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金瓶梅》和李开先十六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作为一个作家,特别是小说作家,不可避免地,总会把他所生活的社会、他个人的生活经验和体会、他所接触的人和事,以及他自己,不管是有意识地或无意识地,在他的作品里体现出来。

《金瓶梅》的作者李开先也不能例外。

这里,我们举出几个例子来说明。

第一类例子是关于李开先个人的经历的。他平生最引以为憾事的是正当他在宦途中一再迁升、春风得意的时期,1没有想到突然飞来奇祸,在世宗嘉靖二十年辛丑(1541)四月皇家的宗庙2发生了火灾。3他作为太常寺少卿,不幸成为替罪的羔羊,被当政的宰辅夏言(1482—1548)投劾罢免。又二年,即嘉靖二十二年癸卯(1543),他被正式免官,回到山东章邱原籍闲居。4按照制度,夏言应负其咎,他自己心里也明白,所以曾经奏请免官,但是由于当时他在病中,世宗不许。5而李开先只好自行请罪,6但当时在朝廷上是有不同意见和争执的,翟銮便是一个。7他的老师霍韬和夏言关系不好,也一直为他鸣不平。8然而终究未能挽回他的厄运,落得个“断送功名到白头”的不幸命运。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学而优则仕”是读书人惟一的出路,可以借此扶摇直上,结志于青云而名利兼收;一旦宦途失意,便会陷于万劫不复的悲惨境遇。李开先的无辜受枉,当然对于夏言恨之入骨,他曾在许多作品里发泄他的愤懑。如:他在《九子诗》里称赞刘绘说:“夏相昔贪纵,独能发其奸。”9在《同朝辅弼歌》里批评夏言“纳贿招权夏公谨”。10甚至于在他听到夏言在嘉靖二十七年戊申(1548)被杀的消息时,还写了一首《门闻夏桂洲凶报》的七言律诗,念念不忘夏言给他造成的冤案:“驱犊躬耕今儿秋,久忘帝里旧豪游;少年知已如星散,往事伤心付水流。袖内不藏新谏草,灯前时补敝貂裘,上方有剑何须请,相国惊闻沥血头!”11可见其怨毒之深。

《金瓶梅》里所写的西门庆攀援的权奸蔡京,我认为并非影射嘉靖年间的严嵩,而是夏言。李开先居宦时,严嵩的羽毛尚未丰满;李开先乡居后,严嵩还参与了弹劾夏言的行列;李开先和严嵩之问并没有什么恩怨,不可能在小说里众恶归之。最明显的证据是把《金瓶梅》第四十八回里叙述蔡京奏行七事的本章文字拿来和《明史》卷一九六《夏言传》里夏言的言事文字进行比较一下,便可以清楚地看得出来二者何以相似乃尔了。更有意思的是,夏言的从父夏旸号葵轩,是个曲家,有一部散曲集《葵轩词余》行世。《金瓶梅》里的一个猥琐人物叫做温葵轩,看来恐怕也是李开先的故弄狡谲来挖苦夏言家里的人吧。

因版而所阻本文只发九事。

应该提出,亡友杜璟(颖陶)曾经致疑于《金瓶梅》的蔡京影射的是明代的钱岱。12他虽然没有写成文章论列,但是显然他不同意影射严嵩的主张。

第二类例子是李开先家里的人和事件的。先谈人物的影子。

1.吴月娘

《金瓶梅》第二回里叙述吴月娘是西门庆的继室说:

先头浑家是早逝,身边只有一女,新近又娶了清河左卫吴千户之女填房为继室。

又,第三十三回记吴月娘因登楼失足动了五个月的胎气,找刘婆子服药安胎的事:

婆子于是留了两服大黑丸子药,教月娘用艾酒吃,那消半夜,吊下来了,在杩子内。点灯拨看,原来是个男胎,已成形了。

又,第七十三回记薛姑子把安胎气的衣胞符药给潘金莲的事:

“你看后边大菩萨(指吴月娘)也是贫僧替他安的胎,今也有了半肚子了。”

李开先在《闲居集》卷三·七言律诗有《寄继内》一首,说:

娶妻娶德非专色,吾娶齐东两得之:勤俭有如贫士女,家风克称太常妻。非恩无以怀诸婢,不妬方能处众姬。前子虽殇今有望,母仪胎教汝须知。

这首诗是写给他的第二个妻子王氏的。原来他在嘉靖二年癸未(1523)和张氏结婚。张氏卒于嘉靖二十六年丁未(1547),似乎他在同年便继娶了,这位继内便是王贡13的长女。王氏在嘉靖二十七年戊申(1548)十一月八日生了一个男婴,这便是李开先的长子郭苏。郭苏在嘉靖二十九年庚戌(1550)闰六月二十八日殇,活了不到三年,14嘉靖三十年辛亥(1551)二月十二日,王氏又生次子九十。15根据这个时间顺序看来,这首《寄继内》只能是写于嘉靖二十九年庚戌(1550)下半年至三十年辛亥(1551)正月之间。诗云“前子虽殇今有望”,一方面说的是郭苏之殇,另一方面又说明了王氏已经怀了第二胎。

我们的着意之处在把上面摘引的《金瓶梅》里的三段文字拿来和李开先的《寄继内》进行比较,不单吴月娘的继室主妇的家庭地位,宽厚的性格、勤俭的品质和处于众姬间的不妬思想和王氏完全相似,而且两个人的丧子和怀孕的情况也有近似的地方。我们无法排除吴月娘的身上隐藏着王氏的灵魂。

2.李瓶儿

《金瓶梅》第六十二回写李瓶儿之死的前前后后,是全书里极为精彩的片段。作者的笔触洋溢着真挚的激情,饱含着丰富的人性,细致地描绘了西门庆和李瓶儿生离死别的悲剧场景。作者赋予了西门庆一个恩爱夫妻式的忠诚丈夫的性格和情感。他想尽方法和措施,不惜一切地挽救李瓶儿的性命。等到绝望之后,他又不惜一切地为李瓶儿的身后作出安排。作者对于李瓶儿弥留前后的性格和情感的刻画宛如一幅重彩工笔巨幅。写她的安排后事的情节有条不紊地巨细不遗;写她对于西门庆和吴月娘的谆谆告诫和嘱托,深刻地勾勒出一个贤淑妇女的形象,给读者留下同情和惋惜的哀思。至于在这一回里出现的许多人物,如家里的姊妹、亲戚和奴婢,宾朋、道士、尼姑和妇女,也都为的是烘托场景,陪衬主要人物。创造气氛,并非跳出的无用闲笔。

这里,我们不妨看看李开先为悼念他的侍姬张二的《侍姬张二诔》:16

侍姬张二,年十八,以嘉靖丁未十一月初四日卒。八日权厝于近游园之北,园在城南三里许。诔曰:

貌美言温,性坚情真。身虽堕落烟花,身则迥出风尘。赞理内政,蔚有令闻。年青而折,莫究厥因。岂尔家之薄福,抑苍苍之不仁?求之于古,盖张真奴其人,惜乎不逢吕祖云!

这岂不就是李瓶儿的写照么?

又,七律《忆张二》云:17

花开正值东风恶,嫩蕊红英逐水飘。异症国医难料理,相思歧路转迨遥。娇容不照青铜镜,逸韵无闻碧玉萧。触物伤情双落泪,余香犹染旧鲛绡。

这不单也是李瓶儿的写照,而且还抒写了和西门庆同样的追忆之情。18

又,七绝《过张二墓》云:19

枕边遗嘱言犹在,陇上经春雪未消;几欲临风歌楚些,游魂杳杳不堪招。

这又不能不使我们想到《金瓶梅》第六十二回李瓶儿对西门庆的“枕边遗嘱”:“我的哥哥,奴承望和你并头相守,谁知奴家今天死去也。趁奴不闭眼,我和你说几句话儿。你家事大,孤身无靠,又没帮手,凡事斟酌,休要那一冲性儿大娘等,你也少要亏了他的。他身上不方便,早晚替你生下个根绊儿,庶不散了你家事。你又居着个官,今后也少要往那里去吃酒,早些儿来家,你家事要紧。比不的有奴在,还早晚劝你。奴若死了,谁肯只顾的苦口说你?”也不能不联系到《金瓶梅》里写的李瓶儿“游魂”两次给西门庆托梦的情节。20

李瓶儿的身上充满了张二的影子。

我们还可以举出另外一个足供拿李瓶儿和张二两相比较的材料,那就是西门庆的同寅守备周秀等九个人吊祭李瓶儿的祝文里的几句谀辞:“维灵:秀毓闰阃,善淑女红,金玉其德,兰惠其姿。相内政而有道,主中馈而无阙。重积学而和睦内眷,尊所天而举案齐眉。人愿耆艾,天唏绝奇。正宜同谐鸾琴,何乃啬后而促其期?噫,修短有数也,天厌善类。珠沉壁碎,云惨风悲;叩玄肩而莫启,关薤露而易唏。”21拿这祝文和李开先的《侍姬张二诔》里的“赞理内政,蔚有令闻。年青而折,莫究厥因。岂尔家之薄福,抑苍苍之不仁?”对照着看,简直是如出一辙。

再谈西门庆家庭里的几件大小事情。

1.西门庆得子官哥

《金瓶梅》第三十回《来保押送生辰担 西门庆生子喜加官)叙述李瓶儿给西门庆生下头大的儿子正赶上来保和吴主管从东京返回,并且带来了蔡京委差西门庆以金吾卫副千户之职,在清河提刑所理刑的消息。西门庆感到双喜临门,不胜欢快,便把孩子命名官哥。官哥降生“时宣和四年戊申六月二十一日也”。22

李开先的头大儿子郭苏生在嘉靖二十七年戊申(1548)十一月八日,他在《闲居集》卷三有《戊申得子志喜》七言律诗咏之:

中年得子非为晚,试听啼音喜不尽。入夏结榴今有验,乘春插柳本无心。薄田山后过千亩,古刻堂中值百金。已幸吾生今有托,正当强仕又投簪。

偏偏西门庆的长子官哥和李开先的长子郭苏都生在戊申,这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着意的安排。按照《金瓶梅》第五十九回的文字来讲,官哥殇于政和七年丁酉(1117)八月廿三日,只活了一年零两个月,这和郭苏殇于嘉靖二十九年庚戌(1550)闰六月廿八日,只活了一年零八个月也相差无几,足见李开先是远指近譬,有心在安排李瓶儿丧子的悲剧里寄托了怀念自己亡儿的哀思。

应该再一次指出,《金瓶梅》的《词话》是根据李开先的原始稿本刻印的,而这个稿本并非李开先的定稿,他在创作的时候信手拈来,意之所至,未遑斟酌,所以不单在时序上出现许多漏洞,就是在不少关键性的情节上也有不少矛盾的地方。理解这个现象就不至于陷入胶柱鼓瑟之讥了。至于崇祯刊卒《金瓶梅》和康熙刊本《第一奇书》则都是经过了较为细致的加工,填列了原作的一些缺陷,然而却不能使人窥知作者的取瑟而歌的用意所在。

2.西门庆子清明节上坟故事

《金瓶梅》第四十八回《曾御史参劾提刑官 蔡太师奏行七件事》里写西门庆自从生了官哥,做了千户,便想光宗耀祖,“重新立了一座坟门。砌的明堂、神路。门首栽的柳,周遭种松柏,两边叠的坡峰”。在三月初六日清明上坟祭祖。那天,“出南门,到五里外祖坟上,远远望见青松郁郁,翠柏森森。新盖的坟门,两边坡峰上去,周围石墙,当中甬路。明堂、神台,香炉,烛台,都是白玉石凿的。坟门上新安的牌面大书‘锦衣武略将军西门氏先茔’。坟内正面土山环抱,林树交枝。”从侧面形容了一个暴发户的得意忘形的神色。西门庆祭奠完毕,便叫带来的乐工、杂耍、扮戏的“在卷棚内扮与堂客们瞧。两个小优儿在前厅官客席前唱了一回,四个唱的轮番递酒”。

这里,我们不妨读一读李开先的《寒食南庄宴李九河、马南冶、魏东皋、李胡川,黄孔村、李龙塘、胡胡山诸客作》的五言律诗:23

歌舞出妖童,邀宾场圃中:歌筵留落日,舞袖趁东风。堤柳烟难禁,蹊桃火自红;秋千来野妇,蹴罢首如蓬。

李开先的祖宅在章邱之南24五里原的绿原村。他的父亲李淳,字景清,号绿原。他的祖茔,据李开先《诰封宜人亡妻张氏墓志铭》说:“茔去村百馀步,去城三十馀里。北山为主,三起三复而至茔次。前有远山朝拱,右绕飞流,左临大壑,周回百亩,乃宋元以来葬地也。”25

西门庆重新建立的祖茔在清河县南门外五里处,李开先的祖茔在章邱县南五里绿原村北百馀步,如果不是作家故意经营的,那么从《诰封宜人亡妻张氏墓志铭》里对于李氏祖茔的景色描绘上看来,在《金瓶梅》里关于西门氏祖茔的描绘则无疑是以李氏祖茔的景色作为蓝本而予以艺术加工的。李氏祖茔残址仍在,虽然翁仲断仆,满目荒凉,但是高塚丰碑和半残石坊依然屹立,可以想见当日风光。

在坟上歌舞是我国传统的习俗,唐宋以来,其风益盛。26因此,在《金瓶梅》第四十八回里写乐工、杂耍和扮戏的歌舞串戏和李开先在诗里写“歌筵留落日,舞袖趁东风”的情形,既是仿佛宋代的习俗,也是明代习俗的纪实。

3.西门庆的书童装扮旦色

《金瓶梅》第三十五回《西门庆挟恨责平安 书童儿妆旦劝狎客》里写西门庆在花园的翡翠轩卷棚里邀约应伯爵、谢希大和韩道国小酌,应伯爵“因见书童儿斟酒,说道:‘你应二爹一生不吃哑酒。自夸你会唱的南曲,我不曾听见,今日你好歹唱个儿,我才吃这杯酒。’那书童才待拍手着唱,伯爵道:‘这个,唱一万个也不算。你装龙似龙,装虎似虎,下边搽画妆扮起来,相个旦儿的模样才好。’那书童在席上把眼只看西门庆的声色儿。西门庆笑骂伯爵:‘你这狗材,专一歪斯缠人!’因向书童道:‘既是他索落你,教玳安儿前边问你姐要了衣服,下边妆扮了来。’玳安先走到前边金莲房里问春梅要,春梅不与。旋往后,问上房玉箫要了四根银簪子,一个梳背儿、面前一件仙子儿、一双金镶假青石头坠子、大红对衿绢衫儿、绿重绢裙子、紫销金箍儿。要了些脂粉,在书房里搽抹起来,俨然就是个女子,打扮的甚是娇娜。走在席边,双手先递上一杯与应伯爵,顿开喉音,在旁唱[玉芙蓉]。”

作者在这里着意刻画应伯爵这个帮闲蔑片捉狭书童的无赖行径,但是实际上也恰好透露出作者乡居的糜烂生活之一斑。李开先在《冬月祖村会客》七言律诗27里就透露出他便有和西门庆相同的行径:

同游南塾值残年,愧我难称地主贤。歌舞家童扮假妓,笑谈座客总真仙。虽云隐僻乡村远,只恐风流城市传。莫弃卑微轻远别,不时朔雪洒冰天。

4.西门庆在城外永福寺为蔡攸饯行

《金瓶梅》第四十九回《西门庆迎请宋巡抚永福寺饯行遇胡僧》里写酉门庆为了曾上纳三万粮食钞被派的三万盐引得以早日兑现赢利,于夤缘巡监御史蔡攸通关节后,在永福寺借长老方丈摆酒饯行。文长不录。

李开先有《再过玉泉寺赠永福长老》五言律诗:28

闭门诵法华,客至着袈裟。净域多灵迹,恒河少聚沙。一花开五叶,两月演三车。喧寂如相较,在家让出家。

这首诗有些打油气味,似乎对于僧人也不很礼貌。“客至着袈裟”形容这位长老的势力相,而“喧寂如相较,在家让出家”则简直是讽刺了。我们注意的是诗题的“永福长老”,显然与《金瓶梅》里的永福寺的寺名相同;作者只是把真实的寺名玉泉寺改称永福寺,又把真实的“头戴僧伽帽,身披袈裟”的永福长老换了个“道坚”的法名而已。

李开先又有《廉访使蔡白石过访,奉赠诗》七言律诗:29

外台肃肃凛秋霜,执法兼余翰墨香。博学堪称周左史,能文再在蔡中郎。伫看北上朝枫陛,堑为东巡过草堂。久别重逢吾已老,羡君年貌尚清扬。

别后心思耿不忘,少年名誉擅词场。外僚已历两三瘩.登第今馀二十霜。云雾我甘为豹隐,风雷君自效龙骧。会承简命登台辅,赓和明良及柏梁。

当然,蔡白石并不是蔡攸,然而李开先在诗里表现的阿谀和逢迎的态度则和西门庆毫无二致。

5.西门庆的妻妾打秋千事

《金瓶梅》里有许多回里描写妇女打秋千的片段,这正是反映了当时北方城市和农村妇女的一种游戏和娱乐。在清代仍旧非常风行,我们从《红楼梦》还可以看到。自从20世纪体育项目逐渐传播到国内来,打秋千便只变成儿童的游戏了。然而,还在很多少数民族的地区仍旧保存下去,如东北的朝鲜族妇女和西南的傣族妇女。

这里且举几个《金瓶梅》里描写妇女打秋千的片段来做说明:

《金瓶梅》第二十五回《雪梅透露蜂蝶情 来旺醉谤西门庆》里在开篇的七言律诗里就点了西门庆妻妾们打秋千的题:

名家台柳绽群芳,摇拽秋千斗艳妆。

晓日暖添新锦绣,春风和蔼旧门墙。

玉砌兰芽几双美,绛纱帘幕一枝良。

堪笑家麇养家祸,闺门自此坏纲常。

紧接着便在正文里叙述吴月娘在“花园里扎了一架秋千,至是西门庆不在家,闲中率众姊妹每游戏一番,以消春昼之困。”其中写孟玉楼和潘金莲合打“立秋千”时说:“当下两个妇人玉手挽定彩绳,将身立于画板之上……正是:得多少红粉面对红粉面,玉酥肩并玉酥肩;两双玉腕挽复挽,四只金莲颠倒颠。”接着是李瓶儿和潘金莲合打“立秋千”,陈经济在下面送得“那秋千飞坐半空中,犹若飞仙相似”。下面又是玉箫和惠莲两个打“立秋千”:“这惠莲30也不用人推送,那秋千飞起在半天云里,然后抱地飞将下来;端的却是飞仙一般,甚可人爱。”

又,第四十八回《曾御史参劾提刑官 蔡太师奏行七件事》里说到西门庆带着家小“出南门到五里外祖坟上”祭奠先人时,“潘金莲与玉楼、大姐、李桂姐、吴银儿同往花园里打了回秋千。”这正好说明不单在城内宅里花园扎秋千,在城外坟上花园里也扎了秋千,正可见其为当时士庶人家妇女的风尚。

又,第八十九回《清明节寡妇上新坟 吴月娘误入永福寺》里写吴月娘在清明节到城外五里原祭扫西门庆新坟景致时“有诗为证”:

清明何处不生烟,郊外微风挂纸钱。人笑人歌芳草地,乍晴乍雨杏花天。海棠枝上流莺语,杨柳堤边醉客眠。红粉佳人争画板,彩绳摇拽学飞仙。

恰好反映出明代季春清明时节庶民踏青的情景。

这里,我们不妨把李开先写的有关秋千的诗篇拿来做一比较:

《寒食依岩亭宴客兼观蹴踘秋千二戏》五言律诗三首的最后一首:31

蹴躏竞当场,秋千飞出墙;身轻风滚絮,足疾射穿杨。乡俗吾同乐,仕途尔自忙。不尤人不录,何至火相戕。

又,《秋千》五言律诗:32

索垂画板横,女伴斗轻盈;双双秦弄玉,个个许飞琼。俯视花梢下,高腾树杪平。出游偶见此,始记是清明。

又,《观秋千作》五言律诗有序二首:33

东接回军,北邻大河,庄名大沟屋。清明日高竖秋千数架,近村妇女欢聚其中。予以他事偶过,感而赋诗。

彩架傍长河,女郎笑且歌;身轻如过鸟,手捷类抛梭。村落人烟少,秋千名目多;34从旁观者惧,仕路今如何?

每遇清明节,山南祀祖阡;先期陈俎豆,此日戏秋千。水浅闲舟楫,风轻度管弦;不才甘废弃,随处乐馀年。

把《金瓶梅》里和《闲居集》里描写秋千的文字做个比较,便足以看出它们的共同点。如:打秋千的季节是清明和寒食;打秋千的人是妇女;打秋千的技巧有各种名目;又如:秋千架叫做彩架,秋千索叫做彩绳,秋千板叫做画板;都如出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两部书里关于妇女打秋千的姿态描写。《金瓶梅》里形容妇女腾空“犹若飞仙相似”、“端的却是飞仙一般”和“彩绳摇拽学飞仙”。李开先的诗里则具体化为“双双秦弄玉,个个许飞琼”。《金瓶梅》里形容妇女上下摇荡得“飞起在半天云里,然后抱地飞将下来”。李开先的涛里则以“俯视花梢下,高腾树杪平”。和“身轻如过鸟,手捷类抛梭”来刻画,这实际是同一种动态的描绘而使用两种艺术手法来表现罢了,都属于同一个作者的思维活动。

6.西门庆死后家道中落的凄凉景象

西门庆死后,家里立刻发生衰败的巨大变化。妾妇星散,奴婢离心,宾朋避席,这种人情冷暖引起沧海桑田般的环境幻化,作者在这里做出了深刻的描叙,但是好像闲中着笔的《金瓶梅》第九十六回《春梅游玩旧家池馆守备使张胜寻经济》里写春梅嫁守备周秀后,从奴婢地位上升为贵夫人,居然不忘旧日恩怨在西门庆三周年忌日和孝哥儿生日送致吴月娘以一张祭席、四样羹果和一坛南酒表心,吴月娘于是具柬邀请春梅到家便酌,因而春梅像归来的堂前燕子似的重游旧家池馆,35不由不回忆往日荣华,而今昔比照,顿兴无穷惆怅的幽思,却是作者的锦心巧思的凝聚。这,一方面结束前面好几回的写人物,另一方面又用沉重有力的笔锋,画龙点睛地描写景色,烘托得情景交融,异常出色。试看:

垣墙欹损,台榭歪斜,两边画壁长青苔,满地花砖生碧草。山前怪石,遭塌毁不显嵯峨;亭内凉床,被渗漏已无框挡。石洞口蛛丝结网,鱼池内虾蟆成群。狐狸常睡卧云亭,黄鼠往来藏春阁。料想经年人不到,也如尽日有云来。

这一段文字实际是从《水浒全传》里掇拾来的,36“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作者着实具有“点铁成金”的才能。

李开先在世时,他的精神状态固然并不健康,这主要是他的仕途不得意,乡居不得申志的原因,然而他的生活享用是优越的,甚至是奢侈的,很难产生这种物是而人非的伤感。但是,他伤感了,通过春梅的视觉,联想到盛极则衰的则一定存在着客观实际的反馈。这里有一首五言排律《张林镇感旧》37正好拿来做上引<金瓶梅》里春梅为重游西门庆旧园面抒发感慨的脚注:

张林数大家,往事太豪奢;镇日歌无歇,终年鼓乱挝。妖童颜似玉,美妓貌如花。居止虽村落,喧哗类县衙。冰盘堆雪藕,玉盎试雷芽。奴有千金产,女乘七宝车。春华惊一散,秋草起长嗟。风劲墙无犬,雨多灶产蛙。荒台存石璧,废宅满尘沙。独有庭前树,犹啼旧日鸦。

两者相互比勘,不管同处和异处,都显然是同一作者的经营。

从前面举出的李开先个人的经历一事,李开先家里的人二事,李开先家里的事件六事看来,都在《金瓶梅》的情节里面和人物身上以这种或那种的表现方式和捏合手法体现出来,这绝对不可能是任何一个别人所能胜任的,除了李开先自己。

注 释

1 李开先在嘉靖八年己丑(1529)进士及第,时年28岁。同年便任户部云南司主事,正六品。嘉靖十二年癸己(1533)改吏部考功司主事,仍正六品。嘉靖十四年乙未(1535)转吏部考功司员外郎,晋从五品。嘉靖十五年丙申(1536)升吏部稽勋司郎中,晋正五品。嘉靖十七年戊戌(1538)调吏部验封司郎中,仍正五品,嘉靖十八年己亥(1539)又调吏部文选司郎中,仍正五品,嘉靖十九年庚子(1540)提督四夷馆少卿,晋正四品。

2 嘉靖十五年丙申(1536)十二月,九庙成。

3 见《明史》。

4 见雷礼:《国朝列卿记》卷一三八。

5 见《明史》卷一九六《夏言传》:“九庙灾,言方以疾在,告乞罢,不允。”

6 见李开先《闲居集》卷八·《诰封宜人亡妻张氏墓志铭》:“辛丑,九庙灾,余乃投劾罢免。”

7 见李开先《闲居集》卷九,《亡妻张宜人散传》:“庙灾,上疏乞休.夏相拟旨如疏。翟石门苦争,以为‘不止东方才,宜留之壮观班行’;力不能夺。

8 见李开先《闲居集》卷七·《太子少保礼部尚书谥文敏渭压霍公墓志铭》:“予为公门下士,文固不敢辞,亦不当辞;但公素与夏相有隙,其间讥诮之语、弹劾之疏,欲稍为删之,而诸子不肯从,数次催文,竟未及应。”

9 10 见李开先:《闲居集》卷一·五言古诗·《刘嵩阳绘》:七言古诗。

11 14 17 27 29 李开先:《闲居集》卷三·七言律诗。

12 陈墨香:《说(金瓶梅)传奇零折旦剧第一》,《剧学月刊》第3卷第9期,1936年9月。

13 见李开先《闲居集》卷七·墓志·《南顿巡检古泉王君合葬墓志铭》。

15 见李开先《闲居集》卷三·七言律诗·《辛亥生子》·散曲《中秋对月忆子警悟词)序》。

16 见李开先《闲居集》卷一·杂体。

18 20 参《金瓶梅词话》第六十六回《翟管家寄书致赙 黄真人炼度荐亡》的超度李瓶儿的荐天榜文以及第六十七回《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断幽情》和第七十一回《李瓶儿何千户家托梦 提刑官引奏朝仪》李瓶儿两次人西门庆梦的文字。

按:“异症国医难料理”句,就张二而言,不知是何致命病症,但就《金瓶梅》描写的李瓶儿的“崩漏之疾”症状,虽然是子宫癌。

19 见李开先《闲居集》卷四·七言绝句。又,散曲《四时悼内》之第三套《重九感旧》之[楚江秋]有“虽然有一王,只争少二张”句,亦悼张二者。

21 见《金瓶梅》第六十四回。这篇祝文用“谨以刚鬣、柔毛、庶羞之仪致奠于故锦衣西门孺人李氏之录”语,其中的“刚鬣”和“柔毛”固然是作为猪和羊的代词,然而也双关两性名义,并且比喻不论,显然是作者旨在“反讽”。

22 官哥生年在这一回作“宣和四年戊申”(1122),然而这年并非“戊申”,是“壬寅”。第三十九回有两次提到官哥生日:一次是为官哥打蘸时念的斋意上作“丙申年七月三日申时”,丙申的合理解释只能在宋徽宗政和六年(1116)。比宣和四年壬寅早六年。另一次是斋意上又作“宣和三年正月初九日”,宣和三年是辛丑(1121),也不是戊申;最接近的戊申是南宋高宗建炎二年(1128),又,第五十九回叙述官哥死后,阴阳徐先生检阅阴阳秘书时则说“哥儿生时八字:生于政和丙申六月甘三日申时”,那么应该以宋徽宗政和六年(1116)为是。

23 28 31 32 33 见李开先《闲居集》卷二。

24 见李开先《闲居集》卷八·墓志·《封太宜人先母墓志铭》:“先大夫为庠生,居城市,口用仰给于南村;时不足处,母自凑补之,不令先大夫知也。”又,卷九·墓表·《先大父处士墓表》:“(李聪)葬于村南租阡。”

25 见李开先《闲居集》卷八·墓志·《诰封宜人忘妻张氏墓志铭》。

26 见唐封演《封氏闻见记》卷六·《道祭》。

30 崇祯刊本下增“手挽彩绳,身子站的直屡屡的,脚趾定下面画板”19字。

34 作者自注:“有‘转立’、‘独脚’等名。”《金瓶梅》里说的两人合打的“立秋千”当也是名目中的一种。

35 这一回的关目在第八十九回《清明节寡妇上新坟 吴月娘误人永福寿》已经伏下一笔。

36 见《水浒全传》第六回的描写瓦罐寺和第四十二回的描写还道村古寺的文字。

37 见李开先《闲居集》卷四·五言排律。

原载:《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