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创造社的异军苍头突起(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创造社是在文学对青春浪漫气息的呼唤中崛起的。它们在新文坛所掀起的那个文学新浪潮,既与封建旧文坛的那种旧文艺有着本质的不同,并将其视为死敌;也不同于新文坛内先他们而起的以《新青年》、《新潮》和文学研究会为代表的那个类型的新文艺。在文学革命运动之中,他们是独树一帜,异军苍头突起。用郭沫若在《文学革命之回顾》中的话来说,他们在文学革命爆发期中要算第二期的人物了,《新青年》时代的文学革命运动不曾直接参加,和那时代的一批启蒙家如陈独秀、胡适等没有师生或朋友的关系,前一期的陈独秀、胡适、刘半农、钱玄同、周作人主要在向旧文学的进攻,这一期的郭沫若、郁达夫、成仿吾、张资平却主要在新文学的建设。他们以“创造”为标语,正可以体现他们的运动的精神。虽然他们所扮演的脚色,也仍在替资产阶级做喉舌。

适应着时代社会和文学发展的需要

任何一个文学社团的崛起,大致都由于时代社会的需要,文学运动发展的需要,和作家自身内在的需要。创造社的诞生,当然也正是这样。

从时代社会的需要来看,我国自鸦片战争失败,国家由封建社会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以后,中国人民在深重的封建主义的压迫之外,复又蒙受了一重帝国主义的压迫,因此群众之中蕴藏着一股强烈的反帝反封建和争取民主自由的要求,而苏联十月革命的成功,又使他们受到了社会主义思想的巨大吸引。五四运动的爆发,不仅群众中这种反帝反封建的民主主义的要求和对于社会主义理想的朦胧追求得到了很好的表现,而且形成了实际的革命行动。“五四”不仅成了我国人民追求思想解放、人性觉醒的运动,而且成了力图振兴民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狂飙突进的运动。理所当然地,群众、特别是青年知识分子的这种心声,要求在文学中得到强烈的表现,陈独秀、李大钊等人对文学中的青春浪漫气息的呼唤,正是这种时代社会要求的最早表达。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新文学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