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五代词说——五代词的兴盛和发展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在五代时期,词较之诗、文和小说等其他文学样式,堪称“独胜”(王国维《人间词话》);与唐词相比,五代词更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兴盛局面。

短短的半个多世纪,词人词作有如雨后春笋大量涌现。尽管由于兵火焚劫、随作随弃等多种原因,在当时或稍后绝大部分词作就已散佚不传,而今人辑五代词,仍得四十余家词七百多首(参见《全唐五代词》),差不多相当于有唐近三百年问所存文人词的总和。敦煌词写卷时间可考者二百余首几乎都写于五代(任二北《敦煌曲初探》),可见五代民间词的盛况也相当可观,表现农村劳动生活的《麦秀两歧》在中原、巴蜀流播不已即其显例(见《太平广记》卷二五七引《王氏见闻录》)。这时期,词人遍于全国各地,身份各异,上自帝王宰辅,下至乐工、歌妓、隐者、道士、佛徒和蕃汉将士,还出现了李珣、李存勖和陈金凤、赵解愁、花蕊夫人费氏、昭惠后周氏、才人苏氏等外域词人、少数民族词人和女词人。由于社会上“家工户习”,普遍爱好,词的传播也十分迅广,一经制作,往往数月之间传满江南。不只由长江流域传至西北敦煌,还远播契丹、南诏;不只君臣后妃竞相歌唱于宫廷禁苑,倡楼妓馆、茶坊酒肆、街头巷尾也多拍板唱词,甚至传入军旅和山寺道观。正是在如此深厚的基础上,五代产生出一些有建树、影响大的著名词手和词史上第一位杰出词人李煜,编辑了《琼瑶集》、《红叶稿》等个人词集和第一部多家文人词选《花间集》,形成了词人相对集中、创作兴旺的西蜀、南唐词坛和影响极为深远的花间、南唐词派。

1、五代是词体充满生机、长足发展的时代。此期词体的演变进程,可依西蜀、南唐两个词坛、词派出现的先后,大致以公元940年《花间集》结集为界,分为前后两期。

五代前期词的蔚然兴起并非偶然,晚唐温庭筠、韦庄词固然为其奠定了坚实基础,而后唐、后晋、荆南、吴、闽、楚以及南汉等不同地域的文人群起作词,还有其各自的原因和条件。就中原而言,虽说战祸连年,灾难深重,但其曲词的基础毕竟深厚。地近西北曲词中心的敦煌,交往密切,帝王又多为沙陀(在今新疆)人,对曲词特别嗜好。五代时教坊始终存在并不时进献新曲。后唐建都于唐词盛地洛阳,宫廷乐官仍有千人之多(《旧五代史·契丹传》),长兴四年还有《敦煌曲谱》产生。后晋时,法曲盛行,出帝还喜唱蕃歌,大臣也以蕃歌相唱和。从后唐庄宗李存勖词散播并、汾,晋相和凝词盛传汴、洛,都不难得知中原曲词社会基础的深广。而作为五代前期词坛重镇的西蜀之所以词风最盛,涌现的词人不限于《花间集》所收的十二家,另有欧阳彬、庾传素、王衍等多人,这除了蜀中社会较安定,经济和文化都较发达外,晚年入蜀为相的韦庄给蜀人的影响最为直接有力,唐末牛峤、牛希济、毛文锡等中原诗人词客的源源流入,也大大充实、壮大了蜀中词苑的阵容和实力。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河北学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