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宋代令词的几类特殊写作模式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论宋代令词的几类特殊写作模式

  霍明宇

  内容提要 比之慢词,精练而非冗长的篇幅,容易凸显令词整体上的结构安排,使读者单从篇章构造上就能获得一种情感的触动。文章梳理宋代令词中的几类特殊写作模式,并分析其写作特点。其中,有些令词通过上下片情感的对立、对比,来凸现作家思想、境遇上的变化;有些则利用上下片写作模式的对称、重复,造成一唱三叹的抒情效果,以及整齐而又回环的节奏感;还有一些利用末句与前文所形成的或对比或申明、总结的关系,在貌似不协调的比例中凸现出末句抒情的力度。

  关键词 宋代 令词 写作模式

  作为一种简短而富于音乐性的文学形式,许多令词① 在谋篇布局中体现出独具特色的艺术魅力。并不冗长的篇幅,容易凸显词作整体上的结构安排,使读者单从篇章构造上就能获得一种情感的触动。令词中有的通过上下片情感的对比,来凸现作家思想、境遇上的变化;有的则利用上下片所抒情感的对应、重复,造成情感和音律上的回环往复,一唱三叹;特别是许多令词的结句与前文形成或对比或申明、总结的关系,由此突出了词作主旨的表达。显然,上述整齐明确的抒情结构安排皆是词作者在篇幅短小而容易驾驭的令词中有意为之,是在冗长的慢词中较难做到的,因此又可以视为令词写作手法中的独特之处。下文便以宋代令词为例,试析上述几类特殊抒情模式。

  一、上下片对比式

  就情感的抒发而言,一首词的上下片之间既可以是同一种感情贯穿始终,也可以从中发生转变。后者被称为“过片则变”的写作方法。这其中,当上下片之间凸现两种相反、对立情感的冲突、碰撞时,情感表达便在直线型的叙述中出现了波折,从而在冲突中增强抒情的力度。

  令词中以上下片时空的转变来映衬词人情绪的变化,是较为常见的对比模式。这种方式大多是由时间顺序的推移所构成的结构模式,是由上下两片分别独立地抒发两种相反的感情。对于这类作品,辛弃疾的《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一词最具代表。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作为短小的抒情文体,很多令词具有非凡的概括力。它往往能将大的时空跨越容纳于一体,在今昔对比中凸现作家深刻的情感变化。像辛弃疾的这首小令,便是浓缩了主人公历尽风霜的一生,通过人生不同阶段心态的巨大反差,传达出深沉的人生感慨。可以说,正是这种上下片所构成的强烈对比,为词作带来了极为感人的艺术魅力。

  令词中,上下片的对比更多情况下是囊括了时、空两个层面,通过不同时、空背景下人物境遇、心绪的变化,构成情感的碰撞。在这类词作的过片,往往出现诸如“而今”、“当日”等字眼,提示情感的转折。试看柳永的《少年游》一词:

  佳人巧笑值千金。当日偶情深。几回饮散,灯残香暖,好事尽鸳衾。

  如今万水千山阻,魂杳杳、信沉沉。孤棹烟波,小楼风月,两处一般心。

  这首令词上片描写当年与所爱女子欢聚一堂的快乐,女子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其中的“当日”两字暗示着时光的飞逝与境况的变化。下片“如今”两字突然将思绪拉回到今日,万水千山的阻隔,音信难通的苦恼,使得当日的欢乐想来如昨梦前尘,可欲而不可求。“当日”与“如今”的对比,相互映衬,加重了情感的表达。

  还有一种典型的情况是上下片所描述的场景不变,而只有时间发生推移,最终造成一种风光依旧、人事全非的意境。换言之,词作将两种属于不同时间但又是同一空间的物象联系在一起,依据相关又相对的原则组合,形成前后对照,以表现作家感情的变化。欧阳修的名作《生查子》可视为这一类型的代表: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这首词从去年的元夜写到今年的元夜,时间上有了一年的奎隔,但是场景仍然是元夜的月与灯火,应该说没有大的变化。而就在相似的空间场景下,去年热闹约会的欢快一转而为今年元夜的孤单、伤怀,强烈的对比凸现了心境的变化。回忆变迁,环境依旧而人事已非,当日现实的欢愉恰成今日回忆的苦痛,上下片的对比造成了感情上大的起伏。加之上下两片中又重复运用“年”、“元夜时”、“灯”、“月”、“人”等字样,用两两相对的意象,造成回环往复,令人细细寻绎,回味无穷。

  如同这首欧词一样,从形式上来看,在有些令词中,为凸现上下两片情感的对比,词人特意使用两两相对的意象。也就是说,下片对照上片,于相应字句上出现用词的重复,形成较为规则的相互对应。一般说来,小令篇幅有限,为避免作品显得单调而缺乏锤炼,应尽量避免重复用字。但是,如果能运用得当,却又往往产生别具一格的艺术效果。特别是由于篇幅的短小,这种有规律的重复,往往为令词带来一种整齐的节奏感,可谓回环往复、因复见巧。这也是在篇幅冗长的慢词中不易体现的,可以视为令词描写手法中的又一独特之处。需要说明的是,令词中将对应重叠方式运用于全章的,往往是一些上下片字数、句法、格律完全相同的词牌,例如《生查子》,这一词牌属于双调,重头,上下片相当于两首整齐的五言诗,最便于作者采取文义并列的结构,形成章的重叠,颇类歌曲反复一遍,有回旋咏叹之致。

  对比的目的是为了突出重点,在比较中加重语气和感染力。令词中的对比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以上片的描写作为伏笔,为下片起铺垫、衬托的辅助。由于存在着这样的反衬,便使得下片的中心思想更为突出。在令词中,这种反衬的形式有很多种。最常见的是上片情绪欢快,下片情绪悲哀,从整体上看,则造成以乐衬哀的表达方式。例如吴文英的《醉桃源》(赠卢长笛)一词:

  沙河塘上旧游嬉。卢郎年少时。一声长笛月中吹。和云和雁飞。

  惊物换,叹星移。相看两鬓丝。断肠吴苑草凄凄。倚楼人未归。

  这是一首赠友之作。上片写昔,下片写今。上片写少年时旧游之乐,下片写两人年老分离之伤悲。在都到了“人鬓花老”的时候,去回忆少年时的欢欣,种种感慨溢于言表。词作情感的重心在下片,而以上片之乐反衬下片之哀,倍增了不胜今昔之感。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