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赵师秀考论三题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赵师秀考论三题

  陈增杰

  内容提要 赵师秀居“永嘉四灵”之冠。本文考定,赵卒年在宋宁宗嘉定十三年(1220年),终年51岁。对赵师秀的两句论诗名言,从历史背景和四灵派诗学宗旨加以解读,阐发其深层含蕴,澄清曲解误解。赵师秀于当时极得诗家推崇,有“五字专城”之誉,他在五律和七律、七绝的创作上取得出色成绩,而今人所编《中国文学史》大都评价偏低。

  关键词 宋诗 永嘉四灵 赵师秀 卒年 诗论

  一、赵师秀卒年考

  赵师秀(紫芝)生年可以确定。据苏泂《泠然斋诗集》卷三《简赵紫芝》:“相逢怪相喜,同病又同庚。”[1] 是师秀与泂同庚。《泠然斋诗集》卷二《余姚江上作先寄城中亲友》:“开禧改岁复峥嵘,老我奔驰不少宁。……挽之不住去如走,鱼鳞年纪今岁是。”鱼鳞,三十六之谓。开禧改岁,即宋宁宗开禧元年(1205年),作者时年三十六岁。往上推算可得,苏泂生于宋孝宗乾道六年(1170年),师秀与之同庚,亦生于是年。

  师秀卒年,却有两说。我在《南宋四灵简论》标为1219年(嘉定十二年);《永嘉四灵诗集》出版时,《前言》中标为1220年(嘉定十三年),相差一年。后来出版的有关论著,或标1219年,或标1220年,未有一致。兹试为考定之。

  上列二说,其所依据皆为四灵诗友薛师石《瓜庐诗·寄题赵紫芝墓》诗:“辛未联诗别,九年成恍惚。大星坠地旋无光,君身入土名不没。”[2]只是算法上有差异。辛未即嘉定四年(1211年),下推九年,以虚数(即首尾九年)计之,为嘉定十二年(1219年);以实数计之(即整九年),为嘉定十三年(1220年)。师秀乾道六年(1170年)生,按前一算法,终年五十;按后一算法,终年五十一。如何确定?有人说古人多以虚数计算,当取前者。这个说法似未足为据,因为并不尽然(详后文)。正确的推定,尚当取证别的材料。

  苏泂《泠然斋诗集》卷二《寄赵紫芝》诗:“同年今半百,同病半年赊。”苏、赵是同庚(见前引)又同年(同科进士)的诗友,这时都寓居杭州,且都年岁半百(五十岁)。苏集同卷在此诗后又有《简紫芝》、《简赵紫芝》二诗,后首有云:“别久似相忘,因行遇道傍。……鹤骨秋逾瘦,松身老更长。”据此作,赵在五十岁那年秋天仍健在,他们还曾相遇“道傍”。又据苏集卷八《忆紫芝》题下注:“五月二日葬于西陵宝严寺山。”五月下葬,其卒当在该年三四月间。由是可断定,师秀去世是在他“半百”后之次年即嘉定十三年(1220年)春夏间,而不是五十岁那一年即嘉定十二年(1219年),因为该年秋天他尚健在。其终年五十一岁。

  再证之刘克庄诗,《后村大全集》卷三诗(南岳第二稿)载《答汤升伯因悼紫芝》:“寂寞西湖三尺墓,谁携斗酒一浇之。”句下注:“有中贵人葬紫芝于西湖之上。”[3]此诗列《九日次方寺丞韵》后、《腊月十日至外祖尚书家》前,为克庄“嘉定己卯(十二年)奉南岳祠”南行之次年即嘉定十三年(1220年)冬间作。同卷《哭赵紫芝》诗:“尽出香分妓,惟留砚付儿。伤心湖上冢,谁葬复谁碑。”列《平床岭》后。《平床岭》题下注:“以下十二首辛巳游山作。”辛巳即嘉定十四年(1221年)。这二诗均为刘克庄在南国的悼怀之作,跟赵师秀嘉定十三年春夏间卒在时间上适相衔接。明田汝成《西湖游览志》卷八《北山胜迹·葛岭·赵紫芝墓》:“卒,葬于此。刘后村吊诗有‘尽出香分妓,惟留砚付儿’之句。”似赵卒时刘亦在杭,论者或举为赵嘉定十二年卒之证(刘奉祠南岳在嘉定十二年底),其实是不对的。

  至于前文说到的“辛未联诗别,九年成恍惚”的“九年”是实指而非虚数,不必远征,取证翁卷(四灵之三)诗即可。翁《苇碧轩诗集·哭徐玑》云:“前时官上归,感怆失灵晖;不料三年后,俱随万化非。”四灵中的徐照(灵晖)卒于嘉定四年(1211年),徐玑卒于嘉定七年(1214年),相隔整三年,故云“不料三年后”;倘以虚数计,则应说“四年”了。

  结论:赵师秀生于乾道六年(1170年),卒于嘉定十三年(1220年),终年五十一岁。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