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关于麻沙本《类编增广颍滨先生大全文集》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贵刊2004年第1期刊登了舒大刚、李冬梅先生的大作《苏辙佚文二篇〈诗说〉、〈春秋说〉辑考》,从茅坤的《唐宋八大家文钞》录出苏辙的两篇佚文。由于资料不足,未能指出此二文的更早出处。事有凑巧,去年在日本东京,我曾于内阁文库读到南宋麻沙本《类编增广颍滨先生大全文集》,其卷八十七收有“程试论”九篇,标为《观会通以行典礼》、《刑赏忠厚之至》、《史官助赏罚》、《易》、《易》、《易》、《诗》、《论洪范五事》、《春秋》。其中的《诗》、《春秋》二论,就是《唐宋八大家文钞》所收的《诗说》、《春秋说》。

麻沙本《类编增广颍滨先生大全文集》一百三十七卷,是现存苏辙文集的较早版本,傅增湘《藏园群书经眼录》曾加以著录考证,值得重视。现在流传的苏辙文集《栾城集》,是苏辙亲手编定,当然最为可信,但也由于是作者自己编集,所以必然有所去取,把他认为不必或不该收入的文章删掉了。麻沙本既然号称“类编增广”,多少会加进一些《栾城集》外的作品。南宋时流行三苏文章,其手迹深受收藏者青睐,刻书的人得到几篇集外的佚文,也不奇怪。《大全文集》卷八十七将所收的九篇文章归为“程试论”一类,对照《栾城集》和有关传记资料,《刑赏忠厚之至论》和《史官助赏罚论》见《栾城应诏集》卷十一,确是应试之文;三篇《易》论即《栾城三集》卷八的《易说三首》,《论洪范五事》也即该卷的《洪范五事 说》,《观会通以行典礼论》则见于《栾城三集》卷六,这些都不是苏辙的“程试”之文,而是晚岁退居颍川以后,指点诸孙读书的时候所作,体式有些像应试之文,致被《大全文集》编者误认为“程试论”。由此看来,《诗说》和《春秋说》也可能是晚年为指点诸孙读书而作的文字。因为苏辙另有《诗集传》和《春秋集解》两部专著详论二文中提到的观点,所以他没有将这二文收入自编的集子。

将《大全文集》的文本与舒、李二先生的录文对勘,稍有不同。《诗说》中“得遗文于战国之余”,《大全文集》“战国”作“煨烬”;“使后之学者释经之旨”,《大全文集》“释”作“绎”;“自以为乐者”,《大全文集》作“自以为至乐也”;“非汉诸儒相奥论撰者欤”,《大全文集》“奥”作“与”;“何其误诗人之旨尚如此”,《大全文集》“误”作“牾”;“江汜之间”,《大全文集》“汜”作“沱”。《春秋说》中“则中国几于沦胥矣”,《大全文集》作“则中国几为夷狄矣”;“其人不足与褒贬欤”,《大全文集》句首多“亦”字。凡此皆是《大全文集》的文本优于舒、李二先生录文之处。

二文对于苏辙研究的意义,舒、李二先生所论极是,我所作的以上补充,全因麻沙本而来,故想通过贵刊,向学术界传达麻沙本的信息,也为舒、李的辑佚作一印证。

2004年2月24日)

原载:《文学遗产》2004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