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红与黑在传统漆色彩中形成的影响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摘要:本文通过对传统漆器的色彩审美分析,探索其对中华民族色彩观的影响。在我国工艺造物活动中曾长期占据主体地位的“器以载道"思想 影响着器物色彩和造型两大方面,其中漆器色彩具有一定的文化学意义,色彩的象征性,与礼仪的关系,与日常生活的关系,与自然的关系,与生命的关系等等,因此需要对部分漆器色彩的具体分析,才能够准确的说明其对传统色彩观是有一定影响的。
  其中红与黑是本文的主脉。在不同的时代,都会出现以红黑为主要色彩的漆器,显然说明了这二色的历史影响力。从漆器角度看这二色,是漆艺术对传统色彩观的影响的直观说明,从生命观角度看,红与黑几乎等于生和死,这也是红黑二色在色彩审美中一直被沿袭至今的关键所在。
  一、漆色彩与自然与生命的关系(一)漆、自然、人 ——红黑的指向性漆源自天然漆树,与自然的关系十分密切。在原始社会里,人类开始了对土壤这一天然的材料的应用,出现了陶器,对有机物质的使用,则是工艺的原始特性,说明工艺造物十分善于从自然造化中吸收营养,无论是造型、装饰色彩等方面,均深受自然的启发也决定了工艺美学的趣味也是崇尚自然,返璞归真,追求自然朴素之美的。
  土壤的红褐色、黄色及瓷的白色是人类最先认识的天然材料的色彩,从自然色彩的角度看,漆具有的天然色是黑色,与大自然的黑夜的黑的色彩具有一定的象征性联系。
  红色是原始社会宗教的关联色,即血液、太阳的色彩,这对人类最初的色彩观的形成具有先入为主的意味,因此漆的应有常常以红、黑色出现。当然从造物的原初开始,陶器的色彩应当对后来漆的色彩审美是有一定的影响的,也是最初的色彩观对漆色彩的影响,从历史时间角度看,陶器从半山文化中比之前的半坡文化、庙底沟、马家窑文化对红黑二色的合用是有进步意义的。
  从人的生死观角度看红黑二色,红色是生命的生发,黑色则是生命消亡的象征,人与漆的关系,在工艺美学的角度是人与物的关系,物的功能之与工艺美学,即是器物的功能性审美,人之与审美具有了审美主体,也是器物开始具有了主体的审美趣味,红黑二色的审美是人类对生活的信念和热爱的体现,在原始社会中,这样的美的表现往往具有原始宗教的意义。
  (二)“红与黑”与“中国”自我身份的塑造和识别1.漆碗 ——部落首领宋代学者郑樵的“制器尚象”说,说明了器物具有象征性。
  器物的色彩自古以来也都是具有象征意义的,中国第一位工艺美学家墨子从节用和百姓义利的角度强调功用的重要,而色彩对于器物也是现在人认为的功能审美的需要,自先秦开始,儒家十分重视色彩的使用规则,礼制也具有象征性色彩,这也是“中国”
  自我身份塑造的开始。
  从禹作祭器开始,漆碗以漆器的形式出现,作为统治阶级的日常生活器具,禹对漆器的色彩形制上有“墨染其外”、“朱画其内”的规定,具有红黑二色的漆器在当时做为部落首领和诸侯的奢侈品,也具有奴隶社会身份的识别功能。这样的基调影响以后的漆器色彩审美甚至当代的漆艺审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