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宋代家族与文学【附录一】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附录一:晁迥年谱

后周广顺元年辛亥(951),晁迥生

《续资治通鉴长编》(以下简称《长编》)卷一一五宋仁宗景祐元年(1034)九月载:“(迥)卒。年八十四。”(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下引该书凡未注版本者均同此)

《宋史》卷三百零五本传载:“晁迥字明远,世为澶州清丰(今河南濮阳)人,自其父佺,始徙家彭门(今江苏徐州)。”(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下引该书版本同此)

太宗太平兴国五年庚辰(980),三十岁,中进士乙科,为大理评事,知岳州录事参军。

《宋史》本传:“迥举进士,为大理评事,知岳州录事参军。”按:大理评事全称大理寺评事,北宋前期为文臣寄禄官阶,第28阶,正九品,无职事(以下言官阶皆据龚延明《宋代官制辞典》附表12,中华书局1997年版)。

张咏有《寄晁同年》诗。按:张咏为太平兴国五年进士乙科,授大理评事,知鄂州崇阳县。(据《宋史》本传,钱易《宋故枢密直学士礼部尚书赠左仆射张公墓志铭》,韩琦《故枢密直学士礼部尚书赠左仆射张公神道碑铭》等,以下言张咏事均据此)

清乾隆四十年《晁氏家乘》卷五《科第授职》云晁迥“初任徐州防御推官,为大理评事”,未知何据,存疑。

太宗太平兴国六年辛巳(981),三十一岁,知岳州录事参军,转将作监丞。

《宋史》本传:“迥举进士,为大理评事,历知岳州录事参军,改将作监丞……”

该年十一月,郊祀,大赦,加恩,张咏改将作监丞。晁迥与张咏系同年,迁将作监丞亦当在此年。按将作监丞亦为寄禄官,从八品,第27阶。

太宗雍熙元年甲申(984),三十四岁,岳州录事参军任满,归阙。

张咏该年知崇阳岁满,归阙。晁迥任满归阙亦当在此年。

太宗雍熙二年乙酉(985),三十五岁,到阙候调,与张咏过从两月之久。

张咏该年六月因苏易简荐,擢知太子中允,通判麟州。赴任后有《寄晁同年诗》云:“昔同白日升穹碧,还同水国司民籍。三年不见频寄书,两月相过忘行役。桃花江上雪霏霏,黄鹤楼中风力微。幽胜逼人魂欲飞,此时不醉无与归。人间美事应有主,别马蹄沾边塞土。……”玩诗意,首两句指张、晁同年中举,又同赴南方任职。三、四句指任满三年,其间虽未见面,但书信不断,如今归朝侯选,相聚有两月之久。五、六、七、八句言各自任职之地的风景,“桃花江”在湖南桃江县境,黄鹤楼在湖北武昌。九、十句言自己赴陕西边塞,风景无复往日之美。据此可推晁迥到阙时曾与张咏过从甚密。

太宗淳化元年庚寅(990),四十岁,官阶至殿中丞,通判鄂州,坐失入囚死罪,削三任。

《长编》卷三十一淳化元年正月条云:“初,殿中丞清丰晁迥通判鄂州,坐失入囚死罪,削三任,有司以殿中丞右赞善大夫并上柱国通计之,丙申(十九日)诏自今免官者并以职事官,不得以勋散试官之类。旧制,勋官自上柱国至武骑尉凡十二等,五代以来,初叙勋即授柱国。于是诏京官、幕职、州县官始武骑尉,朝官始骑都尉,历级而升。”(此据中华书局版第三册)

《宋史》本传:“稍迁殿中丞。坐失入囚死罪,夺二官。”

晁迥雍熙元年岳州录事任满至淳化二年通判鄂州前,差遣职务不明,但其阶官由第27阶将作监丞至第24阶殿中丞之间相隔两阶,其间雍熙元年十一月丁卯,祀天地于南郊,恩当上转为第26阶,未详何官。端拱元年(998)正月,太宗祀东郊,恩当复上转一阶,可能迁为右赞善大夫(第25阶)。

张希清等先生著《宋朝典章制度》(吉林文史出版社2001年版),第96页言“北宋前期,初授勋官,文臣京官、幕职州县官从最低一级武骑尉始,朝官自第八等骑都尉始,皆逐级升转……。”其实,自太宗淳化元年正月丙申授勋官始历阶,之前,仍沿五代之习初授柱国(从二品)。这样,晁迥以殿中丞的微官得上柱国的勋官就可以理解了。另外,很可能北宋初期对官员的处罚除免职事官外,又并以官阶及勋官,而太宗诏并以职事官就可以了。宋史言夺二官,即指此而言,《长编》言削三任指二官加职事官。免官自勒停,并不得任公职。据苗书梅《宋代官员选任和管理制度》(河南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等书介绍,宋初对断案失刑的处罚很严,勒停时间不等。

由以上史料分析,晁迥该年除裭免通判之职外,还追夺了右赞善大夫和殿中丞两官。

淳化二年辛卯(991),四十一岁,复将作监丞,监婺州税。

《宋史》本传:“复将作丞,监徐、婺二州税。”

王禹偁有《送晁监丞赴婺州关市之役》“关征市赋縻贤俊,谁爱此官为吏隐。将作晁丞于役时,婺女星临海边郡。黄绢辞高位尚卑,白华行洁身犹困。会待时来即并伸,也知道在终无闷。……”

徐规先生《王禹偁事迹著作编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年版)将此诗定于至道二年作,似非是,详淳熙五年条。

淳化四年癸巳(993),四十三岁,罢监婺州税,与王士龙游虎丘山寺。

晁迥《游虎丘诗》序云:“余罢掌赋东阳,归次苏台。时故人王士龙饮饯乎阊门,且曰:虎丘山寺,吴中胜概。不越数里,可能游乎?余沛然惬心,请与偕往。……时淳化四载。”按东阳为婺州之代称(婺州下辖东阳县)。

淳化五年甲午(994),四十四岁,迁太常丞,改监徐州税。

王禹偁《酬太常晁丞见寄》:“当年布素定交情,恨不同为出谷莺。犹作三丞君最屈,偏寻两制我知荣。湮沉莫厌青衫在,彼此俱嗟白发生。重入玉堂非所望,汶阳田好欲归耕”(《小畜集》卷十一)诗原注:“晁诗祝予再入翰苑。”可见此诗当作于王禹偁再知制诰之时,据徐规先生《王禹偁事迹著作编年》:淳熙五年四月,王禹偁再知制诰。故此诗当作于该年。然徐规先生将此诗定于至道三年作,似非是。因至道元年五月九日,王禹偁已被贬滁州,至道三年春尚知扬州,该年九月复为知制诰,是第三次知制诰,非诗中所云“两制”也。按:“三丞”指宗正寺丞、太常寺丞、秘书省丞,地位高于其他七寺丞。但也仅为迁转官阶之第24阶。

由诗可知,晁迥时官阶为太常丞。又由至道三年晁迥直史馆的任命可推知,该年晁迥当监徐州税。据史料可知,自淳化元年晁迥削官到至道三年,七年间晁迥曾监过徐、婺二州税,以三年而代的常理,他至迟淳熙五年就应由监婺州税改为监徐州税,而复将作监丞、监婺州税的时间也当在淳熙二年。《宋史》本传、《东都事略》(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下引该书版本同此)卷四十六均言监“徐、婺二州税”,次序正好颠倒。又:晁迥作于淳化四年的《游虎丘诗》序云:“拂白英以半开,萦红树以傍出。造诣幽境,夐无纤尘。相与披烟萝,凌磴道。”诗云:“饯别阊门复少留,故人邀我浣离愁。”可见该年秋始罢婺州税,又饯别阊门,返京待命,计算行程,监徐州税任命不会早于淳化四年冬,到任则应在来年。

至道三年丁酉(997)春,四十七岁,太常丞,监徐州税。有《东阳》、《西楚》文赋二编。四月,迁右正言。十二月,直史馆。

王禹偁《答晁礼丞书》:“某始识足下时,年未冠,身未婚。逮今四十有四,娶妻生子,长子复纳妇矣。足下策名十八载,官未出奉常(太常之古名)丞,青衫白发,司关市之税。某擢第后足下二年,为尚书,起曹郎,典大邦,被金紫,其间又再为制诰、舍人,一为翰林学士。以某之所得,较足下之所屈,用时态观之,某不为不多,然道不行则一也。……今得足下书暨《东阳》《西楚》文赋二编,览之无斁,乃知足下屈于官而大伸于道者也,某屈于道而微得于官者也。”

三月,太宗崩,四月,真宗大赦天下,加恩群臣,晁迥迁右正言。

十二月,因宰相吕端、李沆荐,直史馆。

《东都事略》卷四十六:“真宗在东宫,谕德杨砺称其(晁迥)学行,及即位,宰相吕端、李沆又荐之,擢右正言、直史馆。”《宋史》本传:“真宗即位,用宰相吕端、参知政事李沆荐,擢右正言、直史馆。”由此可知晁迥之升迁得力于杨、吕、李的推荐。直史馆系实差,从此晁迥步入中枢,仕宦之途顺利起来。又据《宋会要辑稿·选举》(中华书局1957年影印版,下引此书同此)三三之二:“十二月十六日,右正言晁迥直史馆。”可见直史馆前已由太常丞升为右正言。阶品为23阶。

真宗咸平元年(998),四十八岁,直史馆,参与删定刑法格令。同年十一月十二日,父晁佺卒,守丧。

《宋会要辑稿》(以下简称《辑稿》)刑法一之二:咸平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给事中柴成务上删定编勅议制勅赦书德音十三卷,诏镂版颁行。先是,二月,诏户部尚书张齐贤专知删定淳化后尽至道末续降宣勅。十一月,齐贤等上新勅。又诏成务与直史馆曾致尧、晁迥等人重详定。

乾隆四十年修《晁氏家乘》卷首《临川支谱原序》(晁端彦序)(今藏山东菏泽南郊晁八寨)云晁佺“咸平元年十一月十二日卒,年八十三。”

真宗咸平四年辛丑(1001),五十一岁,丁忧服满,献《咸平新书》、《理书》,召试,除右司谏(第22级)、知制诰,判尚书刑部。

《宋史》本传:“献咸平新书五十篇,又献理枢一篇。召试,除右司谏、知制诰,判尚书刑部。”

《玉海》卷五十五《咸平新书》《理枢》条:“擢直史馆,献《咸平新书》五十篇,又献《理枢》一编,召试知制诰。”于《理枢》下注云:“四年三月壬午献,一卷。”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下引该书版本同此)

咸平六年癸卯(1003),五十三岁,为知制诰

时为知制诰。(《辑稿》作翰林学士,误)九月十一日,有《鸿胪寺赙赠条件》。(《辑稿》礼四四之二四,第2册1444页,然同书礼四四之三十将之系于景德四年九月十一日,《全宋文》第四册晁迥文中。编者赞同咸平六年九月十一日说,今从之)《长编》卷六十二虽在景德三年条下云:“先是,群臣诏葬,公私所费无定式,龙图阁待制判鸿胪寺戚纶疏言其事,丙寅,命翰林学士晁迥、知制诰朱巽、宫苑使刘承珪、及纶,校品秩之差,定为制度施行之。”但“先是”一词,乃追述之语,非事在该年。《宋史》卷三百零六亦有相似记载。当时参与人员还有戚纶、朱巽、刘承珪。

据《辑稿》礼四四之二五(第2册1444页),该年十一月,有《赙赠条例议》,亦见《全宋文》第四册晁迥文。

景德元年甲辰(1004),五十四岁,右司谏,知制诰,丁内艰起复。真宗北征,加右谏议大夫,为判官。

《宋史》本传:“帝(真宗)北征,雍王元份留守京师,加右谏议大夫,为判官。”

被命复校前后《汉书》:“景德元年正月丙午,任随等上覆校《史记》刊误文字五卷,赐帛。丁未,命刁衎、晁迥、丁逊覆校前后《汉书》。二年七月壬戌,衎等上覆校前《汉书》板本,刊正三千余字,录为六卷上之。赐器帛。”(《玉海》卷四十三)

《辑稿》礼一八之六云:“景德元年四月二十七日,以京城旱,命知制诰晁迥诣北岳祷雨。”按《长编》卷五十六亦载此事,时间相同。

《辑稿》仪制三之六云:“(景德元年)十月二十四日,诏起复右司谏知制诰晁迥,序班仍旧。迥时丁内艰起复,有司言故事合缀本班之末,特有是命。”按晁迥四月尚诣北岳求雨,其丁内艰当在四月后。

景德二年乙巳(1005),五十五岁,春,以右谏议大夫权同知贡举;五月,拜翰林学士,未几,知审官院;八月,因故责授左司郎中。

春,赵安仁、陈彭年与晁迥等同知贡举(《宋史》卷二百八十七)。《辑稿》选举一之七:“景德二年正月十四日,以翰林学士赵安仁权知贡举,右谏议大夫晁迥……权同知贡举。”

《长编》卷六十:景德二年五月,“……起复右谏议大夫知制诰晁迥、起居舍人知制誥李宗谔并为翰林学士……。”

《宋史》本传:“帝北征,雍王元份留守京师,加右谏议大夫,为判官,进翰林学士。未几,知审官院。”

七月,有《发解进士数额议》(《长编》卷六十,参见《全宋文》第四册晁迥文)

《长编》卷六十一:景德二年八月十一日,翰林学士右谏议大夫晁迥责授左司郎中(第16阶),依前充职。初,迥与给事中冯起等五人并为郓王元份留守官属,王以狱逸囚惊悸得疾,遂死。迥等坐辅导无状,并及于责。(亦见《宋史》本传,《辑稿》职官六四之一九)

九月十七日,有《试易石待问贤良方正制策》(《辑稿》选举十之一一,《全宋文》第四册晁迥文)。

景德三年丙午(1006),五十六岁,为翰林学士。明德陵礼仪使。

景德元年三月十五日,明德皇太后崩。三年,真宗致祭,“七月二十三日,以宰臣王旦为园陵使,翰林学士晁迥为礼仪使……”(《辑稿》礼三一之四一)。

景德三年六月己巳,“以应制举人所纳文卷付中书详较,初命翰林学士晁迥等考定。”(《长编》卷六十三)《辑稿》选举七之十一作景德二年事。

“景德三年八月五日,诏太常鼓吹局见用三调六曲词非雅丽,令太常寺会音律人就学士院,令晁迥以下依谱修正词理……。”(《辑稿》舆服三之一八)

景德四年丁未(1007),五十七岁,为翰林学士,被命次年知贡举。为章穆陵礼仪使。

四月十五日,真宗皇后郭氏崩,“二十九日,以宰臣王旦为园陵使,翰林学士晁迥为礼仪使……命翰林学士晁迥撰谥册文。”(《辑稿》又礼三一之三三)“闰五月八日,礼仪使言奉谥册告于万安殿。”(《辑稿》礼三一之四九)六月,有《乞迁庄穆皇后神主于上室奏》(《辑稿》礼一十之三,又《太常因革礼》卷九六)。

八月,被命修国史。

《长编》卷六十六:八月丁巳,“诏修太祖、太宗正史。宰臣王旦监修国史,知枢密院事王钦若、陈尧叟,参知政事赵安仁,翰林学士晁迥、杨亿并修国史。”

十月,所上考试新格颁行。

景德四年十月,“翰林学士晁迥等上《考试进士新格》,诏颁行之。”(《长编》卷六十七)

《玉海》卷一百十六:景德四年十月乙巳,“学士晁迥上考试进士新格诏颁行。”其注云:“国史志礼部《考试进士敕》一卷,晁迥等撰,礼部试进士,旧用唐制。景德中,陈彭年始为条目。戚纶、崔遵度、姜屿刊贡举条制十二卷,至和二年贡院删定。”

《宋史》卷七:“冬十月甲午朔,日当食,云阴不见。……乙巳(十月十二),颁考试进士新格。祠祭置监祭使二员,以御史充。诏翰林学士晁迥等举常参官可知大藩者二人。”

十二月,命礼部糊名考校,晁迥等知贡举。

《长编》卷六十七:景德四年十二月,“于是,命翰林学士晁迥,知制诰朱巽、王曾,龙图阁待制陈彭年,同知贡举。”

《九朝编年备要》卷七:“先,糊名用之殿试,今复用之礼部也。初,陈彭年举进士,以轻俊为宋白所黜。于是彭年与迥等更定条制,设关防。不复拣择文行,虽杜绝请托,然置甲科者多非人望,自彭年始也。”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大中祥符元年戊申(1008),五十八岁,翰林学士,知贡举,参与封禅礼仪的修订。

春,被命知贡举。(《长编》卷六十八)二月一日,“遣中使就尚书省赐知贡举晁迥等酒食。”(《辑稿》礼六十之二)

三月庚辰(十九),“晁迥等上合格进士诸科八百九十一人……”(《长编》卷六十八)。

四月,详定东封仪礼

《玉海》卷九十八:四月甲午(四日),下诏“命翰林学士晁迥、李宗谔、杨亿,龙图阁学士杜镐,待制陈彭年,与太常礼院详定仪注(按:指封禅礼仪)……(五月)丁亥,翰林学士晁迥等上封祀社首坛乐章八首,六月壬辰,详定所上封禅仪注。……八月甲辰(十六)令礼官晁迥以下习仪都亭驿……”(本传、《长编》卷六八、七十,《辑稿》礼二二之一五、礼二八之四三亦有记载)

十月,随帝封禅泰山,二十六日,进所草东封敕书。

《长编》卷七十:“癸丑(二十六日)……上斋于行宫,晁迥进所草赦书。故事,召对学士,天子著帽而学士止系鞵。迥以方行大礼,乃秉笏请对,上入改服见之。”

十一月十四日,作祭澶州河渎庙碑文。

《玉海》卷一百零二:“祥符元年十一月十二日庚午(按庚午当为十三日),将幸澶,先命学士宗谔祭河渎,辛未,帝幸庙酌奠,以顿丘令为庙令,命晁迥为碑。”

参与该年《属疾》、《清风十韵》的唱和。

大中祥符二年己酉(1009),五十九岁,为契丹馆伴使。

大中祥符二年春,真宗御制诗赐知贡举晁迥云:“礼闱选士古称难,都为升沉咫尺间。较艺清时公道在,抡材应得惠人寰。”(《诗话总龟》后集卷一,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夏四月七日,“给事中判集贤院种放得告归终南山。是日,召见宴饯于龙图阁。上作诗赐放,命群臣皆赋且制序。……明日,上出晁迥已下诗序示王旦等,因品题之。以迥诗及杨亿、王曾序为优,诏令别自缮写送放,时论荣之。”(《长编》卷七一)

十二月庚寅(初十),因契丹馆伴使翰林学士晁迥奏请,诏馆伴使所得赠马入官,官给其直。“初,契丹使馆伴使有私觌马,马悉输官,而答礼皆己物。翰林学士晁迥为馆伴使,言其事,庚寅,诏自今馆伴使所得马,官给其直,副使半之。”(《长编》卷七十二)

大中祥符三年庚戍(1010),六十岁,为翰林学士,多次参与礼仪制度的修撰。

二月,上《赦书德音并行锁院奏》。 “大中祥符三年闰二月,学士晁迥言:今月十八日,宰臣召臣等问所降德音不锁院之故。按本院旧例,赦书德音,不曾锁院。臣等商议,除南郊赦书缘车驾斋宿在外,并是预先进入降付中书,难以锁院外。自余赦书德音,今后并依降麻例锁院。从之。”(翰苑群书卷十二《翰苑遗事》,亦见《辑稿》职官六之四八)

八月,命晁迥等详定祀汾阴仪注。 “大中祥符三年六月癸丑,河中府进士薛南等请车驾躬祠后土。七月辛丑,文武百僚继请。八月丁未朔,诏以来年春有事于汾阴。上曰:但冀民获丰穰,于朕躬固无所惮。戊申,以陈尧叟为祠汾阴经度制置使,李宗谔副之。庚戌,命晁迥、杨亿、杜镐、陈彭年、王曾,与礼院详定祀汾阴仪注。乙卯,详定所言,请如封禅之礼。”(《玉海》卷九十四)

八月,观天书、瑞物于崇和殿并上书。《辑稿》礼四五之三五:“八月八日,召近臣观书于龙图阁,观瑞物于崇和殿,遂宴于资政殿。帝作七言诗,从臣即席皆赋《初观瑞物》。史官晁迥、杨亿曰:此主圣朝受命之符,不可不载于史册。望内降名件,付修国史院。许之。”(《玉海》卷二百,同书卷三十亦有记载)

十月,《大中祥符封禅记》书成,晁迥献赋颂歌。 “(真宗)又为大中祥符封禅记,诏李宗谔、丁谓、戚纶与陈彭年撰录。三年十月庚申,书成,凡五十卷。帝自制序,目录二卷,藏秘阁,赐谓等器币。晁迥而下,献赋颂歌诗以纪盛德者三十四人。”(《玉海》卷九十八)

《辑稿》乐三之五:“(三年)十月十九日,翰林学士晁迥上汾阴后土躬谢太庙显。安曲乐章。”礼二八之四七云:“(三年十月)十九日,晁迥上祀汾阴亲谒后土庙乐章十首。”)

另外,《宋史》本传,《长编》卷七三、七四,《辑稿》礼二八之四三、职官六之四八等中也有类似记载,可以参看。

大中祥符四年辛亥(1011),六十一岁,知制诰、翰林学士,工部侍郎。

四年正月、二月,随帝祀汾阴。

四年正月十七日,“以翰林学士晁迥判行在尚书省。”(《辑稿》职官四之四一)

正月二十三日,“丁酉,车驾奉天书发京师”(《长编》卷七十五),“二十四日,命王旦、晁迥、工部侍郎冯超分告诸陵。”(《辑稿》礼二八之五十)

五月,奏请贡院试前出坐位榜,详定礼部贡院条例。

“大中祥符四年五月,晁迥等奏,引试进士,预令于贡院纳案子,试前一日,贡院出榜晓示,逐人排坐位处所,则引试之,有坐位榜,自此为始,今亦为之。”(事物纪原卷三引《宋宋会要辑稿》)

“祥符四年五月二十七日己亥,学士晁迥等详定礼部贡院条制。”(《玉海》卷一百十六)

七月,真宗言晁迥等所修《太祖纪》之失。

“辛卯(二十日)……国史院进所修《太祖纪》,上录纪中义例未当者二十余条,谓王旦、王钦若等曰:如以钟鼓楼为漏室,窑务为甄官,岂若直指其名也,悉宜改正之。钦若曰:此盖晁迥、杨亿所修。”(《长编》卷七十六)

八月,撰葺尚书省记。

“祥符四年五月二十七日己亥,学士晁迥等详定礼部贡院条制。八月癸卯(初二),迥等上发解进士条制,颁下诸州。”(《玉海》卷一百十六)

“初,龙图阁直学士陈彭年言前所颁诸路发解条式与礼部新格不同,虑官吏惑于行用,望申明之。诏翰林学士晁迥等重加详定,癸卯,迥等上其书,乃颁于诸路。”(《长编》卷七十六)

“祥符四年八月乙巳(二十八日)修尚书省毕,命翰林学士晁迥撰记(四年四月乙丑葺尚书省)。”(《玉海》卷一二一,《辑稿》职官四之二亦有类似记载)

九月六日,奏请集圣制藏于馆阁。九月二十一日,上祀汾阴颂歌。为西岳奉册使。

“九月丙子(六日),秘书监向敏中、判昭文馆晁迥等请集圣制藏于馆阁,诏除已刻石铭记等勉依所奏,其余杂文篇什或宣赐者,并令依次抄录,藏于龙图阁、三馆、秘阁,不得与太宗文集并处。”(《玉海》卷三十)

“祥符四年二月辛酉祀汾阴,……九月辛卯(二十一日),内出圣制祀汾阴碑铭赞记凡十八本,于朝堂示百官,从御史赵湘之请也。丁谓、晁迥、李宗谔、杨亿等十三人咸上歌颂以赞盛美,诏褒之。”(《玉海》卷三十一)

“(九月)辛卯,命资政殿大学士刑部尚书向敏中为东岳奉册使,兵部郎中龙图阁待制孙奭副之。工部侍郎集贤院学士薛映为南岳奉册使,给事中钱惟演副之。翰林学士工部侍郎知制诰晁迥为西岳奉册使,刑部郎中龙图阁待制查道副之……”(《长编》卷七十六)

十二月,上《圜丘从祀神位仪》(《宋史》卷九九《礼志》系于景德四年,《全宋文》第四册晁迥文系年从之)。

(十二月)甲寅(十五),“判太常礼院孙奭言:‘准礼,冬至祀圜丘,有司摄事,以天神六百九十位从祀。今惟有五方上帝及五人神十七位,天皇大帝以下并不设位。且太昊、勾芒,惟孟夏雩祀、季秋大享及之,今乃祀于冬至,恐未协宜。’诏两制及崇文院详定。翰林学士晁迥等言:‘按开宝通礼:圜丘,有司摄事,祀昊天、配帝、五方帝、日月、五星、中官、外官、众星总六百八十七位;雩祀、大享,昊天、配帝、五天、五帝、五官总十七位;方丘,祭皇地祇、配帝、神州、岳镇、海渎七十一位。今司天监所设圜丘、雩祀、明堂并十七位,方丘七十一位,即是方丘有岳、渎从祀,圜丘无星辰,而反以五人帝从祀。参详故事,实为阙典。望如奭请,以通礼及神位为定,其有增益者如后敕。’奏可。”(《长编》卷七十六)

大中祥符五年壬子(1012),六十二岁,翰林学士,知贡举。

正月,知贡举,上赐诗。迥家僮诳求财货,迥畏,上诏慰抚之。

“大中祥符五年春正月癸酉(初五),命翰林学士晁迥,枢密直学士刘综,知制诰李维,龙图阁待制孙奭,同知贡举。上作诗勖以抡材之意。”(《长编》卷七十七)《辑稿》选举一五之五、《宋诗纪事》卷一亦载此事。《诗话总龟》后集卷一引钱惟演《金坡遗事》将制诗系于二月。

正月壬辰(二十四日),“上封者言贡院锁宿后,即有晁迥、李维家僮,旦夕至省前,诳求财货,望令开封府捕逐。上遣中使谕迥等止绝之,使还具言迥、维忧畏状。甲午(二十六日)赐迥、维手诏慰抚焉。”按《宋大诏令集》政事四十一《慰抚权知贡举晁迥李惟诏》将时间系于五月甲午,误,因五月春闱已经结束。

二月,晁迥撰《天齐仁圣帝碑铭》。

“(祥符)四年二月壬子,驾出潼关,遣官祀西岳……五月乙未(十七日),加上五岳帝号,十月戊申(九日),上衮冕,御朝元殿,授玉册。五年二月,命晁迥等撰碑。”(《玉海》卷一百零二)

“(祥符)四年春,举汾阴后土之祀……奉升泰山之神曰天齐仁圣帝……越明年,诏五臣撰词,各建碑于岳庙。”(晁迥《天齐仁圣帝碑铭》)

九月,被罚铜三十斤。草制,又误削王钦若、尧叟本官。

“庚午(五日),贡院考试官前宁州司法参军国子监说书王世昌勒停,知贡举官晁迥、刘综、李维、孙奭并赎铜三十斤。时濮州毛诗学究王元庆试义中有一通一粗,世昌误考为十不。迥等不之察,为元庆所讼故也。……戊子(二十日),以吏部尚书知枢密院事王钦若,户部尚书知枢密院事陈尧叟,并依前官加检校太傅同平章事,充枢密使,签署枢密院事,马知节为副使。学士晁迥草制,误削去钦若、尧叟本官,诏各存之,遂改制而行。儒臣领枢密使相,自钦若、尧叟始。”(《长编》卷七十八)

十月,晁迥等请改延恩殿名,诏改为“真游”。

“五年十月戊午(二十四日),圣祖降临于延恩殿。己未,札示中外。庚申(闰十月八日),群臣诣崇政殿贺,晁迥等请改殿名,及御制铭颂,以章降格之庆。诏曰:可。乃改延恩殿曰真游,十一月庚子,御制《圣祖降临记》及《真游颂》以示辅臣焉。明年二月丙寅,召宗室观真游圣祖降临之迹。”(《玉海》卷三十二,《辑稿》方域一之三亦载此事)

大中祥符六年癸丑(1013),六十三岁,翰林学士,加史馆修撰,知通进银台司。

大中祥符六年七月,真宗欲朝谒亳州太清宫。八月八日,令赵安仁、晁迥、陈彭年等人详定拜谒仪礼。(《辑稿》礼五一之一)

九月乙卯(二十六日),“以翰林学士晁迥为契丹国主生辰使,崇仪副使王希范副之。……迥等使还,言始至长泊,泊多野鹅鸭,辽主射猎,领帐中骑,击扁鼓,绕泊惊鹅鸭飞走,乃纵海东青击之,或亲射焉。……有言迥与辽人劝酬戏谑,道醉而乘车,皆可罪。上曰:此虽无害,然使乎绝域,远人观望,一不中度,要为失体。王旦曰:大抵远使,贵在谨重,至于饮酒,不当过量。上然之。”(《长编》卷八一)

“使契丹,还,奏《北庭记》,加史馆修撰、知通进银台司。”(《宋史》本传)

大中祥符七年甲寅(1014),六十四岁,翰林学士,上《玉清昭应宫颂》,帝嘉之。

三月乙未,召近臣观太宗圣文神笔于玉宸殿,作《观书流杯诗》。群臣皆赋。六月,晁迥等请以《玉宸集》五卷副本藏秘阁,从之。(《玉海》卷一百六十)

十一月辛卯(初九),“翰林学士晁迥上《玉清昭应宫颂》,其子秘书省正字宗操继上《景灵宫庆成歌》。上曰:迥高年勤于著述,而善训子弟,亦搢绅佳事也。”(《长编》卷八十三,本传亦载此事,然无年月)

大中祥符八年乙卯(1015),六十五岁,翰林学士,判吏部流内铨,改通进银台司兼门下封驳事。

九月有《请依旧用李林甫所注月令奏》(《长编》卷八五)。

冬十月辛卯(十四),“以翰林学士晁迥权判吏部流内铨,知制诰盛度知通进银台司兼门下封驳事,迥以父名佺为辞,遂命与度两换其任,时翰林学士王曾亦领银台司,宰相议令迥代曾,上曰:‘朕闻外议谓曾尝封驳诏敕,自是中书衔之,多沮曾所奏,今若罢去,是符外议。’旦曰:‘臣等本无忌曾之意,今圣慈宣谕为宰司避谤,请迥与度相易,曾如旧。’上可之。”(《长编》卷八五)

十二月,诏“翰林学士李惟、晁迥、王曾、钱惟演,知制诰盛度、陈知微,于馆阁、京朝官中各举服勤文学者一人为覆校勘官。迥等遂以左正言集贤校理宋绶、著作郎直直集贤院徐奭、太子中允直集贤院麻温其、著作佐郎集贤校理晏殊、大理评事崇文院检讨冯元充选。”(《麟台故事残本》卷二中,四部丛刊本)

大中祥符九年丙辰(1016),六十六岁,翰林学士,擢刑部侍郎

二月,丁亥(十二),监修国史王旦等上两朝国史一百二十卷,优诏答之。戊子(十三),加旦守司徒,修史官赵安仁、晁迥、陈彭年、夏竦、崔度并进秩,赐物有差。王钦若、陈尧叟、杨亿尝预修史,亦赐之。(《长编》卷八十六)

“太祖、太宗国史,真宗景德四年八月,宰臣王旦监修,枢密王钦若、陈尧叟,参政赵安仁,翰林晁迥、杨亿等修,祥符九年二月上,凡帝纪六卷,志五十五卷,列传五十九卷。”(《群书考索》卷十七,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下引该书版本同此)

“史成,擢刑部侍郎。”(《宋史》本传)

十一月二十三日,“诏辅臣、学士、待制以上,管军、节度使、驸马、都尉、刺史以上,观书(太宗书)龙图阁……又作(观书)七言四韵诗三首分赐学士晁迥、殿前曹璨已下,命儒臣即席皆赋。”(《辑稿》礼四五之三六)

天禧元年丁巳(1017),六十七岁,翰林学士,详定封赠事

四月有《乞许郑河出粟赈济奏》(《辑稿》职官五五之三二)

“天禧元年四月,登州年平县学究郑河出粟五千六百石赈饥,乞补第巽。不从。晁迥、李维上言,乞特从之,以劝来者,丰稔即止。诏补三班借职。自后援巽例以请者,皆从之。”(《燕冀诒谋录》卷二,据中华书局校点本)

天禧元年八月辛未(初六),“翰林学士晁迥等言准诏详定叙封所生母及致仕官封赠事,请自今文武升朝官,无嫡母、继母者,许叙封所生母。致仕官曾任升朝官则依例封赠,其致仕后迁至升朝官者不在此限。从之。”(《长编》卷九十,亦见《辑稿》仪制十之八)

天禧二年戊午(1018),六十八岁,为册立皇太子礼仪使,进翰林学士承旨。时朝廷数举大礼,诏令多出其手,恩宠甚厚。约本年,还曾任译经润文官。

八月乙巳(十六),“以翰林学士晁迥为册立皇太子礼仪使……十一月己未(初一),翰林学士晁迥为承旨。时朝廷数举大礼,诏令每下,多出迥手。尝夜召对,上令内侍持御前炬烛送归院,他日曲宴宜圣殿内,出牡丹百余盘,千叶者惟十余叶,以赐宰臣、亲王。上顾迥与学士钱惟演,亦皆赐焉……丁亥,命翰林学士承旨晁迥、知制诰陈尧咨,于秘阁再考国子监及太常寺别试进士文卷。”(《长编》卷九二)

《事实类苑》卷七据《金坡遗事》载晁迥受恩宠三事甚详,可以参看。

《玉海》卷七十二“天禧天安殿册皇太子”条云:“天禧二年八月丁酉至辛丑,群臣三表,请立太子。甲辰,诏立升王为皇太子,乙巳,以学士晁迥为礼仪使。丁巳,礼官请临轩册命日奏明安之曲,从之。……太子出入皆作明安之乐。”原注:“晁迥撰明安三曲。”

晁迥任译经润文官时间约在天禧二年至四年。夏竦《传法院碑铭》云:“有若故枢密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王曙,参知政事张洎、赵安仁,枢密副使杨砺,翰林学士承旨晁迥、李维,翰林学士朱昂、梁周翰、杨亿,皆以学通儒释,继司译润。”(《文庄集》卷二十六)晁迥为翰林学士承旨的时间在天禧二年至四年,而景德三年至天禧元年,译经润文官为赵安仁。天禧四年,晁迥已判西京留司御史台。《辑稿》道释二之八:“译经使润文官常一员,天禧中,以翰林学士晁迥、李维同润文,始置二员。”另参黄启江《北宋的译经润文官与佛教》一文,见黄启江《北宋佛教史论稿》,台湾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

天禧三年己未(1019),六十九岁,为翰林学士承旨,迁兵部侍郎,为南郊礼仪使。

“天禧三年三月九日试王整等,作七言诗赐考官晁迥等,又出别本赐辅臣,乃皇太子书也。”(《玉海》卷一百十六)

三月,“翰林学士承旨晁迥以老疾求解近职,诏不许,特蠲其宿直,令三日五日一至院,迥辞以非故事,乃听,俟秋还直。”(《长编》卷九三)

“方盛暑,为蠲宿直。令三五日一至院;迥辞以非故事,乃听俟秋还直。迁兵部侍郎……”(《宋史》本传)

七月,“戊辰(十三),诏以十一月十九日有事于南郊,命向敏中为天书仪仗使、南郊大礼使,寇准为天书同仪仗使,丁谓为副使,李迪为扶侍使,翰林学士承旨晁迥为南郊礼仪使。”(《长编》卷九四)(《辑稿》礼二八之八十载晁迥为礼仪使在七月十四日)

十一月,“辛未(十九),合祭天地于南郊,大赦天下”(《长编》卷九四)迁兵部侍郎当在此时。因天禧四年四月晁迥改官时已为兵部侍郎,详天禧四年条下。

天禧四年庚申(1020),七十岁,为翰林学士承旨,屡求解职,授工部尚书,集贤院学士、判西京留司御史台。

二月,黄河塞,“己亥(十七),命翰林学士承旨晁迥致祭。”(《长编》卷九十五)

三月,“……先是,诏以近年开封府举人稍多,屡致词讼,令翰林学士承旨晁迥等议定条约,于是,迥等上言诸州举人多以身有服制,本贯难于取解,遂奔凑京毂,寓籍充赋,人数既众,混而为一。有司但考其才艺,解送之际,本府土著登名甚少,交起喧竞,亦由于此,欲请自今有期周卑幼以下服者,听取文解,寄应举人实无户籍者,许召官保任。于本府户籍人数外,别立分数荐送。诏从之。”(《长编》卷九十五,亦见《群书考索》后集卷三七,《文献通考》卷三十,均据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四月,“翰林学士承旨晁迥累表求解近职,庚寅,授工部尚书,集贤院学士,判西京留司御史台,许一子官河南,以就养。”(《长编》卷九十五,亦见本传)

《辑稿》职官一七之三八:“天禧四年四月,以翰林学士承旨、兵部侍郎晁迥进工部尚书、集贤院学士、判西京留司御史台……他官止云权,迥以三品,故云判。”

六月,诏晁迥等人举诸司使已下至閤门祗候堪充边上塞使者各一人。(《辑稿》选举二七之二一,按《辑稿》此处云“礼部尚书”,疑误,因晁迥刚迁工部尚书)

九月,诏迥举文学优长、履行清素者二人。(《长编》卷九六)

“九月己酉,分遣近臣张知白、晁迥、乐黄目等各举常参官,诸路转运及劝农使各举堪京官、知县者二人,知制诰、知杂御史、直龙图阁各举堪御史者一人。”(《宋史》卷八)

天禧五年辛酉(1021),七十一岁

乾兴元年壬戌(1022),七十二岁,时判西京留司御史台。迁礼部尚书。

“仁宗即位,迁礼部尚书。”(《宋史》本传)

天圣二年甲子(1024),七十四岁

八月,左正言刘随《上仁宗乞优礼李允则、晁迥》,请召对,给全俸。中云:“臣又伏见太子少保致仕晁迥,端庄植性,冲澹自居,历任三朝,垂五十载,徊翔两制,踰二十年。”(《宋名臣奏议》卷七十之优礼,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刘随天圣五年三月由左正言改左司谏。晁迥致仕在天圣四年十二月,李允则卒于天圣六年六月,可以看出这封奏书时间上应该没有问题。而奏书中云晁迥故该年已为“太子少保致仕”,与《长编》卷一百零四中所言天圣四年以“太子少保致仕”相矛盾,或刘随奏书文字有误,姑存疑。

天圣四年丙寅(1026),七十六岁

“礼部尚书、集贤院学士晁迥累章请老,上谓辅臣曰:迥,先朝学士,志行修洁。朕且欲留之,可乎?王曾对曰:迥年七十六岁,陛下虽欲留,迥筋力恐不能也。乃授太子少保致仕,给全俸。岁时锡赉如学士。”(《长编》卷一零四)

“居台六年,累章请老,以太子少保致仕,给全奉,岁时赐赉如学士。”(《宋史》本传)

天圣五年丁卯(1027),七十七岁

居开封昭德坊旧居,手不释卷,笔不停缀,天圣五年九月十五日,著《法藏碎金录》成,并序之。(晁迥《法藏碎金录序》)

天圣六年戊辰(1028),七十八岁

五月,监察御史鞠咏言晁迥老而有器识,宜访对。(《长编》卷一零六)

五月,作《慎刑箴》(存)。题下署衔:“正奉大夫、守礼部尚书、充集贤院学士、判西京留司御史台、柱国、南安郡开国公、食邑四千三百户、食实封陆伯户、赐紫金鱼袋晁迥述。”又有《劝慎刑文》(《金石萃编》卷一三一,参见《全宋文》第四册晁迥文)

天圣七年己已(1029),七十九岁

作《闻思三法资修记》。(《成都文苑》卷三七,又见《全蜀艺文志》卷三八,均据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天圣九年辛未(1031),八十一岁,进太子少傅

正月,“丁卯(十九),祠部员外郎、集贤校理、同修起居注晁宗悫为知制诰。宗悫,迥子也。宋绶尝谓自唐以来,唯杨于陵身见其子嗣复继掌书命,今始有晁氏焉。”(《长编》卷一百一十)

闰十月戊辰(二十四日)“知兖州、翰林侍读学士、工部尚书孙奭辞,曲宴太清楼,召太子少保致仕晁迥及近臣皆预,帝飞白大字以赐二府,而小字赐诸学士,独奭与迥兼赐大小字。诏群臣即席赋诗,帝问迥年及服饵之术。对曰:‘犬马之年,八十有一,未尝服饵金石,不意衰朽,再睹天颜,而臣之子宗悫又忝侍从,同与燕乐,千载之遇也。’因徙迥坐御史中丞之南。太后时出禁中珍器,劝奭及迥酒,所以宠赉之甚厚。”(《长编》卷一百一十)本传、《玉海》卷三十四亦载此事。按《辑稿》礼四五之一二将此事系于八年闰十月,误,因八年十月非闰月,但《辑稿》载赏赐名目甚详,为“赐袭衣犀带,钱三十万,麦百斛,酒二十缸。”

“子宗悫为知制诰,侍从同预宴。迥坐御史中丞之南,与宰臣同赐御飞白大字。既罢,所以宠赉者甚厚,进太子少傅。”(《宋史》本传)

编定《法藏碎金录》(五年作序,九年十一月修定),另著《昭德新编》(序有“年过八十”语)。

景祐元年甲戌(1034),八十四岁,卒,赠太子太保。

三月,上《乞许孙男祇赴御试奏》,孙男仲衍、仲约特奏名,乞许令赴殿试。(《辑稿》选举三之一八)

九月辛丑(十五)载:“太子少傅晁迥既与太清楼宴,后复召对延和殿,合问洪范雨旸之应。迥据经以对,帝出迥尝所上神仙可学致篇面令剖析,既而献《斧扆》、《恤刑箴》、《大顺》、《审刑》、《无尽灯颂》,凡五篇。忽感疾,绝人事,屏医药,具冠服而卒。年八十四。”(《长编》卷一一五)

“及感疾,绝人事,屏医药,具冠服而卒,年八十四。罢朝一日,赠太子太保,谥文元。”(《宋史》本传)

《宋史》本传评曰:“迥善吐纳养生之术,通释老书,以经传傅致,为一家之说。性乐易宽简,服道履正,虽贵势无所屈,历官临事,未尝挟情害物。真宗数称其好学长者。杨亿尝谓迥所作书命无过褒,得代言之体。喜质正经史疑义,摽括字类。有以术命语迥,迥曰:‘自然之分,天命也。乐天不忧,知命也。推理安常,委命也。何必逆计未然乎?’”

《长编》亦评曰:“迥乐易纯固,服道履正,虽贵势无所屈,尝言历官临事,未尝挟情以害物,危人以自进。生平修身谨行,如免肤发之伤。真宗数称迥长者,杨亿谓迥所作书命无过褒,得代言之体。喜质正经史疑义,摽括字类。无一日废学,不喜术数。有以命术语之者,迥曰:‘自然之分,天命也。乐天不忧,知命也。推理安常,委命也。何必逆计未然乎?’”并注曰:“江休复《杂志》云:‘迥不信天书’,本传无所见,今附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