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读金开诚《〈天问〉商周史事错简试说》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拙著《屈原天问今译考辨》的后记中说:“一九八七年三月,偶然在天津高教书店看到一九八六年十月出版的《古籍整理与研究》创刊号,内有北京大学金开诚先生大作《〈楚辞〉二题》。其第二篇为《〈天问〉商周史事错简试说》。拜读之下,十分惊喜的发现,先生对《天问》原本整体结构和局部结构的观点,采用分组并调整组间次序对错简进行整理的方法,以及其对《天问》商周史部分的整理结果,与拙作中相应的部分完全相同,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比读。

“在这里我们也要谢谢金开诚先生。因为先生大作的发表,说明了郭沫若先生慨叹“整理复原没有绝对的依据,因此各人的意见可能会有很大的出入”的情形已经改变。在拙作《试探》一文证明了《天问》传本错简情况,为整理复原提供了一定的依据之后,整理复原的结果已经开始出现一致意见。《天问》错简研究‘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的时代已经趋向结束。《天问》错简这个在中国文学史上困惑了两千年的疑案在我们这个时代取得了这样的进展,令人欣慰。”

以下是一九八七年读到先生大作后的一篇算是“读后记”的文章。现予发表,以飨同好。


《试探》与《试说》的对照比较

郭世谦《〈天问〉错简试探》(以下简称《试探》)发表于一九八三年七月出版的《文史》第十八辑。时隔三年,一九八六年十月出版的《古籍整理与研究》创刊号发表了北京大学金开诚先生的大作《〈楚辞〉二题》,中有《〈天问〉商周史事错简试说》一篇(以下简称《试说》)。拜读之下,十分惊喜。惊的是,先生对商周史部分的整理结果与《试探》完全相同。喜的是,《试探》发表只有三年多时间,就有三分之一的部分的整理结果和《试探》中的许多观点得到先生的认同。本文试对《试探》和《试说》做一简单比较,以期巩固这一部分的研究成果。

比较的方法,划分若干小题,左面是《试探》引文,右面是先生大作《试说》引文(原文过长或不易摘录的地方在括号内加以说明),相互对照,不加评议,请读者自行比较分析。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请下载: 附件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