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神话思维与艺术思维——兼论先秦南北文学的特色和差异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神话不是历史却是历史的影子:神话不是哲学,却是哲学的萌芽;神话不是文学.却是文学的前身。

上古神话是上古先民世界观的综合反映.同时又是上古先民社会生活的折光反映.而且其反映的方式与文学相通相似。因此,神话最具有文学的基质和特征。

神话正是原始人充分发挥和运用想象的产物.马克思在《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摘要》中写道:“在野蛮期的低级阶段,人类的高级属性开始发展起来……想象,这一作用于人类发展如此之大的功能.开始于此时产生神话、传奇和传说等来记载的文学.而业已给予人类以强有力的影响”。在此认识的基础上。马克思进一步强调:“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希腊艺术的前提是希腊神话,也就是已经通过人民的幻想用一种不自觉的艺术方式加工过的自然和社会形式本身”.

神话所用的想象就是神话思维,即原始人在神话时代所具有的认识世界的思维方式。神话思维的特征,其一是思维的心理过程(即想象)始终是具体表象的运动,是表象的自由联想和自由组合;其二是思维或想象始终是物我不分、以主体比附于客体的运动,是表象的类比联想与浑沌聚合。原始人因生产力水平低下,故抽象思维能力很低。他们未能在积累大量表象的基础上有效地进行由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逻辑思维运动,实现由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升华。本世纪的一些西方人类学家在考察了现存的原始民族状况后指出,许多原始民族的语言中,又寸具体事物区分得很细致,却没有一个概括同类事物的名称。如在巴西中部的一个印第安部落的语言中.“每一种鹦鹉和棕涧树都有它自己的名称、却没有一个表达‘鹦鹉’这个类或‘棕榈树’这个类的名称”[1]。这样,原始人的思维过程,始终是所联想到的各种感性表象的运动过程,是具体形象的形成过程原始人的思维结果.就,必然是各种表象组合而成的感性的、具体的形象.必然是自然和社会形式本身的形象化。又由于原始人不具备由表及里、去伪存真的抽象思维能力,不能够认识到事物的本质特征,对于变化无穷的天地万物感到茫然无知和神秘难解,他们出于了解世界的好奇心和征服自然的渴望而对自然奥秘、天地现象作不懈的探求和寻释,但只能凭借所积累的感性印象去臆测,凭借所体验的自我感受去比附,因而将物我混融在一起,将主体与客体互渗为一体,以为山水有情、草木有知、走兽有性、飞禽有灵。因此,他们的思维过程.也就必然是神异化、灵性化了的神话形象的形成过程;他们的思维结果,也就必然是将自然和社会形式本身加以形象化了的神话。《山海经》中描述的山神形象,或“龙身而鸟首”,或“人面牛身”;描述的神人形象,或“其为人长头、身生羽”,或“其为人人面而鱼身.无足”。在古希腊神话中,爱神厄洛斯是童身而生有鸟翅,魔女斯芬克司是人面狮身而带翼。

以科学的认识论衡量神话思维.神话思维显然是浑沌的、荒谬的.缺乏理性逻辑的主观幻想,是人类在童年时代具有的原始的和低级的思维形式。但是,以艺术的形象思维来与神话思维相比较.就可以看出神话思维包含有艺术思维的要素,体现出艺术思维的特性。

艺术思维即形象思维的基本要素,就是创造性的想象,就是通过对记忆表象的加工改造、分解组合而创造的新的艺术形象。神话思维的要素同样是创造性的想象,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在“幻想中用一种不自觉的艺术方式加工”而创造出的具有艺术魅力的新形象,

艺术思维的想象与神话思维的想象在构成新形象的方式上是一致的,都是表象的分解与组合。当然.两者是有本质区别的:前者是受理性逻辑指导和制约的、主要以审美为目的的白觉的艺术加工:后者为不受理性逻辑指导和制约的、主要以功利为目的的不自觉地艺术加工。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