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生气蓬勃的工人詩歌創作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在一八四四年,即《共产党宣言》发表的前四年,馬克思的好友、德国伟大的民主主义詩人海涅,在他杰出的作品《西利亚的紡識工人》一詩中,正确地反映出无产阶级是旧制度的掘墓人。所以恩格斯称誉“这詩的德文原文是我所知道的最有力的一篇詩。……”也有人說这首詩是文学史上第一篇反映了无产阶級思想感情的作品。在国际工人运动的初期,工人阶級不仅在政治上經济上处于无权的地位,在文学艺术上也差不多是处于无产的状态。他們的斗爭、他們的思想感情,常常要依靠阶級的同情者才能够在文学作品中得到反映。中国工人运动初期的情况,大致也是如此。

国际无产阶級产生它自己的詩人,是在一八七一年的伟大的巴黎公社时期。曾經鼓舞着全世界无产阶級革命的鮑狄埃的《国际歌》,就是在这个时期誕生的。但作为全世界无产阶級革命序曲的巴黎公社,只存在七十二天,就被反动的法国資产阶級所扼杀了。此后无产阶級的遭遇,誠如鮑狄埃在他的詩歌中所叙說的。:对資产阶級的胜利,只見在阳光里,……大家都充滿了詩意”的日子,很快地就恢复了“野蛮的貧困,……沉重的奴役”的境地了。只有在一九一七年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以后,无产阶级才彻底地改变了自己的地位:它第一次成为国家的主人、社会生活的主人,也成为文学艺术的主人,产生了它白己底伟大的詩人馬雅可夫斯基以及苏联的其他許多优秀的社会主义詩人。

中国工人阶級在自己的先鋒队中国共产党的領导之下,团結了一切革命的力量,在全国范围內,取得了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又取得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在国家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成为主人。在过去被剝削被压迫的年代里,中国工人阶級过着穷苦的黑暗的日子,自然也被剝夺了学习文化、享受文化的权利。可是,当他們一旦在政治上和思想上获得了解放之后,他們在文学艺术上的智慧和才能,就发出了光輝,如同他們在其他文化领域內也发出了光輝一样。

早在一九四九年,毛澤东同志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議第一届全体会議的开幕詞中,就已經預言过:“随着經济建設高潮的到来,不可避免地将要出現一个文化建設的高潮。”我国自从实行社会主义建設总路綫,在經济建設方面出現了大跃进的局面以后,文化建設高潮的浪头确实已經汹涌奔騰而来。在文艺上,我們在这个浪头中首先看見了两朵絢烂夺目的浪花,那就是新民歌和工人創作的詩歌。如同新民歌会赋予我国的詩歌以新的生命一样,工人的詩歌創作也一定会以它底新的风格、新的內容和新的精神影响我国詩歌的发展,为社会主义时代的詩歌扩大道路。工人同志的詩歌創作大量涌上报紙、杂志,虽然还是短短的不到一年时間內出現的事情,但这些創作一开始就以嶄新的面貌出現,从它們风格的刚健、朴素与它們內容的新鲜、充实而言,特别是从它們所表現出来的社会主义的时代精神而言,它們已經很明显地給我們的詩歌带来深刻的刺激和影响,并注入了新的血液。而且从这些方面上说,它們所发射出来的光芒,已經使許多专业詩人的作品,显得暗淡无光,因而相形失色。我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在工人同志的作者中間会出現許多优秀的詩人,甚至可能在他們中間誕生我們自己的馬雅可夫斯基。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文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