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论李清照的爱国主义思想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李清照的一生,以南渡为标志,可分为前后两个时期。有人认为,在李清照的前后期作品里,都表现了出了“爱国主义思想”,甚至把她与赵明诚共同收藏金石碑帖、铭器书画等,也被说成是热爱祖国传统文化,因而即是“爱国主义思想”的表现,所以得出结论说:李清照的“爱国主义思想”前后期是一贯的。也有人认为,在李清照的前后期词作里,并没有表现爱国思想,只是在其后期诗赋里才具有爱国思想。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在南渡前我们并没有发现李清照在社会生活中有爱国行动。从有关史料中我们知道,由于北宋最高统治集团中存在权力之争,李格非和赵挺之成为对立的两党中的成员。宋徽宗时代赵挺之为礼部侍郎,“排击元佑诸人不遗力”,李格非“以党籍罢”。李清照为救其父,曾向赵挺之进言说:“何况人间父子情。”被苏轼斥为“聚敛小人,学行无取”的赵挺之,自然不会听取李清照的请求。由于赵挺之不择手段“排击”元佑党人,竟步步高升,后来又投靠宰相蔡京,升为尚书右仆射。在其权势显赫,炙手可热时,李清照又写了“炙手可热心可寒”的诗句,表示对赵挺之极为不满。在北宋统治集团内部的权利之争问题上,李清照表明了自己鲜明的政治态度。李清照是一个颇有识见的勇敢女性,但这与“爱国思想”并不沾边。有人认为,李清照和赵明诚共同收藏金石碑帖、奇器名画等是热爱祖国的传统文化,即是“爱国主义思想”的表现。从而便进一步说明李清照前后期都具有“爱国主义思想”,她的“爱国主义思想”表现前后是一贯的。我认为,李清照与其丈夫收藏金石碑帖、奇器名画等,这是个人爱好,不能视为“爱国主义思想”的表现。

我认为,李清照南渡前的词作,并没有表现出爱国思想。在她南渡前的词作中,有不少词作表现与丈夫分别后空房独守的寂寞冷清和无法忍受的愁苦,亦可谓“离情别恨”和相思恋情。丈夫在外仕宦,到了“七夕”,她想到天河中的牛郎和织女将在今晚相会,便引起她的共鸣。于是她即在《行香子》词中写道:“星桥鹊驾,经年才见,想离情别恨难穷。牵牛织女莫是离中。甚霎时晴,霎时雨,霎时风。”词人深切地同情牛郎、织女的“离情别恨”,质问天公为何不作美,一会晴、一会雨、一会风,不让他们尽情的幽会呢?不难看到,作者是在借题发挥,借以抒发自己的“离情别绪”。如果说此作是在委婉曲折地表达作者自己的“离情别绪”的话,那么,在赵明诚出仕莱州(今山东掖县)时,李清照写了一首《蝶恋花·晚止昌乐馆寄姊妹》词:“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人道山长山又断,萧萧微雨闻孤馆。惜别伤离方寸乱,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好把音书凭过雁,东莱不似蓬莱远。”这首词,则是直接地抒发了词人与丈夫分别时的惜别而伤感的真挚感情,及其分别之后对丈夫的殷切思念。

不过,应当看到,词人在南渡前所写的那些春愁秋恨的词作,则更能表现“离情别恨”和相思愁苦的主题。我认为,李清照写春愁的“闺怨”或“闺思”词,有两首写得比较好。其一,《点绛唇》词:“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倚遍阑干,祗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芳草,望断归来路。”这种焦急、难忍的期望与丈夫团聚的心情,真是迫不及待。在宋代程、朱理学盛行的时代,李清照敢于无视封建礼教的约束,大胆地倾诉“离情别恨”和相思愁苦,毫无顾忌,一吐为快,的确是个叛逆的女性。如此直言不讳、毫无顾忌地抒发男女相思恋情的词作,在前人和民间词中亦是颇为少见的。如白居易的《长相思》:“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敦煌曲子词《鱼歌子》:“伴孤屏,无语笑,寂对前庭悄悄……恨狂夫,不归早,教妾实在烦恼。”等等,都写得比较委婉、淡薄,不像李清照写得那样浓郁、急切、入木三分。古人曾用“草满长途,情人不归,空搅寸肠耳”赞许李清照这首词,对其情真意挚、“柔肠一寸愁千缕”的艺术意境给予很高的评价。其二,《蝶恋花》词:“暖雨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倚,枕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此词与前首《点绛唇》相比,可以看到,前者是写暮春时节,女主人公思念丈夫的愁苦:倚栏徘徊,神思不定,望眼欲穿,愁肠千结。此词是写初春时节,女主人公思念丈夫的烦恼、痛苦和百无聊赖的心态。她一会儿试穿夹衫,一会儿卧床斜倚,感叹酒意诗情无人共,只有暗自泪融残粉,独抱浓愁,在夜阑人静时,还在剪开灯花,消磨时光。字字句句,都是词人相思深情的流露、相思泪水的凝结。比前首词表现主题更深切、更浓重。可谓情深意切,“泪尽个中”。显然与“哀而不伤”的儒家道德规范是背道而驰的。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枣庄师专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