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由明清之际节烈诗歌看士人心态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明清之际节烈诗歌小议

  ——由明清之际节烈诗歌看士人心态

  郝美娟

  内容提要 明亡清兴之际,表彰贞节烈妇的文学作品层出不穷。女性慷慨赴死,男性秉笔歌唱,以极端的方式为挽救所谓的世道人心树立光辉的典范。对于女性的死亡,男性作家以一种应然的态度,流露出令人扼腕的冷静和不近人情的热情。正是因为这种令人不可思议的态度和浓烈的说教气氛,使得这些诗歌极少有艺术美感。然而,作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和文学现象,它仿佛是一个信号,告诉读者当时士人的心态和价值追求。

  关键词 节烈 死亡 士大夫 节义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死亡是残酷的,却被国人赋予了太多意义。悲壮如战士战死沙场,崇高如屈原沉江,人生无常如朝不保夕的魏晋文人,凄美动容如为情而死的杜丽娘。然而,死亡这个肃杀悲凉的字眼,在明清之际士大夫的眼中,却变得那么平静和正常。这样的一些作品散见于文人们的诗歌、序和墓志铭中。士大夫们用尽热情和心血,树立关乎世道人心的精神典范和行为楷模。“忠臣不事两国,烈女不更二夫,一与之醮,终身不移,男可重婚,女无再适。是故艰难苦节谓之贞,慷慨捐生谓之烈。”[1]

  女性用生命换来的是男性们热情高昂而近乎自私冷酷的歌颂:黄宗羲、顾景星、钱谦益、吴伟业、屈大均、施闰章、方文等等这些著名的士人创作了相关作品。其数量之多令人触目惊心,而女性死亡的方式也骇人听闻。

  一

  回顾中国历史,对女性贞节观念的强调要求由来已久:

  西汉时刘向编撰《列女传》,列《母仪传》、《贤明传》、《仁智传》、《贞顺传》、《节义传》、《辩通传》、《孽嬖传》七卷。汉代班昭的《女诫》、唐代长孙皇后亲自撰写的《女书》、明代仁孝文皇后的《内训》都是自身言行举止以及生活作出的规范。比如女子应该谦恭卑弱不出风头、谨言慎行、将丈夫、叔弟置于第一位。到了清初王相把《女诫》、唐代宋若华《女论语》、明《内训》及其母亲的《女范捷录》合称为“女四书”。

  另一方面旌表贞女的制度也促进了这种社会风气。《汉书·宣帝本纪》中载:“夏四月……及颍川吏、民有行义者爵,人二级,力田一级,贞妇、顺女帛。”[2]《明会典》中也提到:“民间寡妇,三十年前夫亡守制,五十以后不改节者,旌表门闾,除免本家差役!”[3]有文章为证:戴名世《李节妇传》:“康熙十有三年建坊旌表而节妇之名著于京师”,[4]其又一篇《吴烈妇传》中,戴氏于丈夫死后,自己吞金而死,于是,“自巡抚都御史以下皆祭吊烈妇而其亲党醵金建吞金祠于烈妇冢旁”。[5]这种社会制度对节妇烈妇的鼓励和奖赏,客观上鼓励刺激了女性的守节意识。

  在思想教化方面,宋代司马光已经很明确提出了对女性忠贞的要求,之后二程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将之推到极致。在宋明理学的笼罩下,为自己立贞节牌坊也成为女性的自觉追求:《宋史》中有列女55人,《唐书》54人,《元史》187人,《明史·列女传》中说,以贞白自砥的妇女“著于实录及郡邑志者不下万余人”。[6]并记载有300多名妇女殉节的史实。越到封建社会后期社会对女性的规范和要求越严格苛刻。

  《罪惟录》卷28也记载有烈妇87人、烈女35人,其中有所谓的“徐州十六烈”、“丰县二烈”、“萧县八烈”、“沛县八烈”、“砀山县十六烈”、“丰县五烈”、“歙县六烈”等。

  另外,这一时期全国各地地方志中也记载有大批烈妇、烈女。如安徽《休宁县志》记载,该县在明代就有烈妇、烈女400多人。由于中国古代盛行早婚,烈女自杀的年龄一般在14~19岁之间,正值青春年少之时。

  1644年,崇祯皇帝自缢死于煤山,一发而不可收拾,随之上演了一出出将领士兵纷纷殉难的悲剧。大明王朝气数已尽,而守城将士们也纷纷以死报效朝廷和皇帝。1645年,扬州城被清兵攻下后,一时间官员、医生、船员及儒生以死殉城者很多,妇女死义者也不少。江都城陷后,殉城者更多,妇女中就有誉之为“江都程氏六烈”、“孙道升一门节烈”等。

  文人们以客观冷静的描述了死亡的过程:

  烈妇曹氏……年十九,归同邑唐之坦,归六年。之坦疾革。谓其夫曰君死,我不独生。乃营砒霜以待。烈妇沥桑灰为汁饮之。腹痛而不死,……明日,恐死不是及时也,碎钱为屑。吞以速之,又不死。夫既殓,防之者欲虔,烈妇曰:“顷欲与夫同殓,既失此期,何日不可死”……人定,烈妇潜起饮卤升余。号呼婉转,毒裂经时,复吐而下解。烈妇曰:我既求死不得,计惟有绝食耳。不食二十二日,而容貌如故,神理迥然,夜半,启户出,投于傍舍池中,久之而家人始觉,出之池,已死。

  ——黄宗羲《唐氏曹烈妇墓志铭》[7]

  从砒霜、殉葬、吞金、绝食再到投井这位正当二十五岁芳龄的女性无所不用其极而终于完成烈妇的愿望就是求得已死,可谓“求仁得仁”。作者描述死亡过程时流露出无比推崇赞扬的语气令人不寒而栗,就作品本身又何谈美感?

  诗人们还以热情高昂的激情赞扬了这种美德,黄宗羲《卓烈妇诗》:[8]

  兵戈南下日为昏,匪石寒松聚一门。痛杀怀中三岁子,也随阿母作忠魂。

  无数衣冠拜马前,独传闺阁动人怜。汨罗江上千年泪,洒作清池一勺泉。

  问我诸姑泪乱流,风尘不染免贻羞。一行玉佩归天上,转眼降幡出石头。

  王子才华似长卿,断肠数语写如生。至今杜宇声声叫,还向池头叫月明。

  诗人将卓烈妇比喻为千古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屈原,可见评价之高。屈原怀抱美政理想,带着“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伤感而沉吟江畔,自投汨罗。可以说,屈原的人格是伟大崇高的,他因此而成为后世文人景仰的文化名人和大文学家。诗人作此比喻自然表明烈妇的死具有与屈子一样的文化高度。

  方文,字尔止,安徽桐城人,明诸生,入清不仕。他的诗歌人称有少陵遗风。其《大明湖歌》叙张秉文在被清军杀害后,其妻方氏与另一妾投水死的壮烈场面。“吾姐闻难且不哭,立召二妾来咨谟。爷为大臣我命妇,一死之外无他图。……小妇亢言吾弗活,愿与母氏同捐躯。两人缝纫其衣带,欣然奋身投此湖”。何止礼赞,烈妇的死具有弘扬传统道德的伟大意义:“纵观往古,国家废兴,未有不由于妇之贤否,事君者,不可以不慎,诗曰‘夙夜匪解,以事一人。’”[9]

  由此可见,女子之规范不仅仅是一家之本,更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顾景星《烈妇行》:“君臣夫妇两大伦,国破家亡死几人。息妃不笑何难殉,蔡琰还乡再误身。人间万事堪悲触,使我欷虚泪频续。请将烈妇乡里歌,弹入马上琵琶曲。”郑性《王烈妇》:“此妇沉晦久不彰,贞心耿耿埋尘土。我为烈妇扬幽芳,日月不灭妇千古。”曹溶《宋宋诗》:“嫁者得故夫,婚者得贤妇。薄俗行复敦,可以戒永久……婚姻人道纲,歌此上国史。”如此等等。

  还有贾开宗的《卓烈妇》:“夫妻相向暮口顽,一笑凝睇岂惜死,夜静不闻儿女啼,芳兰萎谢金闺里。”女性的死亡就这样被赋予关乎国家社稷存亡的意义。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