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甘肃天水漆器的历史沿革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天水及周边地区的考古发掘,尤其是近30 年来的考古发现证明,以天水为代表的甘肃漆艺,始于先秦,盛于汉,断断续续已达两千余年,可谓历史悠久,源远流长。

  一、天水及周边地区各历史时期漆器考古发现关于天水漆艺的起源,历来众说不一。国内出土漆器实物多出自南方。“至于其他地区,尤其是中原及北方,由于墓葬结构不同,对其漆器保存不利,因此不能由于这些地方出土漆器不多而得出其工艺不发达的结论。”在甘肃有关地方志中,也只提到陇山一带盛产优质生漆,至清代中叶才有了制作漆器的记载。近代常闻有漆器出土,但多残毁散亡,闻而不见。

  1986年,在天水市距麦积山石窟二十公里处的放马滩,发现秦汉墓葬群一百余座,已清理十四座,此处地下水丰富,芦苇丛生,虽然有白膏泥封固,但仍渗水严重。随葬品以陶器为主,漆器次之,大多保存不好。这些战国晚期的秦人墓葬出土漆器共十一件,有盘、耳杯、樽、奁和棰等,其中五件保存尚好,其余均朽坏。其中有一圆盘,“木胎,黑漆,无纹饰。仅盘内饰凸线一条”为旋胎时所留。

  另有三件耳杯,“椭圆形,敞口,双耳,平底。木胎,髹黑漆,有光泽,无纹饰”。一件底部刻有“田贷”

  二字,似为匠作名。这些为数不多的战国晚期的漆器,均为木胎,黑漆素髹,有光泽,无纹饰。

  1972年,天水麦积区赵崖村东汉墓发现大量黑地朱褐色云气纹漆棺残片。1973年,麦积区马跑泉汉墓内发现内红外黑云气纹漆器碎片,器形已不可辨。1983 年,甘谷县新兴乡七甲村古墓群内发掘西汉墓葬一座,内有朱地彩绘漆棺两具,与污泥木炭混杂一起,棺木朽若败絮,漆灰极薄,有人抢挖木炭时破成碎片,无法清理,仅女棺内一件贴银扣黑地彩绘七子奁尚存。1986年发掘的放马滩汉墓内出土一只漆耳杯,“双耳,平底,假圈足。木胎,髹红漆。口沿内一周用黑色双线组成纹饰,双耳表面绘波曲线加圆点图案”。1987 年,在麦积区三阳川西山坪汉墓废址处发现黑地朱绘云气纹漆器残片。近年来偷盗古墓成风,传闻西和县、礼县(现划归陇南市)、清水县一带均有类似发现。天水发现汉代漆器数量之多,分布之广,至少说明天水武都一带的髹漆业在汉代正处于兴旺发达时期,为全国漆艺据点之一。

  隋唐两代,暂无可考。唯诗人杜甫客居秦州,留有诗作。在《寄赞上人》一诗中有“近闻西枝西,有谷极漆稠”之句,可见天水产漆之盛,来往过客也引起注意,漆作应当没有中断,今后或许还能有所发现。

  天水发现宋墓不少,出土大量瓷器,偶有漆器,但都已残毁散亡。现仅存1982 年在麦积区甘泉村北宋元丰年间的墓葬中发现的两件漆器,残朽严重。其一为碗,竹篾胎,两面贴粗麻布;敞口,高圈足;内髹朱漆,外髹棕色罩漆,有光泽,无纹饰。

  明墓内发现木棺两具,髹朱漆,并施泥金绘饰的花草飞禽等纹饰,可惜已腐朽不存。另外,天水民间原藏有明代祖先影匣、炕柜,红油素髹无纹饰,还有画桌、方桌、太师椅,黑色素髹,牙口饰一道朱色,可惜后来都毁于“文革”。

  清代的漆器,留存和出土较多,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为棺椁匾额,前者多为内红外黑,素髹无纹。第二类为桌椅家具,多为黑色素髹,间有简单寿字之类的木雕纹饰泥金或朱色者。第三类为油饰和罩漆制品,箱、柜、盘、盒品种较多,木胎、竹胎、皮胎、藤胎均有。

  二、天水漆器的规模生产天水制漆历史悠久,其制作承袭了古老的方法,漆工制胎、髹饰,工艺简单、色彩单一。天水近代髹漆业的振兴,始于20 世纪初。天水漆器规模生产出现于辛亥革命以后,在资产阶级革命影响下,天水创办小手工业的风气盛行。

  1916年,天水道尹张济洪从陇南十四县筹款九万银圆,由西安聘来技工汪基成、汪俊杰二人,在天水开办陇南工艺厂,招收学徒,使髹漆业再度兴起,厂址设在天水市中城西仓巷瑞莲寺内,经费全赖天水当时地方税款来维持,属于官办性质。开始时生产规模较小,仅有六七十人,分有漆工、木工、裁绒、纺织面料,仍采用简单的手工生产,但改变了过去的传统髹漆工艺方法。当时装饰手法仅有雕填一种,或因漆地可雕的原因,故天水漆器此后一直沿用“雕漆”这一称谓,以示与以往的漆器做法不同。其事与传统意义上的剔红、剔彩、剔犀类雕漆产品大相径庭。以后作坊虽数度易主,时兴时衰,但从未中断。这一时期的产品主要有印盒、砚盒、笔筒、梳妆匣、方盘、圆桌、手杖、小木碗,还有押签桌(即办公桌)、靠背椅、摇椅、茶几、大烟盘子等,木胎、皮胎、脱胎、旋胎样样俱全,其雕填工艺书画水平较高;刀法灵活多变,精细入微,填色典雅,颇具丹青妙趣,盛极一时。

  天水漆器生产虽创办于近代,生产以营利为目的,内部也具有资本生产关系的因素,但由于近代中国民生凋敝,整个民族工业举步维艰。1919 年,因经营不善,在行将倒闭时,天水商会拨款2 万元给予扶持。1920年,陇南镇守使孔繁锦来天水大办实业,工艺厂有所扩充。1926 年,国民军驻天水,将兴隆机器厂合并给工艺厂,改名为“民生工厂”并拨出部分公房租金以补充经费。到1934 年前后,由于经营不善,亏损严重,工厂倒闭歇业。抗日战争爆发,天水漆器业曾一时活跃,私营手工作坊纷纷建立,但生产规模较小,产品数量有限。抗战胜利后时局混乱,髹漆业严重受挫。至新中国成立前夕,艺人改行,流离失所,仅存两户小作坊亦濒临倒闭。

  1949年天水解放后,髹漆业开始复苏。1952年,已有七户作坊恢复生产。1953 年,在当地政府的扶持下,由艺人郭力学、郭炳学、巨珍等二十七人组成天水市雕漆生产合作社,产品与前大致相同。1956年正值我国合作化高潮中,当地政府大力扶持,组织合作社把天水漆器艺人介绍到全国漆器发达地学习提高。1957年前后,该社派员赴福建、四川、扬州、北京等地学习制漆装饰工艺,省手管局也派设计人员支援,技术日渐进步,质量不断提高。

  1958年,天水市雕漆生产合作社改为地方国营天水雕漆工艺厂,再次派员赴北京、天津、扬州学习石雕、牙雕、嵌钿技术,1972 年又从北京玉器厂学回玉雕技术。至此,天水艺人已能熟悉掌握彩绘、镶嵌、雕填、贴金、嵌银、胎花、印锦、堆漆、刻灰、戗金、平螺钿、研磨彩绘等几十种装饰技法,更有著名书画家设计图案,除传统人物、花鸟外,共同创作研制了文物精品系列、石窟艺术系列等新样式。改革开放以后,造型古朴、漆色光润、坚牢于质、光华于文的天水漆器,以其浓郁的地方特色名扬海内外。

  20 世纪80 年代后期,中国社会正处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逐渐转变过程中,天水相继出现了百余家漆器工艺厂(多为小作坊类),漆器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大批艺人的分流和偷工减料,导致天水漆器质量和声誉的下降。虽然这一时期的漆器产量比过去大大提高,但其艺术价值和工艺水平远远落后于前期。因此,天水漆器在进入90 年代以后逐渐衰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