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吴敬梓的父亲是谁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一、四种不同的说法


吴敬梓的父亲是谁?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本不成为大问题。一来,最近数年间在几部专著中已出现了趋向一致的固定的说法;二来,作为一位伟大的作家,吴敬梓的父亲究竟是谁,是吴甲,还是吴乙,这对他的创作似乎没有多大的重要性。

问题在于,这种趋向一致的固定的说法,在我看来,并不符合历史上的实际的情况。它能不能成立,大有商榷的余地。吴敬梓的父亲是谁,这实际上牵涉到怎样分析他在青少年时代所面临的家族矛盾的性质,关联到怎样估量他的身世和经历对他的思想的形成所起的重要作用,所以在没有彻底解决之前,还应列为吴敬梓研究中的一个课题。

因此,我们仍有必要提出——

吴敬梓的父亲究竟是谁?

关于此一问题,到目前为止,存在着四种不同的说法。

第一种说法,由朱绪曾于清代道光年间(1821一1850)提出,见于《国朝金陵诗征》的吴敬梓小传。他认为,吴敬梓的父亲是吴雯延1。这种说法,在20世纪的70年代之前,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也不为研究吴敬梓和《儒林外史》的许多专家、学者所重视。

第二种说法,以胡适为代表。他根据吴敬梓《文木山房集》和地方志的记载,在《吴敬梓年谱》中断定,吴敬梓的父亲是吴霖起2。这种说法,自1922年提出后,在70年代之前,一直为学术界所普遍接受。

需要指出的是,胡适在提出他的说法时,并没有交代第一种说法的存在,更没有加以比较和讨论。

第一种说法和第二种说法是不同的,也是相互对立的:一个说吴敬梓的父亲是吴雯延,一个说吴敬梓的父亲是吴霖起。但,这两种不同的说法却又有共同的地方。从行文中可以看出,它们都以为吴敬梓的父亲只有一个人;吴雯延也好,吴霖起也好,他乃是吴敬梓的亲生的父亲。

第三种说法,由陈美林同志首先提出。他在先后发表的有关论著中都主张,吴霖起仅是吴敬梓的嗣父,其生父乃是吴雯延。3这种说法出现于70年代。后为学术界多数人接受,在有关的论文和著作中几乎已成为趋向一致的固定的说法。例如,陈汝衡同志的《吴敬梓传》孟醒仁同志的《吴敬梓年谱》,5都采纳了这一说法。

比较起来,第三种说法和第一种说法、第二种说法有同有异。相同的是,它们都承认吴雯延或吴霖起是吴敬梓的父亲;相异的是,它主张他们两个人都是吴敬梓的父亲,并承认其中一个人是“生父”,而把另一个人安排为“嗣父”。显然,第三种说法是把第一种说法和第二种说法这两种相互对立的说法进行调和之后所创立的新说。

第一种说法可以简称为“吴雯延说”,第二种说法可以简称为“吴霖起说”,第三种说法可以简称为“生父、嗣父说”。

第四种说法是,吴霖起乃吴敬梓的嗣父,吴敬梓的生父则不知为何许人。这种说法是在1984年11月于南京举行的纪念吴敬梓逝世230周年学术讨论会期间提出的。

提出第四种说法的同志,似乎是自“吴霖起说”和“生父、嗣父说”中采撷了部分的论点而形成的。它可能不同意让吴雯延充任吴敬梓的父亲,不管是生父还是嗣父;又觉得无法推翻吴霖起是吴敬梓父亲的种种记载;又同意有生父和嗣父的区分;于是,就把“吴霖起说”中的“吴霖起”和“生父、嗣父说”中的“嗣父”拼凑在一起了。

在这四种不同的说法中,哪一种说法正确呢?

我认为,“吴霖起说”(第二种说法)是正确的,“吴雯延说”(第一种说法)是错误的“生父、嗣父说”(第三种说法)则是不能成立的。至于第四种说法,由于它尚未形诸文字,暂时可以置而不论。

为什么说“吴雯延说”是错误的和“生父、嗣父说”是不能成立的呢?

试对这两种说法分别进行考察,并加以探讨。

二、小传的舛误和矛盾

且先看“吴雯延说”。

“吴雯延说”,始自朱绪曾《国朝金陵诗征》的吴敬梓小传。小传的全文是这样的:

敬梓,字敏轩。上元人。全椒廪生,有《文林山房集》。

始祖转,自六合迁全椒。曾祖国对,顺治戊戌第三人及第,官侍读。祖旦,以文名。父雯延,诸生,始居金陵。

乾隆初,诏举博学鸿词,上江督学郑某以敏轩应,会病不克举。

江宁黄河云:“吴聘君诗如出水芙蓉,娟秀欲滴。词亦白石、玉田之流亚。”6

后来,陈作霖《金陵通传》中的吴娘小传也沿用了朱绪曾的说法。陈作霖的吴烺小传的全文如下:

吴烺,字荀叔,号杉亭。上元人。

始祖转,自六合迁全椒。祖雯延,始居金陵。父敬梓,字敏轩,以诸生举博学鸿词,病不克赴。

烺应乾隆十六年召试举人。7

他们都明确地把吴雯延说成是吴敬梓的父亲或吴烺的祖父。他们的话是否可信呢?

首先,应该指出,朱绪曾、陈作霖二人的时代都比较晚。吴敬梓是雍正、乾隆时人,而朱绪曾却是道光、咸丰时人,陈作霖的生活时代更在咸丰、同治、光绪和民国初年间。

陈作霖,字雨生,一字伯雨,号可园,生于道光十七年(1837),卒于民国九年(1920)。8他诞生之时,离开吴敬梓的逝世,已有八十余年之久。他的话,如果没有确凿可靠的根据,是很难令人相信的。更何况,我们发现,他的话,除了有关吴娘本身的几句之外,基本上抄袭了朱绪曾的说法。有的地方甚至是一字一句地搬用。因此,对于我们研究吴敬梓的家世和生平,他的话并没有什么独立的史料价值。

朱绪曾的情况稍有不同。他生于嘉庆十年(1805),其时虽比陈作霖早了30年,仍在吴敬梓逝世50年之后。他对吴敬梓的家世和生平的了解,可以归结为四个字:所知不多。因此,如果他的话缺乏确凿可靠的来源,如果和我们已知的吴敬梓本人的说法或吴敬梓同时代人的说法发生矛盾,我们就不应该盲目信从。

我们发现,在朱绪曾的字数不多的记载中,存在着多处舛误和矛盾。9

舛误之一:“《文林山房集》。”

朱绪曾见到过吴敬梓的诗文集《文木山房集》。不知为什么他把“木”字看成了“林”字。须知文木乃吴敬梓之号,而对于一位治学谨严的学者来说,在传记文字中,是不应该使传主的字或号产生乖错的。

舛误之二:“始祖转,自六合迁全椒。”

这句抄自吴敬梓《移家赋》10的小注:“始祖讳转弟公,自六合迁全椒。”却抄漏了一个“弟”字,无形中给吴敬梓的始祖改了名字。

舛误之三:“父雯延,诸生,始居金陵。”

“始居金陵”是什么意思?是指吴敬梓的父亲个人曾一度客寓金陵呢,还是指吴家自全椒迁居金陵?

如果是指前者,那么,必须指出,这句话是违反常识的。因为吴敬梓曾祖吴国对的胞兄吴国鼎和吴国缙都曾寓居金陵,吴国缙且曾担任江宁府学教授多年。11不言而喻,吴敬梓的父亲并非“始”居金陵者。

但,在我看来,朱绪曾的这句话是指后者,而不是指前者。

这要联系上下文来理解。小传一开始,说吴敬梓是“上元人”;接着,又说他是“全椒廪生”。这就不免使一些不明底细的读者产生了疑问:安徽全椒的生员,为什么变成了江苏上元人?再往下看,小传提到了吴敬梓的始祖,说是“自六合迁全椒”。这更加深了读者的疑问:明明从祖上起就居住在安徽全椒,什么时候迁居江苏上元的?好像是为了回答读者的疑问,朱绪曾在下文提到吴敬梓父亲的时候,交代了一句:“始居金陵。”12在小传全文中,除了这四个字以外,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地方涉及吴家自全椒迁居的问题。所以,我认为,朱绪曾所说的“始居金陵”,是指吴家开始定居于金陵,而不是指吴家的某一个人一度客寓金陵。

在吴敬梓小传中,上文说,从他的始祖起,自六合迁居全椒;下文说,从他的父亲起,自全椒迁居金陵。这在叙述中,是十分自然的,也符合于古人行文的习惯。“敬梓,字敏轩,上元人’,“始祖转,自六合迁全椒”,“父雯延,诸生,始居金陵”,这三句内容上互有关联,语气上互有呼应。在理解上,是不能把它们孤立地割裂开来的。至于一处用“迁”字,一处用“居”字,那是为了避免重复,无非在行文中求取变化而已,在实际的意义并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从全家迁居金陵的意义去理解这句话,我们则可以说,这句话是错误的。熟悉吴敬梓生平事迹的人们都知道,正式迁居金陵是在吴敬梓时代发生的,其时为雍正十一年(1733)。这是吴敬梓家中的一件大事,他后来还专门为此写作了那篇著名的《家赋》。在雍正十一年之前,他的家(包括他父亲在内),一直安在全椒。

矛盾:“祖旦”,“父雯延”。

我们知道,方嶟是吴敬梓的朋友,曾出资刊印吴敬梓的《文木山房集》。他在序文中说,“全椒吴侍读公,以顺治戊戌登一甲第三人进士及第”;又说,“侍读之曾孙敏轩,流寓江宁……”13这就清楚地表明,吴敬梓乃吴国对的曾孙。因此,朱绪曾所说的“曾祖国对”是不错的。据陈廷敬的《翰林院侍读吴默岩墓志铭》,14吴旦的父亲也确实是吴国对。但,关于吴国对之孙、吴旦之子,陈廷敬是这样说的:“孙男五人。长霖起,旦出。”吴旦仅此一子。白纸黑字,不容置疑。

依照陈廷敬的记载,如果吴敬梓的祖父是吴旦,那么,他的父亲就是吴霖起,而不是吴雯延;如果吴敬梓的父亲是吴雯延,那么,他的祖父就不可能是吴旦。也就是说,吴旦和吴雯延之间并没有父子的关系。

从一般的情理出发,我们宁肯相信陈廷敬的记载,而不能相信朱绪曾的后起的、与众不同的、缺乏确凿可靠的根据的说法。

朱绪曾撰写的吴敬梓小传,总共才百字左右,却出现了这样众多的舛误和矛盾。这不能不使我们对它的史料价值产生巨大的怀疑。

不能把这些舛误和矛盾轻描淡写地说成是“小疵”。15对于吴敬梓的生平和家世的研究来说,它们称得上是重大的弊病和缺陷。由此可见,在考证吴敬梓的父亲是谁时,我们无法信赖朱绪曾的这篇小传。尤其是它那独特的说法,如果不能获得其他史料的印证,更应当谨慎对待,不宜将此孤证贸然引用,以免从中引出错误的结论。

朱绪曾以吴雯延为吴敬梓之父,这种独特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它还是有来源的。

它的来源在哪里呢?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