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九十三 集部四十六

2016-09-08 19:53:40

○总集类存目三

△《今文选》·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孙鑛撰。鑛有《孙月峰评经》,已著录。是编裒录明人之文,所选自罗玘至李维桢,凡三十一人。并撮其姓氏、爵里於卷前。其前七卷称《今文选》,后五卷称《续选》。观其自序,盖以李梦阳为宗,故明初诸人皆不之及焉。

△《三忠集》·十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郭惟贤撰。惟贤,晋江人。万历甲戌进士,官至左副都御史,以忧归。起户部右侍郎,未上而卒。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惟贤官湖广巡抚时所编。前有万历甲午自序,谓屈原,秭归人;孔明,南阳人;岳忠武虽起家汤阴而封鄂王,苗裔迄今在武、黄间。均以楚称,故合为一编。於《离骚》取朱子注,编为七卷;於《武侯集》兼取将苑、心书及杂文,编为三卷;於《忠武集》则取《金陀粹编》中家集十卷,汰其大半,编为四卷,其大篇关一时兴亡得丧者,多不见采。於三贤事状文章俱无可证核。惟贤一代名臣,此编则未为精善。盖一时书帕本也。

△《文府滑稽》·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邹迪光编。迪光有《郁仪楼集》,已著录。是书选周、秦迄於唐、宋寓言俳谐之文,故以滑稽为名。而正言庄论,时亦采入,为例已自不纯。或录全篇,或摘数语,亦漫无体例。又虽分文部、说部二目,而配隶实无定轨。如庄子《齐物论》,以“齧缺问於王倪”一段入文部,“罔两问景”一段入说部,“瞿鹊子”一段复入文部;“人间世匠石之齐”一段入文部,“南伯子葵”一段入说部。“大宗师子祀子舆”一段入文部,“意而子见许由”一段入说部。其馀忽谓之文,忽谓之说,似此类者,不可枚举。其编次无绪可知矣。

△《钓台集》·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陈文焕编。文焕字静菴,临川人。官严州府知府。是集成於万历丙子,因《钓台集》旧本,续以后来诗文,别无发凡起例之处。

△《诗宿》·二十八卷(内府藏本)

明刘一相编。一相字维衡,长山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陕西布政使。是编采周、秦、汉、魏、六朝、三唐之诗,区别差次,为部二十八,子目一百五十有四。陈隋以上诗体不甚异者都称古诗,惟以时代为序。唐则类以题分,人以诗分,诗以体分,亦张之象《唐诗类苑》之流亚也。

△《翰墨选注》·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明屠隆撰。隆有《篇海类编》,已著录。是书皆历代尺牍,谬妄不可殚述。如前载汉晁错与友人索诗编《尺牍》一篇曰:“日外入芳圃,知骑气南游。抱恨而返,所谓南山千万峰尽是相思情也。吟编久客左右,偶欲检点,敢请颁下,霜月更白,尚容凟寒往见,话前人工拙”云云,则其他可知矣。隆虽纵诞之士,不以学问名,然其陋不应至是。必书肆伪托也。

△《钜文》·十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明屠隆撰。是集杂选经传及古文词,分宏放、悲壮、奇古、闲适、庄严、绮丽六门,仅八十篇。以《考工记》、《檀弓》诸圣贤经典之文与稗官小说如《柳毅传》、《飞燕外传》等杂然并选,殊为谬诞。疑亦坊贾讬名也。

△《四六丛珠汇选》·十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王明嶅编。明嶅字懋良,晋江人。万历己卯举人,官至宁波府通判。宋叶適所编《四六丛珠》凡四十卷,见於《千顷堂书目》,明时抄本尚存。明嶅病其繁冗,因别为选录刊行。所分大目十一,子目数百,皆仍叶氏之旧。然適原书所采,多录全文,今散见《永乐大典》中者,尚可考见其体例。明嶅乃随意刊削,仅存摘句。又不列标题,不署撰人名氏,一仿坊刻表联活套之式。割裂破碎,遂致尽失其本来,亦可谓不善变矣。

△《诗所》·五十六卷(通行本)

明臧懋循编。懋循有《负苞堂集》已著录。初,临朐冯惟讷辑上古至三代诸诗为《风雅广逸》,后又益以汉、魏迄於陈、隋诸诗,总名曰《古诗纪》。懋循是编,实据惟讷之书为稿本。惟讷书以诗隶人,以人隶代,源流本末,开卷灿然。懋循无所见长,遂取其书而割裂之,分二十有三门:曰《郊祀歌辞》、曰《庙祀歌辞》、曰《燕射歌辞》、曰《鼓吹曲辞》、曰《横吹曲辞》、曰《相和歌辞》、曰《清商曲辞》、曰《舞曲歌辞》、曰《琴曲歌辞》、曰《古歌辞》、曰《杂曲歌辞》、曰《杂歌谣辞》、曰《古语古谚》、曰《古杂诗》、曰《四言古诗》、曰《五言古诗》、曰《六言古诗》、曰《七言古诗》、曰《杂言古诗》、曰《骚体古诗》、曰《阙文》、曰《璇玑图诗》、曰《杂歌诗》、曰《补遗》。颠倒瞀乱,茫无体例。且古诗之名本对近体而起,故沈、宋变律以后,编唐、宋诗者二体迥分。若陈、隋以前,无非古体,乃亦称曰几言古诗,於格调已为梼昧。中如《傅元有女篇》本乐府,而入之古诗;傅毅《冉冉孤生竹》一首本古诗,而入之歌曲者。不可仆数。又《诗纪》蒐采虽博,亦颇伤泛滥。故后来常熟冯舒有《匡谬》一书,颇中其病。懋循不能有所考订,而掇拾饾飣,以博相夸。又不分真伪,稗贩杂书以增之。甚至庾信诸赋以句杂七言亦复收入,尤为冗杂矣。

△《唐诗所》·四十七卷(通行本)

明臧懋循编。凡十有四门:曰《古乐府》、曰《乐府系》、曰《三言四言古诗》、曰《五言古诗》、曰《七言古诗》、曰《杂体古诗》、曰《风体骚体古诗》、曰《五言律诗》、曰《七言律诗》、曰《五言排律》、曰《七言排律》、曰《五言绝句》、曰《七言绝句》、曰《阙文》。每门之内又各以题目类从,饾飣割裂,亦张之象《唐诗类苑》之流也。每卷之首皆注前集二字,则当有后集,今未之见。然大概可睹矣。

△《词致录》·十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天麟编。天麟,大兴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监察御史、巡按浙江。是集皆载词命之文,分制词、进奏、启劄、祈告、杂著五门,中又各分子目。所采上自汉、晋,下迄於宋,颇胜明末之猥滥。然意主於剽剟词藻,仍饾飣之学耳。

△《广广文选》·二十三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周应治编。应治有《霞外麈谈》,已著录。嘉靖中,刘节尝编《广文选》,此又拾节之遗,故曰《广广文选》。犹之《反离骚》后有《反反离骚》,《非国语》后有《非非国语》也。其舛漏踳驳,与节书亦鲁卫之政。甚至《松柏歌》题曰齐王建,是“并共建住者客耶”一句亦未观也。《越绝书序》题周吴平,如据《论衡》及书末题词则平为后汉人,亦不得谓之周。如以为周人书,则当曰子贡、子胥,不得谓之吴平也。则其他可不问矣。

△《江皋小筑集》·三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李元弼撰。元弼字靖吾,广东人。万历中卜筑江皋,题为十景。集友朋唱和成编,而以所作诗稿附录焉。

△《顺则集》·八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明程文潞编。文潞字希古,歙县人。是编成於万历壬午。辑程氏先世遗诗,自后唐程炳迄明程百教凡百有四人。但分时代,而皆不详其仕履,盖以别有谱牒在也。其称顺则者,以世业耕凿,取顺帝之则意尔。

△《埙篪音》·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虞淳熙、虞淳贞同撰。淳熙有《孝经集灵》,已著录。淳贞字僧孺,淳熙弟也。是集凡赋《溪上落花》诗一百五十首,又次韵沈嘉则杂咏一百二十首。又仿杜甫《同谷》七歌,淳熙作者命曰埙音,淳贞作者命曰篪音,原序称其《溪上落花》诗,伯仲皆一夜而就。大意欲夸多斗捷耳。不知一题衍至百馀首,即曹、刘、沈、谢亦不必工也。

△《韩文杜律》·二卷(内府藏本)

明郭正域编。正域有《批点考工记》,已著录。是编选录韩愈文一卷,杜甫七言律诗一卷,各为之评点,大抵明末猖狂之论。如谓佛骨表不知佛理之类,多不足与辨。所评杜诗,欲矫七子摹拟之弊,遂动以肥浊为诟病。是公安之骖乘,而竟陵之先鞭也。

△《频阳四先生集》·四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刘兑编。兑始末未详。其编此书,则官富平县知县时也。所录为张紞、李宗枢、杨爵、孙丕扬四人诗文。紞有《云南机务抄》,黄爵有《周易辨录》,丕扬有《论学篇》,均已著录。宗枢字子西,号石叠。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右佥都御史,巡抚河南。四人皆富平人。富平古频阳地,故称频阳四先生。是集之编在万历甲申,於时丕扬方以右副都御史家居,兑以丕扬所作为四家之一,殊乖古人盖棺论定之义。明季标榜之习,大率如斯矣。

△《明文徵》·七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何乔远编。乔远有《闽书》,已著录。是集以明代诗文分体编次,各体之中又复分类,自洪武迄崇祯初年。自序云:“国家之施设建立,士大夫之经营论著,悉具其中。下及於方外、闺秀,无不兼收并录。”然其稍伤冗滥,亦由於此。其附时艺数篇,则《宋文鉴》例也。

△《评注八代文宗》·八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明袁黄编。黄有《皇都水利》,已著录。是编取《文选》中之近於举业者,掇拾成书。有全删者,有节取数段者。舛谬百出,不能缕举。在坊刻中亦至陋之本。黄虽不以文章名,亦未必纰缪至是也。

△《钓台集》·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杨束编。束,建安人。官桐庐县知县。严光钓台诗文,弘治中严州府推官龚宏始辑录而未成,同知邝才乃续成十卷刊之。后新安程敏政为增补记文铭赞等六十馀篇。至万历四年,知府陈文焕又属教谕刘伯潮重编。万历十四年,束复删补以成此本。始末凡经五人,故体例颇不画一。所载碑记等既不尽存其年月,所载诸诗亦不尽著其原题。且其目则列卷一至卷四,而其书止有上下二卷。是篇第尚不能厘正,无论其他矣。

△《嵩少集》·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郑太原编。太原,潞安人。官登封县知县。初,嘉靖中浑源刘思温尝辑少林寺题咏碑刻为《少林古今录》。万历戊子太原因其旧本增入嵩岳、嵩麓诸寺诗文,故名之曰《嵩少集》。

△《古文辑选》·六卷(内府藏本)

明冯从吾编。从吾有《元儒考略》,已著录。是编所录古文,自春秋、秦、汉以迄宋、元,仅百馀篇,自谓皆至精者。然其大旨以近讲学者为主,不足尽文章之变也。

△《中原文献》·二十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明焦竑编。竑有《易筌》,已著录。是书分经集六卷,史集六卷,子集七卷,文集四卷,末附通考一卷。其自序云:“一切典故无当於制科者,概置弗录。”识见已陋。至首列《六经》,妄为删改。以为全书难穷,只揭大要,其谬更甚!竑虽耽於禅学,敢为异论。然在明人中尚属赅博,何至颠舛如是。殆书贾所伪托也。

△《三忠文选》·三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吴达可编。达可有《奏疏遗稿》,已著录。是编录嘉靖朝三谏臣之文,一周怡,一杨爵,一刘魁。怡《讷溪奏议》,爵《杨忠介集》,魁《省愆稿》,皆有本别行。达可为怡之门人,因并爵、魁所著汇而刻之。皆摘录梗概,故所存甚略。盖意在存其人,不在备其文也。

△《世玉集选》·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孙楩编。楩字汝良,丰城人。孙氏在丰城为望族,世有闻人。是编次其先世诗文,自明初国子监博士贞,讫嘉靖中泰州知州樾,凡二十四人。上卷为诗词赋,下卷为杂文。书成於万历辛卯。

△《小孤山诗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恪编。恪字克谨,鄞县人。万历壬辰进士。官宿松县知县。是编乃恪于弘治七年,因修小孤山庙落成偕寮友登半山亭,见古今题咏,惧其残剥不传,录而梓之。前绘山图。其所载诗,起南宋迄於明。盖就所见而录之,故寥寥特甚,不足以备考证也。

△《明文隽》·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曰袁宏道精选,邱兆麟参补,陈继儒标旨,张鼐校阅,吴从光解释,陈万言汇评。盖坊间刻本,托宏道等以行。前有周宗建序,谓有志公车业者,其沈酣之无后,亦必非宗建语也。

△《明百家诗选》·三十四卷(通行本)

明朱之蕃编。之蕃有《奉使稿》,已著录。是编前有万历丙辰自序,称“锡山俞公宪殚生平之精力,搜罗四百馀家,编帙浩繁,难於广布。阅之几半载,始克卒业。因汰其七八,存仅二三。友人周时泰谬相许与,用广梓传。因人成事,良足自媿”云云。其标题称百家,而首卷所载名氏实三百一十八人,盖用王安石《唐百家诗》之例。惟以诗分体,而不以诗系人,与分家之说名实相迕。首列赋二卷,末附诗馀二卷,与编录之体亦乖。其去取尤漫无持择,非善本也。

△《凤山郑氏诗选》·二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曹学佺编。学佺有《易经通论》,已著录。是集乃所选郑孔道、郑大亨之诗也。孔道号一所,闽县人。官至云南兵备副使。所著有《一斋集》。大亨字慕塘,孔道从子。所著有《书种堂集》。学佺撰《八代诗选》,皆采录之。其元孙光裔,因即《八代诗选》所录,别刊此本。然卷首有崇祯己卯徐序,称:“孔道之孙惟嘉,命序简端。则刊版者光裔,编次者实惟嘉也。”闽县有凤凰山,郑氏聚族於是。题曰凤山,盖从所居也。

△《湛园杂咏》·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米万锺撰。万锺字友石,一字仲诏,宛平人。万历乙未进士,官至太仆寺少卿。《明史·文苑传》附见《董其昌传》中。尝构漫园、勺园,又构湛园、标园中佳胜为十八题。因裒集一时赋咏,类为此编。

△《百家论钞》·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思任编。思任字季重,山阴人。万历乙未进士,官至江西九江道按察使佥事。是书所取皆有明一代议论之文。前有思任自序,曰:“宋不如唐,唐不如汉,汉不如三代,此文谈旧唾也。吾以为文章至明而始妙。”是何言欤!

△《谪仙楼集》·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骆骎曾编。骎曾字象先,武康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监察御史。太平府西北二十五里采石江有牛渚矶。矶之东,谪仙楼在焉。以李白得名。又有白墓在府城东南二十里青山,而采石庚贤坊亦有后人所作衣冠墓。其地江山秀丽,称为胜迹。正德壬申,御史邝文博始集楼中题咏授梓。万历丙辰,骎曾巡按应天,复加续辑。凡文一卷,诗二卷,而以荣昌冷宗元所绘图冠之卷首。

△《唐音戊签》·二百一卷、《闰馀》·六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胡震亨编。震亨有《海盐县图经》,已著录。其所撰《唐音统签》凡一千二十七卷,以十干为纪。卷帙浩繁,均未鋟版。国朝康熙乙丑,其孙成之、曾孙颀,始以戊签刊行,即此本也。盖当明末国初时,太仓、历下之摹古,与公安、竟陵之趋新,久而俱弊,遂相率而为宋诗。宋诗又弊,而冯舒、冯班之流乃尊昆体以攻江西,而晚唐之体遂盛。《戊签》二百一卷,所录皆晚唐之诗。《闰馀》六十四卷,所录皆南唐、吴越、闽国之诗。风会所趋,故及时先出尔。方其剞劂之始,尚欲相继刊布全书。故此集始於五百五十三卷,迄於八百一十七卷。编帙之数。尚仍《统签》之旧。迨御定《全唐诗》出,而诸签遂废。惟癸签仅有续刊,馀则缮录之本亦日传日减矣。

△《清源文献》·十二卷(礼部尚书曹秀先家藏本)

明何炯编。炯,晋江人。官靖江县教谕。是集成於万历丁酉,皆录其郡人之诗文。前列爵里一卷。首曰寓贤,凡侨寓於泉者,自唐秦系至元王翰十二人。次曰溯贤,乃其身未家於是而子孙载族以徙者,为宋李昭玘、傅尧俞二人。次曰孕贤,则诞生其地及其父祖为泉人者,为宋王曾、韩琦、明邱濬三人。次曰郡贤,荐绅则自唐欧阳詹至明周训二百五人,藩王则宋陈洪进一人,武弁则明俞大猷、邓城二人,爵里疑误者宋段全等五人,布衣唐王毂等二十六人,闺秀三人,释子三人,女冠一人,羽士二人。凡诗赋杂文,悉加甄录,蒐采颇广。然如王曾、邱濬皆终身未至其地,而亦援以为重,未免失於限断也。

△《岭南文献》·三十二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张邦翼编。邦翼,蕲州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广东提学副使。是集采粤中前哲之文,分类编次,先文后诗。起唐张九龄,迄於明之万历,凡二百六十馀人。於岭南诸集,搜辑颇广。然明人著作,百分之中几居其九焉。盖时弥近而所收弥滥,亦明季标榜之习气也。

△《文清娱》·四十八卷(内府藏本)

明华国才编。国才号鹤叟,长洲人。万历庚子举人。是书於诸选本类书中采摘其短章小品,故曰《清娱》。上起宋玉、荀卿,下迄於元。不分体裁,惟以时代为后先,间附小传及评语。观其见解,盖陈继儒一流也。

△《续文选》·三十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汤绍祖编。绍祖字公孟,海盐人。东瓯王汤和裔也。是编成於万历壬寅,采自唐及明诗文以续《昭明》之书。然所录止唐人、明人,无五代、宋、金、辽、元。又明人惟取正、嘉后七子一派,而洪、永以来刘基、高启诸人仅录一二。盖恪守太仓、历下之门户,而又加甚焉。所分门目,一从《文选》。惟赋阙京都、郊祀、耕耤三类,而易江海为山海。物色一门谓《昭明》惟取天文,殊似未该,今用广之是也。然王世贞《竹林七贤图赋》谓之物色,则亦孰非物色乎?卢柟寿、成皋王赋入志,徐祯卿《反反离骚》入论文,是何体例也?

△《梁园风雅》·二十七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赵彦复编。彦复字微生,杞县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湖广按察司副使。是编选中州之诗凡九家。李梦阳五卷,何景明五卷,王廷相一卷,孟洋一卷,薛蕙二卷,高叔嗣二卷,刘绘一卷,张九一三卷,谢榛五卷,而彦复诗一卷附焉。李、薛皆秦产,以梦阳祖籍扶沟,蕙祖籍偃师,遂并阑入。谢榛本临清人,以游迹偶至,遂强为流寓。以是为例,今古诗人其可以攀附者强半矣,又何止是三人乎。梁王兔园仅汉时一别馆,取以概名中州之诗,尤无谓也。

△《尺牍隽言》·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陈臣忠编。臣忠字景周,莆田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南京刑部郎中。是书摘录古人书牍,自周、秦讫於宋、元。各为点论,以朱墨版印之。去取既乏鉴裁,评论亦无可采。

△《古论元箸》·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傅振商编。振商有《杜诗分类》,已著录。是编乃万历壬子振商巡按直隶时所刊。杂采战国至唐、宋之文,多窜易篇名,强题曰论。如庄子之《齐物论》本以物论二字相属,乃摘取加以论名,尚可曰沿刘勰之误。至淮南子《汜论训》亦割去训字,题曰《汜论》。韩愈《原道》、《原毁》则加一论字曰《原道论》、《原毁论》。《张中丞传后叙》亦改曰《张中丞传后论》。其乖谬率皆类此,则其书可不必问矣。

△《缉玉录》·五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傅振商撰。是编乃其为御史时巡按关陇,即其所历山川名胜,各裒辑其题咏,共为一编。皆明人之作也。

△《蜀藻幽胜集》·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傅振商编。蜀虽僻处一隅,而自汉、晋以来,文章为盛。宋庆元中有程遇孙等《成都文类》,明嘉靖中又有周复俊《全蜀艺文志》。蒐罗赅备,业已巨细兼登,菁华毕萃。振商此集,采掇十一,分为二十五类,去取颇无条理。盖当时书帕之本,不足以言别裁也。后有振商自跋,以《秦蜀幽胜录》标题。又有“留滞秦川,披寻旧简,秦蜀幽文,几无賸采”之语。盖原刻尚有《秦藻幽胜集》合为一编,此本佚其半耳。

△《四家诗选》·四卷(内府藏本)

明傅振商编。是集选顾起元、焦竑、郭正域、叶向高四人之诗,人各一卷,盖崇祯元年为南京兵部侍郎时所刻,亦书帕本也。

△《岭南文献补遗》·六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杨瞿崃编。瞿崃有《易互》,已著录。先是,广东提学张邦翼撰《岭南文献》三十二卷。瞿崃继为提学,复辑是书。自序谓张刻详於人,补则详於事理,必其事与理关切者,纂而补之。有文无诗,亦略分体。中间又自分理类、事类等目,间缀评语。盖与张本同为采选岭南之文,而用意则各有在也。

△《豳风概》·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蒋如苹编。如苹有《万历容城县志》,已著录。是集乃其官邠州知州时采历代歌诗之有关於风土者,汇为一编,刻於万历戊申。凡七十馀篇,首冠以《豳风·七月》之诗。

△《古文渎编》·二十三卷(通行本)

明王志坚撰。志坚有《读史商语》,已著录。是编乃其督学湖广时所选唐宋八家古文。凡诸集中稍涉俳偶者,皆不采录。以志坚别有《四六法海》一书,登载骈体故也。其曰渎编者,取刘熙释名渎者独也,独出其所而注於海之义。盖以八家为正派,馀为支流。故所选历代之文,别名澜编云。

△《文俪》·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翼飞编。翼飞有《慧阁诗》,已著录。是书所录,自汉及唐皆以骈俪为主,略依《文选》之例。惟不载诗,与《文选》稍异耳。

△《天籁集》·二卷(庶吉士戴震家藏本)

明释无相编。无相始末未详。是集成於万历己酉,所录皆宋以前不工文者之诗。如《易水歌》、《黄台瓜词》之类。序称:“诗以道性情。后世雕绘字句,嚣争宗派,於所谓诗言志者无当也。孔圣删诗,多取委巷歌谣,毋乃不工於文者反能直抒性情为风雅正轨乎”云云。殆为明季风气而言,然矫枉过直矣。

△《诗归》·五十一卷(内府藏本)

明锺惺、谭元春同编。惺有《诗经图史合考》,元春有《岳归堂诗集》,均已著录。是书凡古诗十五卷,唐诗三十六卷。大旨以纤诡幽涉为宗,点逗一二新隽字句,矜为元妙。又力排选诗惜群之说,於连篇之诗随意割裂,古来诗法於是尽亡。至於古诗字句,多随意窜改。顾炎武《日知录》曰:“近日盛行《诗归》一书,尤为妄诞。魏文帝《短歌行》:‘长吟永叹,思我圣考。’圣考谓其父武帝也,改为圣老,评之曰:‘圣老字奇。’”《旧唐书》载李泌对肃宗言:“天后有四子。长曰太子宏,天后方图称制,乃鸩杀之,以雍王贤为太子。贤自知不免,与二弟日侍父母之侧,不敢明言。乃作《黄台瓜词》,使乐工歌之。其词曰:‘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三摘犹尚可,四摘抱蔓归。’”其言四摘者,以况四子也。以为非四所能尽,改为摘绝。(案高棅《唐诗品汇》载此诗,已作摘绝,则非惺之所改,然惺因仍误本,是亦其失。故仍存炎武之说。)此皆不考古而肆臆之说,岂非小人而无忌惮者哉!朱彝尊《诗话》谓是书乃其乡人托名。今观二人所作,其门径不过如是,殆彝尊曲为之词也。

△《明诗归》·十卷、《补遗》·一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明锺惺、谭元春编,其邑人王汝南校刊。汝南又为之补缀。凡评语称锺曰、谭曰者,其原本。称补曰者,汝南所加也。然所录如钱秉镫《南从纪事》诗,首称“皇帝十四载,仲冬月上弦”,是崇祯辛巳岁也。考锺惺殁於天启乙丑,元春亦以崇祯辛未旅卒,何从得秉镫辛巳之诗而评之?王士祯《池北偶谈》称:“坊间有《明诗归》,鄙俚可笑,托名竟陵。”盖前人已知其伪矣。

△《名媛诗归》·三十六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明锺惺编。取古今宫闺篇什,裒辑成书,与所撰《古唐诗归》并行。其间真伪杂出,尤足炫惑后学。王士祯《居易录》亦以为坊贾所托名。今观书首有书坊识语,称“《名媛诗》未经刊行,特觅秘本,精刻详订”云云。核其所言,其不出惺手明甚。然亦足见竟陵流弊,如报雠之变为行劫也。

△《周文归》·二十卷(内府藏本)

明锺惺编。其书删节《三礼》、《尔雅》、《家语》、《三传》、《国语》、《楚词》、《逸周书》共为一编,以时文之法评点之。明末士习,轻佻放诞,至敢於刊削圣经,亦可谓悍然不顾矣。

△《宋文归》·二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锺惺编。宋文多朴实,而惺以纤巧之法选之,以佻薄之语评之。是为南辕而北辙,其去取之得失可以不必问矣。

△《合评选诗》·七卷(内府藏本)

明凌濛初编。濛初有《圣门传诗嫡冢》,已著录。是编全录《文选》诸诗,而杂采各家评语附於上方,以朱墨版印之。所采惟锺、谭为多,圈点则一依郭正域本,其宗旨可以概见也。

△《陶韦合集》·十八卷(内府藏本)

明凌濛初编。是书前有濛初题词曰:“从来以继陶者莫如左司,而两集无合刻者。合之自何观察露始。余游白门,以其刻见示。”又曰:“诸家之评其诗者,陶则宋人独详,韦则近世亦复不少。其丹铅杂见,不能適於一。斟酎其间,则余窃有取焉尔。”然则合刻者何露,其评则濛初所定也。版用朱墨二色,刊刻颇工,而所评率无足取。陶集八卷,前有焦竑序,指为昭明太子之旧本。考是集自阳休之重定之后,昭明本不传久矣。宋人不得见,而竑乃得见之耶?万历以后,士大夫务为诞伪,例皆如此,不足深怪。韦集末附桂天祥评曰:“苏州古诗,冲雅极高。律诗闲澹,然不古矣。”其说故为大言,不知所谓古者,定当何似,亦明季习气也。

△《八代文钞》·(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李宾编。宾字烟客,梁山人。是编首列文家姓氏,起屈原至明锺惺,凡九十有二人。别无卷目。序云:“文之为物,善行而数变。东西京而下,由晋、唐历宋迄明,宗工钜匠,在在可数。暇日遴撮诸家之胜,别为一集,以便披览。而以屈、宋冠之,此文人之宗祖也。”按《汉志》,词赋首屈原、宋玉。《隋志》,集部首荀况、宋玉。宾所采录,惟取有集者删之,故托始二人。然文章不止词赋,以二人为宗祖,则未免失词。且所选明代十七人中,如袁宏道、锺惺,亦未能抗行古之作者。其去取殆不足凭也。

△《晋安风雅》·十二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徐熥编。熥有《幔亭诗集》,已著录。是编辑福州一府之诗。其曰晋安者,福州在晋时为晋安郡也,所录起洪武迄万历,得二百六十四人。诗以体分,姓氏下各载其里居出处及所著作,并以右某朝若干人列数於左。其例多仿高棅《品汇》。惟闺秀一类,另立妓女以别薰莸,为小异云。

△《闽南唐雅》·十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徐编。费道用、杨德周等补之。德周序言之甚明,而卷首题名乃称道用辑、德周订,而校之。殆为闽人,而道用、德周皆闽令,故让善於二人也。所录皆闽中有唐一代之诗,自薛令之以下得四十人。是时胡震亨《唐音统签》已出,钞合较易,故所载颇详。然秦系、周朴、韩偓,其人既一时流寓,其诗又不关於闽地,一概录之,未免借材之诮也,有《榕阴新检》,德周有《澹圃芋纪》,皆已著录。道用字闇如,石阡人,官福清县知县。

△《古逸书》·三十卷(原任工部侍郎李友棠家藏本)

明潘基庆编。基庆字良耜,松江人。万历戊午贡生。是集名为逸书,而实皆习见。如《阴符》、《素问》、《逸周书》、《山海经》之类,已为不伦。甚至《周礼·考工记》、《尔雅》、《释地释天》,列在学官,亦称古逸,不亦傎乎。其分神、妙、奥、闳、丽、特、纤、希、迅、奇、幻、疏、夷、逸、蒨、恣十六品,每品又各分内外,随意标目,尤为无所取义。

△《秦汉鸿文》·二十五卷(内府藏本)

明顾锡畴编。锡畴有《纲鉴正史约》,已著录。是编凡秦文五卷,汉文二十卷。秦文首录《战国策》,而《楚辞》之《卜居》、《渔父》皆在焉。汉文亦仅采前、后《汉书》。所录评论,惟锺惺为最多。

△《六朝声偶删补》·七卷(内府藏本)

明邵一儒编。一儒字仲鲁,海阳人。是书成於万历庚申之九月。时廷议以万历四十八年八月以后为泰昌元年,故其序以泰昌纪元也。初,徐献忠有《六朝声偶》,大致本杨慎《五言律祖》而广之。此又因献忠之本重为删补。

△《蔡氏九贤全书》·九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蔡鹍编。鹍,元定十五世孙也。自元定之父发,及元定之子渊、沆、沈,孙模、格、杭、权凡九人。各载其遗诗,而略纪其生平梗概。惟蔡发一卷,所载皆形家之言,不应列之诗集。前有俞德光序,以伏羲、尧、舜、孔子比诸蔡,尤妄之甚矣。

△《奕世文集》·十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萧自开编。自开,万安人。由荫生官詹事府主簿。是编辑其先世文集五种。凡《二休居士集》一卷,萧缵撰。《石岩山房集》四卷,萧乾元撰。《小石集》二卷,萧旸撰。《修业堂集》五卷,萧廪撰。《复菴集》四卷,萧中行撰。每集之后,各附以志铭传赞之属。缵字昌绪,成化癸卯举人,官潜江县知县。乾元字必充,弘治己未进士,官云南金腾兵备副使。旸字惟宾,嘉靖壬午举人。官零陵县知县。廪字可发,号兑嵎,嘉靖乙丑进士,官兵部右侍郎。中行字复菴,太学生,即自开父也。

△《汉魏名家》·(无卷数,通行本)

明汪士贤编。士贤,徽州人。是编所录,自汉董仲舒迄周庾信,凡二十二集。刊於万历中,在张溥《百三家集》之前,与张燮七十二家互相出入。中又有题吕兆僖、焦竑、程荣校者,则非士贤一人所手定也。中如《谢惠连集》,以《南史》本传为李焘撰,亦多舛谬。

△《玉屑斋百家论钞》·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文炎编。文炎字维谦,杭州人。其书取明一代之文,泛论经史疑义者,总萃成编。其体有论,有辨,有评,有解,有说,有考,有叙,有原,有志,有纪,有难,有略,有读。所录凡一百十一家。云百家,举成数也。

△《经济文钞》·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文炎编。是集杂选明代之文,分十一类,每类为一卷。凡例谓取便举业,非当今急务,则博雅新闻,其详略并无轩轾。盖其书本为场屋对策设,间或足资考证,而冗杂者居多。

△《尚元斋三世诗》·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姚悦及其子兖、孙舜聪之诗也。悦字汝訚,秀水人。兖字叔信,号元岳山人。均以布衣终。舜聪字伯达,官休宁县训导。初,悦以富甲一乡,兖独折节与文士游。所为诗,号《尚元草》,凡十馀卷。朱国祚为删定之,存八卷。又别为咏物诗二卷,用戴复古《石屏集》首载其父诗例,以悦《西郭遗稿》一卷弁前。舜聪又用顾况《华阳集》末附载其子非熊诗例,以己作《汗漫游草》一卷缀后。悦诗仅十六首,而八首和杜甫秋兴,八首和林逋梅花,亦可云敢婴勍敌矣。

△《唐乐府》·十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吴勉学编。勉学所编《河间六书》,已著录。是集汇辑唐人乐府,只登初、盛,而不及中、晚,皆郭茂倩《乐府诗集》所已采。间有小小增损,即多不当。如王勃《忽梦游仙》、宋之问《放白鹇篇》之类,皆实非乐府而滥收。而享龙池乐章之类,乃反佚去。至诗馀虽乐府之遗,而已别为一体,李白《菩萨蛮》、《忆秦娥》之类亦不宜泛载。且古题、新题,漫然无别,既无解释,复鲜诠次,是真可以不作也。

△《情采编》·三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屠本畯撰。本畯有《闽中海错疏》,已著录。是编选汉、魏至唐之诗,既踳驳不伦,又参以杜撰。如古诗之名,《文选》所有也。古绝句之名,亦《玉台新咏》所有也。此外则王融、沈约以下,文用宫商,当时谓之永明体,唐人谓之齐、梁体而已。至律诗之名,始於沈佺期、宋之问,《唐书》列传可考。排律之名始於杨士宏《唐音》,亦可考也。本畯乃於古诗、律诗之间,别立一名,谓之声诗,以齐、梁体当之,已为妄作。乃复以齐邱巨源等四十人之诗列为五言律诗,以梁元帝等十三人之诗列为五言排律,则创见罕闻。殆因杨慎《五言律祖》之说而弥失弥远者矣。其他如古诗四十馀首,《昭明》所录,偶然得其十九,非有定数可拘。乃杂摭诸篇,为后十九以配之。是何异郡县志书地必有景,景必有八,题必四字,诗必七律者乎?至唐上官昭容之《彩毫怨》,误题梁《范靖妻沈满愿》;梁刘孝标之《淇上戏荡子妇》,误题王筠;唐崔融之《宝剑篇》,误题北魏崔鸿。甚至以宋周密《癸辛杂识》所载女仙之诗“柳条金嫩不胜鸦”一首,题为小秦王。窜入唐人诗者,更指不胜屈也。

△《文坛列俎》·十卷(内府藏本)

明汪廷讷编。廷讷字昌期,号无我,新都人。其书分十类:一曰经翼,二曰治资,三曰鉴林,四曰史摘,五曰清尚,六曰掇藻,七曰博趣,八曰别教,九曰赋则,十曰诗概。所录上及周、秦,下迄明代。如无名氏之《雕传》,佛家之《心经》,俱载入之,特为冗杂。其诗概部序曰:“六朝以上去四言,无四言也。於唐去五言古,无五言古也。”知为依附太仓、历下者矣。

△《寒山蔓草》·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赵宧光编。宧光有《说文长笺》,已著录。朱彝尊《静志居诗话》称“宧光饶於财,卜筑城西寒山之麓。淘汰泥沙,俾山骨毕露,高下泉流。凡游於吴者无不造庐谈宴,广为乐方”云云。盖宧光虽号隐居,而声气交通,实奔走天下。此集即其山居赠答之作也。其曰蔓草,则取《郑风》“野有蔓草”之意。自序谓先简子与客赋诗,子太叔赋“野有蔓草”。至邂逅相遇,“適我愿兮”,先子起而拜曰:“吾子之惠也。”寒山投珠,实有赖焉。因以命名,亦可谓遥遥华胄。况其事乃赵武非赵鞅,左氏之传具在,益为数典而忘矣。

△《启隽类函》·一百九卷(内府藏本)

明俞安期编。首《职官考》五卷,次载《笺疏表启》,分古体二卷,近体一百二卷。近体又分二十九部,上自诸王、宰相,下逮丞簿、教职,终以婚书及募缘疏引,大旨皆为应俗设也。安期自作凡例云,江陵秉政,凡笺启中得一二警语,立跻显要。可知当时所尚矣。

△《古文品外录》·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陈继儒编。继儒有《邵康节外纪》,已著录。是书选自秦、汉迄宋、元之文,大抵沿公安、竟陵之波,务求诡隽,故以品外为名。然实皆习见之文也。去取亦多乖剌,如楚词仅取《天问》一篇,是何别裁乎?

△《古论大观》·四十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陈继儒编。前有自序,称“往者坊刻论脍,皆门生辈裒集成之。就中某一论为士大夫訾议,余不知也。兹古论多至四十馀卷,纯驳错出,安知无此类杂於其间”云云。继儒之意,盖自知去取未精,故先作斯言,以预杜攻诘之口。今观是书,不但漫无持择,亦且体例庞杂,罅漏百出。虽以古论为名,而实多非论体。往往杂掇诸书,妄更名目。如《史记》、《汉书》诸传之序,以及《史通》、《文心雕龙》、《新论》、《亢仓子》,其篇题本无论名,乃悉强增一论字,已自无稽。杜佑《通典》、郑樵《通志》、马端临《文献通考》,不过於徵引典故之后,附以案语;荀悦、袁宏前后《汉纪》,司马光《资治通鉴》,不过於纪载事实之下,附以评断,亦加以论名,并各为造作题目,尤为杜撰。甚至魏文帝《典论论文》,增一字曰《典论论文论》;冯衍《自叙》,改其名曰《自论》;索靖《草书势》,改其名曰《草书论》;韩愈《送高闲上人序》,亦改其名曰《草书论》,任情点窜,不可究诘。循其例而推之,将古今之书,无不可改题为论,万卷可得,何止四十卷乎!

△《秦汉文脍》·五卷(内府藏本)

明陈继儒编。是编杂选秦、汉之文,如《战国策》、《史记》、《汉书》之类,皆不标本书之名。又如留侯致四皓定太子,霍光废昌邑,李陵降敌始末,苏武出使始末,更杜撰篇目,不用原书标题。改《管晏列传》为《管仲传》,改《屈原贾生列传》为《屈原传》,改《滑稽列传》为《淳于髡传》,尤多所窜乱。至於魏文帝《典论·论文》、曹植《求自试表》、锺会《檄蜀文》,列之秦、汉,更无理矣。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六十卷(通行本)

明周珽编。珽字无瑕,海宁人。初,其曾祖敬,辑《唐诗选脉》一书,刊未竟而毁於倭变。珽辑缀残稿,续成是编。其持论以高棅《品汇》、李攀龙《诗删》为宗。每体之中,各分初、盛、中、晚。又笺释其字句典故,名之曰证。发明其词意脉络,名之曰训。而以诸家议论及珽所自品题者标於简端,是为评林。大抵贪多务博,冗杂特甚,疏舛亦多。

△《秦汉文钞》·十二卷(内府藏本)

明冯有翼编。有翼字君卿,杭州人。是书前后无序跋,不知刊於何时。其版式则万历以后之坊本也。凡秦文二卷,西汉文五卷,东汉文三卷。冠以楚词,惟录《卜居》、《渔父》二篇,题为秦人,是不足与论矣。

△《师子林纪胜》·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释道恂撰。师子林在苏州府城内。元至正中,天如禅师居寺中,倪瓒为之叠石成山。地址逼仄,而起伏曲折,有若穹谷深岩,遂为胜地。顶一石,状若狻猊,故名曰:“师子林。”胜流来往,题咏至多。道恂裒而编之,以成是集。自翠华南幸,绘图题句,奎藻辉煌,一邱一壑,藉以千古。回视斯编,又不啻爝火之光矣。

△《三僧诗》·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三僧均不著其名。一曰《二楞诗稿》,一曰《高松诗稿》,一曰《中峰诗稿》。考《千顷堂书目》有智观《中峰草》,注曰字止先,号蔚然。江都僧,雪浪弟子,居吴兴双髻峰。其二僧则未详。然其《高松诗稿》中又附书启数首,三僧均有酬倡之作,盖同时人。中峰诗内有陈继儒、汤宾尹、文震孟、姚希孟诸人,则皆当明季也。

△《西曹秋思》·一卷(庶吉士梁上国家藏本)

明黄道周、叶廷秀、董养河倡和诗也。道周有《易象正》,养河有《罗溪阁诗》,皆已著录。廷秀字谦斋,濮州人。天启乙丑进士,官至兵部右侍郎,事迹附见《明史·道周传》。是编皆七言律诗,依上下平韵各为三十首。养河子师吉随侍狱中,合而编之。前有廷秀小引,后有师吉跋。考《明史》道周本传,道周以劾杨嗣昌贬为江西按察使照磨。久之,江西巡抚解学龙荐所部官,推奖道周备至。大学士魏照乘者,恶道周,拟旨责学龙滥荐。帝发怒,立逮二人下刑部狱,并究党与。词连工部司务董养河等,户部主事叶廷秀救之,皆系狱。案道周照磨之贬在崇祯十一年。后之系狱,史不言何岁。今以此编跋语考之,盖十四年辛巳也。

△《古文奇赏》·二十二卷、《续奇赏》·三十四卷、《三续奇赏》·二十六卷、《明文奇赏》·四十卷(通行本)

明陈仁锡编。仁锡有《系词十篇书》已著录。是书初集,自屈平《离骚》至南宋文天祥、王炎午,依时代编次。前有万历戊午自序,谓折衷往古,有一代大作手,有一代持世之文,有一代荣世之文。其目录内即以此三者或标注人名之下,或标注篇题之旁。而於汉文中又各分类标题。或以人为类,则分天子、侯王、郡守相、皇太子、藩国、将帅、边塞、学者;或以事为类,则分应制、荐举、弹驳、乞休、理财、议礼、灾异、筹边、议律、颂冤、治河、策士、奏记;其最异者,又别立一代超绝学者,一代超绝才子之目。自汉以后,又改此例,仍以时代为序。体例殊为庞杂。其续集序称,“文章有杀生而无奇正。杀生奇也,奇外无正。文,兵也。兵,礼也。始武经,继戴礼,终《文苑英华》以此。盖武事之不张,由文心之不足”云云。其议论纰缪,编次亦甚不伦。其三续则题曰《广文苑英华》。序称“旧有《古文类》一书,盈数百卷,大率仿英华而广之。偶得之故家,各从其类,删成一书”。分类尤为琐碎。其《明文奇赏》,自宋濂、杨维桢以至陈勋、王衡,凡一百八十馀人。去取亦多未审。盖务博而不精,好分流品而无绪,悉不免冗杂之失云。

△《古文汇编》·二百三十六卷(内府藏本)

明陈仁锡编。以经、史、子、集分部,然所配多不当理,如《水经》属地理,当列之史。《太玄》当列之子。乃因其以经为名,遂列於经。而《左氏春秋传》反列诸史。又芟削《周礼》,而颠倒其六官。体例庞杂,无足观者。考仁锡尝刻古《周礼》,不应此选自乱其例,其托名欤?

△《秦汉文尤》·十二卷(内府藏本)

明倪元璐编。元璐有《儿易内外仪》,已著录。元璐气节文章,震耀一世。而是书庞杂特甚,殊不类其所编。其以屈原、宋玉列之秦人,既乖断限,且名实舛迕。疑亦坊刻托名也。

△《国玮集》·六十一卷(通行本)

明方岳贡编。岳贡字禹修,穀城人。天启壬戌进士,官至东阁大学士。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乃其官松江府知府时所刻,故徐孚远、李雯、陈子龙、宋徵璧共为校雠,而张采为之序,皆松江人也。据其凡例,盖所录自秦、汉以迄南宋,即《公羊》、《穀梁》二传及陆贾《新语》、贾谊《新书》、桓宽《盐铁论》诸子书,班、范以下诸史赞,亦皆摘抄。而此本仅有唐文二十八卷,宋文三十三卷。殆刊刻未全之本,或有所散佚欤?

△《经济文辑》·三十二卷(内府藏本)

明陈其愫编。其愫字素心,馀杭人。是编选明代议论之文,分圣学、储宫、宗藩、官制、财计、漕輓、天文、地理、礼制、乐律、兵政、刑法、河渠、工虞、海防、边夷十六目。书成於天启丁卯,所录皆嘉靖、隆庆以前之文。大抵剽诸类书策略,空谈多而实际少。其斯为明人之经济乎?

△《唐诗解》·五十卷(通行本)

明唐汝询撰。汝询有《编蓬集》,已著录。是书取高廷礼《唐诗正声》、李于麟《唐诗选》二书,稍为订正,附以己意,为之笺释。书影曰:“唐汝询五岁而瞽,默坐听诸兄佔毕,而暗识之。积久,遂淹贯。尝解唐诗,掇拾古文,以为笺注。溯流从源,蒐罗略尽。必先经后史,不少紊淆。虽诗赋之属,亦从年代次序之。如某字某句,秦、汉并用,则必博采秦人,不以汉先。人推挹之甚至。”然所注实多冗芜,不尽得古人之意,亦不尽得其所出。徒以幼而失明,乃口授耳治,博通群籍,且能著书,实为亘古所稀有。故世以为异,至今传之耳。

△《古诗解》·二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唐汝谔撰。汝谔有《诗经微言合参》,已著录。其兄汝询有《唐诗解》,故此以古诗配之。其注释体例略同,惟《唐诗解》以五七言分古今体,此则分为五类:曰古歌谣辞,曰古逸杂篇,曰汉歌谣辞,曰乐府,曰诗。其训诂字义,颇为简略。所发明作意,亦皆敷衍。又乐府之类,声词合写者,汝谔不究其源,一一强为之说,尤多牵强。其凡例谓五言起於邹、枚。考枚乘之说,见《文心雕龙》及《玉台新咏》。邹不知其所指,亦不知其所本。汉郊祀歌注,邹子乐名,又非五言,所言已为荒诞。又以十九首冠於苏、李之前,不知“冉冉孤生竹”一篇,《文心雕龙》称为傅毅作,毅固东汉人。“去者日以疏”、“客从远方来”二首,锺嵘《诗品》称为旧疑建安中陈王所制,则时代尤后。乃俱跻之苏、李以前,殊为失考。所注解抑可知矣。

△《古今濡削选章》·四十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李国祥编。国祥字休徵,南昌人。天启中官开封府同知。是书选录四六书启,以官制为类。每类之首,载官制考一篇。所选上起六朝,下迄宋、明,而宋、明尤详。国祥及其弟鼎作亦附焉。大抵为应酬而作,其体则总集,其实则类书也。

△《滕王阁续集》·十九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李嗣京撰。嗣京,扬州兴化人。崇祯戊辰进士,官南昌府推官。巡抚解学龙属其取明中叶以后滕王阁中赋咏,编成此集。盖以续正德中董遵所辑也。

△《金华诗粹》·十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阮元声编。元声有《南诏野史》,已著录。此书辑自梁迄明婺人所作诗二百五十四家。自乐府迄六言,皆以体分,每篇后间附评语。蒐辑颇富,而略远详近,未免失之泛滥。

△《古文正集二编》(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葛鼐、葛鼐评辑。杨廷枢、顾缃二序及鼐自为序,言皆不及鼒,文中评语亦止载鼐字。盖鼒为鼐兄,附名其间,实则鼐作也。鼐字端调,吴县人,崇祯庚午举人。是书题曰二编,当以先有初编,此为续集。所录凡二十二家:曰颜真卿、曰陆贽、曰李德裕、曰杜牧、曰韩琦、曰范仲淹、曰司马光、曰范纯仁、曰邹浩、曰二程子、曰李覯、曰张耒、曰黄庭坚、曰杨时、曰王十朋、曰朱子、曰陆九渊、曰陈亮、曰真德秀、曰文天祥、曰刘因、曰虞集。每人各以小传冠集前。所录犹采自本集,差胜村书之稗贩。然去取皆漫无持择,其芜杂亦相去无几耳。

△《汉魏诗乘》·二十卷(通行本)

明梅鼎祚编。鼎祚有《才鬼记》,已著录。其所辑汉、魏六朝之诗,名《八代诗乘》,六朝诗多所删削,而汉、魏诗则全载。又其书先出,故刊本或亦别行。孙皓、韦昭诸作,别题曰吴诗,亦以时代类附焉。此书作於冯惟讷《诗纪》之后,颇欲补其轶阙。然真伪杂糅,不能考正。如《苏武妻诗》之类,至今为艺林口实也。

△《书记洞诠》·一百十六卷(内府藏本)

明梅鼎祚编。先是,杨慎编《赤牍清裁》一书,自左氏至六朝,仅八卷。王世贞益之,讫於明代,为六十卷。是书仍杨慎之旧,起周、秦,讫陈、隋,凡长篇短幅,采录靡遗,卷帙几十倍於杨。而真赝并收,殊少甄别。至《左传》所载问对之辞,并非形诸笔札,非类强附,尤为不伦。总目载有补遗四卷,此本无之。然今世传本并同,盖当日本有录无书,非阙佚也。

△《宛雅》·十卷、《续宛雅》·八卷、《宛雅三编》·二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宛雅》十卷,明梅鼎祚编。所载皆自唐至明宣城之诗,凡九十二家。《续宛雅》八卷,国朝蔡蓁春、施闰章同编。采明嘉靖以后至崇祯末年诸作,以续鼎祚所集,凡六十五家。后施念曾、张汝霖又蒐采唐、宋诸诗为二集所遗者,益以国朝之作,为《宛雅三编》二十四卷。所补凡唐三人,五代一人,宋三人,元五人,明三十人,国朝二百十五人。闺阁:明一人、国朝三人。方外:唐五人、宋三人、元一人、明三人、国朝五人。妓女:唐一人。附联句、逸句一卷,诗话三卷,视前二集为完备。惟近诗所录稍繁,盖选录一地之诗者,大势类然,不但斯集也。蓁春始末未详。闰章有《矩斋杂记》,汝霖有《澳门志略》,皆已著录。念曾号竹窗,闰章孙也。

△《文致》·(无卷数,内府藏本)

明刘士鏻编。士鏻,杭州人。崇祯辛未进士。是集辑汉、魏、六朝以至明人所著,通为一书。不分卷数,但别为十有七门。诠次颇伤於芜杂,无所取裁。

△《史汉文统》·十五卷(内府藏本)

明童养正编。养正字圣功,会稽人。是集序称丙子,凡例称竣於乙亥,均不著年号。卷端有王思任鉴定字,凡例中又称张采,则崇祯八年、九年也。凡《史记统》五卷,删节《史记》,多所未安。《西汉文统》五卷,《东汉文统》五卷,分录两汉之文,而《汉书》则附於东汉中,又与《史记》例异。相其评点,盖坊刻射利之本也。

△《同时尚论录》·十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蔡士顺编。士顺,苏州人。由国子监生官福建按察司照磨。此录成於崇祯丁丑,所辑皆东林诸人诗文。以科目先后为序,始万历甲戌,终崇祯辛未。

△《南园五先生集》·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葛徵奇编。徵奇有《芜园诗集》,已著录。初,嘉靖乙丑,陈暹合刻孙蕡、王佐、黄哲、李德、赵介五人之诗为《广中五先生集》。崇祯丁丑,徵奇以御史巡抚广东,又订正而重刻之。

△《三忠文选》·十六卷(内府藏本)

明胡接辉编。接辉字笃父,庐陵人。官监察御史。是编成於崇祯丁丑,选录宋胡铨、周必大、文天祥之文。曰三忠者,以铨谥忠简,必大谥文忠,天祥谥忠烈也。按庐陵原有三忠堂,一为欧阳文忠修,一为杨忠节邦乂,一为胡忠简铨,建於嘉泰四年,周必大为之序。岳珂《桯史》载其始末甚详。邦乂以节义著,其文不传。修集则固具在。补以必大、天祥,当合为四。接辉增周文而去欧阳,殆未详考平园集欤?卷首序文,一为李建泰,一为阮大铖,一为杨文骢。以是三人,弁冕三忠,殊嫌著秽。不知当日何以气类相从。如斯巧合,斯亦可异也已。

△《小瀛洲社诗》·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钱孺穀、锺祖述同编。嘉靖中,襄阳府知府徐咸致仕归海盐,筑园城闉,名小瀛洲。招同邑布衣朱朴、思南府知府钱琦、福建布政使吴昂、布衣陈鉴、海宁指挥使刘锐、济南府知府锺梁、龙岩县知县陈瀛、僧永瑛并咸兄光泽县知县泰,共十人,为社会,饮酒赋诗。陈询为绘图,而咸自作记。崇祯己卯,琦孙孺穀,梁孙祖述,辑十人之诗为此集。孺穀又各为小传,列於首卷。

△《成氏诗集》·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大名成氏之家集也。一曰《適和堂初集》,成宰撰;一曰《適和堂继集》,宰子之莲撰;一曰《东壁园诗集》,莲仲子仲龙撰;一曰《鹪鹩园集》,莲季子少龙撰。一曰《永言集》,仲龙之子象珽撰。前四集皆称象珽纂录。象珽集则称倪元璐、王思任、蒋鸣玉三人选,则此集象珽所合刻也。

△《玉台文苑》·八卷、《续玉台文苑》·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玉台文苑》,明江元禧编。《续集》,江元祚编。二人兄弟而元禧自署曰“体陵”,元祚自署曰“横山”。疑元禧自托江淹后,袭其侯国之名也。其书录女子之文自周讫明,中间多采小说传奇。如张丽贞《上太守书》之类,至为猥杂。又如魏文帝《寡妇赋序》曰:“为丁廙妻作。”此乃直作《丁廙妻》。梁元帝《为妾宏夜姝谢东宫赉合心花钗启》,此乃直作《宏夜姝》,又讹“姝”为“珠”。宋李清照即李易安,此乃分为二人。唐侯莫陈邈妻郑氏乃三字复姓,此乃误为陈邈。又如汉武内传、神仙传、真诰之属,皆纯构虚词,托言神怪,此本乃题曰汉西王母、汉上元夫人、汉麻姑、晋右英夫人、晋九华安妃,尤为不经矣。

△《汉魏名文乘》·(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张运泰、余元熹同编。二人皆闽中书贾也。所录凡六十家,盖杂采何钅堂《汉魏丛书》、张溥《百三家集》二书合并而成。惟增公孙弘文,伪题曰《公孙子》。赵充国文,伪题曰《赵营平集》。又改东方朔文为《吉云子》而已。

△《元四家诗》·二十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毛晋编。晋有《毛诗陆疏广要》,已著录。是编凡虞集诗八卷,杨载诗八卷,范梈诗七卷,揭徯斯诗三卷。集诗乃晋以意摘抄,非其完本。且四家各有专集,亦无庸此合编也。

△《吴兴艺文补》·四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董斯张、闵元衢、韩千秋同编,而韩昌箕为校录刊刻。斯张有《吴兴备志》,元衢有《欧馀漫笔》,皆已著录。千秋字圣开,昌箕字仲弓,并乌程人。是书采录自汉至明艺文之有关湖州者,汇为一编,以补旧志所未备。其自唐以前为斯张手辑,宋、元以后则元衢、千秋诸人共成之。所采录前代颇详,而明代则渐滥,亦志乘之通病也。

△《十六名家小品》·三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陆云龙编。云龙字雨侯,钱塘人。是编评选屠隆、徐渭、李维桢、董其昌、汤显祖、虞淳熙、黄汝亨、王思任、袁宏道、文翔凤、曹学佺、陈继儒、袁中道、陈仁锡、锺惺、张鼐十六家之文,每篇皆有评语。大抵轻佻獧薄,不出当时之习。前有何伟然序,伟然即尝刻广快书者,宜其气类相近矣。

△《唐诗韵汇》·(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施端教编。端教有《读史汉翘》,已著录。是书采唐人近体诸诗,以上下平韵隶之,大抵取供集句者之用。前有王震序,称其集句为绝艺。可知是书所由作矣。

△《文字会宝》·(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朱文治撰。文治字简叔,钱塘人。是书取前代之文,浼善书者书之,人各一篇,裒而成集。据其凡例,书家姓氏悉从文之朝代后先递为序次。而篇目则王勃在江淹之前,刘禹锡在骆宾王之前,李华在李白之前,邱迟、唐太宗在终军、范蔚宗之前,而《阿房宫赋》又误杜牧为杜甫。斯皆事在耳目之前,不烦稽考,而颠倒如此!其字画亦传刻失真,既非总集,又非法帖,更为两无所取也。

△《集古文英》·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顾祖武编。祖武字尔绳,号纑塘,无锡人。是书裒集古文赋表奏疏之类。其师钱锺义序曰:“湘离之骚,非不油然忠爱,而聱牙沉晦之词,非应时制科所急,将别册另存。至如古诗歌行,选律近体,李、杜、高、王、岑、孟诸贤,诚可继三百篇遗响,而佔毕之士,犹当舍旃”云云。是此书特为场屋而作,可无庸深论矣。

△《天台诗选》·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许鸣远编。鸣远字有望,天台人。自序:“为天台先正诗,多湮没失传,虑后学并此近今者而失之,因加蒐罗。”间入仙释及占籍之士,起南宋迄明,凡二百二十四家。搜采不可谓不广,然元以前仅得二十馀人,馀皆明人也。

△《古表选》·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一卿编。一卿字次公,自号求如居士,泾县人。是书辑历代表章,上起六朝之末,下逮於元。然六朝不过庾信、卢思道等数篇。元惟阿噜台一篇,馀皆唐、宋作也。分八门:曰贺、曰进上、曰辞让、曰谢官、曰陈请、曰诏赐谢恩、曰迁谪谢恩、曰乞休陈情。末附补遗九篇。其凡例称,未入俪偶者,不谐声律者,简俭无可取材者,文义无关制学者,并经裁汰。则为场屋拟表作矣。凡本题事实及引用典故皆略为注释,而不著出典。殊不出《兔园册子》锢习。

△《唐诗近体集韵》·三十卷(内府藏本)

明施重光编。重光字庆徵,里贯未详。是集以唐人近体分上下平三十韵编次。案上下平声分三十部,乃刘渊壬子新刊《礼部韵略》所并,与唐韵不同。唐人私相歌咏者,又与官韵不同。如东、冬二部,萧、肴、豪三部,盐、咸二部,皆互有出入。此书及《唐诗韵汇》均以宋韵分隶唐律,不免时有牵混。而此书之漏略。则又出《韵汇》下焉。

△《唐诗广选》·七卷(内府藏本)

明凌宏宪编。宏宪始末未详。初,李攀龙撰《诗删》,王世贞序之。后坊间割其中所录唐诗刊行,别题曰《唐诗选》,已非于鳞之旧。宏宪又病其无评点,乃杂摭诸家之评,缀於简端,以朱墨版印之,改题此名。盖坊刻翻新之技耳。

△《西园遗稿》·(无卷数,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汪茂槐编。茂槐字廷植,绩溪人。以岁贡授宜阳主簿。是编一曰《康范诗集》,宋汪晫撰;一曰《北游诗集》,宋汪梦斗撰,皆已著录。茂槐为二人裔孙,复合而刻之。西园者乃汪氏所居里名也。后有外集,则宋苏轼赠汪覃,苏辙赠汪琛、汪宗臣诸人之诗,以其皆为汪氏而作,故亦附之於末云。

△《海虞文苑》·二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张应遴编。应遴字选卿,常熟人。是书辑其乡有明一代赋诗杂文,以类叙次而成。其中如桑悦《两都赋》,朱彝尊修《日下旧闻》未见其本。牟俸《请兴水利疏》,《续文献通考》及《明史·河渠志》皆载之,而不及此之详尽。明之中叶,尝平减苏松赋役,载在《明史·食货志》,而与此略有异同。张洪《与缅甸五书》,亦较《明史》列传为备。特时代既近,牵於乡曲之恩怨,不免有所滥收。盖凡辑一乡之文者,均不免此失,亦其势然也。

△《荆溪外纪》·二十五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沈敕编。敕字克寅,宜兴人。是编辑录其邑艺文人物,上起汉,下迄明。凡诗十一卷,词赋、碑铭、序、奏议、书、题跋各一卷,记、传各二卷,风土记、拾遗、纪遗、杂说各一卷附焉。采摭颇为详赡。惟诗以绝句居律体前,律体居古风前,稍为失次。又四言亦谓之绝句,而七言古诗之外又别出歌行为二门,亦非体例。至所列诸传,皆采之正史及地志。以为纪录人物,则挂漏太多。以为艺文之一体,则此种例不入集。尤为进退无据矣。

△《名媛汇诗》·二十卷(内府藏本)

明郑文昂编。文昂始末未详。闺秀著作,明人喜为编辑。然大抵辗转剿袭,体例略同。此书较《名媛诗归》等书,不过增入杂文。其馀皆互相出入,讹谬亦复相沿。鲁、卫之间,固无可优劣也。

△《汉铙歌发》·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董说编。说有《易发》,已著录。是书取汉铙歌十八章,反复解说。首论大意,次论韵,次论音。其论韵则有伏、有击、有进退、有同摄、有同母同入;论音,本《周礼·三宫》之说,按宫、商、角、徵、羽,篇分章位,章分句位。立说殊为创辟,然沈约尝言汉铙歌大字为词,细字为声。后来声词合写,不复可辨,遂无文义可寻,但存其声而已。自唐后乐府失传,新题迭作,於是并声而亦亡之。说不知声词合写之源,而强为索解,已迷宗旨,至铙歌乃鼓吹之曲,但奏其音而不歌其词。故十八章或韵或不韵,亦犹风雅皆有韵而颂不尽韵也。说一概强为叶读,非惟不知古音,亦并不知乐府体裁矣。

△《翰墨鼎彝》·十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但标曰“车书楼选刻”。卷首有金谿聂文麟序,称《养恬集》辑古名公牍札,溯周而下,迄於宋、元,莫不详加订正,亦不知养恬为谁也。所录皆踳驳不伦。如《左氏传》所载诸辞命问答,如薛侯长滕之类,特假言词,非寓书策。且出於左氏润饰之文。乃至指为其人之笺札,标署其姓名,殊为杜撰。其他颠倒舛谬,更不可缕举。盖书肆射利之本耳。

△《吟堂博笑集》·五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杂采隋、唐以来闺阃之作,以死节、劝戒、奇遇、题咏、寄情分为五类。惟首二卷尚有裨风教,然采择亦颇疏舛。其后三卷则多鄙秽之词,不出小说家言矣。

△《二十六家唐诗》·(无卷数,内府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二十六家者,李峤、苏颋、虞世南、许敬宗、李颀、王昌龄、崔颢、崔曙、祖咏、常建、严武、皇甫冉、皇甫曾、权德舆、李益、司空曙、严维、顾况、韩翊、武元衡、李嘉祐、耿湋、秦系、郎士元、包何、包佶也。所选诗甚寥寥。於唐人之中独录此数家,亦未知何所取义。前后无序跋,惟目录后题曰:“姑苏吴时用书,黄周贤、金贤刻。”疑明末书贾所为云。

△《三苏文粹》·七十卷(内府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前后亦无序跋,其曰《文粹》,盖仿陈亮《欧阳文粹》例也。凡苏洵文十一卷,苏轼文三十二卷,苏辙文二十七卷。所录皆议论之文,盖备场屋策论之用者也。

△《赋苑》·八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前有蔡绍襄序,但称曰李君,不著岁月。凡例称甲午岁始辑,亦不署年号。相其版式,是万历以后书也。所录诸赋,始於周荀况,终於隋萧皇后,以时代为编次。大抵多取之《艺文类聚》诸书,故往往残阙。又次序颠倒殊甚,黄香《九宫赋》已见於汉,又见於南北朝中,题其字曰黄文疆。张超《诮青衣赋》已见於汉,改其题曰《讥青衣赋》,改其名曰张安超。又见於南北朝中,仍其故题,而题其字曰张子并。至公孙《乘月赋》,则一见汉,一见南北朝,显然复出,亦全不检。盖明季选本大抵如斯也。

△《诸儒文要》·八卷(内府藏本)

不著编辑者名氏。所录周、程、张、朱及陆九渊、张栻、杨简、陈献章、王守仁十家之文,凡八十篇。而朱子与守仁居其半,皆讲学之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