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卷一百八十五 集部三十八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别集类存目十二

△《蔗尾诗集》·十五卷、《文集》·二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郑方坤撰。方坤有《经稗》,已著录。方坤天分既高,记诵尤广,故其诗下笔不休,有凌厉一切之意,尤力攻严羽《沧浪诗话》,诗不关学之非。然於涩字险韵,恒数十叠,虽间见层出,波澜不穷,要亦不免於炫博。此又以学富失之,所谓矫枉者必过直也。其诗凡分十五集,曰《删馀草》,曰《公车草》,曰《木石居草》,曰《公车后草》,曰《木石居后草》,曰《丁年小草》,曰《丛台稿》,曰《春明草》,曰《广川稿》,曰《酒市稿》,曰《一粟斋稿》,曰《瓶花斋稿》,曰《杞菊轩稿》,曰《诗话轩稿》,皆古今体诗;曰《青衫词》,则诗馀附录者也。文集二卷,亦大抵俪体居多,盖其根柢在六朝也。

△《树人堂诗》·七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帅念祖撰。念祖字宗德,号兰皋,奉新人。雍正癸卯进士,官至陕西布政使。缘事谪戍军台,殁於塞外。是集前有何焯《序》,称念祖塞上所作,有《多博吟》,今未见。此七卷则念祖官陕西时所自编也。念祖以时文鸣一时,务以幽渺之思,摆脱陈因,其诗亦清刻不俗;但平生精力尽於“八比”,徒以馀力为之,未能自成一队耳。

△《涵有堂诗文集》·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游绍安撰。绍安号心水,福清人。雍正癸卯进士,官至南安府知府。是集诗二卷、文二卷,绍安守南安几二十年,故诗文多南安所作,其文务为奇崛语,诗亦欲以生僻见长。

△《南陔堂诗集》·十二卷(编修徐天杜家藏本)

国朝徐以升撰。以升字阶五,号恕斋,德清人。雍正癸卯进士,官至广东按察使。是编为其孙天柱、天骥所刊。分年编次,曰《学步集》、《雪泥集》、《湘滩集》、《秋帆集》、《梦华集》、《忽至草》、《黄楼草》、《崛草》、《南还集》、《黔游草》、《烟江叠嶂集》、《闲闲集》,凡十二种。

△《王已山文集》·十卷、《别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步青撰。步青有《四书本义汇参》,已著录。金坛王氏以“八比”称於世者凡六人,所谓王氏六子是也。六子之中,汝骧及步青名尤著。汝骧文神思澹远,取径单微;步青则法律严谨,不失尺寸,在近时号为正宗。於古文则馀力及之,非所专门也。其集原名《竹里草堂遗稿》,乃步青殁后,其子士鼇所编,后宁化雷鋐督学江苏时,从士鼇取其稿本,重为删定,凡存九十馀篇,勒为十卷。用步青别号,改题今名。又别集四卷,皆其时文选本之序论,则士鼇裒辑编次,附刊以行。盖步青困诸生者二十馀年,至康熙甲午乃举於乡,往来公车又十年,至雍正癸卯始成进士。旋以病乞归,里居教授,惟以评选时文为事,平生精力,尽在於是,故讲论时文之语,至於积成卷帙,考论文之书,自挚虞《文章流别》后,凡数百家。其专论场屋程式者,则自元倪士毅《作义要诀》始自为一编。於例当入诗文评类,以其原附本集之末,故仍其旧焉。

△《江声草堂诗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金志章撰。志章字绘卣,仁和人。雍正癸卯举人,官至口北道。是编分七集:曰:《敝帚》、曰《梅东》、曰《始游》、曰《镜中》、曰《瞻云》、曰《谷云》、曰《渔浦归耕》;其诗五言古体多近苏轼,七言古体多近温庭筠,近体多近陆游、范成大。

△《谦斋诗稿》·二卷、《补遗》·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庭枢撰。庭枢字六芗,嘉善人。雍正癸卯副榜贡生,乾隆元年尝荐举博学鸿词,集中载有《午门谢颁月廪恭纪诗》,即其事也。是集亦皆其游京师时所作。

△《司业文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祖范撰。祖范有《经咫》,已著录。其为文不规规於摹古,而学有根柢,畅所欲言,亦自合古人法度。其中如《方孝孺死节论》、《读礼记述》、《史述》、《敛用丧服议》、《陈贞女合葬议》、《王罕皆文稿序》、《汪西京文稿序》、《王次山诗序》、《乐府解》,皆有可观。而如《记昌黎集后》,务为新论。别号“舍文”,忽作俳体;《松筠堂宴集诗序》,杂以俪词,又多收一切应俗之作;盖编录时务盈卷帙,一概登载,未免失於刊除。使简汰精华,十存三四,岂不翘然作者哉?

△《司业诗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祖范撰。前有《自序》,题乾隆壬申。而第四卷乃题自乙丑至甲戌诗,盖又有所续入,如古人“后集”、“别集”例也。其诗直抒胸臆,不烦绳削,於古人中去白居易为近,敖陶孙所谓事事言言皆著实者也。《自序》有曰:诗之作出於无心,则其情真;又必各有所为,则其义实。故一国之事,系一人之本,而匹夫匹妇之歌吟,可以察治忽也。其论洞悉本原,非明以来彫章刻句之流,所能见及。又云:后之诗人,既以诗自命,人亦以诗相属,於是外物为主,而诗役焉,诗为主而心役焉,於是无真性情,真比兴。然而情实弥隐,词采弥工,义理弥消,波澜弥富,而又格律以绳之,派别以严之,时代以区分之,回视诗教之本来,其然乎,其不然乎?其论亦切中流弊。刘勰所谓:古之诗人,为情而造文;今之诗人,为文而造情者。祖范所言,殆庶几焉。然文以载道,理不可移。而宋儒诸语录,言言诚敬,字字性天,卒不能兴韩、柳、欧、苏,争文坛尺寸之地,则文质相宜,亦必有道矣。观祖范之《序》,而其诗所长所短,盖可以想见也。

△《王艮斋集》·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峻撰。峻字次山,常熟人。雍正甲辰进士,官至江西道察院御史。是编凡诗十卷,文四卷。其《吴中先哲诸传》,则修《苏州府志》时所撰,亦并附之集中云。

△《锄经馀草》·十六卷(侍讲刘亨地家藏本)

国朝王文清撰。文清有《周礼会要》,已著录。此其所作诗集。前有《论诗法十条》,则其平生心得之语,而其门人录以冠集者也。

△《明史杂咏》·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严遂成撰。遂成字海珊,乌程人。雍正甲辰进士,官云南知州。咏史之作,起於班固,承其流者,唐胡曾、周昙皆用近体,明李东阳则用乐府体。遂成此编,赋明一代之事,古体、近体相间,故名曰《杂咏》。严震直一首,力辨史彬《致身录》之诬,虽子孙之词,实则公论。至于刘三吾一首,谓太祖欲立燕王,为三吾所阻,酿靖难之祸,不为无见。至“周公、成王本一家,事犹贤於王莽篡”句,则谬矣。姚广孝二首,盛推其功,比以萧何、李泌,且有“特地开科长取士,不知漏落几多人”句。王越、王骥、王琼三首,谓三人之交结宦侍,乃借其阴助以济国事,非为身家之计,比之郭子仪之俯仰鱼朝恩,持论皆有意抑扬,故翻定案。李梦阳一首,词多诋斥。并有《附记》曰:北地虽非西涯门人,然如王九思以仿“西涯”体中选。其馀诸子。多有亲承指授者,皆夺於北地之焰,改辕背之,犹之北地背之也。云云。夫文章公器,各自成家,原非为植党报恩之地,况梦阳与东阳本风马牛不相及,而忽坐以背东阳之罪,尤未免深文锻炼,踵明末门户之旧论矣。

△《绛跗阁诗稿》·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诸锦撰。锦有《毛诗说》,已著录。是编古今体诗分三十一集,自康熙甲申至乾隆壬午五十九年之作,共一千五百馀篇。

△《赐书堂诗选》·八卷(编修吴寿昌家藏本)

国朝周长发撰。长发字兰坡,别号石帆,会稽籍,山阴人。雍正甲辰进士,选庶吉士,散馆外补广昌县知县。又改乐清县教谕。乾隆丙辰召试博学鸿词,授检讨,官至侍讲学士,后降补侍讲。长发诗才敏捷,操笔即成,故富赡有馀,而亦微伤於快,平生所作,计逾万首,此集八卷,盖汰存十之一云。

△《小山全稿》·二十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国朝王时翔撰。时翔字皋谟,一字抱翼,号小山,镇洋人。雍正戊申,由诸生荐举,授晋江县知县,官至成都府知府。是集凡诗稿八卷,诗馀四卷,文稿八卷。诗稿分初、续、后三稿;诗馀分五集:曰《香涛》、曰《绀寒》、曰《青绡乐府》、曰《初禅绮语》、曰《旗亭梦呓》。

△《就正草》·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玺撰。玺号雷谿,进贤人,雍正乙酉拔贡。是编乃其文集,前题云《续刻就正草》,则必先有《初刻》,今未之见。前有吴士玉《序》,而卷中有《祭士玉文》,殆刻在《序》后耶。

△《松源集》·(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孙之騄撰。之騄所辑《尚书大传》,已著录。是集凡五种:其题曰《松源纪行》者,初取道富春赴庆元任作也;曰《龙泉舟中杂记》者,岁试至处州作也:曰《经说》者,告诸生五经源流纪也;曰《敦行录》者,与诸生立条约及经传杂训也。曰《杂文》者,其酬应之作也。集刻於雍正己酉、庚戌间,庆元,古松源地,故以为是集之总名焉。

△《春及堂诗集》·四十三卷(太常寺卿倪承宽家藏本)

国朝倪国琏撰。国琏有《康济录》,已著录。是集,乃乾隆壬辰其子承宽所刊。凡《竹立园集》一卷,《南隐山房小草》一卷,《橘山游草》二卷,《文杏馆集》一卷,《浮湍集》一卷,《枫花草》一卷,《松鳞书屋唱和诗》一卷,《庚子诗草》一卷,《剡东游草》一卷,《庐江游草》二卷,《西江游草》三卷,《南游草》二卷,《湖南吟稿》二卷,《燕云集》一卷,《竹窗集》三卷,《滇行集》八卷,《春闱诗》一卷,《星沙奉使集》二卷,《潞河吟》一卷,《庚申南行集》三卷,《嘉荫书屋集》三卷。皆国琏严自删汰,惟存其得意之作,故每卷多者不过四十馀首,少者或十馀首云。

△《四焉斋诗集》·六卷、附《梯仙阁馀课》·一卷、《拂珠楼偶钞》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一士撰。一士字谔庭,号济寰,上海人。雍正庚戌进士,官至兵科给事中。是编乃其诗集,《石仓世》纂之第四种也。附载《梯仙阁馀课》,为一士继室陆氏凤池作,刻於康熙壬辰;又《拂珠楼偶钞》,一士之女锡珪所作,刻於雍正甲寅。

△《四焉斋文集》·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一士撰。《石仓世纂之》第五种也。与其诗集同刻於乾隆庚午。其论文之旨,谓古人之所以称古者,乃意义之古,非词句之古。有明潜溪、遵岩、荆川、震川,其文词之近时者甚多,不以此损其古意;于麟、元美,字句之古,几於无一不肖,而终与古远。观其持论,可以见其宗旨矣。

△《寒香草堂集》·四卷(检讨萧芝家藏本)

国朝刘元燮撰。元燮字孟调,湘潭人。雍正庚戌进士,官至山西道御史,缘事降广西布政司经历。所著有《耨学斋稿》、《梅垞吟》,篇什颇多。是编古今体诗仅二百馀首,乃其晚年所自订也。

△《金管集》·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顾成天撰。成天有《离骚解》,已著录。其所作诗,凡二千馀首,尝以质於蔡嵩,嵩为摘其中有关世教者八十三首,钞为此集,题曰《金管》,用梁元帝事也。

△《花语山房诗文小钞》·一卷、附《三重赋》·一卷、《燕京赋》·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顾成天撰。是集乃雍正庚戌、辛亥二年,成天侍直内廷时所作。“花语山房”即苑外直庐名也。凡诗六十八首,文二十三首,以岁月先后杂编,不分体裁。又《三重赋》一卷,成天为诸生时,恭逢圣祖南巡所献,《燕京赋》一卷并自注,则雍正癸卯,成天赴京会试时作也。

△《桑弢甫集》·八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桑调元撰。调元有《论语说》,已著录。是集,诗十四卷,续集二十卷,五岳诗二十卷,文三十卷。调元才锋踔厉,学问亦足以副之,故诗文纵横排奡,摆落蹊径,毅然自为一家。而恃其才学,不主故常,豪而失之怒张,博而失之蔓衍者,亦时有之。所作《镇海楼诗》至七言长律二百韵,古人无是格也,其所以长,即其所以短乎。

△《柯椽集》·一卷(侍讲刘亨地家藏本)

国朝周宣猷撰。宣猷字辰远,长沙人。雍正癸丑进士,官至浙江盐运通判。是集,凡杂文五十七篇,骈体及赋亦参错其间,前后亦无序跋,似乎未定之稿,其后人录之成帙也。末附陈兆仑所作《传》一篇,载宣猷所著尚有《史断》、《史记难字》、《南北史襭》、《眠云集》、《禾中杂韵》、《卷葹小草》诸编;集中又有《风铃馀韵自序》一篇,亦所作诗集,今惟《卷葹小草》及此集存,馀皆未见。

△《雪舫诗钞》·八卷(侍讲刘亨地家藏本)

国朝周宣猷撰。其诗自乾隆辛未迄丁丑,分年编次,前七卷名《卷葹小草》;后一卷则《南巡纪盛》、《皇太后万寿诗》各三十首。

△《柳渔诗钞》·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湄撰。湄字鹭洲,钱塘人。雍正癸丑进士,官至给事中。是编分《于野》、《鸡木》、《砖景》、《滇行》、《痴床海槎》、《岵怀》、《皖游》、《鹢风》、《罍耻》十集。湄与金志章、厉鹗等以诗相镞厉,故集中与诸人唱和为多。

△《秋水斋诗集》·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映斗撰。映斗字雪子,乌程人。雍正癸丑进士,官翰林院编修。是编凡十四集,首曰《或可存集》,次《江上集》,次《钓矶集》,次《云林集》,次《范湖集》,次《日下集》,次《水签集》,次《新馆集》,次《内舍集》,次《新馆后集》,次《旧雨集》,次《清秘集》,次《瀛台集》,次《使星集》。皆其子守约、守愚所编;前有汤右曾《序》,作於康熙乙未,盖其早年即为右曾所赏识也。

△《宁远堂诗集》·一卷(侍讲刘亨地家藏本)

国朝朱成点撰。成点字司衡,宁乡人。此集其所自编。《自序》有云:“迁徙流离,至庚子疾中,闭门却轨,始多作诗以自遣。”而集中又有《己酉下第诗》,盖老於诸生者也。

△《松桂读书堂集》·八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国朝姚培谦撰。培谦字平山,华亭人。喜刻“巾箱小本”,亦好事之士。所著有《春帆集》,刻於康熙庚子;《自知集》刻於雍正甲辰;《乐府及览古诗》,刻於乾隆己未。此本乃乾隆庚申裒合诸编,删为一集,培谦自为之《序》,其诸集《序》亦仍列之於卷端。

△《舒晓斋存稿》·三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溶撰。溶字涪远,郓城人,雍正中贡生。是集凡诗二卷,词、赋共一卷。皆未合古人尺度,盖乡曲无师之学也。

△《桐阴书屋集》·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崇勋撰。崇勋字彝存,号怡园,历城人。其诗沿新城末派,清脱有馀而深厚不足。

△《湖上草堂诗》·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崇道撰。崇道字带存,崇勋弟也。其诗如“寒烟依树澹,馀雪傍山明;樵声通涧底,人影上芦花。”颇有思致,然寥寥数篇,不成卷帙。

△《蚕桑乐府》·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沈炳震撰。炳震有《九经辨字渎蒙》,已著录。此乃其《增默斋诗集》之一种,自《护种》至《赛神》凡二十首,皆七言长句,盖欲以当蚕毕报赛之曲也。

△《无悔斋集》·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周京撰。京字西穆,一字少穆,钱塘人,雍正中诸生。是集为同里厉鹗所定。分年编次,附录全祖望所撰《墓志铭》,及同人《扫墓诗》。鹗《序》以高岑豪健比之。今观其诗,源出剑南,在一时诗社中,酒旗茗碗,拈韵分题,亦足倾倒流辈;若方驾古人,则又当别论矣。

△《实懒斋诗集》·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时泰撰。时泰字平山,号六可,嘉兴人,官桐城县知县。是集前有时泰自作《实懒先生传》,颇以旷达闲適自许。传末系以诗曰:“懒送穷愁懒顾身,懒趋权贵懒干人;懒寻枯句每经日,懒作报书恒几旬。幽赏懒殊辜景物,远游懒已绝风尘;懒眠懒起情如醉,十懒先生懒是真。”其诗格大抵似此也。

△《亦庐诗集》·二十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汤斯祚撰。斯祚字衎之,号亦庐,南丰人,雍正中以岁贡生官江西新昌县训导。是集以编年为次。其居家则有《超遥书堂草》、《茗柯山房草》;游楚则为《匡庐山草》,《沔阳草》;泊归而复出,则有《茗柯山房后草》,《崇真禅院草》,《沅湘草》;充贡以后,则有《北征》、《燕山》、《南辕》诸草;为学官以后,则为《宜丰草》、《俸满草》、《回任草》、《宜丰后草》。其诗笔力颇爽健,惟功候未深耳。

△《芝坛集》·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鹏翼撰。鹏翼有《芝坛史案》,已著录。其诗文皆以讲学为宗,体格多近於语录。

△《江湖闲吟》·八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道撰。道字直夫,漳浦人,官金山县知县。卷首有黄之隽《序》,称所著有《鹿皋文集》,有《京华稿》,今未见。此集题曰《江湖闲吟》,乃其罢官后,寓居朱泾所作。其版心则题曰《鹿皋诗集》,盖其集总名“鹿皋”,以诗文分集;而诗集之中此为一种也。据所自述,初学李梦阳,后乃变以王维、陆游,然先入者为主矣。

△《慎独轩文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青霞撰。青霞字啸林,襄城人,雍正中诸生。是集皆散体杂文,前有王心敬所作《小传》,称其酷爱司马迁、班固书,未尝释手。今集中有《小传》二卷,《史论》一卷,盖亦留心史学者也。

△《孱守斋遗稿》·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姚世钰撰。世钰字玉裁,号薏田,归安人。平生学问,以何焯为宗,故全祖望为其《墓铭》曰:“薏田之学,私淑义门,义门之徒,莫之或先。人亦有言,墨守太坚,薏田不信,御侮兀然。每逢异帜,互有争端,焦唇敝舌,各尊所闻。”纪其实也。祖望《志》又称:“马曰璐、马曰琯、张四科,收拾其遗文开雕。”又称所著为《莲花庄集》八卷。此本书名卷数,皆与《志》不合。末有张四教《跋》,称勒为诗文各二卷,则又无所阙佚,不知何故也。

△《蕴亭诗稿》·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金綎撰。綎字连城,先世居广东,綎移居於江南,遂为吴县人。是集为其子祖静所编。前有钱维城《序》,称其诗派出自岭南。少年至京师,《秋日游灵佑寺》,有“高云不碍静,晴日自知寒”,为新城王士祯所赏。又附载旧评数条,其一条云:才不富,却有气,如裴旻舞剑;非行阵之才,而亦能令吴道子长笔力。思不苦,却自深,如帝释天,人不能参扣,闻大迦叶语,亦一一入真法藏语;格欲正,却亦别,如《蜀汉》、《南唐》,称名甚正,论其立国,固是偏隅。亦颇得其似云。

△《翰村诗稿》·六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仲昰保撰。昰保字羹梅,号翰村,常熟人。是集前五卷为昰保所自编,皆题曰《行卷》。第一卷曰《辛集》。第二曰《壬集》。第三曰《癸集》,第四曰《甲集》,第五曰《后甲集》。案:唐时进士,以所业投贽当路,谓之“行卷”,见於《摭言》等书者颇详。昰保终老山林,而名所作为《行卷》,未喻其说。又文集以甲乙标目,始於《文选》诸赋,其两集分甲乙者,为李商隐《樊南集》;一集以甲乙分卷者,为陆龟蒙《笠泽丛书》。然皆以十干为次。是集独以辛壬、癸甲为次,亦莫明其故。第八卷题曰《遗集》,则乾隆癸亥昰保旅卒於博山,其友赵念所续编也。昰保初学诗於同里冯武,武,冯班从子也。故其诗格律色泽皆冯氏法。康熙辛丑,复北至益都,从赵执信受学。故其诗运意鑱刻,则纯用赵氏法云。

△《梧江杂咏》·一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国朝刘云峰撰。云峰字秋冶,南昌人。是编取梧州风景、古迹,为竹枝词四十五首,各附注其下,亦颇详悉,然皆因仍地志之旧文,无所考辨。

△《在亭丛稿》·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果撰。果字硕夫,长洲人,“在亭”其号也。是集凡杂文十二卷,后附《咏归亭诗钞》八卷。果之论文,谓弇州、北地,文古而患乎似;义乌、延陵,文真而患乎浅。欲救似与浅之病,惟在读书穷理,故所作颇有矩矱,而墨守太甚,亦未能变化也。

△《朴庭诗稿》·十卷(编修吴寿昌家藏本)

国朝吴爚文撰。爚文字璞存,一字朴庭,会稽籍,山阴人。雍正中国子监生,屡举不第。生平游历,一寄诸吟咏。前四卷其友人严遂成所选,后六卷则晚年所自订也。

△《孤石山房诗集》·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沈心撰。心字房仲,仁和人。雍正中诸生,早从查慎行游,其诗亦颇有查氏法。

△《抗言在昔集》·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沈冰壶撰。冰壶字心玉,山阴人。是编皆咏古七言绝句,而多考证文史,与他家咏古评论事迹得失者又别;其学识颇为拔俗,而有意示高,或流於诞。如《论帝魏帝蜀》一条,洞见宋人之症结。《论苏氏父子之文自相矛盾》一条,足关其口。《论续通鉴纲目》诸条,皆颇公允。《论岳飞女银瓶》一条,极有根据。羊祜、周恭帝二条,亦颇有推阐。至於以司马迁之“先黄老后六经”为是,以王充《论衡》欲藉诸子正经之误,为识在董仲舒上。以庄子、荀子为两大儒,以老子配《论语》,庄子配《易》,管子配《书》,《离骚》配《诗》,荀子配《礼》,《史记》配《春秋》,续为沈氏六经。谓《管子·地员篇》、班固《地理志》,伯仲《禹贡》,而《周礼·职方》有愧色,皆未免有意骇俗,不为定论。其论《剑侠传》之誖,似矣;不知《剑侠传》本无是书,乃明人抄《太平广记》二卷为之。其论《亢仓子》为影撰,似矣;不知为王士元所补。士元作《孟浩然集序》,自言其始末最明,颇为失考。又如国朝诗人,自王士祯、朱彝尊、田雯、梁佩兰、宋琬诸人,无一不肆诋排;国朝文人,自黄宗羲、毛奇龄、汪琬、姜宸英、王源、方苞诸人,无一不遭指摘;或加以丑詈,至谓其不堪供唾。且谓此外寥寥,自郐无讥。其意欲於百馀年中,以第一人自命,尤放诞矣。

△《二须堂集》·二卷(户部尚书王际华家藏本)

国朝丁咏淇撰。咏淇字瞻武,号菉滨居士,钱塘人。是集为咏淇所自编。“二须”者,取诸葛亮“学须静,才须学”语也。上卷书十二首,《序》十九首,下卷《记》二首,《传》六首,论二首,《辨》一首,《说》四首,《题跋》五首,《书事》二首,《家训》十八则。其中《知希子传》,未闻其人,意为自寓之词欤?文虽不甚入古格,而颇以扶持名教为主。集中别有《仰编序》,盖其笔记;又有《菉滨诗钞序》,为其诗集。今皆未见。

△《双树轩诗钞》·一卷(编修李中简家刊本)

国朝僧湛性撰。湛性一名湛汛,字药根,又曰药菴。本丹徒徐氏子,居扬州之“祇园菴”,故其诗卷亦自署为“江都”。初自刻所作为《药菴集》,殁后其版散佚。此本乃乾隆壬辰所重刊也。其诗宗法王士祯,惟沿溯於士祯《唐诗十选》之中。故结体修洁,时有隽语。如所谓“春风拂禅衣,流莺啼树杪;二月青满林,百花开已早”者,亦颇近自然,然骨力未坚,兴象颇浅。十首以外,语意略同。盖聪明多而学问少,故流连光景,所就止於如斯耳。

△《香域内外集》·十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释敏膺撰。敏膺,苏州花山翠岩寺僧。是集,乃其弟子圣药等所编。《外集》诗文凡七卷,《内集》五卷,皆语录、偈语,盖释家以释为内学,儒为外学耳。

△《敲空遗响》·十二卷(内府藏本)

国朝僧如乾撰。如乾字憨休,四川人,尝主陕西兴善、燉煌等寺。是集凡杂文八卷,诗四卷。

△《餐秀集》·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千人撰。千人字证孙,馀姚人。宗羲之孙,百家之子也。官泰安县丞。是集,为其同官觉罗·普尔泰所刊。前有普尔泰《序》,又有颜懋价《序》,引严羽、王士祯之说,訾謷馆阁之士,以抒其愤。懋价字介子,曲阜人,以贡生官肥乡教谕,老而不第,故其词如是云。

△《梯青集》·(无卷数,检讨萧芝家藏本)

国朝项大德撰。大德字立上,汉阳人。刲股疗母,不愈,以哀毁卒。是集,凡赋二十七首,词四十一首,吐属颇韶秀,而得年仅二十有六,功候未深,故骨格未能成就焉。

△《月湖賸稿》·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樑撰。樑有《读画录》,已著录。是集,仅文二十四首,又多小品,盖犹明季山人之遗风。抄本题曰《月河賸稿》。考集内所居丙舍地名皆作“月湖”,樑别有《读画录》,亦载张庚为作《月湖图》,则卷首“月河”字,抄本误也。

△《梦村集》·二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朱纬撰。纬字义俶,历城人。由岁贡生官邱县训导。是集有《七十自寿诗》。又有《次儿生日诗》,作於七十四岁时。盖其晚年所自编。诗颇清浅,而时有脱洒之致。

△《后海书堂遗文》·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孝咏撰。孝咏有《岭西杂录》,已著录。是集,上卷为杂文,下卷皆金石题跋。文颇质实,而少觉其朴。惟题跋则品题不苟,可取者多。

△《薇香集》·一卷、《燕香集》·二卷、《燕香二集》·二卷(内阁中书方维甸家藏本)

国朝方观承撰。观承字遐穀,号问亭,又号宜田,桐城人。由监生荐授中书舍人,官至直隶总督,谥恪敏。观承遭遇圣朝,备蒙恩眷,封疆宣力,积有勤劳;而性嗜诗篇,政务之馀,不废吟咏。旧所著有《东园剩稿》、《入塞诗》、《怀南草》、《竖步吟》、《叩舷吟》、《宜田汇稿》、《看蚕词》、《松漠草》,共八种,皆编入《述本堂诗集》中,已别著录。是编三集。则其为直隶总督时所作,其子维甸编录,别行者也。

△《晚晴楼诗草》·二卷(大理寺卿陆锡熊家藏本)

国朝曹锡淑撰。锡淑字采荇,上海人。兵科给事中一士之女,適同里举人陆正笏。一士有《四焉斋诗集》,其妻陆凤池亦有《梯仙阁馀课》。锡淑承其家学,具有轨范,大致以性情深至为主,不规规於俪偶声律之间云。

△《蓝户部集》·二十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蓝千秋撰。千秋字长青,宜黄人。以荐授国子监学正,官至盛京户部员外郎。是集刻於乾隆丙寅,凡诗四卷,文二十二卷。

△《丰川全集》·二十八卷(内府藏本)

国朝王心敬撰。心敬有《丰川易说》,已著录。此集乃所作语录及杂著,大抵讲学者居多,乃康熙丙申湖广总督额伦特所刊,额伦特即尝以隐逸荐心敬者也。

△《丰川续集》·三十四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心敬撰。据其子勍《凡例》称,心敬康熙丙申刻有正、续集二十八卷。是已有正、续两集矣。又称自丙申至乾隆戊午,与当代大人君子相酬答,及与门人子弟讲说论辨者,视前刻倍多,今裒成三十四卷。是此本又出《续集》后矣。然其二十八卷之本,实不分《正集》、《续集》之目,未喻何说,故此本仍刊版之名,以《丰川续集》著录焉。

△《绿筠轩诗》·四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张元撰。元字殿传,淄川人。雍正丙午举人,官鱼台县教谕。元为“昆仑山人”笃庆从子,故诗法本王士祯之论,以神韵为宗;晚乃渐归朴老,而终未忘其故辙。是集凡七百馀首,其孙庭寀所刻也。

△《质园诗集》·三十二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商盘撰。盘号苍雨,又号宝意,会稽人。雍正庚戌进士,官翰林院编修,以养亲乞外补,改授同知,终於元江府知府。盘与钱塘厉鹗名价相埒,才情富赡,生平篇什甚多,此集乃删汰之馀,尚三千首云。

△《竹香诗集》·四卷(大理寺卿陆锡熊家藏本)

国朝席鏊撰。鏊字景溪,常熟人。雍正己酉举人,官内阁中书。鏊为吴伟业外孙,於诗法颇有端绪。此集凡诗三百馀首,乃其友杭世骏所删存也。

△《冰壑诗钞》·六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朱令昭撰。令昭字次公,历城人。少与淄川张元,胶州高凤翰等结“柳庄诗社”,绘画篆刻,皆能留意;其诗与凤翰相伯仲,而少逊其雄杰。

△《鹅浦集》·六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朱怀朴撰。怀朴字素存,历城人,其诗格近宋人,而时有风致。

△《菱溪遗草》·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蒋麟昌撰。麟昌字静存,阳湖人。乾隆己未进士,官翰林院编修。年仅二十有二而殁,遗诗数十篇,其父原任仓场侍郎炳为刻而传之。

△《松泉诗集》·六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江昱撰。昱有《尚书私学》,已著录。其平生喜为韵语,与编修程梦星等相唱和,游迹多在衡湘间,是集即刻於湖南者也。

△《闺房集》·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陈珮撰。珮字怀玉,天长人,江都诸生江昱之妻。是集仅诗四十首,长短句十首,附以《传》、《诔》及昱所作《墓碣》。

△《白云诗集》·七卷、《别集》·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卢存心撰。存心原名琨,字玉严,别字敬甫,钱塘人。恩贡生,乾隆元年尝荐举博学鸿词。是集首以《文庙从祀弟子赞》八十首,殿以《咏梅七言律诗》八十五首,前有桑调元《序》,称为总角交,其才气亦调元之亚也。

△《万青楼诗文残编》·一卷(国子监助教张羲家藏本)

国朝邵昂霄撰。昂霄有《万青楼图编》,已著录。所著诗文名《万青楼稿》,身后散佚;是编为其从子是柟所手录,仅存文数篇,诗数首而已。

△《随园诗集》·十卷、《附录》·一卷(御史戈源家藏本)

国朝边连宝撰。连宝字赵珍,今刊本作“肇畛”,乃戏以同音书之。如申涵光本字符孟,而每书“凫盟”,非其本字也。任邱人,雍正乙卯拔贡生,乾隆丙辰荐举博学鸿词,辛未又荐举经学。是集前有乾隆丁丑戈涛《序》,而第四卷以下题曰《病馀草》者,乃皆戊寅以后诗,盖续编而仍冠以原序也。附录一卷,曰《禅家公案颂》,则其晚耽禅悦,读《指月录》所作云。

△《隐拙斋集》·五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沈廷芳撰。廷芳有《十三经注疏正字》,已著录。是集为廷芳所自编。凡诗赋三十二卷,散体文十八卷,其诗学出於查慎行,古文之学出於方苞,故所作虽无钜丽之观,而皆有法度。

△《东山草堂集》·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潘安礼撰。安礼字立夫,南城人。乾隆丙辰召试博学鸿词,官翰林院编修。是编皆其官京师时所作律、赋,凡三十九首,其门人为注而刻之。

△《黄静山集》·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永年撰。永年字静山,江西广昌人。乾隆丙辰进士,官至常州府知府。是集,前有雷鋐所作《墓志铭》,称所著有《希贤编》、《春秋四传异同辨》、《崧甫文类》、《南庄类稿》、《白云诗钞》、《静子日录》。此本仅《南庄类编稿》八卷,《白云诗钞》二卷,《奉使集》一卷,《静子日录》一卷,而他集不见。其《春秋四传异同辨》,今在《南庄类稿》第二卷中,亦不别为书,未喻其故。又一别本仅有《南庄类稿》、《奉使集》、《静子日录》三种,疑其随刻随印,皆非完本云。

△《山阴集》·一卷、《归田遗草》·一卷(编修郑际唐家藏本)

国朝林其茂撰。其茂字培根,侯官人。乾隆丙辰进士,官山阴知县。此二集:一为官山阴时作,一为罢官后作。其茂没后,其妇弟郑天锦所编,冠以鲁曾煜所作《家传》。又有沈廷芳《序》,惜其遘疾早世,未克竟其所长,盖其茂没时,年仅三十九有云。

△《史复斋文集》·四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史调撰。调字匀五,号后斋,晚号“云台山人”,华阴人。乾隆丙辰进士,官仙游县知县。是集一卷为其官仙游时,禀、谕及荒、政、义仓等略;二卷为序、跋、书、论;三卷为《横渠书院规谕》及《谕子书》,而以《仙游所定求士三则》冠焉;四卷为《语录》及《功过式》并以崔纪所作《志铭》附於其后。

△《瑜斋诗草》·一卷(庶吉士卢遂家藏本)

国朝郭赵璧撰。赵璧字名瑾,侯官人,乾隆丙辰举人。是集乃赵璧殁后,其子文焕所编;后其子文海又搜求佚稿附益之,凡古今体诗一百十一首。盖赵璧喜吟咏,而不自收拾,故散失之馀,所存仅此云。

△《卓山诗集》·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帅家相撰。家相字伯子,奉新人。乾隆丁巳进士,官至浔州府知府。是集又名《三十乘书楼集》,中多改窜之处,盖犹其自订之原本也。

△《瓠息斋前集》·二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凌树屏撰。树屏字保厘,乌程人。乾隆己未进士,官凤县知县,调咸阳,后改补嘉兴府教授。是集赋一卷,诗二十三卷,分十二集,大抵才情奔放之作。

△《问羲轩诗钞》·二卷、《賸草》·一卷(国子监助教张羲年家藏本)

国朝庄纶渭撰。纶渭字对樵,号苇塘,武进人。乾隆壬戌进士,官定海县知县。是集为纶渭所手定,其子世骏校刊。《賸草》乃其在定海时,所著杂文及案牍,已载入《定海续志》,又别录成帙,附於诗集之后焉。

△《咏史六言》·一卷(侍讲刘亨地家藏本)

国朝周宣武撰。宣武字燮轩,长沙人,乾隆壬戌进士。是编杂采史事,以六言绝句评论之,或一首咏一事,或一首连类两三事,不分门目,亦不叙时代后先,每首之末,各附论一篇,六言一体,古今作者颇少,诗家偶一为之,避其难也。宣武独衍至百首以外,意欲间道出奇,然终不能见长也。

△《月坡诗集》·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郭植撰。植有经史问,已著录,是集分四编:一曰《雪竹草堂集》,一曰《北游集》,一曰《台江草》,一曰《温陵草》,以集中编年考之,迄於辛酉,盖其乡试中式之后所刊也。

△《玉芝堂集》·九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邵齐焘撰。齐焘字荀慈,昭文人。乾隆壬戌进士,官翰林院编修。是集凡诗三卷,文六卷,乃其晚年所自定。诗文皆不分体,大抵骈偶之作为多,为四六之文者,陈维崧一派,以博丽为宗,其弊也肤廓;吴绮一派,以秀润为宗,其弊也甜熟;章藻功一派,以工切细巧为宗,其弊也刻镂纤小。齐焘欲矫三家之失,故所作以气格排奡,色泽斑驳为宗,以自拔於蹊径,而斧痕则尚未浑化也。

△《懒真初集诗选》·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用天撰。用天字用六,号诚庵,娄县人。是集刻於乾隆甲子,有用天《自序》。其诗气体匀整,而捶字往往未坚,句法亦多沿袭,如《板桥吟》中“红归水上桃花簇,青入烟中柳叶齐”,则直点窜杜甫句矣。

△《燕川集》·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范泰恒撰。泰恒字无厓,河内人。乾隆乙丑进士,改庶吉士,外补崇义县知县。此集皆其所为古文;后附其祖父《墓表》、祖母《寿序》,皆他人作,而末又缀以泰恒代文六篇。编次不伦,疑《墓表》、《寿序》即泰恒自作,嫁名於人,后仍收之集中耳。然究非体例也。

△《敝帚集》·二卷、附《芦中集》·一卷(国子监助教张羲年家藏本)

国朝赵秉忠撰。秉忠字景光,号秋墅,兴化人,乾隆乙丑进士,改庶吉士,未散馆而卒。是集皆古今体诗,末附《芦中集》,乃哭其子春祈而作也。

△《凝斋遗集》·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道撰。道字绍洙,号凝斋,江西新城人,乾隆戊辰进士。是集为其子守诚等所刊,凡文六卷,诗二卷,中颇多讲学之作。

△《柘坡居士集》·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万光泰撰。光泰字循初,秀水人,乾隆庚午举人。是集其所自定,卷一曰《南邨草堂集》,卷二曰《栾于集》,卷三、卷四曰《闻鱼阁集》,卷五曰《北郭草堂集》,卷六、卷七曰《江船集》,卷八曰《闻鱼阁续集》,卷九曰《觚屋集》,卷十曰《江船续集》,卷十一曰《五上春司集》,卷十二曰《青乳轩集》。前有汪孟鋗《序》,称循初计偕北上,以病卒。方病中,薈自定诗十二卷,一缄寄余,有可存则付令子存之;不者毁之之说。又称刻既成,取循初别字,题曰《柘坡居士集》。其古文、诗馀极夥,闻手自毁去外,杂著十六种,则皆其自定缄寄者,俟他日续刻,云云。盖光泰才思富赡,篇什颇多,后乃悔其少作,所存止此也。

△《浩波遗集》·三卷(庶吉士梁上国家藏本)

国朝郑际熙撰。际熙字大纯,侯官人。乾隆丙子举人,年三十六而卒。是集为其弟际唐等所刊,凡诗二卷,文一卷。文中有《杜律篇法序》一篇,称能诗者,未尝先言法,而自中法,且神而明之,变化以自成其法;未有案一定之科条而谱之,舍其性情才力,俯首以从法也。其论亦足破拘挛之说,其书则未之见也。

△《观光集》·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蔡以封撰。以封字桐川,嘉善人,由优贡生官桐乡训导。是集凡古今体诗八十五首,拟乐府四十六首,皆其监敷文书院,恭逢圣驾南巡,率诸生迎驾时所赋也。

△《绿杉野屋集》·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以泰撰。以泰字陶尊,德清人。国子监生,乾隆二十二年官阳曲县知县。其诗皆早年之作,故骨格未就,而时有隽句,如《咏鹰翎扇》,“附人终在手,断翮尚生风”一联,亦颇工点染也。

△《强恕斋文钞》·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庚撰。庚有《通鉴纲目释地纠缪》,已著录。庚少孤贫,卖画养母,以馀力为古文。是集,乃其七十三岁所自编。中《传》、《志》之文居十之七,多述忠孝节义之事。

△《冬心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金农撰。农字寿门,钱塘人,客於扬州。书画皆以奇逸自喜,诗亦如之。其名“冬心”者,取崔国辅“寂寥抱冬心”之语也。

△《产鹤亭诗集》·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庭栋撰。庭栋有《易准》,已著录。是集,凡分七稿,每稿各为《小序》,其书斋中有“产鹤亭”,因以名集。故集中咏鹤诗最多。其第二稿别题曰《魏塘纪胜》,第七稿亦别题曰《续魏塘纪胜》,盖嘉善旧隶嘉兴路,为魏塘镇,亦名武塘,明宣德五年始析为县。庭栋先咏其名迹为一百首,又续成五十首也。

△《西涧草堂集》·四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阎循观撰。循观有《尚书续记》,已著录。是编,其所著古文也。其文谨严,颇不苟作。循观殁后,其同学韩梦周为搜辑编次,《序》而刊之,仅五十七篇。

△《崌山人集》·八卷(礼部主事任大椿家藏本)

国朝汪舸撰。舸字可舟,婺源人,流寓扬州。性不谐物,偃蹇贫病以殁。是集为舸所自定,断自五十岁以后。乾隆庚寅,杭世骏为之《序》,并附录《世骏与沈沃田书》,盛称其《和丁隐君贝叶经歌》、《长春观老子像》绝句云。

△《睫巢集》·六卷、《后集》·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锴撰。锴有《尚史》,已著录。锴卜居盘山,优游泉石以终。故其诗意思萧散,挺然拔俗,大都有古松奇石之态,而刻意求高,务思摆脱,亦往往有劖削骨立,斧凿留痕;较王世贞所谓高叔嗣诗,如“空山鼓琴,沈思忽往,木叶尽脱,石气自青”者,则犹有一间之未达。盖可以著力之处,精思者得之;不容著力之处,精思者反失之也。第一卷皆拟古乐府,古人音节既不可得,乃诘屈其词,以意为之。题下所注,如《朱礴》下注曰:建鼓殷所作,栖翔鹭於上,或曰:鹭鼓精。此吴兢《解题本》说也。《临高台下》注曰:趋帝乡而会瑶台也,借寓游仙,已非原解。《雉子斑》下注曰:《关雎》之类。则纯非古题之意,又不知其寓意所在。卷中大抵类此,殊不可解也。

△《石闾诗》·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景元撰。景元号石闾,镶红旗汉军。生平作字,效晋;作诗,效汉,务欲自拔於流俗之上。是集,乃其手书拟古诗六十馀首,以贻雷鋐者。前有短札,亦其手书。鋐并钩摹笔迹刻之,纸版颇为精好。景元诗虽以汉为宗,而性既孤僻,思复刻峭,结习所近,乃在孟郊、贾岛之间。如米摹晋帖,矩度不失二王;而波勒钩剔,乃时时露其本法。於汉人不彫不琢之意,未能全似也。此本以篇页较少,不能成帙,旧附於李锴《睫巢集》以行,然二人同时倡和,名亦相齐,未可列诸附缀,故仍各著於录焉。

△《南阜山人诗集》·七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高凤翰撰。凤翰字西园,晚自号“南阜山人”,又曰归云老人,胶州人。尝以县丞署坝盐大使,患风痹,罢归卒。凤翰工於书画,笔墨脱洒,不主故常;风痹后右臂已废,乃以左臂挥洒,益疏野有天趣。间作诗歌,不甚研炼,往往颓唐自放,亦不甚局於绳尺;然天分绝高,兴之所至,亦时有清词丽句,故少时以诗谒王士祯,极称赏之。生平所作凡三千馀首,曰《击林集》,曰《湖海集》,曰《岫云集》,曰《鸿雪集》,曰《归云集》,曰《归云续集》,曰《青莲集》。晚年贫病,且死,自《跋》其后曰:“盲子顽孙,箧笥谁付?不知后来所作,尚复几许,亦不知得成卷与册否?尚有人拾取於蛛丝蠹腹之馀,以少得流传於人世否?露电茫茫,老病日笃,死且不知何时,而犹惓惓於此故纸窠中物。愚哉南阜,不直达人一笑矣。”其志亦可哀也。

△《拙斋集》·一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李远撰。远字君宏,益都人。是集皆五七言近体。吐属亦颇恬雅,其刊版字画,悉从《说文》,以小篆改隶,诡形怪态,则殊为好异。

△《密娱斋诗稿》·一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邓汝功撰。汝功字谦持,聊城人,乾隆乙未进士。传胪后即病归,未及释褐而卒。是集,乃其友桂林府同知李文藻所刊。文藻《序》,称其古体出於韩、苏,近体似钱、郎,皆非止境。盖其天分颇高,而得年不永,功候则尚未成就云。

△《放鹤村文集》·五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侗撰。侗字同人,一字石民,诸城人。是集,前有方迈所作《侗小传》,称其有孝行,多奇节,盖亦孤高之士。其文则欲摆脱町畦,乙乙冥冥,别标象外之趣;而反堕“公安”、“竟陵”派中。盖存一不落窠臼之意,即其窠臼矣。

△《东坪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胡庆豫撰。庆豫字雝求,号东坪,平湖人,岁贡生。是集卷一曰《南浦吟》,客江右时所作;卷二曰《昭阳小稿》,客邗江时所作;卷三曰《北征集》,赴京道中及寓京师时所作;卷四、卷五曰《西征草》,入关中及流寓西蜀时所作;卷六、卷七、卷八曰《桐轩集》,则里居所作也。其诗以雅淡为宗,而未能超诣。

△《六湖遗集》·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文瑞撰。文瑞字云表,“六湖”其号也,萧山人,官青州府同知。其诗凡分十八集,其私印曰“少陵私淑”,又曰“五言长城”,自命颇高。所作,则大抵以秀润为工也。

△《念西堂诗集》·八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令撰。令字仲锡,渭南人,由拔贡生官至广东按察使。是编分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八集。《自序》谓,皆適性自乐之言,盖沿波锺、谭,全非庆阳、武功以来,秦中旧格矣。

△《古雪堂文集》·十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令撰。是编,乃其所著杂文,词多蹇涩,似沿其乡文翔凤馀派。又好用释典,颇杂宗门语录,所作《诗话》,如纪陇西施妙玉在冥中代高素臣作诗,还魂遂为夫妇事。亦多类唐人说部也。

△《有兰书屋存稿》·四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国朝石球撰。球字鸣虞,嘉定人。其近体诗颇有风致,而骨格未坚,徐树绅《序》,称球自以生平踪迹,少所涉历,无瑰伟奇特之观,故亦罕沉博绝丽之作。可谓自知矣。

△《寒玉屏集》·二卷、《碎金集》·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闵南仲撰。南仲字湘人,号石渔,湖州人,其诗以新颖为宗,体格颇近金、元。

△《薪槱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许昌国撰。昌国字仔赓,原字一清,荆溪人,岁贡生。是书首《杂著》,次《论学》,次《论古》,次《课徒训儿》,各为一卷,大抵皆语录之类。《后集》一卷,则附录也。末有其子重炎所作《年谱》,按其事状,盖亦笃行好修之士,故集中讲学之语,多能切实近理,特不以著作见长耳。

△《璞堂文抄》·十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许重炎撰。重炎字少来,荆溪人。是集多讲学之文,而持论平允,无喧争门户之习,於忠孝节义,尤睠睠表章,亦非空谈性命,自号圣贤者流。文则纵横曼衍,惟意所如,不能一一入格也。

△《禹门集》·四卷(内府藏本)

国朝郭振遐撰。振遐字中洲,汾阳人,寄居扬州。诗颇率易,至以大禹、颜回自比,尤为狂纵矣。

△《汇书》·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凤九撰。凤九,仙游人。是集《自序》谓仿《笠泽丛书》之例,故以汇书名之。中多讲易之文,其说皆宗程、朱;诗则有《韵语录》也。

△《天门诗集》·六卷、《文集》·十六卷(内府藏本)

国朝吴盛藻撰。盛藻字观壮,和州人。由拔贡生官至广东按察司副使。其诗、文皆惟意所如,罄所欲言而止。

△《岁寒堂存稿》·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林璐撰。璐字鹿菴,钱塘人。是集,皆其所著杂文,仅数十篇,相其版式,盖陆续开雕,尚未编定成帙。其《安溪怀古序》,信建文出亡为真,殊为未考;所记颜允绍、郭少尹等事,皆足裨史之阙。特叙述稍冗,笔力稍弱耳。

△《天香阁诗集》·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唐之凤撰。之凤字武曾,乌程人。其诗多愁苦之音,拟古诸作,亦颇具体,然未能变化。末附《碎玉合编》二卷,一题唐云祯予霖著,一题唐德远深源著,盖之凤兄弟行也。

△《笑门诗集》·二十五卷(内府藏本)

国朝戚玾撰。玾字后升,泗州人,由优贡授知县。所作好为新语,“公安”、“竟陵”之流派也。

△《偶存草堂集》·六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林之茜撰。之茜字素园,杨梦琬《序》,称其产於鲁,客於楚,其自署曰“孝感”,盖寓籍也。其取法在中唐、南宋之间,而学力则未逮焉。

──右“别集类”一千五百六十八部,一万六千四百三十九卷内六十六部无卷数,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