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由《云韶集》、《词坛丛话》看陈廷焯前期对晏欧词的研究与批评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规模前辈,益以才思——由《云韶集》、《词坛丛话》看陈廷焯前期对晏欧词的研究与批评

  顾宝林

  内容提要 《云韶集》及其所附《词坛丛话》是晚清学人陈廷焯前期词学著作成就和词学理论阵地的代表。作为浙常转换之际的词学大家,陈廷焯也将选词评词的目光对准了宋词先驱晏欧三家,在此二著中不仅选有数量不等的作品而且富有个性的点评和赏析。陈廷焯从崇雅的词学宗尚出发,认为晏欧三家词“规模前辈,益以才思”,是对《花间》、南唐之词风之略有变革和创获。不仅如此,陈廷焯还指出了晏欧词在后世的传承影响,并对三家词多有激赏和批评,体现对晏欧词独特的品评和感受。总体而言,二作之中陈廷焯最为称扬小晏词,最次为晏殊词,对欧词的看法呈现不一致的态度,开始流露贬低欧词的倾向,或为后期的否定欧词张目,这是治词者容易疏忽之处,须小心辩证看待。

  陈廷焯(1853~1892),和其它晚清词学家一样,早年受浙派词学影响,推尊朱彝尊词学思想,后改推谭献的论词之法,终成鼓吹常派宗风的一代巨匠,影响卓著。陈廷焯的主要词学贡献,笔者更认同朱惠国先生所谓一改常州词派以往带有乾嘉经学风气论词作词的作派而“由学人词派开始向词人词派转化”[①]。换言之,从词学队伍角度而论之,陈廷焯使词学创作与研究开始摆脱经学家作词论词的束缚而重新回归到词人谈词填词的状态,这对于词学自身的发展态势而言,是一波三折之后的回位。陈廷焯的词学成果,基本上见其不同时期的词学著作。前期的《云韶集》词选26卷及其《词坛丛话》凡106则,后期有《词则》4集20卷和《白雨斋词话》10卷。另有《白雨斋词存》(存词46首)等文学著作4种存世[②]。当前对于晏欧词和陈廷焯及其词学批评成果较多,然而缺乏以晏欧三家词为整体背景并结合陈氏词学著作来细微考察其批评流衍状况的成果。我们认为,晏欧词作为词风近似的北宋前期的主要词体样式,一直受到后来者的学习与批评,即使在词学中衰的明代和南宋词宗风如火如荼的清代,也存有它们被流传和批评的印记,揭示和反映了词学发展的多元化趋势。陈廷焯作为清代后期词坛浙常转换之际的主要健将,考察他的晏欧三家词的批评接受状况,不仅可见北宋前期词坛大家之流衍状况,而且对于细微体察陈廷焯词学思想和晚清词坛风尚亦具有一定的代表性。限于篇幅,本文选取《云韶集》及所附《词坛丛话》为考察窗口。

  一、《云韶集》的词风宗尚及其宋词选格局

  《云韶集》[③]成书于同治十三年(1874)左右,是陈廷焯结集完成的一部集词选词评于一体的大型词学著作,体现了他早期的选词和论词思想。而《词话丛编》收录的《词坛丛话》则是《云韶集》附识的前面部分,亦代表陈廷焯前期的词学理论和识见。陈廷焯早年论词出入浙派,推尊南宋雅词,对于词选的编定,明确以朱彝尊《词综》为选取标准和主要取词范畴,“屏邪抚雅,大旨亦不敢外先生”[④],并杂以《历代诗馀》及《明词综》、《国朝诗馀》、《四库全书提要》等典籍为取词范围,厘为26卷,跨唐宋金元明清六朝,取词3434首,一切以“雅正为宗”[⑤],选词规模远甚《词综》和《钦定词谱》,彰显陈廷焯欲以选词改变《花间》、《草堂》的流风陋习。与《词综》不同的是,《云韶集》不仅选词,而且附有诸多的词论词评,其理论研究价值也是前者所不可比的。这些少则三五字,多则十余言的评点和106则《词坛丛话》互为表里,共同构建了陈廷焯早期的词学思想和批评理论,也是考察历代词人于晚清词家研究与传承的重要文献。为了便于比较论述,本文将其分而论之。

  《云韶集》词选26卷,宋词选主要有9卷(卷2至卷10),外加卷24、25部分补宋人宋词,共有两宋词家310人(含无名氏),词作959首,人均约3首,其中选词10首以上的有(依原顺序排列):欧阳修16首,晏几道20首,张先14首,柳永14首,苏轼18首,秦观15首,贺铸22首,毛滂10首,周紫芝10首,周邦彦30首,吕渭老10首,朱敦儒13首,辛弃疾45首,程垓13首,姜夔23首,陆游15首,刘过10首,高观国16首,史达祖17首,吴文英33首,蒋捷19首,陈允平18首,周密38首,石孝友12首,王沂孙24首,张炎35首。另外女词人代表李清照也选有11首。从南北宋词的分布数据看,北宋选词15首以上的有6人,南宋则有11家,且30首以上的除了北宋周邦彦,其余均属南宋词人,而音律派词家尤多,体现了陈廷焯沿袭浙派前期以尊南宋雅词为宗旨的选词、论词风气。北宋名家词中,陈廷焯独尊贺铸和周邦彦,南宋名家中则除了辛稼轩以45首独占鳌头外(存词数量也最多),吴文英、周密及张炎较多,姜夔因其总数量不多,选有23首,其比例亦甚高,反映陈廷焯承袭浙派词学思想的一面:共尊姜张[⑥]。这种分布格局大致与《云韶集》论宋词总序相一致。《序》中陈廷焯指出北宋词为宋词之高境,以美成词为最高峰;南宋词的特点在于变,而其嬗变则肇始于白石;美成为北宋词极高词艺的总结者,而姜夔则是南宋雅词的开拓者[⑦]。

  由上可知,《云韶集》以“雅正为宗”,以南宋词“姜张”为标杆,北宋词也以“贺、周”为尊,而对于宋词具先锋意义的晏欧词,除了欧阳修和晏几道词相对被选录较多之外,几乎没有什么特别凸显的地方。那么《云韶集》选录晏欧词到底怎样?陈廷焯又是如何评价他们三家词的呢?我们该怎样看待陈氏这种批评言论?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