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从《入蜀记》看陆游入蜀的诗学意义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从《入蜀记》看陆游入蜀的诗学意义

  康忠强

  内容提要 入蜀之行是陆游诗歌创作从山阴走向蜀中的过渡。在《入蜀记》中,陆游对前人的诗歌有所引用和考证。这些诗学考证表现了宋代文人的理趣,也影响了陆游的诗学认识。《入蜀记》中表现的诗歌认识在入蜀诗中得以呈现。入蜀诗融合自然、历史、情感,为后来陆游南郑创作的突破做了准备。

  关键词 《入蜀记》;诗学考证;诗学认识;入蜀诗

  亁道六年(1170 年)闰五月十八日,四十六岁的陆游从山阴出发,远赴夔州任职通判,历时一百五十七天。到此年十月二十七日,陆游到达夔州。此行途中,陆游每天都记有日记(有四天只记日),这些日记最后编纂为六卷《入蜀记》,(1)2459收在其《渭南文集》中。入蜀之前,陆游仅在福州、临安、镇江、南昌等地任职,而且“一从南昌免,五岁嗟不调”,(2)131赋闲在家的陆游主要在书斋读书。现存《剑南诗稿》中,陆游入蜀前的诗作仅有一卷多。陆游创作的高峰出现在入蜀之后,特别是在入幕南郑后,陆游的诗歌创作进入了一个“诗家三昧忽见前,屈贾在眼元历历”的境界。(2)1803此次入蜀之行则是陆游从山阴创作到蜀中创作的一个过渡。作为记录这次过渡旅程的《入蜀记》,其中就包含着许多具有文学价值的诗学考证和诗学认识。

  一、诗学考证:“欲就骚人乞遗迹”

  《入蜀记》记录了陆游“穷江湖万里之险,历吴楚旧都之雄。山巅水崖,极诡异之观;废宫故墟,吊兴废之迹”的过程。(1)2038《入蜀记》记录行舟沿路山水、人情风俗外,最为突出的是其丰富的考证。《四库全书总目》评价《入蜀记》:“游本工文,故于山川风土,叙述颇为雅洁,而于考订古迹,尤所留意……其它搜寻金石,引据诗文以参证地理者,尤不可殚数。非他家行记徒流连风景,记载琐屑者比也。”(3)530陆游精于历史,曾撰《南唐书》,故《入蜀记》对长江流域的历史,特别是五代至北宋的历史和行政沿革记述非常熟悉。

  除了历史考证,《入蜀记》中还有不少诗学考证。陆游一路沿着长江船行,面对前辈诗人们留下文墨的长江时,他面对的已不是自然的长江,而是具有文化意义或是诗意的长江。饱读诗书的陆游不断地引用诗句和眼前之景相印证,就出现了许多具有价值的诗学考证。兹列举如下:

  在当涂姑熟溪中,陆游记载了其族伯父彦远曾说:苏轼认为《姑熟十咏》非李白作。他进而写到:“或曰《十咏》及《归来乎》、《笑矣乎》、《僧伽歌》、《怀素草书歌》,太白旧集本无之,宋次道再编时,贪多务得之过也。”(1)2422虽有苏轼之断定,“或曰”二字仍看出陆游之谨慎。后在池州时,他又说到:“然观太白此歌(《秋浦歌》),高妙乃尔,则知《姑熟十咏》决为赝作也。”(1)2428陆游的记载和推论为后来的李白研究者所称引。

  在公安时,陆游根据杜甫《晓发公安》自注“数月憩息此县”及《移居公安》、《留别公安太易沙门》,推断出杜甫“以秋至此县,暮冬始去”。(1)2447他还通过舟子得知“长头三老”指梢公、“摊钱”指博钱,从而明白杜甫“长年三老长歌里,白昼摊钱高浪中”之意。

  《入蜀记》中其他的诗学考证,正如《四库全书总目》所说:“梅尧臣《题瓜步祠诗》误以魏太武帝为曹操;……庾亮楼当在武昌,不应在江州,白居易诗及张舜臣《南迁志》并相沿而误;欧阳修诗‘江上孤峰蔽绿萝句’,绿萝乃溪名,非泛指藤萝。”(3)530

  在《入蜀记》中,还有一些并非考证,却具有诗学文献价值。过芜湖县时,陆游说温庭筠作《湖阴曲》,后张耒认为温庭筠误读“于湖”之名为“湖阴”,作《于湖曲》以反之。还有一些仅存于《入蜀记》的诗学文献,如徐俯过慈姥矶的《慈姥矶诗》诗序和残句、从苏轼游的黄州人何斯举诗残句、北宋唐立夫(陆游错记为“唐立天”)题张天觉墓诗残句、唐人李贻孙(陆游错记为“李贻”)过巫山诗残句等。

  这些考证和《入蜀记》中史实考证、历史遗迹考证一样,显示出陆游求知求真的理性追求,而且对于后来的文学研究都有参考价值。稍后范成大在淳熙四年(1177 年)出蜀归临安的《吴船录》中也有很多考证。上溯北宋之欧阳修、王安石、苏轼,下至南宋陆游、范成大,宋代文人对于考证如此倾注,可窥见有宋一代文人的理性追求。

  其实这是文人从书斋走向自然山水的常有心理。陆游在《巴东遇小雨》诗中说:“西游万里亦何为,欲就骚人乞遗迹。”(2)171行舟长江的同时,通过引用诗句而进行考证,对前辈诗人们的诗句进行了辨正和解读。陆游的诗学考证,一方面为后人提供了丰富的诗学资料,另一方面也为自己的行程增加了理趣,他通过考证进一步理解诗人创作与眼前山水行程的关系,在诗学认识上,逐渐树立了“挥毫当得江山助”的创作观。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