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江枫渔火”质疑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在唐诗中,张继的《枫桥夜泊》恐怕是流传最广的一首。不但在国内,日本也广为流传。据说,日本来华的旅游者,由于这首诗的关系,到苏州必到寒山寺。有些日本人家居客厅中,悬挂有《枫桥夜泊》的诗碑拓片。

《枫桥夜泊》诗碑,最早有宋朝王珪( 郇 公)书写,早已不见。后来有明朝文征明待诏所书,字迹漫漶已不可辨认。今立于寒山寺碑廊的唯一《枫桥夜泊》诗碑,系俞樾书写。光绪丙午(1907),江苏巡抚陈筱石重修寒山寺,特请经学大师俞樾重写《枫桥夜泊》一诗,刻石立碑。

值得注意的是,俞樾在碑阴中,对诗中“江枫渔火”提出了质疑“诗脍炙人口,惟次句‘江枫渔火’四字,颇有可疑。”他根据宋人龚明之《吴中纪闻》记载,“江枫渔火”,本作“江村渔火”。他认为“宋人旧籍可宝也”,价值千金。因此写入碑阴,“以告观者”。最后作诗一首

郇公旧墨久无存,待诏残碑不可扪。幸有《吴中纪闻》在,千金一字是“江村”。

可能因为缺乏更多证据,持慎重态度,仍“姑从今本”。

俞樾就此还写了另一份碑阴,也“正式书写完毕,签名盖章”,但“未正式应用”,“也未轻易示人”,一直由家人珍藏。最近,俞樾的玄孙俞润民、玄孙媳陈煦合著的《德清俞氏》一书中予以披露,“以供中外学者研究比较”。全文转录如下

唐张懿孙《枫桥夜泊》诗,脍炙人口,然第二句不甚可解,‘江枫渔火’四字文义不贯,于下‘对愁眠’三字又似不贯,向以为疑。检《全唐诗》,‘渔火’作‘渔父’,因疑‘江枫’二字应一转作‘枫江’,诗题一本作‘夜泊枫江’,‘枫江渔父’或即其自谓也,因作一诗以正其误

有客寒山寺外过,闲将旧句一吟哦。枫江一转与题合,渔父传抄作火讹。妙悟不从 雠 校得,佳章翻觉□ (原缺) 瑕多。老夫小试研经技,欲起前贤问若何。

同时写就的两份碑阴,用前者而未用后者,显然是经过斟酌择定的。仅就证据来说,《吴中纪闻》不如《全唐诗》更直接,为什么反而取前者而不取后者?在“妙悟不从雠校得”等四句诗中,等于作了说明。他对“江枫渔火”的质疑,并不是从发现了异文从考据开始的;而是从最初的阅读“文义不贯”,“向以为疑”,再加上他作为诗人的“妙悟”。

作为一般读者,我当然谈不上对该诗有什么“妙悟”。但确有疑点。主要是“江枫”,在我来说一直是一个盲点,不知所云,如换上“江村”,便觉眼前一亮,顿时豁然。“月落乌啼霜满天”,与“江村渔火”形成浑然一体的夜景。“江村”给霜天寒夜以人间味;星点“渔火”把沉沉夜色衬托得更加黑暗沉寂。如果把“江村”换成“枫江”,地点坐实了,却没有了“江村”的气氛意境。“渔火”换成“渔父”,不仅失去了诗的一个亮点,而且多出了一个主体,分散了主题。俞樾认为“渔父”是诗中主体“或即其自谓也”。那么“客船”就没有了主人,“客船”在诗里也就失去了着落。事实是,“夜半钟声到客船”才是该诗的眼和穴,幽深渺远,写出了羁泊者的孤寂,拨动人们普遍的心弦人生如旅。

以上,主要是为了向更多的读者推荐新披露的材料,顺便写了点个人的领悟,如有不当,请指正。

2003年4月22日 原载:《文学遗产》2004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