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对《明遗民黄周星及其“佚曲”》的补正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潘树广《明遗民黄周星及其“佚曲”》一文 (载《文学遗产》2001年第2期) ,将黄周星的杂剧《试官述怀》和《惜花报》作了介绍,并附刊书影两帧,以证明两剧都未散失,至今还保存完好。作者对戏曲文献存佚的热情关注,令人感到欣慰。读后,犹觉尚有不足之处,再作两点补正,以就教作者和广大读者。

一、关于黄周星之死。潘文云“康熙十七年,有以博学鸿儒荐之者,黄避之;十九年,有司又迫遣之,黄叹息曰‘吾苟活三十七年矣,老寡妇岂堪再嫁乎?’(瞿源洙撰《黄周星传》)遂自撰墓志铭,取酒纵饮,于五月五日沉水而死。”黄周星的身世确实颇具传奇色彩,况且死得又很不寻常。尤其是清兵入关已经三十六年,除“三藩”之乱即将平定、台湾有待收复外,清王朝的政权基本上得到了巩固,而黄氏仍然念念不忘故国,并以身相殉,这的确在江南备受压抑的知识分子中产生了强烈的震撼。因此,关于他的死传闻颇多,文集、野史、笔记、诗话及方志都不乏记载,尽管文字有所出入,但“于五月五日沉水而死”,似乎已经成为大家一致的看法。

其实,也并非完全如此。叶梦珠所撰的《黄周星传》 (见《阅世编》卷四《名节》一) ,关于黄周星之死的记述,不仅更为详细和具体,而且与诸家所说迥异。“甲申之变”的第二年(1645),清兵大举南下,南明弘光王朝迅速瓦解覆灭,黄周星弃官,遁迹山林。这一年,他三十五岁,当路雅慕其名,共谋荐举他入仕,但都遭到他的婉言谢绝“某自问樗材,素无宦情,遭逢鼎革,所以不死者,上念老亲独子,嫡嗣未举,偷生苟活,存黄氏一线耳,敢冀宦达乎?”话语中已透露出殉国之意。不久老父辞世,他隐居教授以糊口,自丁未(康熙六年,1667)以迄己酉(康熙八年,1669),三年之间,连举两子,他异常高兴,于是又萌生死的念头“今蒸尝有托,可以从君亲于地下矣。”但考虑到小女儿尚未字人,向平之愿未了,便暂时打消这个念头。直到康熙十九年(1680)春,黄周星两次赴上海,为其季女缔结了婚盟;长子禹弓刚十四岁,也为他聘妇张氏,他觉得再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公志初毕,殉君夙愿,自此益决矣。”故《传》云

时公依其吴婿侨寓吴兴之南,遂于五月五日自撰墓志,为《解脱吟》十二章,《绝命词》二章,踵三闾大夫之后,遇救得免,家人欢慰,而公志愈坚。六月望后,夜复赴水,冀无援者,适又为人救免,公愤甚,而家人防益密。至七月十七夜半,乘间复蹈清流,防者觉而奔救之,公乃自绝饮食,至二十三日而卒,时年七十。

由此可知,黄周星既不是死于五月五日,也不是投水而死,虽然三赴清流,但都被人救起,直到七月二十三日,才愤然绝食而亡。叶梦珠(1623—?),字滨江,号梅亭。上海人。所著《阅世编》十卷,专记明末清初松江地区的自然灾异、政治经济、文化风俗等情况,都是他六十余年阅世的亲见亲闻,翔实可征,多为治明清史者所称引。而叶梦珠与黄周星相契,曾追随黄氏唱和,所著《九梅堂杂稿》,也是请黄作的序。二人之间过从甚密,所说黄氏之死,当属可信 (见拙著《明代戏曲作家作品考略》“黄周星之死”,《戏曲研究》第12辑,1984)。 《咸丰南浔镇志》卷十四引《浔溪文献》云“五月五日,赋《绝命词》数章(《湖录》),遂投闻涛桥下,赖救以免。既又赴水。越数日,伤病死。”尽管记事简略,甚至有脱漏,但也可以作为叶说的佐证。

由于《阅世编》向无传本,抄本也极罕见。1934年,曾排印收入《上海掌故丛书》,1981年,又经来新夏先生点校出版,它再也不是枕中秘籍,已经化身千百成为常见之书。然而, 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今人有些著述,像《全清散曲》、《中国曲学大词典》等,仍承袭过去的错误;又如《明清江苏文人年表》,其中有关黄周星的编年,所引用的资料就出自《阅世编》,可是关于黄氏之死也沿用旧说,未予以订正,不能不说是一个疏忽。

二、关于黄周星的“佚曲”。据傅惜华先生《清代杂剧全目》著录,黄周星的杂剧《试官述怀》和《惜花报》,有康熙间刻《夏为堂别集》所收本流传于世,分别为北京图书馆和傅惜华所庋藏。潘树广先生从北京图书馆所藏《夏为堂集》中(与傅氏著录略有不同,可能是傅氏记错,或许北图也同时藏有《夏为堂别集》),查到这两本杂剧,以证明尽管《古典戏曲存目汇考》比《清代杂剧全目》晚出,但它认为黄周星的杂剧已经散佚,显然是错误的。至于傅惜华所藏黄氏的杂剧,是否还存在人世间,因为潘文不是对黄周星杂剧的版本进行全面的考察,所以没有涉及到。不过,既然他的文章已经谈到了这个问题,我就不妨作一点补充。傅惜华先生是著名的戏曲文献专家,毕生从事戏曲、曲艺、小说、民间美术的资料收集和研究,其碧蕖馆藏书之富、藏品之精,为学术界所瞩目。然而“文革”中也未能逃过厄运,康生早就觊觎傅氏的藏书,趁抄家之机将其大部分精品劫为己有,一直到1983年才追回两千七百多种,还有一千多种已经散佚。现在所剩下的傅氏全部藏书,都归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收藏。所幸,《夏为堂别集》并未遗失。此集只收戏曲和散曲,不包含诗文,因此题为《夏为堂别集词余》,卷首有康熙二十七年(1688)朱日荃的序,可知它当刊刻于这一年或稍后。全书不分卷,分装为六册,第五册为《试官述怀》和《惜花报》。十余年前,我和李修生先生等共同编撰《古本戏曲剧目提要》时,曾约请戏曲研究所的戴云同志,撰写有关黄周星的词条,她所依据的材料就是《夏为堂别集词余》。《古本戏曲剧目提要》终于在1997年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另外郭英德《明清传奇综录》“黄周星”条亦云“所撰杂剧《试官述怀》、《惜花报》、传奇《人天乐》,皆存。”他引用的书就是北图所藏的《夏为堂集》。潘树广先生可能没有看到这两种书,否则,就不会有“甚至连他的剧作的存佚问题亦模糊不清”的感叹了。然而,黄周星的剧作也不仅仅是傅氏著录的两种存本,如戏曲研究所还存有一部路工旧藏的《夏为堂别集词余》,与傅氏所藏行款和版式都一模一样,应该是同一种版本。又如《惜花报》是为王(字丹麓)纪事所作,曾被王氏收入他的《兰言集》卷十(见康熙间霞举堂刊本)中,此剧无题署,但每折有出目,如第一折《推举》,第二折《接引》,第三折《证仙》,第四折《观乐》,与北图本稍异。清人戏曲研究还有待于深入开掘,如果再进一步访寻,或许还有其他藏本存世。

有清一代的戏曲作品,虽然有傅惜华《清代杂剧全目》、阿英《晚清戏曲录》、孙楷第《戏曲小说书录解题》以及庄一拂《古典戏曲存目汇考》等,进行了收集、整理和著录,近年来又出版了不少有关古典剧目的著述,但是时代风云变幻,人事沧桑代谢,公私藏书都有所变化,尤其是私家收藏几乎都已易主或散失,目前究竟还有多少家底,谁也说不清楚。据云,作为《全国古籍总目》一种的《全国戏曲古籍总目》,有关部门已经组织全国大型图书馆的力量进行了编纂。希望能早日公诸于世。当然,它不可能对现存所有清代戏曲的版本一一进行著录,那是以后《清代戏曲版本目录》之类专书所承担的任务。但是,它至少可以为我们指示门径,不必再为查找剧目的存佚而耗费时间。这将是嘉惠学林、促进学术研究、功德无量的事情,我们翘首期盼。

2003年2月10日 原载:《文学遗产》2003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