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窦娥冤》与历代改编本之比较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窦娥冤》问世后,历代都有改编本:明代有《金锁记》;清代有两本《东海记》;民国初年有皮黄剧《金锁记》(后改名《窦娥冤》)。一九五八年是关汉卿从事创作七百周年,我国广大地区开展了各种各样的纪念活动。许多剧种纷纷把《窦娥冤》加以改编搬上舞台。上述各改编本,或忠于原著,或无妄篡改,无不带有浓厚的时代烙印和改编者的主观色彩。本文拟把各改编本与原著加以比较,初步探讨一下它们的优劣与成败。

在众多改编本中,《金锁记》要算是最早的一个了,关于它的作者,有人认为是明代戏曲家叶宪祖,有人认为是袁于令。袁是叶的门生,所以也有人认为叶宪祖是原作者,后又经袁于令修改而成。孰是孰非,容待以后考辨。这里先把它的内容简单介绍于下:蔡昌宗幼时项挂金锁,乳名金锁儿,世居楚州山阳县,早年丧父。十六岁上,他把金锁交母亲保存,与表哥贾远赴外求学。不久穷秀才窦天章欲赴京考试,便把孤女端云送到蔡家作童养媳。蔡昌宗途中渡河时,河神忽作波涛,倾覆其舟,被送往东海龙宫成亲。蔡氏听说儿子葬身河底,痛不欲生。端云也改名窦娥,决心孀居,守节终身。蔡氏把金锁付与窦娥保存。蔡氏为生计所迫向赛卢医讨债。赛卢医到郊外,欲加害蔡氏,被张驴儿母子救下。蔡氏便留二人住在自己家里。张驴儿调戏窦娥,慌乱中窦娥遗下金锁,被张掠去。张持金锁到赛卢医那里换一副砒霜,放在蔡氏想吃的羊肚汤里,阴错阳差却毒死了自己的母亲。张驴儿逼窦娥私了,遭拒绝,于是诬告到山阳县。山阳县把窦娥屈打成招。临斩时,天曹率风雪二神突降大雪。提刑官认为“炎天降雪,必有奇冤”,便将窦娥带回收监。恰值窦天章升任两淮廉访使到这里私访。亡妻托梦于他。窦天章重理此案,赛卢医交出金锁,证实砒霜的来龙去脉,冤情大白。与此同时,蔡昌宗与龙女姻缘期满,赴京应试,一甲一名及弟。最终夫妻、母子、父女团圆。张驴儿遭雷延身亡。

该剧共三十三出,除体制上由短改长,由北曲改为南曲,由一人独唱改为众人歌唱外,其他方面的变动也很大。(一)《窦娥冤》故事发生的时间不明确,该剧则明白写出发生在北宋年间。(二)《窦娥冤》里的主要人物为窦娥、蔡婆、窦天章、赛卢医、张驴儿父子及县官。该剧则增加了窦娥丈夫蔡昌宗、表兄贾远、龙女、河神、天曹使者、风雪二神等。张驴儿由父子改为母子。(三)(金锁记》还增加了蔡昌宗与龙女的姻缘、考中状元与窦娥团圆,以及用金锁贯串全剧、张驴儿调戏窦娥、蔡婆到狱中探视等情节。即使《窦娥冤》原有的情节也作了较大的变更。其中最大的地方是把窦娥遭斩,改为“翁作高官婿状元,夫妻母子重相会”。

与《窦娥冤》相比,它的长处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故事情节错综复杂、曲折生动。《窦娥冤》由窦娥蒙冤和窦天章赴京考试两条情节线组成。后者是条伏线,正面很少表现。实际上正面写的主要是窦娥蒙冤。主要人物也只有窦娥一人。从总的看,它的故事情节比较简单,发展脉络也基本上按照杂剧启、承、转、合的既定程式进行。传奇的体制比较自由宽松,作者尽可以在编织故事情节方面施展才能。《金锁记》把旦角戏改为生旦并重的戏。由窦娥蒙冤、蔡昌宗落水而又高中状元、窦天章赴试及平反冤狱、金锁儿失而复得、天曹龙女暗中保佑等众多情节线组成。人物关系错综复杂,情节线索穿插巧妙,使全剧的故事情节显得格外的曲折生动。

第二,人物形象刻画得更加细致入微。杂剧不仅受折数限制,每折的容量也很有限。在有限的折数和有限的容量之内,只能重点塑造一两个人物,其他人物很难照顾周全。《金锁记》作者充分发挥折数不受限制,歌唱不限一人的优越性,把窦娥、蔡氏、张驴儿等人物写得更丰满、更栩栩如生。拿窦娥来说,在杂剧里以她为主的戏只有四折,《金锁记》里她先后出场达十次之多。其中第十二出《私祭》(家人报说蔡昌宗落水而亡,窦娥祭奠亡灵)、第十五出《遗锁》(张驴儿调戏窦娥,慌乱中窦娥丢失金锁)、第二十七出《探狱》(蔡氏狱中探望窦娥)等出,都是杂剧所没有的。作者通过上述各出,又多侧面地描写了窦娥坚守贞节,嫉恶如仇和孝敬婆婆的优良品质。蔡婆在杂剧里是个次要人物。《金锁记》里则成为一个主要角色。《探狱》出写她看视受绿继的媳妇。全出戏沈浸在悲哀伤感和生离死别的悲痛之中,把她对窦娥的深情厚意写得淋漓尽致。《调戏》出更一针见血地揭露了张驴儿阴险、狠毒的色狼面目。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华中理工大学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