲子祭告南海,阻雪东平,望小洞庭中蚕尾山,悦其清远,因取以名其“山房”,并以名集。案:盛符升作《雍益集序》,称合戊辰至乙亥诗文为《蚕尾集》十卷。此集目录下乃注诗自甲子年起,其年冬及乙丑年作别为《南海集》;文自庚午年起,士祯《自序》,又称偶次甲子使粤以前及丁卯以后诗文,稍成卷帙,因以“蚕尾”名集。士祯集皆所自刊,而三说错互如是,未喻其故。文中题跋凡三卷,颇足考证,然皆与《居易录》重出。又《蚕尾集序》一篇,既刊卷端,又刻之集中,亦乖体例;其《续集》二卷,皆乙亥迄甲申之诗,惟无丙子一年诗,以是年奉使祭告,别为《雍益集》也?《后集》二卷,则戊子归田后所作,五七言绝句居十之九。《自序》谓,时方删定洪迈《万首绝句》,因效为之。然是年士祯七十五岁矣,殆亦精力渐减,不耐为长篇巨制也。

△《南海集》·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士祯撰。皆其奉使祭告南海往还之作。上卷自京师至广州,下卷自广州至其家新城而止。盖其《北归志》,亦止於新城也,赵执信作《谈龙录》,摭其开卷二诗,以为似羁臣迁客之语,其言诚是,然士祯之诗长於山水,别为一调,未可以二冯之法绳之也。

△《雍益集》·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士祯撰。皆康熙丙子奉使祭告西岳、西镇、江渎途中所作。前有其门人盛符升《序》,述士祯自言,再使秦、蜀,往返万里,得诗才百馀篇,皆寥寥短章,无复当年蜀道、南海豪放之格。其门人蒋仁锡《后序》,亦述士祯自言,老耽禅寂,遇事短吟,略仿西竺氏偈颂,不应更作文字观也,可谓明於自知者矣。

△《抡山集选》·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士禧撰。士禧字礼吉,山东新城人。与其兄士禄、弟士祯、士祜,自幼以诗相唱和,三人皆成进士,而士禧独以岁贡终。没后四年,士祯选其遗诗三分之一刊之,其诗绰有风调,而才地较弱。

△《钝翁前后类稿》·一百十八卷(内府藏本)

国朝汪琬撰。琬有《尧峰文抄》,已著录。始琬请告以前所作诗文,自辑为《类稿》六十二卷,先刊版置之尧峰皆山阁。其归田后十三年之作,则辑为《续稿》三十卷,又取《明史》列传稿,一百七十五首,附以汪氏族谱,及其父行略,为别集二十六卷。有周公贽者为校刻之,后琬复自芟择,取其惬意者为《尧峰诗文钞》,属林佶缮本刊行,世间多有其本;而《类稿》原刻遂不显矣。

△《七颂堂集》·十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体仁撰。体仁有《识小录》,已著录。是集凡诗八卷,文四卷,又《空中语》一卷,《尺牍》一卷。其曰“七颂堂”者,体仁尝慕成连、陆贾、司马徽、桓伊、沈麟士、王绩、韦应物之为人,人为之颂,故以名堂,因以名集。王士祯《燕台倡和集》,与体仁往来之作最多,卷首施闰章《序》,亦谓其诗清隽遥深;然体仁欲力脱七子之窠臼,而诗或生硬,文或纤佻,实出入於竟陵、公安之间,明末山人之习,未尽除也。其《空中语》一卷,皆所作艳词,故取黄庭坚语名之。其於集外别行,则《香奁集》例也。

△《闲居草》·一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国朝董含撰。含字榕菴,华亭人,董俞弟也。诗名不及其兄,而诗格高雅过其兄。是编,卷首称《艺葵草堂稿》,而卷中称《闲居草》,盖其全集之一种也。大抵苍凉幽咽,有骚人哀怨之遗。而惝怳其词,知其意有所寓,而莫名其寓意之所在焉。

△《雪鸿堂文集》·十八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蕃撰。蕃字锡徵,号懒菴,通江人。顺治丁酉举人。官黄县知县。是集,为其子锺峨所刊。集中黄志略《序》谓:黄有四累,而廛肆宜复,社甲宜均,风尚宜更,士习宜端,税课宜灭。蕃编《徭役序》,极言派银杂费之患。他如《忆堂记》、《旱魃辨》、《黄志跋》诸篇,皆汲汲以兴利除弊为事,盖有古良吏之风。其文亦皆朴直不支,意其人必悃愊无华,故文亦如之欤。然蕃之意,固不在以词藻见也。

△《秋笳集》·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兆骞撰。兆骞字汉槎,吴江人。顺治丁酉举人。戊戌以科场夤缘事,戍宁古塔,后蒙恩赦还。此集前四卷为徐乾学所刊,后四卷为其子振所刊,而编次无序,通为八卷,前三卷题《秋笳集》,四卷题《西曹杂诗》,五卷题《秋笳前集》,六卷题曰《拟古后杂体诗》,七卷曰《秋笳后集》,八卷则五页以前题《杂著》,六页以后题《后集》,盖随得随刊,故舛讹如是。兆骞诗,天分特高,风骨遒上,又荷戈边塞,穷愁之语易工,故当时以才人目之,而立身一败,万事瓦裂,其诗亦颇为当代所轻。特其自知罪重谴轻,甘心窜谪,但有悲苦之音,而绝无怨怼君上之意;犹为可谅,故仍存其目焉。如兆骞者,使其谨守防检,克保身名,岂非国初一作手哉!

△《改亭诗集》·六卷、《文集》·十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计东撰。东字甫草,吴江人,顺治丁酉举人,以“江南奏销案”被黜,又十馀年而没。东少负奇气,中年出游四方,遍览山川之胜,诗文日富,康熙癸酉,宋荦巡抚苏州,为刻其文集,其诗集则刻於戊子,王廷扬所助成也。王晫《今世说》,载其客邺城日,尝访谢榛之墓,为树碣表之,盖以游食四方,行踪相近,故用以寄意,其生平事迹,具见尤侗所作《计孝廉传》,亦载卷首云。

△《庸书》·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贞生撰。贞生有《玉山遗响》,已著录。是集,为其子世坤、世坊所刊。第一卷为《讲义十条》,二卷至十五卷为文,十六卷至二十卷为诗,末附《馆试赋》一首,贞生家居,构我师祠,又捐宅为诚意书院讲学,故所作多近语录,藻丽非所尚也。

△《安序堂文钞》·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际可撰。际可字会侯,号鹤舫,遂安人。顺治戊戌进士,官彰德府推官。际可与毛先舒、毛奇龄有“三毛”之称。其学不及奇龄之博,而亦不至如奇龄之强悍坚僻,与先舒则雁行矣。

△《会侯文钞》·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际可撰。此本刻於康熙己亥,乃淳安方楘如所重辑。

△《午亭集》·五十五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国朝陈廷敬撰。廷敬有《午亭文编》,已著录。是集,诗三十卷,古乐府及古今体赋一卷,经解十卷,杂著十四卷,盖刻在文编之前,犹未经删定之本也。

△《挹奎楼文集》·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林云铭撰。云铭有《楚词灯》,已著录。耿精忠之叛,云铭方家居,抗不从贼,被囚十八月。会王师破闽,始得释。其志操有足多者,然学问则颇为弇陋,所评注选刻,大抵用时艺之法,不能得古文之源本,故集中诸文,亦皆不入格云。

△《吴山鷇音》·八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林云铭撰。此其寓杭州时所作诗文,故署以“吴山”。其曰“鷇音”,则取《庄子》语也。据《自序》云:分为四卷,而书实八卷,或刻时每卷分而为二欤?

△《经义斋集》·十八卷(翰林院孔目熊志契家藏本)

国朝熊赐履撰。赐履有《学统》,已著录。此集乃康熙庚午,赐履以礼部尚书,丁忧家居时所刻,凡文十四卷,诗四卷,其名“经义斋”者,圣祖仁皇帝所赐御题也。

△《澡修堂集》·十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熊赐履撰。赐履既刻《经义斋集》,又裒辑辛未起复及癸未,致仕十三年中所作,以成是编。而书札独多,所题匾额对联,咸附载末卷,“澡修堂”亦圣祖仁皇帝御题之名,故以名续集焉。

△《槐轩集》·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曰高撰。曰高字北山,号槐轩,茌平人。顺治戊戌进士,由庶吉士改给事中。是集,诗五卷,文五卷。曰高与新城王士祯兄弟同倡和,耳濡目染,诗格时复近之,而才与学则未逮也。

△《霞园诗集》·三卷、《文集》·一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郑重撰。重字山公,建安人。顺治戊戌进士,官至刑部左侍郎。是集,诗三卷:第一卷令靖江时作;第二卷为《越使吟》,祭告会稽南镇时作;第三卷为《秦游草》,典试陕西时作。又杂文一卷。考重典试陕西在康熙十七年戊午,使越祭告在康熙二十三年甲子,今反录《越使吟》於《秦游草》之前,殆编次者误欤?

△《荆南墨农全集》·(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喈凤撰。啮凤字竹逸,宜兴人。顺治戊戌进士,官永昌府推官,是编首曰《滇游诗集》,官永昌时所作;次曰《愿息斋诗文集》,里居后所作,又附《荫绿轩词初集》、《续集》及《秋泛诗馀》、《两游诗馀》四种,而以《荆南墨农集》为总名,“荆南墨农”,喈凤晚年自号也。

△《嵩菴集》·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冯甦撰。甦有《滇考》,已著录。甦官云南时,先刻有《南中集》,会吴三桂作乱,甦不屈被囚,遂毁於兵。归里后,诗文亦多散佚,此集乃其外孙洪承泽所刻,凡古今体诗三百八十馀首,盖甦晚年掇拾残稿,以付其女,故承泽得而刊之也。

△《静庵集》·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郑日奎撰。日奎字次公,贵谿人。顺治己亥进士,改庶吉士,散馆,授礼部主事。康熙壬子,与新城王士祯同典四川乡试,士祯诗所谓“水部风流似郑虔”者也。是集,凡诗五卷,又别集诗一卷,文五卷,中多留心时事之言;又《谈賸》一卷,一名《醒世格言》,则劄记语也。

△《日知堂文集》·六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郑端撰。端有《政学录》,已著录。是集,凡奏疏二卷,文告一卷,记序、书启、传志三卷。其奏章、公牍,大抵曲畅事理,而不以雕镌字句为工;第三卷中状式七页,乃吕坤《实政录》中全文。端为江苏巡抚时,刊版以示所属,载其事於《志状》则可;以前人之作,刻於文集之中,则非体例矣。

△《世德堂集》·四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钺撰,钺有《粤游日记》,已著录。是集,文二卷,诗二卷,其文多通畅详赡,不为诘屈聱牙;诗学宋人而不流於纤靡,一邱一壑,亦自成结构。在国初作者之中,则未能金鼓抗行也。

△《行素堂诗集》·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李如撰。如字仲渊,高阳人。其祖、父明末皆死於乱,如间关冒死,访遗骸於兵火之中,其行谊为乡党所称。入国朝,登顺治己亥进士,官酆都县知县。是集如所自编,前有李霨《序》。霨,如诸父行也。

△《思诚堂集》·二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琠撰。琠号铜川,沁州人。顺治己亥进士,官至大学士,谥文端。此集诗仅五十三首,馀皆奏疏、杂文,并督抚楚中时牌示。旧无刊本,乾隆己丑,其乡人赵熟典裒而刻之。

△《古愚心言》·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彭鹏撰。鹏字奋斯,莆田人,顺治庚子举人。康熙甲寅,耿精忠叛,逼胁受职,凡九拒伪命,卒得不污。贼平后,授三河县知县,后官至广东巡抚。其平生以节气著,故集中多誓神之文,其他奏疏、案牍,亦皆辞气侃侃,无所挠屈。官三河时,与妻子书,皆以清苦刻厉相勉,足以见其为人,其他诗文,则率臆而成,字句皆不入格矣。鹏行谊本末具载国史,至今妇女、孺子,人人能道其名,固不必以文章传也。

△《聊园全集》·十五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孔贞瑄撰。贞瑄有《大成乐律》,已著录。贞瑄少游江淮,既而官泰安、济南,继乃远宰大姚,所历山水颇多,炎荒万里,猺俗苗境,多所记载,故轶闻逸事,多散见於此集中。其文则奇逸之气,往往不可控羁,而颓唐潦倒之处,亦不一而足云。

△《叶忠节遗稿》·十三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国朝叶映榴撰。映榴字炳霞,号苍岩,上海人。顺治辛丑进士,官至湖广布政司参议。武昌抚标叛兵夏包子作乱,映榴死之。特赠工部右侍郎,赐谥忠节。初,映榴尝与李基和合刻诗集,朱彝尊为之《序》。映榴死难以后,其子旉等又裒其遗文与诗,合为此集重刻之。凡文八卷,诗赋四卷,诗馀一卷。彝尊又为之《序》,称映榴之节,不待此区区之文以传,其论当矣。

△《张文贞外集》·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玉书撰。玉书有文集,已著录。此其外集也,凡序九篇,跋一篇,募疏一篇,祭文十七篇。盖当日删弃之馀,而后人掇拾存之者也。

△《笠山诗选》·五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孙蕙撰。蕙有《历代循良录》,已著录。是集为汪懋麟所选定,诗格清丽,无尘俗之气,而边幅微狭,盖才分弱也。王士祯《序》,称其五七言诗,虽古作者无以加,亦一时奖进之言耳。

△《谷口山房诗集》·十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念慈撰。念慈字屺瞻,号劬庵,泾阳人。顺治戊戌进士,授河间府推官,后改补新城县知县,以催科不力褫职。吴三桂叛,大兵驻荆襄,以奉檄运饷有功,再授天门县知县。康熙己未,荐举博学鸿词,试不入格而罢。其诗吐属浑雅,无秦人亢厉之气,是集皆其未第以前所作,故欢愉之词少,而愁苦之音多。其题曰“谷口山房”者,史称池阳谷口,在泾阳西北四十里,为念慈旧庐所在,故以名其集云。

△《证山堂集》·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周斯盛撰。斯盛字屺公,鄞县人。顺治辛丑进士,官即墨县知县,尝以事论系,出狱后奔走燕、赵、吴、楚间,足迹半天下。与李澄中、洪嘉植,以谈诗相契,其斥当时“剑南”流派之非,力主祧宋以宗唐,然笔力苶弱,亦仅得唐人之形似而已。

△《时一吟诗》·四卷(内府藏本)

国朝黎耿然撰。耿然字介菴,晋江人。久困诸生,乃弃而从军,积功至云南总兵官,诗皆率意而成,殊不入格。

△《柴村集》·十九卷、《附录》·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邱志广撰。志广字粟海,号洪区,又号蝶菴,诸城人,“柴村”其世居也。顺治中,由贡生官长清县训导。是集文十二卷,《蝶菴自药》一卷,盖其箴铭、语录之类;诗集五卷;赋一卷。末附其孙性善所著《德滋堂歌诗》及《志广小传》共一卷。志广少好神仙,学於道士齐本守,后乃从马从龙讲学,故所见杂出儒、墨之间。其文长於议论,然称所欲言,词多不择,诗尤涉《击壤集》派,其甥李澄中《序》,谓杂以诙谐,出以调笑,亦觉风流蕴藉,罔不宜人。澄中,山左胜流,非无鉴别,殆以母党尊行,故婉词见意欤?

△《晚帘集》·七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箴撰。箴字于宝,龙溪人,由贡生,官连城县教谕。是集文三卷,诗四卷。前三卷分体,后一卷则不分体,盖续刻也,其古文多杂偶句,不古不今。诗颇泽於古,而不能得其格律,盖刻意有为,而限於无师者也。

△《中岩集》·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宋振麟撰。振麟字子祯,号中岩,淳化人,顺治中拔贡生。是集於振麟殁后,仅存残稿,其女孙適王氏者,得而藏之,至乾隆辛未,女孙之子文昭官於福建,乃校刊之,凡诗四卷,文二卷,末有富平李因笃所作《传略》。文昭《序》,则称“郭明府九芝延居馀园书馆,昆山顾亭林、二曲李中孚,皆执弟子礼。”亭林,顾炎武号。二曲,李容号也。二人皆国初通儒,似不轻北面於人者,存其说可矣。

△《积书岩诗选》·(无卷数,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刘逢源撰。逢源字津逮,广平人。与同里申涵光相倡和。是编分初集、二集,后附《前后漫兴诗》各五十首。逢源生当明季,崎岖转徙於江、汉、淮、海之间,故幽忧之语多,而和平之韵鲜焉。

△《鸿逸堂稿》·(无卷数,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艮撰。艮有《易赘》,已著录。是集前有顾祖禹《序》,称王子名炜,盖艮本名炜,作《序》时犹未更名也。艮与顾炎武等游,故文章颇有法度,而谨守古格,未能变化,其长短均在於是,惟《偃师纪事》、《内江纪事》诸篇,载明季流寇事颇为详备,足资参考云。

△《稽留山人集》·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祚明撰。祚明字允倩,钱塘人。《浙江通志》称其博学善属文,以贫佣书京师,殁於客邸。所著有诗二十卷,词一卷,古文尤富,其古文与词今皆未见。此编乃其诗集也,亦名《敝帚集》,自顺治乙未至康熙癸丑,凡十九年之作,编年排次。

△《止泉文集》·八卷(户部尚书王际华家藏本)

国朝朱泽澐撰。泽澐有《朱子圣学考略》,已著录。此集乃其子光进所编。凡诗一卷,语录一卷,书牍四卷,杂著二卷,大抵亦皆讲学之语。盖其生平,惟以崇奉朱子为事也。

△《性学吟》·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徐世沐撰。世沐有《易经惜阴录》,已著录。是编,以诗讲学,皆拈理语为题,如太极仁义之类,又时附夹注数语,如葛长庚《道德宝章》之式。

△《陋轩诗》·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嘉纪撰。嘉纪字野人,泰州人。泰州多以煮海为业,嘉纪独食贫吟咏,屏处东淘,自铭所居曰“陋轩”,因以名集。其诗颇为王士祯所称。后刊板散佚,此本乃其友人方千云裒集重刻者也。其诗风骨颇遒,运思亦复劖刻,而生於明季,遭逢荒乱,不免多怨咽之音。

△《欣然堂集》·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陶孚尹撰。孚尹字诞仙,江阴人,官桐城县训导。是集诗六卷,诗馀附焉,文四卷。王士祯、尤侗为之序,皆深相推挹,实则无好无恶之作也。

△《定峰乐府》·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沙张白撰。张白原名一卿,号定峰,江阴人。是集皆所作乐府,或用古题,或自制新题,曹禾为之评点。第五卷中有为王熙作《青箱堂颂》,为魏裔介作《修竹颂》,禾《跋》其后曰:“或问《青箱堂》、《修竹》二颂,何以俱人乐府,予曰:子不见郭茂倩全书乎?宋泰始歌舞曲词,其中《皇华颂》、《圣祖颂》、《天符颂》、《明德颂》、《帝图颂》皆颂也,颂何可不入乐府哉?不独颂也,自六朝至唐,凡古七言律诗、绝句、排律,无不入乐府者。俱取其声律格调,非可执一论也”云云。案禾此说,似乎博洽,而实未详考。如从其始而论,则颂居四诗之一,是为乐府之原本,又何必牵引宋舞曲词,以相附会?如核其派别而论,则律逐调移,词随律变,郊祀、燕享,有殊於鼓吹,平调清商,有殊於吴声,以至舞曲、琴操,体例各殊,郭茂倩书可以覆按,如必混而一之,总归诸乐府?则合而并之,正可总谓之诗,又何乐府之云乎?至谓五、七言律诗、绝句、排律,无不入乐府者,其说又知一而不知二。禾所谓五、七言律者,非沈佺期《古意》,姚崇《享龙池乐章》之类乎?所谓排律者,非薛道衡《昔昔盐》、杨巨源《万寿无疆》词之类乎?汉、魏至唐,自朝庙乐章以外,大抵采诗入乐者多,倚声制词者少,其诗人拟作亦缘题取意者多,按谱填腔者少,故《竹枝词》、《杨柳枝》、《罗唝曲》之属,其倚声制词,按谱填腔者也。王维《送元二使安西诗》,谱为《阳关曲》,此采诗入乐者也。《蜀道难》即赋“蜀道”,《巫山高》即赋“巫山”,此缘题取意者也。当其入乐,与诗绝不相关。且有割取诗末四句,如李峤《汾阴行》,割取诗前四句,如高適《哭单父梁二少府》诗者。当其作诗,与乐亦绝不相关。甚有以古题衍为七言律诗,如胡曾之《关山月》者。又甚至每句衍为一首,如赵嘏之《昔昔盐》者。其间,连篇大曲入破,多用五言绝句,而谓“五言绝句为入破”,则不可;遣队多用七言绝句,而谓“七言绝句为遣队”,则不可。张白既不知诗乐之分,禾又徒见乐府之用律诗,遂执律诗以为乐府,均失之矣。

△《葭里集》·六卷、《葭里二集》·六卷、《葭里三集》·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周鐈撰。鐈字若柯,南和人,顺治中诸生。屡试不售,弃举业,专力为诗。与广平申涵光游,故所作不失矩度,然才地颇弱,仅涉唐人之藩篱,魏裔介《序》是集,称其诗温润清脱,在唐人中项斯、马戴可以伯仲,盖举其近似耳。

△《突星阁诗钞》·十五卷(检讨萧芝家藏本)

国朝王戩撰。戩字孟穀,汉阳人。新城王士祯最称其《池阳山行》长句,以为突过欧阳修《庐山高》,盖士祯於欧诗不喜《庐山高》,是以见有长句崛奇者,即谓能过之,其实未能也。是集前有士祯《序》云:出前后诗属予论序,而戩《自跋》云,排缵续集,合前集共十卷。其侄楠《跋》云,前五卷阮亭付梓,后九卷朱恺仲、董养斋所镌,末一卷,则许谦次诸人所刻。盖此本合前后诸刻汇辑成编也。

△《吴季野遗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坰撰。坰字季野,宣城人。王士祯《居易录》云:吴坰文学、战国、短长,及管、韩、荀卿子,作《准言》以拟《权书》;其《正学》、《观时》、《敛祸》诸篇,可自作一子。今观其文,大抵摹拟周、秦,得其形似。士祯所云,犹明人标榜之馀习也。

△《杏村诗集》·七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谢重辉撰。重辉字千仞,号方山,德州人。大学士升之子,以荫授中书舍人,官至刑部郎中。王士祯尝选刻十子诗,重辉其一也。

△《萧亭诗选》·六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实居撰,王士祯所评选也。实居字宾公,号萧亭,邹平人。士祯《序》,称其古今诗盈千首,乐府古选尤有神解,为择其最者三百馀篇,为此集云。

△《后圃编年稿》·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嶟瑞撰。嶟瑞字苍存,盱眙人。王士祯尝称其纵横有奇气,今观其诗,士祯之说不谬,而过求磊落,转近粗豪,则陶冶之功未至也。

△《荆树居文略》·十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懋绪撰。懋绪字汝时,号正所,江陵人。是编乃其门人杨士琼所编。凡语录五卷,诗文五卷。懋绪与赵御众、漆士昌为友。御众,孙奇逢弟子也,故耳目濡染,其语录亦宗姚江之学,然不为明季门户之见,以奇逢亦不立门户故也。至於文格朴拙,诗多说理之作,则讲学家之旧派,不自懋绪始矣。

△《冠豸山堂文集》·三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童能灵撰。能灵有《周易剩义》,已著录。是编刻本一卷,为:中天、河洛、五伦说;抄本二卷,皆论学之文。然刻本题曰卷一,必尚有他卷,非完书也。其论“河图”之中数三五,配“大学”之三纲领,外八数配八条目,一二三四为明明德之条目,六七八九为新民之条目,未免牵合。至於辨六十四卦,与大衍相合之数,又以九卦即序卦之馀蕴,序卦为气,九卦为朔,亦苦心研索之学。然大抵附会於术数,朱子所谓“易外别传”者也。

△《谷水集》·二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胡夏客撰。夏客字宣子,海盐人。顺治中诸生,明兵部职方司郎中震亨子也。是集凡诗二十卷,文二卷,康熙中,其同邑陈光縡为之《序》并《传》,又为之《笺》。震亨家富藏书,其撰《唐音统签》,夏客实与有力。泛滥古人,耳目既阔,故负其才调,颇以气骨自高,而粗豪之失,亦由於此。

△《丁野鹤诗钞》·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丁耀亢撰。耀亢字西生,号野鹤,诸城人。顺治中由贡生,官至惠安县知县。是集凡分五种,曰《椒邱集》二卷,起甲午终戊戌,官容城教谕时所作;曰《陆舫诗草》五卷,起戊子终癸巳,皆其入都以后所作;曰《江干草》一卷,起己亥终庚子;曰《归山草》一卷,起壬寅终丙午;曰《听山亭草》一卷,起丁未止己酉。自《陆舫诗草》以前,耀亢所自刻。《江干草》以下,皆其子慎行所续刻也。耀亢少负隽才,中更变乱,栖迟羁旅,时多激楚之音。自入都以后,交游渐广,声气日盛,而性情之故亦日薄。王士祯《池北偶谈》,载其《陶令儿郎诸葛妻》一律,谓野鹤晚游京师,与王文安诸公倡和,其诗亢厉,无此风致,盖亦有所不满矣。

△《吾好遗稿》·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章静宜撰。静宜字湘御,吴县人,顺治中诸生。此本凡诗三百馀首,列近体於前,而次古体於后。卷首具标姓字里贯,如小传式,疑即从选本中析出者也。静宜尝从学於宋实颖,又与吴伟业酬赠,故歌行清丽激楚,颇近《梅村集》门径,特才华未为富赡,故边幅太狭,终不能与之抗行耳。

△《莱山堂集》·八卷、《遗稿》·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章金牧撰。金牧字云李,归安人,由监生官柏乡县知县。其时文纵横博丽,虽不中规矩,而勃勃有奇气。在当时其名甚噪,日久论定,究不免有伪体之讥。至今谈制艺者,举为厉禁。计其诗格,亦当在卢仝、李贺之间。而是集所载,了不异人。其殆才有偏长欤。

△《杲堂文钞》·六卷、《诗钞》·七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邺嗣撰。邺嗣字杲堂,鄞县人,顺治中诸生。其文钞,馀姚黄宗羲所定;诗钞,其同里徐凤垣所定也。邺嗣《自序》称,得黄梨洲而后敢为文,得梁中狄而后敢为诗。宗羲《序》称其皆胸中流出,无比拟皮毛之习。盖破除王、李、锺、谭之窠臼,而毅然自为者也。

△《孔天徵文集》·(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孔尚典撰。尚典字天徵,号汶林,江西新城人。顺治中岁贡生,《新城县志》载,尚典有文集数卷,乃其师魏禧所评定。今此本只二册,诗文杂编,又附以他人之诗,殆编次未成之稿欤。

△《怀葛堂文集》·十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梁份撰。份字质人,南丰人。尝学於宁都魏禧,得其文律。是集前十四卷为杂文,末一卷为诗十二首,《漫游杂录》十一条。

△《草亭文集》·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彭任撰。任字逊仕,号中叔,宁都人。同邑魏禧尝集同志九人,讲学於“易堂”,任其一也。是集前有《行略》一篇,称所著有《草堂诗文集》二卷。此一卷,其文集也。大致与魏禧同派,而质胜於文,词多於意,未能与禧抗行。其辨朱、陆异同,谓学者之病不在於辩之不晰,而在於行之不笃,持论颇平。至尊信丰坊伪《诗传》,则失考矣。

△《孔锺英集》·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孔毓琼撰。毓琼字锺英,江西新城人。尝学於魏礼。礼为是集《序》,称其学古於世所不学之日,其文颇有健气,而意言并尽,殆由蕴酿未深欤。

△《孔惟叙集》·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孔毓功撰。毓功字惟叙,江西新城人,亦受学於魏礼。是集皆所作杂文,以年为次,不分体类,目录前有自记,歉歉然自以为未信,而欲待他年之删改,亦可谓笃志斯事者。虽骨格未坚,其规模固有自矣。

△《江泠阁诗集》·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冷士嵋撰。士嵋字又湄,丹徒人,居傍大江,其读书之阁曰“江泠”,故以名集。其诗刻意学杜,多为激壮之音,晚年节饔餮之费,自梓是集。凡古今体诗十二卷,首载《琴操古乐府》一卷,末附《诗馀》一卷。

△《江泠阁文集》·四卷、《续集》·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冷士嵋撰。其文词意条达,颇为博辨,而亦失之好尽,朱子所谓少先辈淳实气象者也。其《与张錬菴论春王正月书》及《答或人》一书,均为平生得意之笔。然其说似辨而不确,所引“秦以亥为岁首,汉因之,而史书‘始建国曰元年冬十月’。后世之文既不可以证经,即所引《伊训》、《元祀》。十有二月亦不知其为《古文尚书》,盖明知周正之必不可移,而又必欲申夏时之说,於是谓书春以敬天,春为夏之春;书王正月以尊王,月为周之月。”仍胡安国之绪论而已矣。

△《怀舫集》·三十六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魏荔彤撰。荔彤有《大易通解》,已著录。是集凡诗十二卷,又续集诗九卷,别集诗六卷,《偶遂草》两卷,《纪恩诗》一卷,《外杂著》三卷,《怀舫词》一卷,《杂曲》一卷,《弹词》一卷,末附《自述》一篇,盖仿扬雄之体。然所云手注《九古经》,望道窥一贯,发微言,明大义,不落前儒窠臼云云。自负亦颇不浅矣。

△《秋水集》·十六卷(御史戈岱家藏本)

国朝冯如京撰。如京字紫乙,代州人,顺治中由拔贡生,历官至广东左布政使。是集凡诗八卷,文四卷,宫词一卷,《粤槎日记》一卷,《北征纪略》二卷,其诗颇清利,尤工於五言;文亦平正,惟骈体不为擅长。诗文皆有批评,为其宗人士标所点定,《粤槎日记》者,乃自江南之广东任时,纪其行役所见;《北征纪略》,则自广入觐时作也。

△《偶然云集》·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汤之锜撰。之锜字世调,宜兴人。是集,冠以《约言》一卷。《江南通志》称其论学以“周子主静之说”为宗,仿高攀龙《复七规》、《春秋两会》即指是约也;文录二卷,《解易》、《春秋》独多,馀亦讲学之文。诗录三卷,仿《击壤集》体;语录二卷,大抵衍先儒绪论,《行录》、《行状》共一卷,则其门人所辑也。其《隐公论》,谓隐公仇君怼父,未免锻炼深文;《春王正月解》,谓始乎子者,十二月之序;始乎寅者,四时之序,惟商与秦建丑建亥,时与月皆不可首,亦未免勇於非古。解《大学》,以“明明德”为“格物”,又云“物者,可见可闻者也,至善者,不可见、不可闻者也”。然既不可见闻矣,又乌从而止之乎?至於假寐见先师孔子,拊其背而呼之。未卒之,先梦周公约其同行。又吴与弼《日录》之续矣。

△《皋轩文编》·一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光坡撰。光坡有《周礼述注》,已著录。是集凡文二十篇,皆发挥性理,阐明经义之作。其论学主程、朱;论礼主郑氏;论易则宗邵子,而兼取扬雄《太元》,以为僣《经》虽有罪,而存《易》则有功。然必以《太极》、《先天》二图,为不出自陈抟,则未免回护之见。晁以道作《李之才传》,序述源流,至为明白,同时之人,当非无据,非朱震一人之私言也。

△《澄江集》·(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陆次云撰。次云有《八纮译史》,已著录。是集皆古今体诗,盖其官江阴时所作,故以“澄江”为名。集中五古短篇及宫词之类,颇能自出新裁,而蹊迳不免於太狭。尤侗《序》,称次云尚有《玉山集》,附此以传,此本无之,殆偶佚欤。

△《北墅绪言》·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陆次云撰。是集,皆所作杂文,而俳谐游戏之篇,居其大半。盖尤侗《西堂杂俎》之流,世所谓才子之文也。

△《恕斋偶存》·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方士颍撰。士颍字伯阳,淳安人,顺治末诸生。是集凡诗六卷,赋一卷,末附其子葇如《衔恤吟》一篇。士颍四子,叔子楘如,登康熙丙戌进士,以制艺名。葇如其季也,士颍没后,葇如手写遗稿刊行。毛奇龄、毛际可诸人为之《序》。其诗惟五言古体,颇有气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