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宋代家族与文学【后记】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后记

本书是在我的博士论文《宋代晁氏家族与文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04年5月)的基础上,经过重大修改后完成的。近年来学术发展势头非常迅猛,虽然难免泥沙俱下,毕竟整体的学术态势是在前进。常常是好不容易冒出一些学术想法,还未及授之以笔,同道的同类专著便已摆进书店。我的那本博士论文虽然受到答辩委员会傅璇琮、张晶、刘扬忠、蒋寅、王筱芸老师的谬奖,也承韩经太、钱志熙两位老师在同行评阅人评议中给予肯定,但我自知一定程度上是各位老师的抬爱,隐含着对后辈的呵护和期许,并不是自己那本论文真能当得起“优秀”两字。因此答辩会结束后,我未敢松懈,不断修改、完善论文,又先后奔赴安徽合肥(2004年7月)、山东菏泽(2004年9月、12月)、河南濮阳(2005年5月)寻找晁氏家谱和晁氏遗迹,收获良多。有意思的是,这段时期,晁氏家族似乎一下子成为了研究热门,何新所的博士论文《宋代昭德晁氏家族研究》(南京大学2004年)和李朝军的博士论文《宋代晁氏家族文学研究》(四川大学2005年)相互辉映,刘焕阳教授更有力作《宋代晁氏家族及其文献研究》(齐鲁书社2004年5月出版)问世,这就使我在出版自己博士论文时有意做出重大调整,将之由较为纯粹的一个家族个案研究调整为以一个家族个案为中心,力图更多地对宋代家族与文学的整体风貌有所反映,只是限于学识才力,这本《宋代家族与文学——以澶州晁氏为中心》一定存在不少不尽如人意之处,真诚希望读者能够有所教正。

博士毕业后,有两件对我生活发生较大影响的事情不能不提:一是在学苑出版社郭强先生的热心帮助下,先父的《张鹳一医案医话集》和我的《晁说之研究》于2005年1月一并出版,我拿着先父的著作觉得很重,拿着自己的小书觉得很轻,这使我对家族文化的相关问题有了更为感性的体验。二是费了不少周折,我由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调到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遗产》编辑部工作,终于可以与自己喜爱的专业相依相伴了,我心里盛满喜悦的同时,也盛满了对文学研究所有关领导和编辑部诸位老师的谢意。

董乃斌师引导我步入学术殿堂;傅璇琮、党圣元、刘跃进、刘扬忠、蒋寅、王学泰、李铎、蔡明、闵虹等老师长期关心我的生活和学习;赵敏俐、吴相洲、左东岭、韩经太、程郁缀、张鸣、钱志熙、张强、温胜美等师长及时给了我形式不同的帮助;师兄陈飞义兼师友,正我所失,济我所急;友人顾明、蔡建新、白雪华、阮爱东和本书责编胡晓舟女士帮我校正了不少文字疏失,让我将这份情谊和感激永藏心中。对于导师陶文鹏先生,我深感绛帐恩深,从论文开题到具体写作,从生活小事到立身大节,种种关心爱护、提携指导,又怎一个“谢”字所能了得。

妻子易爱华毕业于日本东京立教大学,性格恬淡,不以我俸禄微薄、四体不勤为意,七年来相夫教子,埋首家务,亦偶有怨声,声来天竺,而非河东。当此浊世,对于我这等生性疏懒、意志不够坚定的人来说,有一位甚少贪欲的伴侣该是多么的幸福。今天正值儿子张易和六岁生日,抚今追昔,一时百感交集。

张 剑
2005年6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