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清人刘凤苞庄子散文艺术研究论略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清人刘凤苞庄子散文艺术研究论略

  李波

  内容提要 刘凤苞的《南华雪心编》是庄子散文研究的集大成之作,代表了庄子散文研究的最高成就。这突出地表现在以下方面:它对庄子散文结构的研究系统而成熟;对庄子笔法特征的分析完整细致而生动;对庄子散文意境理解得比前人更深刻,阐释得更富有诗情画意。《南华雪心编》是庄子散文研究史上的一座丰碑,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关键词 庄子 结构 笔法 意境

  刘凤苞(1826年-1905年),字毓秀,号采九,湖南武陵人,咸丰七年举人,同治四年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散馆后先后任职云南元江州知州、大理府知府,顺宁府知府,后官云南补用道,领二品衔。晚年曾任湖南朗江书院、城南书院山长。有《晚香堂诗钞》五卷、《晚香堂赋钞》初集二卷、二集一卷、《晚香堂文钞》一卷、《晚香堂骈文》一卷、《南华雪心编》八卷等流传于世。刘凤苞是庄子散文研究大家,其所著《南华雪心编》是《庄子》散文研究的集大成之作,代表了《庄子》散文研究的最高成就。早在20世纪80年代,陆永品先生就曾指出其价值:“成就最大,水平最高,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①此书的成就的确引人注目。全书以总论、段评、夹注、眉批、篇后总评等多种形式,从字、词、句、段、篇等各个方面对《庄子》进行了赏析,是有史以来篇幅最长,内容最丰富、最完整,最有成就的《庄子》散文评点。本文就其对《庄子》散文的章法结构、笔法特征、审美意境等方面取得的成就作一简要论述。

  一

  《庄子》一书环玮洸洋,弘辟深肆,自古以来,号称难读。宋、明时期的治庄者开始尝试着解读《庄子》文本结构,他们通过对文章脉络的疏理发现,庄文看似散乱,实则文脉勾连,一意贯之,前后一体。但这一时期学者们的分析还很简单,缺乏系统。到了清代,受小说、戏曲结构理论的影响,散文研究家对文章的结构理解日益成熟。宣颖以“循其窾会,细为标解”(《南华经解·自序》)②的方法首次对庄文通篇结构进行了剖析,在《庄子》散文研究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他的分析不乏精彩,但亦有很多地方只是浅尝辄止,留有大量空白。刘凤苞在充分吸收前人成果的基础上,将《庄子》散文结构研究推向了高潮。其分析之系统,疏理之缜密,理解之独特,都是史无前例的,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浑然一体的整体结构。刘凤苞极为重视对庄子文章整体性研究。“《南华》内篇为悟道之书,精密浑成,大含元气。外篇尽行文之致,洸洋恣肆,推倒百家。”(《南华雪心编·凡例》)③在他看来,庄文具有严密的逻辑关系,文法周密,浑然一体,结构完美。因此他仔细涵咏,务使文章脉络分明,首尾贯通,充分表现了一个散文研究大家的手笔。他对内篇文章结构的分析尤为突出。如《逍遥游》篇支离曼衍,诡谲变幻,自古难读。刘凤苞在充分借鉴前人成果基础上,做了精辟的诠释:

  开手撰出“逍遥游”三字,是南华集中第一篇寓意文章。全幅精神,只在“乘正御辨以游无穷”,乃通篇结穴处。却借鲲鹏变化,破空而来,为“逍遥游”三字立竿见影,摆脱一切理障语,烟波万状,几莫测其端倪,所谓“洸洋自恣以适己”也。……起手特揭出一“大”字,乃是通篇眼目。大则能化,鲲化为鹏,引起至人、神人、圣人,皆具大知本领,变化无穷。至大瓠、大树,几于大而无用,而能以无用为有用,游行自适,又安往而不见为逍遥哉!

  显然,他紧紧抓住全文的思想脉络和线索,分析得更浑成,更富有意境和美感,艺术性更强。在庄子散文研究史上可谓独树一帜,水平最高。又如《德充符》篇由几则寓言构成,好似没什么逻辑可言,刘氏却认为:“通体照顾‘德’字,却处处借形体有亏之人着笔,追进一层,为全角者加位策励。……一路草蛇灰线,若隐若显,为‘德’字遗貌取神,为‘符’字立竿见影,摹写入微。”这种看法发前人所未发,极富新见。刘凤苞紧扣全文脉络,对内篇文章整体结构的分析可谓篇篇精彩,令人赏心悦目。可见,他对庄子文章结构的认识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在他的笔下,庄文浑然一体,构思巧妙的整体结构特点得到了充分的揭示。

  其次,布局严密的段落结构。中国古代散文研究家对庄子文章段落结构特点的认识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直到宣颖时才开始注意到这一问题,但他仅对个别段落的层次关系进行了分析。刘凤苞受其启发,认识上有了长足的进步。他发现庄子文章段落不仅结构谨严,布局严密,而且又富有变化,有的首尾呼应,有的疏密相间,有的回环周匝,它们如海上群山,参差错落,殊形异态,结构灵通而天然,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如《大宗师》“子祀、子舆、子犁、子来四人相与语曰”一段,刘凤苞评曰:“以子舆、子来两番议论,勘出知天之所为实义,开首四人相与语,便浑涵下意在内,是一头两脚格局;文势则首尾中间,处处相应,又常山率然之形也。”分析《人间世》篇“叶公子高将使于齐,问于仲尼”一段曰:“‘言者风波’两层,遥接‘传言’句说下,文法回环周匝,层出不穷”等等。刘风苞还进一步认识到庄子文章段落又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有机联系在一起,共同构成了文章的整体结构。“分之则烟峦起伏,万象在旁;合之则云锦迷离,天衣无缝”(《养生主》评)。这些认识可谓独到而有创见,反映了作者深厚的理论修养和敏锐的艺术眼光。

  从以上可以看出,刘凤苞对庄子文章结构的理解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认识上已非常成熟。经他从整体到局部的逐层分析,《庄子》散文章法浑成、结构谨严的美学特点就完全凸现了出来。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