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論艾青的詩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作家有生活没有生活只要一读他自己的作品就可知道。”

——艾青:在中国作家协会第二次理事会会議(扩大)上的發言

一九五四年的春天,艾青写过一篇論文“詩的形式問題”,題目下边有个小标題是“反对詩的形式主义傾向”。文章一开头就說。“今天中国的诗內容和形式都存在着一些問題,其中最中心的問題,是形式主义的傾向。这种傾向,反映在創作上,是內容的空虛和对于形式盲目的追求,反映在理論上,是对形式問題产生了一系列的混乱的观念,这些观念在各种不同的程度上妨害了創作。我以为,形式主义的傾向不克服,耍使社会主义現实主义的詩有正常的發展,是很困难的。”又说:“社会主义現实主义所企望于詩人的是:詩人必須具有正确的世界观,强烈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感情,以現实主义的創作方法,描繪我們这个时代物質和精神的伟大变革,向人民进行共产主义的教育。”他并且强調指出,文学艺术的原則問題是內容問題,是一个作品里包含着什么思想,作者对現实生活采取了什么态度的問題。这些主张并沒有錯誤.但是艾青近几年来的詩的創作却沒有实践他的主张,相反地走上了他在这篇文章里所反对的方向——形式主义的傾向,同时也丧失了“社会主义革命的感情”,这現象很突出地显現在艾青去年十月出版的詩集“海岬上”。

什么是形式主义呢?艾青在他的論文里說得相当籠統,沒有把形式和形式主义区分清楚,但是他說的“內容的空虛”还算是抓住了要点。我們若是解释得更具体些,可以用下边的話来概括:形式主义是二十世紀欧美資产阶級沒落期的頹废文学里各种派别的一个共同的特点(当然,它在过去的文学史上也是存在着的)。它拒絕文艺的思想內容,使文艺脫离現实的生活、当前的重耍問題和人民的利益。它否定內容产生形式的原則,追求抽象的形式、空虛的意象和自作聪明的艺术技巧,甚至形成一种文字的游戏。它輕視民族文化遺产;它本質上是反动的、反人民的、世界主义的。它的主要点并不在于是否遵守一种严格的規律或形式,因为有一些具有严格的規律或形式的作品,只耍它們有丰富的思想內容,并不能說是形式主义的。

艾青在抗日战爭时期曾經写过一些比較优秀的詩篇,起过一定的进步作用,可是在工人阶級領导的新中国,在社会主义大革命中,他的詩歌創作却堕入反动的形式主义的泥沼,失却革命热情,走上了他的論文里所反对的道路,有人說,这几乎是难以理解的。但事实竟是这样,我們翻开“海岬上”,讀一讀里边的第一首詩:

月宮里的明鏡

不幸失落人間

一个完整的圓形

被分成了三片

人們用金边鑲裹

裂縫以漆泥胶成

敷上翡翠、塗上赤金

恢复它的原形

晴天,白云拂抹

使之明潔

昭見上空的顏色

在清徹的水底

桃花如人面

是彩色繽紛的記忆

这是一首咏杭州西湖的詩,把湖面比作分成三片的明鏡,把苏堤和白堤比作将这面“明鏡”又胶在一起的漆泥,除了一个“巧妙的”比喻以外,并沒有思想內容。若是勉强說最后三行有些內容,也不过是一种陈腐的怀旧情緒,这种情緒在旧时代的詩词里到处都可以讀到,如今不給人任何新鮮的感觉.这样的詩若放在二十五年前新月派或現代派的詩集里,倒是恰如其分,不会显出有什么不同。它严重地脫离了現实,嗅不到絲毫时代的气息。此外如“珠貝”、“高原”、“小河”、“小蓝花”等詩,也都是同样地空虛。“在智利的海岬上”,作者好像费了一番“匠心”,但是这个“匠心”只泄露出作者尽了很大的努力在追求艺术技巧和情感的游戏。一九五四年夏天,中国人民派艾青到了智利,給聶魯达祝寿,实际上是一个保衛和平的政治斗爭;“从地球的各个角落来的”十几个朋友夜晚聚集在这个和平战士的家里,本来可以写出一首动人的,富有战斗性的詩,但作者只欣賞聶魯达住的“一所出奇的房子”,“地上鋪滿了海螺”,和里边陈設的木雕的女神、帆船的模型、铁錨、罗盘、地球仪、各式各样的烟斗和鋼刀、意大利的手杖、上边刻着一对情人的象牙……

……

点击附件浏全览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文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