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髹饰录》在漆艺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明代隆庆年间,黄成在前人总结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完成《髹饰录》一书,从漆器的原料、具体分类、使用工具、漆艺制造总的方法原则和禁忌等方面一一进行论述,成为对漆艺运用的集大成者。

  一、对漆艺制作原材料取自自然、崇尚自然的定义我国古代对于造物艺术中的原材料一直有着严苛的标准,这不仅在工匠的现实操作中得到体现,理论著作更是将其置于举足轻重的位置。黄成在《髹饰录》中以“利器如四时,美材如五行”将材料用自然中的五行进行比喻。五行是金、木、水、火、土的统称,在《尚书》中被解释为宇宙生成和不断存在、发展的基本元素,“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

  《髹饰录》对漆艺制作过程中各种自然材料的表述,均表现出强烈的崇尚自然的倾向。如,《髹饰录·乾集》“利用第一”章中指出,漆器无论是漆料还是桐油等其他各种必需原料均取自大自然。尤其是大漆,作者对其属性、用度以及使用范畴全都了然于胸,甚至将漆的医用价值也发掘出来,并因此感慨:“漆之为用也,其大哉!”对于在漆艺制作过程中所使用的不同颜色的色料,该书有如此表述:“五色鲜明,如瑞云聚成花叶者。黄帝华盖之事,言为物之饰也。”作者通过极尽华丽的言辞表达对各种取自天然的色料的喜爱。

  需要指出的是,《髹饰录》中对材料之美的追求并不是对单独存在的原料进行要求,而是对在漆艺制作过程中通过各种原料的有序排列组合所达到的效果与自然现象的契合程度进行要求。如书中将“活架”比喻为“星缠”,并不是因为其多么像“星缠”,而是因为髹漆待干的器具是用木蒂、竹蒂分别与牡梁、牝梁套合,看起来像天空中的星宿排列,同时由于牡梁、牝梁要按照一定的时间进行反转,这又和星星运行一样有规律,所以将其比喻为“星缠”。

  二、胎骨设计总原则的提出造型各异的漆器能够带给观赏者不同的审美感受,在漆器造型中的雕塑美感效果直接受到漆器胎骨造型设计的影响。《髹饰录·坤集》“质法第十七”章记载:“此门详质法名目,顺次而列于此,实足为法也。质乃器之骨肉,不可不坚实也。”这里的“质”

  便是指胎骨,将胎骨比喻成漆器的骨肉,可见作者对胎骨制作的重视程度。《髹饰录》一书对胎骨制作标准明确提出要坚持实用原则和美观原则两大旨向。

  胎骨制作步骤分为桊榡、合缝、捎当、布漆、垸漆、糙漆六个阶段。在“布漆之二过”中,作者着重指出布漆过程中用力不均会导致糊漆不均匀,等漆干后,糊漆少的地方所贴的布就会产生不平的现象。这样强调质量就是为了突出漆器的实用性价值。

  对于漆器制作过程中最常见的方形器和圆形器,桊榡时“皆要平正、轻薄,否则布灰不厚,布灰不厚,则其器易败,且有露脉之病”,强调了胎骨设计的实用性原则。同时,在美观原则上,《髹饰录·乾集》“楷法第二”章指出“质则人身”,杨明注“骨肉皮筋巧作神,瘦肥美丑文为眼”,即是通过漆器胎骨设计的传神,强调其美观性。

  三、爱岗敬业、善于学习的从业人员素质黄成把职业素质作为漆艺工匠的必备素质,并将具体要求放在全书的第二章进行强调。《髹饰录·乾集》“楷法第二”章具体将其归纳为“三法”“二戒”“四失”“三病”,在理论上对漆工的职业素质作出了明确规范;“六十四过”则在实践上对漆工在工艺操作过程中容易出现的过失以及产生原因进行具体分析。对漆工思想修养的要求具体表现在“四失”中,即“制度不中”“工过不改”“器成不省”“倦懒不力”,前三项禁忌要求工匠将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从制作漆器前一直保持到工艺完成,要对髹漆有详细了解,出现错误要及时改正,每件漆器完成都要认真总结、反省;第四项禁忌对工匠的品行进行了强调。在技术要求上,“三法”

  中提出“巧法造化”即师法自然的总主张,“二戒”具体强调忌“淫巧荡心”“行滥夺目”,对过度装饰和粗制滥造的行为严加批判,这在奢靡之风日盛的明朝是难能可贵的。“三病”分别为“独巧不传”“巧趣不贯”“文彩不适”,对漆工提出了漆器制作过程中整体趣味连贯、花纹色彩适度的评价标准。

  我国装饰漆器发展鼎盛时期诞生的《髹饰录》,极富创造性地对漆艺技术进行了全面记录和总结。通过对各种漆器的分类定名,为后来的手工业者提供了作业依据;通过对漆器成品的研究品评,为后世漆器的鉴赏者提供了必要的品评标准;通过对从业者的具体要求,为从事漆艺的技术人员明确了职业技能与职业入门门槛,这就为我国漆艺长久不衰的进步发展提供了有力的理论保障。世界漆文化会议议长大西长利先生曾经这样高度评价漆艺的魅力:“漆器凭借与生俱来的深沉、宽和稳重、如诗情调,历经千年魅力依然存在。”在世界一体化日益推进的今天,通过对《髹饰录》的研究与创新,为我国漆艺的不断发展、完善提供重要的科研成果已经成为大势所趋。

  参考文献:[1 ]长北.各具特色的中国地方漆艺——江南漆艺.中国生漆,2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