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填补先秦文学研究领域的空白——郑凯著《先秦幽默文学论》评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纵观本世纪以来中国古代幽默文学研究之历史,1949年前,除了林语堂对中国个别幽默家的论述稍微专门一点且比较注重从文化理论和幽默理论的高度加以阐发而外,其余基本上都属于随想式的杂感,极少解剖“麻雀”,更谈不上系统的研究。只是到了近10年来,学术界才大大加强了幽默理论、喜剧理论的研究,对文学史上某些重要作品的喜剧性与幽默,作了比较细致的探索。但站在当代文化理论和美学理论的高度,以先秦文学为起点,系统地展开脚踏实地的研究仍较少。因而,对于中国幽默文学传统的确认抑或否定,可以说还没有取得根本性的突破。

青年学者郑凯同志新近出版的理论专著《先秦幽默文学论》(暨南大学出版社1993年3月版,以下简称《文学论》),则对中国古代幽默文学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该书通过大量的原始材料和切实的理论分析,对先秦幽默文学作了比较全面的开创性研究和探讨,初步回答了中国究竟有没有幽默乃至喜剧文学传统这样一个学术界存在严重分歧而又长期悬而未解的问题。正如曹础基教授在该书“序”中所高度评价的那样,该书“是喜剧美学研究的深入,是先秦文学研究领域的开拓,也是中国古典文学新的研究方向的拓展”;“填补了先秦文学研究中的一项空白,并且为中国古代喜剧文学的研究,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取得了可喜的成果”。

客观而言,中国2000年来的先秦文学研究,偏重于编订、辑佚、校勘、训话、译解、辨伪、考证,偏重于各作家作品的思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评价,多用传统的语言学、历史学、文章学、文学、社会学的理论与方法。运用民俗学、心理学、美学、文化学等理论与方法的,并不占据重要的位置。而系统地以喜剧美学的眼光审视先秦典籍的,从幽默的角度把握先秦文学的,则从未有过。然而,系统考证先秦文献却发现,幽默在先秦典籍中,在经、史、子、集中都是十分常见的历史现象。先秦幽默,短小精悍,分布广泛。当时的哲人、诗人、史家、策士、谏臣、俳优,无不充满了幽默感。当时的幽默家可谓群星灿烂,光芒耀眼。而更说明问题的还在于:尽管先秦文学整体上不是纯文学,但先秦幽默却在不同方面、不同程度地体现了纯文学的某些重要特征,诸如虚构性、形象性、情感性、表现手法,尤其是洋溢着美感。综观先秦古籍,富有文学性的,不一定都幽默;而富于喜剧色彩,富于幽默感的作品,其文学性往往比较鲜明,其审美趣味常常是浓郁的。而上述这一切,正是历代文学史家、文化史家所忽略了的或重视不够的,是一个较大的误区。

寻找到大量确凿无疑的基本史实之后,作者随之大胆作出了超过前人的新的结论:幽默是先秦文学中的规律性现象,是先秦文学中真正的文学因素,是先秦文学的品质,是先秦文化的格调。通过对先秦幽默的研究,揭示先秦文学的文学特性与美学品格,就能够深化整个先秦文学的研究,并且有助于中国古典幽默文学传统的发掘、疏理与恢复。这一结论显然是对先秦文学史实的一种科学的理论升华,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这可以说是作者对中国先秦文学研究的突出贡献.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华南师范大学学报》1994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