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曹禺戏剧奥秘的执著探寻者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从20世纪30年代初开始,曹禺先生以他神奇的笔法,在中国现代剧坛上创造了一个别开生面的、迷人的艺术世界。他的《雷雨》《日出》《原野》《北京人》等剧作,吸引着千千万万的读者和观众。同时,也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研究者。田本相就是其中之一。

田本相的曹禺研究,是从“文革”以后开始的。在这20年间,他出版研究曹禺的专著,或主编的有关著作有十多种:《曹禺剧作论》《曹禺年谱》(合作)《中外学者论曹禺》(主编,合作)《曹禺传》《曹禺代表作》(主编)《曹禺读本》(主编)《曹禺研究资料》(编著,合作)《曹禺研究论集》(主编)《曹禺文集》(主编)《曹禺全集》(主编,合作)《曹禺评传》(合作)《曹禺》(合作)《简明曹禺词典》(主编,合作)《曹禺访谈录》(合作)等。从这一系列的书目来看,他为曹禺研究所付出的劳动在中外曹禺研究的学者中实属罕见!

他的曹禺研究,大体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级,以撰写《曹禺剧作论》为中心。

长期以来,由于受“左”的思潮的桎梏,总是以“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原则来评判曹禺的剧作。从这一原则出发,将曹禺划为“民主主义”作家,将他的作品,归入“批判现实主义”的行列,使曹禺及其作品受到贬抑。面对这一历史的状况,田本相坚持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的原则,搜集了大量的资料,深入钻研剧本,从作品的实际出发,独立思考,重新审视以往的研究成果,从而使他的研究有所发现,有所突破。他不是孤立地死抠曹禺的剧本,而是把它们放在现代文学的历史长河中,运用比较文学的研究方法,发现了曹禺剧作的现实主义,与鲁迅小说的现实主义精神,“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发现了曹禺鲜明的创作个性,探寻到了曹禺剧作现实主义的特点:“他善于从黑暗现实中发现美好的事物,善于揭示污秽掩盖下的诗意的真实。”在后来的研究中,他进一步深化了“曹禺的现实主义具有一种诗意的真实性”的观点,认为曹禺“走了一条诗与现实结合的、富有民族个性的创造的诗化的现实主义戏剧创作道路”。他对曹禺戏剧“诗化现实主义”的美学风格,作了更深层的探研。这是他对曹禺研究作出的新的贡献。在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后,他对曹禺及其剧作,作出了这样的评价:“曹禺是以他的杰出的剧作,奠定了他在中国话剧史乃至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的。”“就其创作来说,他仍可以被看作是中国话剧艺术的奠基者之一。”“他的《雷雨》《日出》等剧,是中国话剧艺术走向成熟的标志,并且可以说,对中国现代话剧文学样式的成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第二阶段,以《曹禺传》(1988年出版)的写作为重点。

《曹禺传》的写作,比写《曹禺剧作论》更加艰难。难就难在资料的匮乏。有关他的生平资料和书信,或在战争岁月中流失,或在“文革”中销毁殆尽。然而,《曹禺传》的写作是成功的,而且也是很有特点的。它写出了曹禺的个性,尤其是他那独特的创作个性。它揭示出了曹禺戏剧创作成功的奥秘。它将史传性、学术性、文学性融为一体。尤其,它那潜在的学术性,贯穿在传记的始终。它详细地记叙了曹禺的成长历程。对他的每部剧作的写作背景,创作经过(包括题材和主题的提炼、人物的依据等),演出和发表的情况,观众和读者的反响,媒体的评论等等,都作了详尽的介绍。并且时而有所议论,有所抒发。它还描述了曹禺是怎样从一个天才的演员走向天才的剧作家的。它深入到他的灵魂深处,探寻他的审美个性,他的思想,他的追求,他的欢乐,他的苦恼,他的爱,他的恨……尤其对他后半生的描写,更加动人心魄。将他“从一个海洋萎缩为一条小溪流”的痛苦、焦灼、挣扎甚至于失望的心理,和“泥溷在不情愿的艺术创作中,像晚上喝了浓茶清醒于混沌之中”的矛盾的、复杂的心态,活脱脱地呈现在读者的面前。对他“心不在戏里”,“失去伟大的灵通宝玉”的种种原因,作了鞭辟入里的分析。

在撰写《曹禺传》的过程中,又产生了一部更为宝贵的“副产品”——《曹禺访谈录》。该书是田本相花了十几年的时间逐渐积累起来的。它不是简单的录音记录,而是一部独立的、自成体系的著作。该书真实地记述了曹禺的戏剧生涯,它不但对曹禺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而且对现代文学史和戏剧史的研究也有重要的价值。书中曹禺对戏剧创作的许多精辟的见解,对戏剧事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原载:《文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