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辋川别业遗址与王维辋川诗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王维隐居辋川别业期间,创作了许多出色的山水田园诗。弄清辋川别业的具体面貌,无疑有助于我们了解王维的隐逸生活和他的诗歌创作。关于辋川别业,古人有一些描述,如唐冯贽《云仙杂记》卷八说:“王维居辋川,宅宇既广,山林亦远,而性好温洁,地不容浮尘,日有十数扫饰者,使两童专掌缚帚,而有时不给。”在王维的庄园中,仅专掌扫地的童仆就有十数人,可见其规模之大。宋张戒称王维隐居辋川的诗作为“于富贵山林,两得其趣”(《岁寒堂诗话》卷上),大概也是基于这一认识吧。对于上述说法,笔者以往既抱怀疑态度,又不敢断然认定其为误说。那时笔者考虑,王维之父官不过州佐(终汾州司马),又早卒,王维兄弟姊妹六七人,家中素无积蓄(《偶然作六首》其三云:“小妹日成长,兄弟未有娶。家贫禄既薄,储蓄非有素。几回欲奋飞,踯躅复相顾。”),到天宝初营置辋川别业时,王维仅任品秩不高的左补阙(参见拙作《王维年谱》),能有财力购置一个规模很大的庄园吗?但转而又想,从王维的诗歌来看,辋川别业中,有山林土田、湖泊河流,游止达二十处之多,其规模能不大吗?所以笔者关于这一问题的思绪,一直处于游移不定之中。直到1991年及1995年两度到辋川别业故址参观、考察后,笔者对这一间题才逐渐有了明确的认识,终于判定《云仙杂记》的说法不正确。

先从辋川别业的地理环境谈起。辋川别业在陕西蓝田县南辋谷内(见《长安志》卷一六)。辋谷是一条狭长的峡谷,长约二十余华里(清品懋勋等撰《蓝田县志》作三十华里,此据蓝田县文管所同志的介绍),成西北—东南走向。峡谷的东西两侧是连绵的群山,高度一般为海拔六百米至九百米,最高峰约一千六百米。辋谷北口在蓝田县城南八华里,《蓝田县志》卷六说:“旧志:辋川口即 山之口,去县南八里,两山对峙,川水从此流入霸,其路则随山麓凿石为之,约五里,甚险狭,即所谓扁路也。过此则豁然开朗,此第一区也,团转而南凡十三区,其胜渐加,约三十里至鹿苑寺(即唐清源寺),则王维别墅。”今日我们自辋谷北口驱车南行入辋川,前五里确如县志所述,谷地狭窄,除一条公路一条河流(辋水及其多石之河滩)外,既无可垦辟的土地,亦无住户。过此则峡谷变宽(宽度一般在三百米左右,最宽处约五百米),地势亦趋平坦(辋川之“川”,大抵为平川之意,盖系沿辋水而形成的一道山中平川,故称辋川),有田园村落分布其间,所谓“豁然开朗”也。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