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战国秦汉时期的巴蜀髹漆工艺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举世闻名的古代巴蜀髹漆工艺,在我国工艺美术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篇章。自朝鲜乐浪郡发现大量署名“蜀郡”和“广汉郡”的汉代漆器以来⋯,中外学者对巴蜀髹漆工艺尤为重视。其后,两汉时期的巴蜀漆器,在贵州清镇平坝悼J、湖南长沙马王堆p J、湖北江陵凤凰山H J、四川绵阳双包山和荥经等地,都有大量发现。这些足以说明,早在汉代,巴蜀漆器即畅销国内外了。

  1979年2月,四川青川郝家坪战国墓群出土大量漆器。其烙印戳记之铭文,可证实它们乃是战国中、晚期四川的漆器作坊——“成亭”所制造的。2000年7月,成都市商业街发现大型船棺和独木棺,据推测为古蜀国开明王朝或蜀王本人的家族墓地,出土了大量漆器。这些漆器保存完好,色泽鲜艳,工艺精巧,纹饰华丽,充分体现了驰名中外的巴蜀髹漆工艺的特色,同时,也为我国髹漆工艺史增添了绚丽的色彩。

  一、巴蜀漆器之分期漆器为古代劳动人民杰出的创作之一。从自然使用生漆到制作精美的漆器,势必有一个发生和发展的过程。笔者收集战国、秦汉时期巴蜀漆器的有关资料,试图探索其历史渊源、工艺技术及其生产过程等诸问题。为研究之便,将其分为:原始时期、发展时期、成熟时期和繁荣时期四个阶段,各期所相当的时代如下:原始时期——原始社会晚期发展时期——奴隶社会成熟时期——战国时期繁荣时期——秦汉时期(一)原始时期所谓原始时期,乃为漆器之萌芽阶段,应属古人从不知觉到知觉地使用生漆的时期。早在氏族公社解体到奴隶社会兴起的时候,我国即有将漆器作为食器和祭器的记载了。《韩非子·十过篇》云:“尧禅天下,虞舜受之,作为食器,斩山木而财之,削锯修之迹,流漆墨其上,输之于宫,为食器。诸侯以为益侈,国之不服者十三;舜禅天下,而传之于禹。禹作为祭器,墨染其外,朱画其内。”西汉刘向《说苑》也有此说。其《反质篇》还言:“绘帛以为茵褥,觞勺有彩,”其朱墨对应“觞勺有彩”,说明漆调颜色已开始出现。《唐书》也以为漆器源于虞舜:“舜作祭器,而谏者十七人,则器之布漆,自舜始也。”《禹贡·夏书》还将漆、丹、桐列为贡品之一:“济河惟兖州⋯⋯厥贡漆、丝。”“荆河惟豫州⋯⋯厥贡漆崇”、“荆及衡阳惟荆州⋯⋯(厥贡)砺、砥、磬、丹”、“海岱及淮惟徐州⋯⋯(厥贡)峰阳孤桐。”按“孤”当作“特”,“孤桐”即优质桐。《后汉书·地理志》也有此说,师古注日:“孤桐,特生之桐也,可为琴瑟。”可能系梧桐之类。《说苑·君道》有“剪梧桐叶以为琏”

  之说。夏代虽然没有使用桐油的材料,但朱绘漆器还是可信的,说明漆器的萌芽阶段还应比它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