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明代小说序跋的文体特征与文学价值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试论明代小说序跋的文体特征与文学价值

  王猛

  内容提要 明代小说序跋继承了传统序跋文体的特点,又有不少新的突破,形成自己独有的风貌,如艺术表达的多元化,语言风貌的千姿百态,主客问答的独特结构等等,很大程度上突破序跋文体实用功能的局限,从而成就了其不可忽视的文学价值,构成明代散文一道亮丽的风景。

  关键词 小说序跋 文体特征 文学价值

  一、文体学溯源

  文体指文学体裁、文学样式,每一种文体都有其特定的语言形式、篇章结构和表达方式。序跋也不例外,而古代小说序跋即属于序跋文体的一种。序跋出现很早,如汉代《毛诗序》、《太史公自序》已经是正式的序跋文体,当时著名的序跋尚有不少,如班固《两都赋序》、扬雄的《方言序》、刘向《战国策序》等。另外还有一些虽未以序名篇,但与序跋性质无二的,如王充《论衡•自纪》、刘秀《上山海经表》之类。序跋的出现并不等于自觉的文体意识已经形成,一种文体在刚刚出现的一段时间内,很可能只是现实需要的产物,文体意识往往是不自觉的或不明晰的。文体意识的自觉与明确应该始于文体分类的出现,也就是说只能在魏晋以后,至南北朝时期才开始形成的。

  序跋作为一种文体分类,最早见于南朝梁萧统编纂的《文选》。《文选》虽然不是一部专门的文体分类学著作,但是它将梁代以前的文学作品七百余篇,按类编排,形成我国第一部文学总集,对后代的文体分类学影响很大。《文选》分当时和以前的文章为三十九类,其中就包括“序”类(卷四十五、四十六),收序文九篇。同属梁代的刘勰的《文心雕龙》,体大思精,是中国文学批评史上唯一的一部系统的理论著作,已专设文体论(从卷二“明诗”到卷五“书记”篇),分文体为三十四类,对每一类文体均有专门论述。在《诠赋》篇论述赋这一文体的时候,就提及“序”的作用:“序以建言,首引情本”,意思是开篇设置序言,用来说明作品的主要内容、意义。其后“论说”篇中又称:“序者次事,引者胤辞”[1],意思是“序”按一定次序来申述事物的内容,“引”是对正文进行的补充。而“引”在后代也是序跋文体的一种,如明支允坚的《异林自引》、冯梦龙的《太平广记钞小引》等,清储欣编《唐宋十大家类选》就将序与引同归于“序记类”。明代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中称“引”:“大略如序而稍为短简,盖序之滥觞也”,且认为“唐以后始有此体”[2]。这里的“引”和传、注、赞、评、序等并列,都属于“论”这一大的文体分类中的细类,即刘勰所谓“详观论体,条流多品”,而且从释义上也与后代作为文体的引有一定关系。刘勰将序、引对举,同归于“论说”一体,显然也是看到二者之间的密切关系,所以到了后代,它们同归于序跋类。

  《文心雕龙》以后,“序”作为一种文学分体的地位逐步确立,如北宋初由李昉等奉旨编写的《文苑英华》、宋姚铉编的《唐文粹》等均将其作为一级文体分类。而“跋”一般认为始于唐宋,宋代吕祖谦编纂的诗文总集《宋文鉴》,首次列“题跋”一类,与“序”并列,其后,《元文类》、《文章辨体》、《文体明辨》、《明文衡》等诗文总集或文体学著作等都将“题跋”专列一类,直到清代庄仲方编纂的《宋文苑》还是如此。这种状况最终在姚鼐编纂的《古文辞类纂》中被打破。该书将先秦至清代的古文约七百余篇,分为十三类,各有“序目”,略述其渊源特点,而第二类即为“序跋类”。该书第一次将序与跋合为一体,体现了通脱拔俗的文体意识和眼光,其“序目”云:

  序跋类者,昔前圣作《易》,孔子为作《系辞》、《说卦》、《文言》、《序卦》、《杂卦》之传,以推论本原,广大其义。《诗》、《书》皆有序,而《仪礼》篇后有记,皆儒者所为。其余诸子,或自序其意,或弟子作之,《庄子•天下篇》、《荀子》末篇皆是也。余撰次古文辞,不载史传,以不可胜录也。惟载太史公、欧阳永叔表志叙论数首,序之最工者也。向、歆奏校书各有序,世不尽传,传者或伪,今存子政《战国策序》一篇,著其概。其后目录之序,子固独优已[3]。

  将序跋追溯至孔子作《易传》,并非认为孔子就已经开始写序跋,只是为了说明序跋这种文体的性质和作用: “推论本原,广大其义”,就是要探究或说明原作的根本、原委,发明光大原作的意义。这段话还提到序跋文体的作者特点——“皆儒者所为”,而且有的是自序、有的是他序。姚鼐认为司马迁、欧阳修的序跋是“序之最工者也”,并录二人序跋作品多首,这实际是对序跋这种文体的语言、风格等提出要求,主张应该以此二人的作品为范本。最后说“向、歆奏校书各有序”,则为后人追溯小说序跋的缘起提供了启示。《古文辞类纂》所录的序跋,有两篇和小说序跋关系极大,这就是“曾子固列女传目录序”、“曾子固新序目录序”。《列女传》、《新序》是刘向的记事散文集,写人记事简洁生动,从叙事的角度来说,和古代小说有一定关系,所以今人所编的小说序跋集之类的资料书往往将其收录。曾子固即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字子固。姚鼐认为他写的序跋在司马迁、欧阳修之后为最好。总之,姚鼐的“序跋类序目”,追溯序跋源流,探求其作用、文体特点、作者情况等等,第一次对序跋文体进行了较全面清晰的考察。姚鼐之后,对序跋文体研究较有贡献的是晚清吴曾祺,他所编纂的文章总集《涵芬楼古今文钞》,虽全袭姚鼐的十三分类,但其下又细分二百零二子目,将姚鼐的文体分类推进了一步,如将“序跋类”,分成序、后序、跋、引、题词、读、例言等十六个子目,对后人研究序跋产生极大影响[4],现在很多小说序跋书都将种种异名的序跋性质的作品一概收录,不加细辨,追本溯源,或即缘此而来。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