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尘梦半生吹短发,清歌一曲送残阳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顾太清是清代卓有成就的女词人,但当代知道她的人恐怕就不多了。她受到清末一些词学家的交口赞誉,把她和清初的纳兰性德相比,说满洲词人中,“男有成容若,女有太清春”。但他们又坦言并没有见到她的词集《东海渔歌》。后来终于觅得了它的抄本,但也是一个不全的残本。20年代末,我们已获悉顾太清的诗集《天游阁集》、词集《东海渔歌》尚有足本存于日本,但迟至80年代它的缩印件才传至国内。199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了由张璋先生编校的《顾太清奕绘诗词合集》,广大读者终于能读到她存世的全部诗词,揭开这位女词人的神秘面纱,全面地读到了她的诗词,领略到她的作品———尤其是词的艺术魅力。

顾太清可说是一位女才子,她不仅能赋诗填词,书法绘画也有专才。她的诗词,除了今天大家能读到的《天游阁集》和《东海渔歌》以外,还有一部《子春集》,收入了她早年在江南飘零时期至与奕绘成婚初期的诗作。惜这部诗集今天已读不到了。仅有恽珠《国朝闺秀正始集》中保留了5首,《天游阁集》首卷《丙戍清明雪后侍太夫人夫人游西山诸寺》前的9首中,有一部分也可能是《子春集》中移来的。此外她还撰有一部续《红楼梦》的小说《红楼梦影》(今存北京聚珍堂活字本,24回)和另一部题为《桃园记传奇》(已佚)的戏曲。但关于她的姓氏、籍里和经历等等,却无一不存在像谜一样的疑团。尽管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有的弄清楚了,有的其实还未弄清,有的恐怕将来也难弄清,成为永远的谜了。

原来她并不姓顾,也不是什么吴(今江苏苏州)人,不是顾八代(乾隆时的大臣,姓伊尔根觉罗氏)之后,更不是所传因育于外家,外家姓顾,所以她得了“顾”姓。她姓西林觉罗氏,满洲镶蓝旗人,是雍、乾两朝重臣鄂尔泰的侄重孙女。祖父鄂昌也做到甘肃巡抚等职,不想牵连进胡中藻《坚磨生诗钞》的文字狱案,被乾隆帝赏赐自尽,从此家族败落,后代沦为“罪人之后”。父亲鄂实峰只得以游幕为生,娶妻香山富察氏,生子鄂少峰、太清及妹霞仙。她本名春,字子春,又字梅仙,号太清,别号云槎外史,所以她的真实姓名应是西林春(关于顾太清的生平经历和创作,历来存在的疑点颇多,笔者已另文探考,兹不赘述)。

太清生于嘉庆四年(1799)。26岁时成为贝勒奕绘的侧室。奕绘是乾隆五阿哥永琪之孙。永琪封荣纯亲王,子绵亿降袭荣恪郡王,赐第于太平街。由于太清系“罪人之后”,依制不得为王室成员,经金启子宗先生(他是奕绘后裔)查得《荣府家乘》和《爱新觉罗族谱》,证实当时为上极宗人府而冒了荣府护卫顾文星的姓(《满族女词人顾太清和<东海渔歌>》,《满族文学研究》1982年第1期)。太清一生经历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四朝,至光绪二年(1876)尚在世,大约次年逝世,享年77岁。

由于她的声名已播在人口,学术界也多主张不妨仍以顾太清称之,以免生僻,反致混乱,但必定需知其实。

太清早年身历患难。37岁词《定风波·恶梦》曾云:“事事思量皆有因,半生尝遍苦酸辛。”41岁词《水调歌头·中秋独酌》也说:“不知今夕何夕,陈事忆当年。多少销魂滋味,多少飘零踪迹,顿觉此心寒。”次年又有词《莺啼序·雨中送春》说:“萍飘浪泊,难追欢事。”(顾太清的诗集《天游阁集》和词集《东海渔歌》经作者自己编定,有编年顺序可考)奕绘与太清成婚以后,也有一首为太清的题词《浣溪沙》说:“此日天游阁里人,当年尝遍苦酸辛。”这自然是文字狱给后人带来的遗患。

太清幼年时代即已离开北京,到过广东、福建,有可能还到过海南琼州,在江南苏杭一带曾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其间虽也曾回过北京,但大部分时间是在外地。这在她的诗词中可以找到踪迹。她年幼即离京,最大的可能是随父游幕。太清直到26岁时,才由奕绘把她接回北京。奕绘与太清甚至也是在苏州认识的。此事,从奕绘《生查子·记梦中句》一词略可窥知。词中回忆到二人的结合过程时说:“相见十年前,相思十年后。江月阖庐城,春风恋素手。(自注:四句梦中所见。)梦好合欢才,梦短将离又。惆怅倦游人,梦绕寒山秀。(自注:醒后续作。)”他们的成婚,那怕是作为侧室,也拖了10年。看来家庭的阻力很大。词中表明,梦见她的地点是“江月阖庐城”苏州。词中所说的“寒山秀”,当也是指苏州的景色。张继《枫桥夜泊》:“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寒山秀”是回忆苏州枫桥寒山寺一带的风光。奕绘早年也曾有客游苏州的经历,这在他的诗中也有蛛丝马迹可寻。其时太清的母亲仍在北方,尽管太清时时想念,但似乎一直未能团聚。太清是独自回京的,父亲则已客死异乡,这可能就是盛传她是“吴人”的原因。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阴山学刊》第14卷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