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创造社的异军苍头突起(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中期创造社的成员及其主要活动

初期创造社星散的时候,成仿吾就曾宣布““不等到来年,秋风起时也许就是我们卷土重来的军歌高响的时候。”(成仿吾:《一年的回顾》,1924年5月9日《创造周报》52号)但是,首先不耐寂寞,不甘心创造社在新文化运动中销声匿迹,并敲响“鼙鼓”的,不是创造社的诸元老,而是在《创造周报》时期十分活跃,曾受到郭沫若、成仿吾他们提携和鼓励的周全平、倪贻德、敬隐渔、严良才等几位文学青年。成仿吾曾称道“他们是一个维系我们的希望的星斗”(成仿吾:《一年的回顾》,1924年5月9日《创造周报》52号),“半年以来的最杰出的新进作家”。(成仿吾:《终刊感言》,1923年11月2日《中华新报·创造日》第100期)是他们不甘心新文坛的寂寞,不甘心“第一次创造之花的发育”(周全平:《撒但的工程》,1924年8月20日《洪水》周刊创刊号)遭到停止而放弃了自己的专业,挺身出来从事文学工作,复兴创造社的。周全平是农业学校毕业生,当时在浦东一个农场当营业主任。倪贻德是画画的,当时在上海美专任教。敬隐渔原是四川天主堂收养的一个孤儿,当时在上海从事教会工作。严良才则是上海尚公小学的一个教师。是他们,在即将离沪去广州参加革命工作的成仿吾的指导和支持,并取得了远在日本福冈的郭沫若赞同和支持之后,把创造的旗帜继续扛着往前走的。

中期创造社的成员,除原有的继续留在社里的在社里的元老以外,前前后后陆续参加创造社的新成员,首先是周全平、倪贻德、敬隐渔(不久离沪去法国留学)、严良才,稍后是洪为法、陈尚友(不久离开)、叶灵凤、潘汉年,继之是蒋光慈、漆树芬、王独清、周毓英、邱韵铎、柯仲平、成绍宗,最后是黄药眠、段可情等等。

中期创造社的活动,较之初期创造社时期,有了很大的变化。这中间,有继承,也有开拓和发展。这主要是由于国内大革命形势的急剧发展,促使创造社成员的思想发生了变化,他们对社会政治问题和文艺问题有了新的认识,事业遂有了新的进展。具体地讲,其主要活动,有如下几方面:

(一)继续办刊物

中期创造社时期,主要办了两个刊物。一个是《洪水》,一个是《创造月刊》。

《洪水》,先是周刊,后来改为半月刊。一九二四年八月,周全平他们在《创造周报》余稿的基础上,创办了类似《创造周报》那样的以评论为主的《洪水》周刊,仍由泰东图书局出版。但第二期刚看完清样,泰东即以江浙齐卢军阀战起、经济支绌为由,把周刊给停了。实际上,还是由于政治方面的原因,因为泰东图书局是国民党右翼政学系的出版机关,政学系和创造社在政治思想上的分歧,早在初期创造社时期就已暴露出来,《创造日》和《创造周刊》的创刊,即已明朗化。这以后,虽经郭沫若和周全平他们多方设法,周刊仍难以为继,直到一九二五年九月,他们才在新成立的光华书局(以几本书的出版为交换条件)的支持下,把《洪水》周刊改为半月刊复刊了。一直到一九二七年十二月,共出了三卷三十六期。一九二六年十二月还出过一个《洪水周年增刊》。第一、二卷,由周全平编辑,第三卷,郁达夫、成仿吾编辑。周全平在《关于这一周年的〈洪水〉》中曾说:《洪水》虽然没有一个标准的主义,但却遵奉了一个一贯的原则,那就是“倾向社会主义和尊重青年的热情”。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刊物迎合了逐渐形成高潮的大革命形势的需要,因而《洪水》一出,马上就受到了被大革命浪潮鼓荡起来的群众,特别是那些要求进步的青年的欢迎。据统计,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新文学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