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宋代家族与文学【附录五】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附录五:《晁氏丛书》序跋及总目

《晁氏丛书》是宋代晁氏东眷后裔二十九世孙晁贻端于清代道光十年所刻,共六种,一函六册,待学楼藏版,国家图书馆有藏。第一册为晁迥的《昭德新编》,第二册为晁补之的《重编楚辞》上八卷,第三册为晁补之的《重编楚辞》下八卷和晁贯之的《墨经》,第四册为晁补之的《晁无咎词》六卷,第五册为晁说之的《晁氏客语》,第六册为晁冲之的《晁具茨诗集》十五卷。第一册前有序和《晁氏丛书》总目,另外每种书后有跋。今俱移录于下,并略加按语,则中国家族文化之自觉传承及晁氏家族著作之富,可以概见矣。

《晁氏丛书》序

鼂隶省从晁,本朝氏,春秋时蔡太师子朝之孙朝吴,以王父字为氏者也。汉兴,错为御史大夫,文章之盛,与董仲舒并称,而三十一篇俱佚。晋有矫,注两京赋,见郑樵《通志》。北魏辽东襄平有名崇者,家世史官,善天文术数,道武尝诏造浑仪律象,其著作惜乎不传。唐集贤学士良贞有应文可经邦科对策文传矣,惜乎其不多见也。至宋初文元、文庄父子以文学、政事显于朝,为澶渊望族,无咎、以道、叔用、子止诸府君,世继其美,著述宏富,冠于一代。元明以降,虽不逮古,然文人学士所引述,亦未尝绝。今观诸志目录所载晁氏家集多至百八十余种,彬彬乎艺林之盛事矣。

夫文章之道,上之与世运相升降,下之与世德为盛衰。当宋真宗、仁宗,天下兴起于文章,吾家代有闻人,渊源流渐,相与鸣一时之盛,而传之于家,盖自文元以至敷文、道州,祖孙父子,七世为词宗,遂与宋室俱终,岂偶然而已。兵燹流离,遗籍散失,存于今者十不得一。昔吾族曾祖渊然府君,修家乘,奔走江淮大河南北,留意求之,皆断简残编,以不获一种全书为憾。呜呼!南宋以来七百有余年矣,欲蒐罗先人之述作,汇为一家言,岂不难哉。

忆端自束发受书,尝闻吾父述先大父之命曰:“《左氏春秋》云,数典不忘其祖。凡为子孙者,既不获亲祖宗彝训,又不能读祖宗遗书,曷贵乎有子孙?况吾家溯汉迄明,代传巨制,而又为历朝名儒所采录,天府所收藏。余老矣,吾宗有能观光盛世,读中秘之书者,则幸甚;否或通都大邑,博访藏书,故家得一二全集,讐校而刊焉,亦望于后人也。汝其谨志之毋忘。”嘉庆癸酉迄今庚寅,越十有八年,端奔驰南北,广为搜辑,计得十余种,大半皆世所传钞之本,其中脱略讹误,悉心参考,有疑则阙,以传信也。今谨就所已得者刊行之,以仰承先志,至若文集既亡,而一二篇仅存,或诗文无专集而有传篇,篇残而有零星剩义,时时见于载籍及家乘中者,吉光片羽,皆子孙所宜珍秘也,裒而录之,以附于群书之后。其所未见,则又俟诸子孙焉。

道光十年孟夏东眷六安二十九世孙贻端谨序

[剑按]:据安徽省图书馆藏民国三十六年石印本六安《晁氏宗谱》,序者晁贻端(1792—1867),字直甫,一字星门,号石方,别号耦梅居士,道光壬午科优贡生,丙戌科钦取汉官学教习,充镶红旗,为人静穆,博极群书,尤究心许氏《说文》,家有待学楼,藏书万卷。父忧,服阙不谒选,别筑舍曰敏求书屋,延桐城许孝廉居其中,互证考据学,绕宅皆嘉树,名其水曰小鹅湖,渔竿钓艇,飘然有尘外想,著有古近体诗,为文清空超旷,骈体效许、庾,髯尺许,风骨峻整。咸丰七年家毁于战乱,不得已入都谒选,知福建宁化县,有善政,又知邵武府光泽县,战守有功,保升直隶州,并赏知府衔,清介自守,贫卒于闽。著有《河朔访古记》三卷(元 乃贤著,晁贻端校正)、《倚梅唤鹤楼吟草》三卷,刊布于世;《读书一得志》、《存养斋试帖》,待刊;《小学蒙》八十卷、《周易郑注校补》六卷,未刊,毁于战火。序中“渊然府君”为东眷二十六世晁载典,字名山,号渊然,州痒生,生性孝悌,为继父志,远历名区访求祖迹,购古书及府县志数百部,终于和晁世纶合撰成《晁氏家乘》,于乾隆四十年刻版(《家乘》扉页载:“江南六安载典、江西临川世纶编次”,晁世纶乃宋代中眷咏之后,其父为中眷二十五世光璧,世纶字南金,号崧亭,据《晁氏家乘》之《崧亭先生传》,乾隆辛卯,“会修宗谱,先生由江南、汴梁历直隶、山东诸路,遍访族姓,竭数载之力,考勘详明,补前人所未及,行将受剞劂矣”)。序中“敷文、道州”疑指公武(官至敷文阁直学士临安少尹)和百谈(曾知道州)。


《晁氏丛书》总目

汉 世失考 错 《晁错三十一篇》、《晁氏新书》七卷、《晁错集》三卷。

晋 世失考 矫 《注张衡两京赋》。

宋 中眷一世 迥 《昭德新编》三卷、《法藏碎金》十卷、《道院集要》三卷、《耄智余书》三卷、《道院别集》十五卷、《理枢》一卷,《别书金波遗事》(剑按:“波”当为“坡”)一卷、《礼部考试进士勅》一卷、《三朝国史》一百五十卷、《文集》三十卷、《翰林集》三十卷、《应制集》三十卷、《内制集》三十卷、《次韵应制集》五卷、《随因纪述》三卷、《自择增修》百法、《咸平新书》五十篇、《北庭记》。

中眷二世 宗慤 《文集》四十卷、《内制集》十卷、《外制集》十卷、《文林启秀录》十卷。

中眷二世 宗操 《文集》三十卷、《荀悦前汉纪注》、《文心雕龙注》。

中眷二世 宗幹 《文集》三十卷。

中眷三世 仲衍 《史论》三卷、《两晋文类》五十卷、《史记文统》二十卷、《事类后集》三十卷、《业官文集》二十卷、《侍雍杂编》《河内倡和集》一卷、《汴河杂记一卷》。

失眷三世 仲约 《文集杂著》合二十卷。

东眷四世 端友 《晁氏新城集》十卷、《别集》一卷。

东眷四世 端中 《麟嘉集》二十卷、《诗》一卷(剑按:《晁氏家乘》卷六《文集》作“端忠”)。

东眷四世 端仁 《易论》十卷、《汝南主客集》十卷。

东眷四世 端礼 《闲适集》一卷、《诗集》五卷、《晁氏新词》一卷。

中眷四世 端彦 《文集》三十卷、《四六集》五卷、《墨说》一编、《金兰集》三十卷。

西眷四世 端规 《文集》二十卷、《推本省身图》、《大学知归图》。

失眷四世 端臣 《文集》三十卷、《文选华句》十卷。

东眷五世 补之 《四书注》缺卷、《重编楚词》十六卷、《续楚词》二十卷、《变离骚》二十卷、《晁补之集》七十卷、《四学士集》五卷、《鸡肋集》七十卷、《晁无咎词》六卷、《晁无咎词话》缺卷。

东眷五世 将之 《敝帚集》十卷。

东眷五世 谦之 《竹院居士文集》十三卷。

中眷五世 述之 《东里先生遗稿》一卷。

中眷五世 说之 《古易》十二篇、《录古周易》八卷、《商瞿大传》十卷、《商瞿小传》十卷、《商瞿易传》缺卷、《商瞿外传》六卷、《京氏易式》一卷、、《太极传》六卷、《因说》一卷、《太极外传》一卷、《晁氏诗传》十卷、《诗论》一卷、《晁氏书传》七卷、《书论》五卷、《晁氏春秋传》十二卷、《春秋辨文》六卷、《春秋年表传》三十卷、《古论大传》五卷、《论语讲义》十卷、《壬寅年孝经论语及五经小传》十卷、《晁氏客语》一卷、《嵩山景迂生集》二十卷、《历谱》二十卷、《参订许氏文字》三卷、《异同志》三卷、《校正曾子》、《有旧卷》、《养素削觚卷》、《山下草堂杂书》、《石鶂志》、《唐逸士志》、《清心堂杂志》、《随省》、《捃麦》、《嵩山墨省》、《晁氏彝训》。

中眷五世 咏之 《晁氏崇福集》三十五卷、《四六集》十五卷、《外集》十卷。

中眷五世 贯之 《墨经》一卷。

中眷五世 冲之 《晁具茨集》十五卷、《晁叔用词》一卷。

西眷五世 载之 《封丘集》二十卷、《晁氏谈助》一卷、《续谈助》五卷。

失眷五世 升之 《松溪遗稿》。

失眷五世 徽之 《鲁论遗稿》。

失眷五世 谓之 《春秋正统》十卷。

中眷六世 公迈 《历代纪年》十卷、《纪谈录》十五卷、《传密存稿》四卷。

中眷六世 公昂 《安归集》三卷。

中眷六世 公武 《石经考异》一卷、《昭德易诂训传》十八卷、《尚书古文》三卷、《尚书诂训传》四十六卷、《毛诗训诂传》二十卷、《春秋传纂》四十篇、《春秋正经》十二卷、《春秋诂训传》三十卷、《校曾子》二卷、《中庸大传》一卷、《百家孟子解》十二卷、《校老子道德经》二卷、《郡斋读书志》二十卷、《稽古后录》三十五卷、《嵩高樵唱》二卷、《昭德晁公文集》六十卷。

中眷六世 公寿 《资治通鉴钞》。

失眷六世 公遡 《嵩山居士集》五十四卷、《丛抄》七十卷、《箕山集》十卷、《刍荛论》二十卷、《餙中堂绝笔集》二十卷、《外廷末议》二卷、《陈言》二卷、《剀切》二卷、《康济总论》十卷、《清丰世范》二卷、《百哀诗》二卷、《杂论》三卷、《原经》三卷、《墨曹笺牍》一百卷、《本草通验》二十卷。

失眷六世 公秉 《论语解》十卷。

失眷六世 公庆 《小松溪集》。

失眷六世 公忞 《金人败盟记》。

中眷八世 百谷 《诗集》缺卷。

中眷八世 百谈 《带川集》二十卷、《归田杂著》。

失眷八世 百揆 《浔阳志》二十卷。

失眷失世光义 《十九书类语》十卷。

金 失眷失世 会 《泫水集》四卷。

明 中眷十七世瑮 《宝文堂分类书目》三卷、《鉴湖文集》四卷、《晁氏足征录》(剑按:《晁氏家乘》载瑮有《墨迹》一卷,系辑其子东吴墨迹而成)。

中眷十八世孙东吴 《诗文集总》四卷、《墨迹》一卷、《选唐诗》一卷、《选本朝名公一卷》、《选乐府小令》一卷。

国朝

中眷二十一世 埰 《永思录》。

中眷二十三世 星 《枕声一卷》、《续枕声》一卷、《素心堂诗集》、《北山悟言》。

中眷二十四世 树九 《周易标旨》、《诗经叶韵训蒙》、《五经句读》、《四书句读》、《四书平仄便览》。

中眷二十四世 子管 《劻洲文集》五卷。

中眷二十五世 应鸿 《左传类萃》四卷。

中眷二十五世 光璧 《诗文集》四卷(《晁氏家乘》中作《诗古集》四卷)。

中眷二十六世 世承 《六艺缘词》。

附失著名一种 《骫骳说》二卷(剑按:作者应为晁补之)。

右家集一百八十四种,据历代国史、郡志、诸名人文集暨家乘所载者,依眷世次弟编辑,成总目一卷,陆续刊布于世,俾后世子孙知法守焉。

道光十年秋日东眷六安二十九孙贻端识

[剑按]:该《总目》大致依明《新修清丰县志》和清《晁氏家乘》采录而成,宋代晁氏著述亦可与拙著《晁说之研究》(学苑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第一章相参看。另据乾隆四十年《晁氏家乘》与民国三十六年六安《晁氏宗谱》可补晁星《晁李合稿》;晁贻端《河朔访古记校正》三卷、《倚梅唤鹤楼吟草》三卷、《读书一得志》、《存养斋试帖》、《小学蒙》八十卷、《周易郑注校补》六卷,晁载典和晁世纶《晁氏家乘》,晁云甫《皋西唱酬集》。《总目》中清代晁氏多不为人知,今仍据二书补考数名如下:

晁星(1616—1656),字次柳,居临川,宋晁百谈之后,晁怀劬第三子,顺治八年举人,与徐春溶、游东昇、李来泰结社,号西江十三子,而次柳诗名尤著,曾扁其堂曰“素心”,铭之以诗,有句云:“水心常淡寄,铁性自孤行”;“慎防中道改,处士负虚声”。

晁子管,晁昺长子,字菲才,号劻洲,康熙甲子(1684)进士,房师张伯琮甚重之,庚辰(1700)选为翰林庶吉士,凡诗古文词,出人意表。

晁应鸿,晁小韩长子,临川名士,字翔千,因居莪峰之西,故号西莪,幼失怙,贫不能延师,经史子集多得自母训,弱冠中秀才,文章高古,无时下脂粉态,爱诵《离骚》、《出师表》及杜甫诗,平生手不释卷,教子课徒为务。按晁小韩为晁昺第三子、晁子管、晁子靖之弟,子靖登康熙丙子(1696)科,授吉水教谕,诗文奇奥博雅,大异于常,江右督学王思训举卓异,未获选而卒;小韩高才,文章皆未经人道破,惜年三十而卒,长子应鸿举博学,次子光璧举优行;孙世承、世纶卓然大雅,俱才学之士。

晁光璧,晁小韩次子,字扶青,号介石,幼依寡母授书,入耳成诵,长,从学于李半谷,凡所著作,特出手眼,绝不寄人篱下。督学王公以为光璧之诗、古文、辞有王、曾气味,闽中于学宪聘其阅卷,岸然不应。曾自诵曰:“由他时辈声名卖,谁似先生简静高。”

晁世承,字宾武,号述堂,七岁晓平仄,十岁熟经传,十一岁应童子试,试官叹曰:“晁氏多才,又出一杰矣。”然科场不顺,年近古稀,犹未一第。性嗜茶酒,喜吟诗赋曲词,所作《六义缘新剧》,不减《西厢》、《牡丹》,好观经史百家,博弈、吹弹、临帖,靡所不至。课二子甚严,曾作诗戒之曰:“家学渊源尔自知,文王曾是周公师。崎岖但是过来路,一一与汝细述之。莫学尔翁嗜酒茶,五斗七碗尽虚花。莫学尔翁耽吟咏,举业抛荒罔用心。文章不入脂粉场,屡战棘围空自忙。贪看异书只饱眼,掩卷昏然苦善忘。五官驱使不教闲,才停博弈又吹弹。学书无成灾墨楮,非王非柳又非颜。一生梦幻何所翻,忽忽淹淹已头白。儿曹莫负春秋长,鉴覆前车须自责。”观其训子诗,诚异人也。

晁云甫,名伯寅,以诗名于时,尝主西山诗社,乡士大夫如朱立峰、祝绳一,均延其为西席,宣统二年应拔贡试,因病未及终试,士论惜之。宣统三年任西蔴埠初中学校校长,民国三年被选为县议会会员,民国五年,王茀田为蔴埠茶税局局长,延云甫为秘书,宾主唱和,有《皋西唱酬集》之刻。民国七年归乡授徒为业,后遇兵害。

《昭德新编》跋语:右《昭德新编》二卷,中眷一世祖文元公迥所撰也,原本久佚,今从四库书内录出,较《家乘》所载三卷少一,未知为残本否,抑或另一传本耶?考《四库提要》云三卷,未尝道及有佚,然上卷《新新理说》序云一百六十七条,今缺三条,下卷四十七首,今止存二十有九,是此二册中之遗夺散亡,已不可补,非完本可知矣。尝读张邦基《墨庄漫录》载文元公所作《七审》,于四威仪中以代曾子三省之义,词意与新编一例,疑即是书逸章,已刊入《丛书》附编《碎语补》中,他日搜得藏书故家全本读之,当有据也。道光七年夏日东眷二十九孙贻端谨识于京师崇文门外巾帽衚衕之敏求斋。

《重编楚辞》跋语:裒屈宋诸赋,定名《楚辞》,自刘向始也。后人或谓之骚,考史迁称屈原放逐乃著《离骚》,盖举其最著一篇。九歌而下均袭骚名,非事实矣。向之定《楚辞》十六篇是为总集之祖,后汉王逸撰《章句》而益以己作《九思》与班固《二叙》,为十七卷。宋洪兴祖补注之,于是楚辞遂有十七卷之目。吾东眷五世祖泗州府君谓王、洪二本非向旧录,又篇第倒置,故重编之,为十六卷,删《九思》一篇以附于《续楚辞》中,《鸡肋集·离骚新序》三篇曰《楚辞》十六卷,旧录也,《续楚辞》二十卷,《变离骚》二十卷,新录也。惜乎其书皆不传。按《新序》中篇曰:“刘向《离骚楚辞》十六卷,首卷曰《离骚经》,后篇皆曰《离骚》,余皆曰《楚辞》。天圣中陈说之第其篇,或不次序。今迁《远游》、《九章》次《离骚经》,在《九歌》上,《九歌》、《天问》迁于下,《卜居》、《渔父》次之,《大招》古奥,疑原作,非景差词,故以终焉,为楚词上八卷。《九辨》、《招魂》皆宋玉作,《惜誓》宏深,或以为贾谊作,盖近之。东方朔、严忌,皆汉武帝廷臣,淮南小山不当先朔、忌。王褒,汉宣帝时人,皆后淮南小山。至刘向,最后作。序此,皆西汉以前文也,以为《楚辞》下八卷。凡十六卷。因向之旧录云。”(剑按:此段非补之《离骚新序》中原文,系贻端简括而成)原本久佚,谨依序例次之,以承重编之志。俾海内藏书家咸知楚辞有此善本也。至新录二书,按《读书志》所载,自宋玉、荀卿,逮宋王令辈,计六十四人,通一百五十六首。朱子《楚辞后语》删为六卷,去过半矣。其仅存者各篇小序耳。今就《续楚辞》、《变离骚》自序中考之,尚知三十余人,约文得五六十首,他日录出再刊行焉,于其所不知则阙如也。道光十年仲冬一日六安二十九孙贻端谨志于都门客舍之敏求斋。

《墨经》跋语:右《墨经》一卷,中眷五世祖侍御史贯之作也。衢本郡斋读书志缺而不载,此从《津逮》《学津》二书中参校录之,颇无讹阙。《紫微诗话》采侍御府君《访杜师舆不遇》句云:“草堂不见浣溪老,折得青松度水归。”据此当另有全集行世,代远佚亡不可得见。惜哉!道光八年孟春东眷二十九世孙贻端谨跋于京师宣武门内镶红旗官学舍。

《晁无咎词》跋语:此吾东眷五世祖泗州府君补之诗余也。从汲古阁毛子晋《六十家词选》中录出。毛曰《琴趣外篇》六卷,宋左朝奉秘书省著作郎充秘阁校理国史编修官济北晁补之无咎长短句也。其所为诗文凡七十卷,自名《鸡肋集》。惟诗余不入集中,故云《外篇》。昔年见吴门钞本,混入赵文宝诸词,亦名《琴趣外篇》。盖书贾射利眩人耳目,最为可恨。余已厘正介庵词,辨之详矣。无咎虽游戏小词,不作绮艳语,殆因法秀禅师谆谆戒山谷老人,不敢以笔墨劝淫耶。大观四年卒于泗州官舍,自画山水留春堂大屏,上题云“胸中正可吞云梦,盏底何妨对圣贤。有意清秋入衡霍,为君无尽写江天。”又咏《洞仙歌》一阙,遂绝笔,不知何故逸去,今依花庵词客附诸末幅。按《四库》集部《词曲类》目录曰《晁无咎词》六卷,《直斋书录·歌词类》曰《无咎词》一卷,《文献通考》别集《歌词类》曰《晁无咎词》一卷,均无《外篇》之目,仍宜从旧名也。道光六年春日六安二十九世孙贻端谨识于都门之敏求斋。

《晁氏客语》跋语:中眷五世祖待制府君说之生平著述甚富。靖康之乱,悉为灰烬,建炎三年终于金陵旅舍。长孙子健徒步往来江浙间,求访其遗文,先后得二十卷,编成《嵩山景迂生》文集,锓木行世。其遗书三十种内,并无此卷。考《直斋书录》、《文献通考》、《宋史·艺文志》皆云《晁氏客语》一卷,晁说之以道撰。是迪功府君所未能收辑者也。藏书家往往以《儒言》、《客语》二种刻为一书进呈四库,则又未知《儒言》在景迂生全集中,而《客语》自为一书也。刊本精者未见,借得北平谢氏旧写本录之,其间误字谨为諟正,于不知则阙如焉,俟子孙再考补之。道光九年八月东眷二十九世孙贻端谨志于镶红旗官学舍。

《晁具茨诗集》跋语:右《具茨诗集》十五卷,得古今一百六十七首,中眷五世祖冲之府君所著也。吾晁在宋室,家集宏富。今七阁庋藏,只录泗州《鸡肋集》、待制《景迂生集》、眉州《嵩山居士集》,而此集流传甚少。道光辛巳建元,贻端得之金陵书肆中,卷首有喻汝砺序,与《读书志》合。其注不详姓名,内引《一统志》及《韵会》、《韵府》等书,当为明时人。今删其加笺,而仅录原注,丛书之例如此,归画一也。《读书志》云三卷,《直斋书录》云十卷,《文渊阁书目》云一册,近时昭文张氏《爱日精庐藏书志》云《具茨晁先生诗集》一卷,明晁瑮重刊。宋本卷末有庆元己未校官黄汝嘉刊一条,疑即文渊阁所藏宋本一册,而吾家司业府君入典纶诰时,据以刊行者也。惜不可见。谨依亮圃此本卷次重镌之,第喻序云歌诗二百许篇,今所存者只一百六十七首,已非完本,且间有夺字逸句,俟得司业重刊宋本考订以补其阙。道光十年东眷六安二十九世孙贻端谨识于都门客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