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二十余年如一日”(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郭沫若与郁达夫第四次龃龉不同。它已经超越了一般工作的范围,显示出了思想认识的歧异和政治上的不同态度,而且是通过公开发表的文章显示出来了,所以终于导致了他们之间关系的决裂和郁达夫公开登报宣布脱离创造社。

导火线是1927年1月16日郁达夫化名曰归在《洪水》半月刊上发表的《广州事情》这篇文章。郁达夫是1926年3月同郭沫若一起到广州大学执教的,1926年3月至12月,郁达夫在广州呆的时间,断断续续加起来有4个月左右。应该承认,郁达夫是异常敏感,有着非凡政治洞察力的。尽管时间不长,他却看到了当时的革命根据地广州存在的不易为一般人所察觉的东西。看到了在表面上轰轰烈烈的革命背后潜伏着的危险,看到了革命队伍伍中种种不纯的现象。有些所谓的“革命者”,实际是揣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混到革命队伍中来的野心家。这使他灰心极了,因为他这次到广州,是“本想改变旧习,把满腔热诚,满怀悲愤,都投向革命中去,谁知鬼域弄旌旗,在那里所见到的,又只是些阴谋诡计,卑鄙污浊。”所以一从广州回到上海,他就写了这篇文章。文章一开头,他首先还是肯定“人类社会,在无论如何的状态之下,总是有进步的。”“广州情形,从表面上看来,已经可以使我们喜欢了。”接着,他笔锋一转说:“然而我们再仔细一问,才知道这一条宽广的马路底下,曾经牺牲了多少民众的脂血……一但是这些脂血,却被一个政府中的人吸收去了。”于是,他通过对广州的政治、教育和农工阶级现状的叙述,来揭露他所见、所闻的国民政府中的种种“黑暗的罪恶”、“暗中的敲刮”、“表面的粉饰”和“对于人民的剥削”。然后他又说:“广东是一个牛奶海,许多左派,到了广东,颜色都变了。”“总之这一次的革命,仍复是去我们的理想很远。我们民众还应该要为争我们的利益而奋斗。”这无疑是一篇颇有见地的文章,因为他不仅看到了国民政府正在右倾的事实,而且谴责了政府中种种罪恶现象。但它也显示出郁达夫政治上的不成熟和知识分子的脆弱性。革命的道路是曲折的,当时的革命,也仅仅是实现我们的理想所走出的第一步。当时的国民政府虽然正在右倾,但国民党中的左派和共产党人正在作出努力,要把国民政府从广州迁到武汉去,其目的正是防止整个国民政府的右倾。何况当时郁达夫身处北洋军阀孙传芳统治下的上海,写的又是一篇专门揭露反对军阀统治的国民政府内部黑暗的文章,而且发表在支持国民革命、拥护国民政府的创造社在上海出版发行的革命刊物《洪水》半月刊上。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郭沫若学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