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江文通集汇注》注者胡之骥考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江文通集汇注》是江淹(444—505)诗文今存最早也是流传最广的一个注本。该书收集了《文选》等书中江淹作品的注解,还为未经前人注过的篇章加了注;对成语典故等作训释时,往往能够举出旁证;并引证史书,对一些作品的写作背景及有关人事也作了解释,对于研究江淹作品颇有价值。然而,这个本子的编著者胡之骥,向来认为生平事迹无考。张之洞的《书目答问》甚至误作“胡人骥”,《明史》、《明人传记资料索引》诸书均不见其名。笔者从南京图书馆所藏方志等资料入手,对其生平、交游、著述等情况作了初步探究,冀盼能为学者进行相关研究提供一些线索。

胡之骥,字伯良,号苏州山人,生卒年不详,主要生活年代为明万历年间。祖籍苏州,五世积书,后因倭寇扰边,举家内迁,流寓于湖北省黄州府蕲水县。其高祖西林,曾祖半山,祖父孝先,叔祖武先,父大形,皆以擅长写诗闻名。这样的书香门第给胡之骥以良好的熏陶,使他自幼即饱读诗书,尤其喜读江淹的诗文。

胡之骥《江文通集汇注》卷首序云“余少产东吴,壮游西楚。”在《凡例》中又云“骥家五世积书,小时酷爱《江文通集》。因倭乱兵火之后,家世凋零,缃帙散逸,流寓于楚蕲。”明确交代了宗族迁徙的情况。

查光绪十年(1884)《黄州府志》,卷二五《人物志·迁寓》载“胡之骥,字伯良,苏州人,以诗名,万历初与蕲之故怀庆守朱期至善,因家焉。”此段文字盖袭《蕲水县志》而来,乾隆五十九年(1794)《蕲水县志》卷一三《人物志·迁寓》载“胡之骥,字伯良,苏州人,高祖西

林,曾祖半山,祖父孝先,叔祖武先,父大形,皆以能诗名,万历初与故怀庆守朱期至善,因家焉。”检南京图书馆藏康熙、乾隆两种《苏州府志》均未载胡之骥其人及其先世情况。

以上我们简单介绍了胡之骥的生平,下面再来看其交游与行迹。

胡之骥择友谨慎,生平交游可考者主要是朱氏兄弟及相关的文学知己,主要有三人朱期至、朱谋晋和张文光。

胡之骥虽饱读诗文,却无心仕进,由其号“苏州山人”可见一斑,这可能也是其生平事迹不彰的缘由吧。他爱好诗文,并创作了不少拟古作品。张文光在《江文通集汇注》序中说“以伯良之才,精心风雅,所著拟古诸作,浸淫魏晋,何论齐梁?其颉颃文通也无疑。”他与文学知己朱期至一起谈文论诗,并互相唱和。朱期至去世后,他又为之编次文稿,成《王屋山人集》。《蕲水县志》卷一三《人物志·流寓》在介绍胡之骥家世及迁徙情况后说

尝客燕赵,南浮江淮,北出云中、上谷,与诸巨公游,而潇湘云梦,犹同堂也。期至卒,之骥为序遗稿行世,生死交谊,每抱浚冲河山之感。注《江文通集》,晚著《诗说纪事》数种。

同书卷九《人物志·文苑》介绍朱期至说“……与苏州山人胡之骥善,相唱和。期至卒后,之骥为诠次其稿,有《王屋山人集》。”

《明诗综》卷五二于朱期至名下小注亦云其有《王屋山人集》,未言何人编次。《王屋山人集》,今已不传,胡之骥编是书时或有序文,检方志和《明文海》,均未见。前引方志所言胡之骥晚年著述“诗说纪事”,可能也是对诗文文献的整理工作,成书数种,惜皆不传,今但存《江文通集汇注》而已。

胡之骥自吴入楚,并曾远游燕赵,上引方志谓“尝客燕赵,南浮江淮,北出云中、上谷,与诸巨公游,而潇湘云梦,犹同堂也。”可知其行踪及于河北、山西、河南、湖北、湖南等地。云中,郡名,唐治所在今山西大同市。上谷,郡名,战国燕地。秦汉至晋皆置上谷郡,以郡在谷之头而名。秦郡地广,包括今河北中部、西北及西部。自秦至晋,郡治在沮阳,今河北省怀来县东南。胡之骥自蕲水所在的湖北,北游燕赵,必经河南地界,得以与朱期至相聚,这在方志中也可以得到证实。光绪十年(1884)《黄州府志》卷三七《艺文志·诗》录朱期至五律一题三首,原文如下

送胡之骥还蕲水

雨雪千村暮,江城一骑还。故人疏白发,我意卜青山。游侠羞看舌,忧愁强破颜。乾坤诗句在,那惜路闲关。

去楚仍残腊,游燕又隔春。他乡唯我共,故国傍谁亲。野墅江天远,柴门鸟雀驯。相看俱老大,见访莫辞频。

汝去诗应减,何人为破愁。客边唯一仆,江上有孤舟。对酒歌残雪,还家话远游。卜居吾倘定,踪迹肯他留。

“故人疏白发”,《蕲水县志》作“故人书白发”,“野墅江天远”,《蕲水县志》作“野署江天远”,似当以《黄州府志》为是。由诗中“故人疏白发”、“相看俱老大”等诗句推测,可能胡之骥至中年仍常往来于燕赵等地。“去楚仍残腊,游燕又隔春”、“雨雪千村暮,江城一骑还”,可能

是头一年腊月从蕲水出发,次年春到达燕地,

游历到岁暮才取道河南,与朱期至相聚后返蕲水。所以朱期至诗中写道“他乡唯我共,故国傍谁亲。”

据乾隆五十四年(1789)刻《新修怀庆府志》卷一三《职官·知府》记载“朱期至,蕲水人,进士,万历九年任。”同书卷三〇《艺文志》载石维崧撰《南门寇公祠碑记略》,叙祠的修缮情况云“万历十二年,太守朱公新之。”则胡之骥游燕赵经河南的大致时间当在万历九年之后。

在蕲水,胡之骥主要与朱氏兄弟所处的文人圈子交游,可能间或参与他们的一些文学活动,如在当地名胜清泉寺的宴集等等。《蕲水县志》卷二〇《艺文志·诗》录有朱期至等人以游清泉寺为主题的诗,其中,当地县令倪民悦的诗以“朱侍御浠桂招饮清泉寺”为题,当地人胡仲谟以“清泉宴集”为题,可证当时有过这样类似诗会的宴集活动。朱期至的父亲朱祯(号浠桂)作了《游清泉寺》诗;朱期至作了《秋日过清泉寺》诗,另有本地贡生胡行谦写的《游清泉寺》,在这三人诗作的中间插入了一首署名为“胡黉”(小注“苏州山人”)的诗,题为《早秋清泉寺访僧》,四首诗皆为五言律诗。疑“胡黉”即胡之骥。按该方志体例,《艺文志》中作者名下,本地人一般注字号,标明“邑人”,外地人注籍贯,而注“苏州山人”当是注字号的形式,且张文光序亦称“胡山人伯良”,则“苏州山人”当为其别号。至于“黉”字,可能是胡之骥的另一名字,也可能是手民误植。

2004年7月2日 原载:《文学遗产》2005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