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庄子》与魏晋文学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魏晋时期是庄学大盛的时期,也是庄学艺术精神在我国文学史上较早产生重大影响的时期。当时许多文人的作品创作都表现出浓烈的老庄道家色彩,而且在艺术形式的表现上也同《庄子》有一定的渊源关系。可以说,庄学艺术精神在此时期的文学创作中是全方位、多层次的。

曹植是魏晋时期开风气之先的重要诗人,有“建安之杰”之称。如果从曹植现存诗文的总的创作倾向来看他无疑是一个深刻的现实主义诗人,但若细审他的创作其中又透发着一股浓郁浪漫主义气息。如他的《野田黄雀行》等名作或采用比兴象征的艺术手法或运用寓言结构形式,来表现自己的内在思想情感。这种将动植物拟人化的特色是《庄子》寓言的重要的表现形式。虽然曹植的这些创作在艺术风格上与《庄子》完全不同,但其基本的抒情表意的手法都是相通的。至于曹植创作的大量的游仙诗如《升天行》、《仙人篇》中所表现的浓郁的仙风道骨,说其受到过《庄子》中关于道境和“至人”“真人”的描写的启示,也应是客观的事实。不过,在曹植的创作中最值得注意的应是《鹞雀赋》和《髑髅说》。这是两篇既具有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又确寓言特点的赋。《鹞雀赋》主要描写“鹞欲取雀”,雀典之进行生死搏斗的故事。赋主要采用拟人化和象征的手法,通过对话和叙述相结合的行文方式,形象地展示了雀与鹞抗争的场面。显然,这是曹植的自况自拟之作,表现了他被迫害被压抑,生活维艰生命维艰的困苦境地。这篇赋无论是总体构架或是那谐谑成趣的表现风格,都可说明显地受到了《庄子》文风的影响。曹植的《髑髅说》也是一篇非常奇特、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作品。这篇文章写曹子(实际是曹植自指)“游乎陂塘之滨,步乎纂秽之蔽”,在路旁边遇到了一个髑髅,即死人的头骨,便伏轼而问他:你是为国捐躯而死的呢?还是因为病而死的呢?抑或是寿终而正寝?接着阐发了“死生之说”。最后曹子告诉髑髅:“予将请于上帝,求诸神灵,使司命辍籍,反子骸形”如何?意思是说我去告诉天帝让你重新回到人世间怎么样?髑髅却回答说:“何子之难语昔太素氏不仁,无故劳我以形,苦我以生。今也幸便而之死,是反吾真也。何子之好劳,而我之好逸也乎?子则行矣。”意思是说我活着汲汲惶惶,甚感劳苦,今乡于因死而归真,你何必多事而让我再生呢?读这篇文使人很自然地想到了《庄子·至乐》篇中庄子的一则寓言:

庄子之楚,见空髑髅,焦然有形。檄以马棰,因而问之曰:“夫子贪生失理而为此乎?将子有亡国之事、斧诚之诛而为此乎?将子有不善之行,“愧遗父母妻子之丑而为此乎?将子有冻馁之患而为此乎?将子之春秋故及此乎?”,于是语卒,援髑髅枕而卧。

夜半,髑髅见梦曰:“子之谈者似辩士。视子所言,皆生人之累也;死则无此矣。子欲闻死之说乎?,

庄子曰:“然。”

髑髅曰:“死,无君于上,无臣于下,亦无四时之事。从然以天地为春秋,虽南面王,乐不能过也。”

庄子不信,曰:“吾使司命复生子形,为子骨肉肌肤,反子父母妻子间里知识,子欲之乎?,

髑髅深蹙頞曰:“吾安能弃南面王乐而复为人间之劳乎?”两相比较可以看到,它们不但在创作构思、思想情趣拟人化手法等方面极其相似,而且在情态形象的刻画上也极其相似。很显然,曹植的《髑髅说》是从《庄子》中“庄子见髑髅”的寓言演化出来的,至少说是一篇模拟之作。只是由于时代环境的不同,曹植给它注入了一些新的思想感情,那就是曲折地反映了自己的被迫害的处境和精神上的沉重压抑。

阮籍的诗文创作中也是处处透射出一股浓烈的浪漫气息的。作为正始时期著名的诗人、名士、玄学家,扭不但在生活方式、处世态度、思想情趣上服膺老庄,而且在诗文的艺术表现上也自觉地学习《庄子》。阮籍匡《咏怀诗》主要抒发了诗人的忧生伤世之痛,悲天悯人之哀和超尘脱俗之想。在写法上他主要采用寓意象征的手法,“言在耳目之内,情寄八荒之表”,使他的诗“响追而调远”[1],具有一种苍凉空旷,高古浑深又兴寄无穷的艺术特色。陈祚明《采寂堂古诗选》卷八曾评论说:“际公《咏怀》,神圣之笔。观其抒写,直取自然,初非琢灼之劳,吐以匠心之感。.一错出繁称,辞多悠谬;审具大旨,始睹厥真。”王夫之《古诗评选》也说他的诗“耶神似于离合之间,大要如晴云出幽,舒卷无定质。”这些评论都充分说明阮籍的诗歌是充满浓郁的浪漫色彩的如:

于心怀寸阴,羲阳将欲冥。挥袂抚长剑,仰观浮云征。云间有玄鹊,抗志扬哀声。一飞冲青天,旷世不再鸣。岂与鹑鹌游,连翩戏中庭。(其二十四)

危冠切浮云,长剑出天外。细故何足虑?高度跨一世。非子为我御,逍遥游荒裔。顾谢西王母,吾将从此逝。岂与逢户士,弹琴诵言誓。(其四十二)

而最能体现阮籍创作浪漫色彩的还应属他的《大人先生传》和《猕猴赋》。《猕猴赋》是一篇咏物赋,刻画了一个“姿便捷而好技”,“形乖殊而不纯”,又“性褊浅而干进”的猕猴形象,实际是比喻和象征那些贪求利欲,献技逞巧,人面兽心的小人,即竞利趋名的礼法之士。这篇赋极富有讽刺性。从整篇构思来看,它主要采用寓言形式和拟人手法,想象奇特而生动形象,语言清畅而不失谐谑,深得《庄子》散文的神韵。他的《大人先生传》也是一篇非常奇特的作品。这篇赋描写了一个超脱现实,神游四方天地之外的大人先生的形象。这个大人先生,如马积高《赋史》所说实际是“《庄子》书中所描写的真人、神人的进一步艺术化、形象化”。就创作特色来看,这篇赋规模宏大,形式洒脱,想象丰富奇特,境界宏肆诡奇,幻想成份异常浓厚,处处表现出一种浓郁的浪漫色彩。同时,还具有强烈的讥世讽俗的意味。如他把那些礼法君子,比喻成依附在裤中的虱子,就是后人经常称道的一个突出的例子。总之,阮籍的《大人先生传》是一篇极富浪漫主义色彩的名作,无论是创作精神还是创作手法,都深刻而鲜明地受到了《庄子》文风的影响。

与阮籍齐名的嵇康的创作也是具有这种特色的。鲁迅《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一文中曾说:“嵇康的论文,比阮籍更好,思想新颖,往往与古时旧说反对。”从艺术风格上看,嵇康文章受《庄子》影响最深的是它那辛辣的讽刺艺术和遇情便出、无所顾及的肆性畅怀的精神。嵇康的文章比喻巧妙,气势酣畅,包之以气,运之以情,抒性情痛快淋漓,讥世俗入木三分,喜笑怒骂皆成文章。陈铎曾说:“嵇康人品胸次高,自然流出。,)[2]如他的著名文章《与山巨源绝交书》,不但描写了自己的性情疏懒,蔑视礼俗的个性,而且对山涛也进行了辛辣的讽嘲。如果把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释私论》、《管蔡论》等文章同《庄子》中的《肤筐》、《骄拇》等篇合读,可以说在艺术神韵上是极其相似的,具有共同的艺术特点。

左思也是魏晋时期深得庄子艺术精神的一个著名诗人。他的《咏史》诗不但具有强烈的批判精神,而且也流溢着浓郁的浪漫气质。如其五:“浩天舒白日,灵景耀神州。列宅紫宫里,飞宇若云浮。峨峨高门内,蔼蔼皆王侯。自非攀龙客,何为欻来游?被褐出间阖,高步追许由。振衣千仞冈,耀足万里流。”这浩阔的胸次,高旷的逸气,“造语奇传,创格新诗,)[3]的浪漫主义精神的表现,不正是与《庄子》有异曲同工之妙吗?左思诗中包孕着一颗激荡着的庄子的心灵!

浪漫主义精神是庄子散文独特艺术风格的基础,没有他,庄便不成为庄。但同时也应看到,《庄子》独特的艺术风格并非仅仅有浪漫奇特这一点成就,它那幽默谐谑的语言风格,那讥世诮俗、辛辣巧妙、生动有趣的讽刺艺术,和它那寄想天外、信手拈来的寓言运用,都共同促成了《庄子》散文独有的艺术风格。魏晋文人的创作,多方面受到了《庄子》散文艺术风格的影响。曹植、阮籍诗文中采用的寓言结构和想象奇特丰富的构思方法以及所表现出的明显的浪漫主义情调,都是同《庄子》的浪漫主义息息相通的;而阮籍的《大人先生传》、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还有鲁褒的《钱神论》等作品中那强烈辛辣的讽刺艺术,以及有些作品中近乎悠谬的语言风格,显然也是从《庄子》那里继承过来的。从此角度来看,魏晋文学可以说是庄学艺术精神的复兴!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许昌师专学报》 2000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