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天问》“撰体胁鹿,何以膺之?”新解(外二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天问》“撰体胁鹿,何以膺之?”新解

郭世谦

《天问》传本第41节,拙本第25节后二句,“撰体胁鹿,何以膺之?”撰字为巽字之讹,胁字为翕字之借字。

此二句,王逸注:“言天撰十二神鹿,一身八足两头,独何膺受此形体乎。”义不可通。蒋骥说:“谓风伯也。《后汉书》明帝迎飞廉并铜马置上西门外。《三辅黄图》:飞廉鹿身,头如雀,有角,蛇尾豹文,能致风气。胁,腋也。”丁晏说:“《汉书·武帝纪》元封二年‘作飞廉馆’应劭曰:‘飞廉神禽,能致风气者也。’晋灼曰:‘身似鹿,头如爵,有角而蛇尾,文如豹文。’《司马相如传》‘推飞廉’,郭璞曰:‘飞廉,龙雀也,鸟身鹿头。’”

今按,《离骚》“后飞廉使奔属”,王逸注:“飞廉,风伯也。”蒋、丁二氏说是。然二氏皆不训撰。洪兴祖说:“撰,具也”。今考《说文》:“巽,具也。”《礼记·曲礼上》:“君子欠伸,撰杖履。”郑注:“撰犹持也。”《五音集韵》:巽,“音撰,持也。”是巽、撰古通之证。但此处言“撰体”似不可通。此问之“撰”字,疑本作“巽”。巽,风也。《说卦》:“巽为木,为风。”《易》巽卦,象曰“随风”。小畜,乾下巽上,象曰:“风行天上”。观卦,坤下巽上,象曰:“风行地上”。此言“巽体”,是谓风神之体。

胁,《说文》:“两膀也。”今按,胁通翕,收敛双翼也。《集韵》:“胁,迄及切,音吸,胁肩竦体也。” 《文选》司马相如《长门赋》:“翡翠胁翼而来萃。”李善注:“胁,敛也。”胁翼谓翡翠之鸟收敛双翼。在人为吸肩,在鸟即为敛翼。翕,《集韵》:“迄及切,音吸。”《尔雅·释诂》:“翕,合也。”《说文》:“翕,起也。”段玉裁注:“《释诂》、《毛传》皆云:‘翕,合也。’许云‘起也’者,但言合则不见起,言起而合在其中矣。翕从合者,鸟将起必敛翼也。”按翕字为合羽二字组成,会意,其本义即为合敛羽翼。胁、翕二字同音,其义相通,但从字形看,胁从肉月,当以人之吸肩为本义;翕从羽,当以鸟之敛翼为本义。此文似当翕为本字,胁为借字。

综上诸说,飞廉之体,鸟首有角,鹿身有翼。郭璞谓其鸟身者,盖其身有翼,谓其鹿头者,其头有角。上古神话以飞廉为鸟首者,盖风之过犹如鸟之飞也;以飞廉为鹿身者,群兽之中,奔驰最速者为鹿,风之速如鹿之奔也;以飞廉为神禽者,因其身有翼;谓其豹文者,盖梅花鹿身之斑纹如金钱豹之身纹。

此问“巽体胁鹿”,谓风神飞廉之体形为收敛双翼即将飞奔之神鹿。膺,训当。问神鹿何以当风伯之体。或言训膺受之义,问风神何以膺受鹿之体形。皆可通。

说明:本篇所称“拙本”为拙作《〈天问〉错简试探》整理本,见中华书局《文史》第十八辑,天津古籍出版社拙著《屈原天问今译考辨》及《中国文学网》“学术争鸣”拙作《屈原〈天问〉概论》附件一。

《天问》“蓱号起雨,何以兴之?”新解

郭世谦

《天问》传本第42节,拙本第25节前二句,“蓱号起雨,何以兴之?” 蓱为云神屏翳,号为东海神禺号。

“蓱号起雨,何以兴之?”王逸注说:“蓱翳,雨师名也。号,呼也。言雨师号呼则云起而雨下。”但王逸在《楚辞》各篇注中其说不一,其注《九歌·云中君》说“云师,丰隆也。一曰屏翳。”其云神有蓱翳、丰隆二说;屏翳有雨师、云师二说。盖皆随文任意解说。洪兴祖补注引:“张景阳诗云‘丰隆迎号屏’;颜师古云:‘屏翳一曰蓱号。’”后之注家则有直说蓱号为雨神的,但蓱号之称先秦典籍无载,盖亦望文生义。

今按,蓱、屏通。蓱翳即屏翳,蓱为屏翳省称。但以屏翳为雨神或雷神非是。俞正燮说:“《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大人赋》云:‘召屏翳,诛风伯,刑雨师。’下文又有列缺、丰隆,则司马相如以屏翳为云师。”然俞说又以屏翳为风神,则非是。风神为飞廉,事见本节后二句。屏翳是上古神话中的云神。号,指东海神禺号。《山海经·大荒东经》:“东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黄蛇,践两青蛇,名曰禺号。黄帝生禺号,禺号生禺京。禺京处北海,禺号处东海,是为海神。有招摇山,融水出焉,有国曰玄股,黍食,使四鸟。”《海外东经》:“雨师妾在其北,其为人黑,两手各操一蛇,左耳有青蛇,右耳有赤蛇。玄股之国在其北,其为人衣鱼,食鸥,使两鸟夹之。一曰在雨师妾北。”《大荒东经》先言禺号,继言玄股,《海外东经》先言雨师妾,后言玄股在其北。然则雨师妾与禺号,居处一地,禺号当即是雨师妾,亦可证禺号主雨。此言“蓱号起雨”即指屏翳和禺号共同兴雨。

又按,上古风云雷电诸神,其名皆有寓意。风神飞廉:象风过其神如飞,而不得见其形,详后二句注。云神屏翳:云能屏蔽日月之光而使天地翳暗,故云神名叫屏翳。雷神丰隆,《离骚》:“吾令丰隆乘云兮”,王逸以丰隆为云师,非是。丰隆为象声词,象雷声轰隆。“吾令丰隆乘云兮”,乃是命丰隆驾雷车,行于云上之意。古车为木轮,行走转动有声,其车声之辚辚发而为雷声之隆隆。故雷神名丰隆。闪电神列缺,或作烈缺、裂缺,象昏暗阴霾的天空中闪电时电光亮白如隙,天如裂缺。但并没有雨神。屈原赋中并没有提到过雨师,也没有雨师的名字。司马相如为汉赋巨子,于楚辞研究继承最为突出。其《大人赋》中列举了以上四神的名字,但只言“雨师”,而无其名字,也是上古本无单独的专职雨神的一个证据。此问所言云神屏翳和海神禺号共同行雨,乃是上古传说的本义。中古神话东海龙王敖广(即四海神之首)率风、云、雷、电四神主行雨,可能就是由云神屏翳、海神禺号共同行雨的传说演变而来的。

说明:本篇所称“拙本”为拙作《〈天问〉错简试探》整理本,见中华书局《文史》第十八辑,天津古籍出版社拙著《屈原天问今译考辨》及《中国文学网》“学术争鸣”拙作《屈原〈天问〉概论》附件一。

“白蜺婴茀,胡为此堂?”新解

郭世谦

《天问》传本第40节,拙本第23节:“白蜺婴茀,胡为此堂?安得夫良药,不能固臧?” 堂字为裳字之讹。

王逸以仙人王子乔事释此节:“言此有蜺茀,气逶迤相婴,何为此堂中。盖屈原所见祠堂也。臧,善也。言崔文子学仙于王子侨,子侨化为白霓而婴茀,持药与崔文子,崔文子惊怪,以戈击蜺,中之,因堕其药,俯而视之,王子侨之尸也。”但屈子所有的作品,言神不言仙。仙人王子乔乃是东汉仙话,事亦牵强附会,不可从信。

蒋骥以为前二句“盖虹神也”,后二句“谓月神也。《淮南子》:‘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怅然无以续之。’《灵宪》:‘嫦娥,羿妻也,窃药将奔月,枚筮之于有黄,吉。遂托身于月为蟾蜍。’《通雅》:‘阴宗之精为蟾蜍,三足,司太阴之行度。’”其以嫦娥奔月事说后二句,是。但仍与前二句不相吻合。

丁晏始以为此四句所问皆为月神,说:“‘白蜺婴茀’,此盛言姮娥之装饰也。蜺与霓同,犹月中霓裳羽衣。《九歌·东君》云:‘灵之来兮蔽日,青云衣兮白霓裳。’《九叹·逢纷》云:‘薜荔饰而陆离荐兮,鱼鳞衣而白霓裳。’以《骚》辞本文证之,知其确矣。婴茀,妇女首饰。《荀子·富国篇》:‘处女婴宝珠’,杨倞注:‘婴,系于颈也。’《说文》:‘婴,颈饰也。从女贝贝,贝贝其连也。’《易·既济》:‘妇丧其茀’,马融曰:‘茀,首饰也。’见《释文》。胡为者,讶之之辞,言此艳装浓饰,胡为而画于此祠堂也。”丁说‘白蜺婴茀’甚确。但可惜其囿于王逸观画题壁说,仍以楚先王公卿祠堂释“堂”字,则意有未妥。

今按,《九歌》“青云衣兮白霓裳”,《九叹·逢纷》“鱼鳞衣而白霓裳。”。可知以云霓为衣裳是《楚辞》中习见之语,此节“白蜺婴茀”也当指衣裳。“堂”字当为“裳”。至唐代“霓裳”之说犹盛,传说唐明皇梦游月宫,闻仙乐,醒而作霓裳羽衣曲。霓裳即月中仙子之衣。白居易有《霓裳羽衣歌》,又《长恨歌》言“惊破霓裳羽衣曲”,《琵琶行》:“初为霓裳后绿腰”。即指此曲。李白《清平乐》有“云想衣裳花想容”句,也以云为衣裳。柳宗元作《天对》说:“王子怪骇,蜺形茀裳。文禠操戈,犹懵夫良药。”虽承袭王逸之误,以为王子乔事,但其言“蜺形茀裳”,作“裳”不作“堂”,《天对》文中也没有对堂字的解释。我们认为,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唐时可能尚有作“裳”之传本;第二种可能是柳宗元认为堂字当作裳。无论柳文是哪种可能,都足以证明“堂”字为“裳”字之讹。今校正。

后二句“安得夫良药,不能固臧?”臧与藏通。即蒋骥所引《淮南》事,是说后羿得此不死之药,为什么不能牢固收藏,其妻嫦娥窃食而奔月。此节四句所问为一事,由此也更可证明“白蜺婴茀,胡为此裳”是问嫦娥衣裳。

关于月神,也有一个神话演变过程。

一是月中阴影说。《天问》第9节问:“夜光何德,死则又育?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王逸说:“言月中有菟,何所贪利,居月之腹而顾望乎?”洪兴祖说:“菟与兔同。”王逸以为厥利是菟之利,非是。朱熹说:“月有何利,而顾望之菟,常居其腹乎?”以为厥利指月之利。据闻一多《天问释天》所考,顾菟即蟾蜍,亦即居诸,皆音转。“考月中阴影,古者传说不一。《天问》而外,先秦之说无足徵焉。其在两汉,言蟾蜍者莫早于《淮南》;两言蟾蜍与兔者莫早于刘向;单言兔者莫早于诸纬书。由上观之,传说之起,谅以蟾蜍为最先,蟾与兔次之,兔又次之。”今按闻说是。马王堆汉墓出土帛画,月中有蟾蜍,占据了主要地位,与闻说相同。今月中阴影为兔之说盛,而蟾蜍之说泯。

二是嫦娥为月母说。《山海经·大荒西经》:“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羲、娥古通,前人多有证之,不赘。

三是嫦娥为月神说。《天问》此问及《淮南》嫦娥奔月故事即为月神说。后世更进一步解释为嫦娥奔月居于月宫。

日神神话的演变是其比。《山海经·大荒南经》:“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羲和,方浴日。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是为常羲为日母说。《归藏·启筮》说:“空桑之苍苍,八极之既张,乃有夫羲和,是主日月,职出入,以为晦明。”日母转化为日神。《天问》“羲和之未扬,若华何光?”王逸说:“羲和,日御也。” 《离骚》也说:“欲少留此灵琐兮,日忽忽其将暮。吾令羲和弥节兮,望崦嵫而无迫。”意思是说:太阳忽忽就要日暮,我命令羲和放慢车子行进的节奏,就是看到日没处的崦嵫山也不要急迫。羲和的神话,从太阳的母亲转变为太阳神,又成为太阳的车夫。此与希腊神话中的阿波罗相似。日神由日母到日御的演变可能与人类社会由母系转变为父系有关。然而,古人以日为太阳,以月为太阴,所以日神转化为男性,而月神嫦娥仅只由月母演变为月中女神。

四是混合说。蒋骥所引《灵宪》:“嫦娥,羿妻也,窃药将奔月,枚筮之于有黄,吉。遂托身于月为蟾蜍。”则是将嫦娥奔月神话与月中阴影传说合而为一了。

说明:本篇所称“拙本”为拙作《〈天问〉错简试探》整理本,见中华书局《文史》第十八辑,天津古籍出版社拙著《屈原天问今译考辨》及《中国文学网》“学术争鸣”拙作《屈原〈天问〉概论》附件一。

原载: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