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面对佛道二教的耶律楚材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耶律楚材是契丹人。契丹人的族源虽是鲜卑的一支,却有久远的“汉化”历史,这与契丹人所处的地域以及辽国的文化传统有关。宋辽金元是汉族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在地域和文化上长期交汇杂处的时期,陈垣先生在《元西域人华化考》一文中说“元时所谓汉人南人者以金宋疆域为判,故契丹女真高丽称汉人,据《元史·选举志》又以平定先后为判,故云南四川亦称汉人。”陈垣先生此文是专门论述“元代”西域人的华化问题,稍带言及“元时”“汉人”这一概念的特殊涵义,实际上,文中所言契丹、女真和高丽人当时都笼统地被称为“汉人”这一现象,决不会始于或仅限于元代,这种以地域为区划的对“汉人”的称呼,已经是一个比单纯的种族概念大得多的概念了,当地域划分的意义已经超过种族划分的意义时,就说明强调生活在同一地域的人的不同种族区分已经不那么重要,换言之,既然当时北方杂处一地的契丹、女真、高丽人都被称为“汉人”,足可以证明他们的汉化,已经到了可以忽略其民族区别的程度。

契丹发祥于辽水流域,他们与中原王朝及汉族人民的相处,更多的时候是取了和好的姿势,对汉文化的接受,也更多地采取了主动的态度。《辽史·宗室传》中有关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记载,可见这种状况的一斑:

时太祖问侍臣日:“受命之君,当事天敬神。有大功德者,肤欲祀之,何先?”皆以佛对。太祖日:“佛非中国教。”倍日:“孔子大圣,万世所尊,宜先。”太祖大悦,即建孔子庙,诏皇太子春秋释奠。

神册三年,耶律阿保机又下诏:建孔子庙佛寺、道观。

耶律阿保机所说的“中国”,指的是前文所谈到的“汉人”活动、居处的地区,与“中土”、“中原”、“中州”、“中夏”、“中华”等概念意思相近。这两则记载似乎可以说明,在耶律阿保机看来,契丹与汉人(狭义的汉族人)同属“中国”,而“佛”是外来的,并非国粹,“孔子”是国中大圣,地位当可与释迦牟尼相比,因此,理所当然地要将孔子作为“神”,放在敬祀的首位。可见,契丹人在建国之始,就确立了对“儒释道”三教并重,并以儒教为首的接受态度。

耶律楚材生活的辽国有不拘囿于本民族意识,对汉文化主动吸纳、借鉴的政治和文化氛围,他的家庭在“汉化”上更先行了一步,他的父亲不仅通“六经百家之书”,而且“尤邃于《易》、《太玄》,至于阴阳方技之说,历象推步之术”,在文学上崇拜苏轼,死后被称作“通儒”(元好问《故金尚书右垂耶律公神道碑》)。这样的生活环境和文化传承,使耶律楚材自小就濡染了汉族儒生建功立业、施展政治抱负的进取精神和对“三教”并存的通达认识。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文学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