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鲁迅与魏晋文学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一、鲁迅与魏晋风度

1927年7月.鲁迅在广州夏期学术讲演会上做了著名的讲演.题为《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在这篇文章中.鲁迅从魏晋时期特殊的社会历史背景出发.综述了从建安到东晋的文学.包括曹氏父子二人、建安七子,正始名士、竹林七贤等人的文学创作.并论及了魏晋时期文人名士的吃药、饮酒和文章的关系.将魏晋时期总体的文学风格概括为“魏晋风度”,显示了他在古典文学领域的深湛修养及对魏晋时期文学的稳熟。鲁迅首先对汉末魏初在中国古代文学发展历史中给予了准确的定位.他说“这个时代是很重要的时代.在文学方面起一个重大的变化”。[1](《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到了曹丕的时代可以说是“文学的自觉时代”。汉末政治局势混乱.先是董卓专权.而后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他统治时期政治上的特色是“尚刑名”和“尚通脱”。“尚刑名”影响到文学创作.成就了简约严明的风格;“尚通脱”为各种异端思想和外来思想的传入提供了便利条件.成就了文学上的通脱随便的特色。鲁迅不落窠臼.对曹操在汉末魏初文学中所起的重要作用给予了公允和独到的评价。他称曹操为“改造文章的祖师”.说他的“文章从通脱得力不少.做文章时又没有顾忌.想写的便写出来”。(《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曹操一生在文学创作上非常活跃.史书上说他“登高必赋.及为新诗”.又说他“披之管弦,皆成乐章”。可见.他不仅是建安时代的杰出作家.而且是促使建安文学发展繁荣的倡导者和主持者。他任用了孔融、王粲、陈琳、刘祯、阮瑀、应瑒、徐瑒等一批文学之士.形成了邺下文学集团.而曹丕与其父一样.同样热衷于文学.并以其“天资文藻、下笔成章、博闻强识、才艺兼该”的才华.很自然地成为这个文学集团的中心人物。他在《典论·论文》中说“诗赋欲丽”,“反对当时那些寓训勉于诗赋的见解”.所以鲁迅说“曹丕的一个时代可说是文学的自觉时代.或如近代所说是为艺术而艺术的一派”。曹操和曹丕的号召与倡导加之七子的创作实绩.使得汉末魏初的文学呈现出繁荣发展的局面.并且形成了特有的美学品格.鲁迅在文章中加以总结.称之为“清俊.通脱.华丽.壮大”。汉末建安时代众多文人的创作都对魏晋文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并开辟了道路.到了曹魏末年司马氏掌握了政治、军事大权.统治集团内部的争权夺势和政治风暴此起彼伏造成了此时的文学发生了一些变化多数的文人崇尚虚无,偏重玄想,蔑视传统的道德礼法,追求自山旷达的生活方式,具有代表性的作家是“竹林七贤”。七人中创作成就最大的是阮籍和嵇康,鲁迅在文章中花费了大量的笔墨来谈论他们两人,对他们的人格、文学创作都做出了客观而中肯的阐述和评价。他说“裕阮一人的脾气都很大;阮籍老年时改得很好,裕康就始终都极坏的”。“阮籍作文章和诗都很好,他的诗文虽然也慷慨激昂,但许多意思都是隐而不显的……”[1] (《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后人曾对稽阮两人做出这样的评价,说“稽康师心以谴论,阮籍使气以命诗”,鲁迅以为正是他们的“师心”和“使气”构成了晋初文学的独特风格,与建安时代的“清俊”、“通脱”有一脉相承之处。但是到了东晋之后,玄学思想十分盛行,知识分子在心理上为了逃避惨痛严酷的现实,普遍将热情贯注于哲学领域,对文学产生了严重的影响,陶渊明是此时士人的典型代表,鲁迅说“他的态度是随便饮酒,乞食,高兴的时候就谈论和作文章,无忧无怨”,己经“没有什么慷慨激昂的表示”。[2](《中国小说史略》)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西安文理学院学报》2005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