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学网简体|繁體|English

“东观阁原本”与程刻本的关系考辨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微信

《红楼梦》东观阁本是程甲本的早期翻刻本之一。东观阁书坊最初所刊行的《红楼梦》木刻本,是未加评点的白文本,时间大约在乾隆末年或嘉庆初年。嘉庆十六年(1811),东观阁评点本问世,这是目前能见到的最早付梓刊印批语的《红楼梦》评点本。此后,又有东观阁书坊的几次重镌和近二十家书坊的大量翻刻。东观阁本的批语对姚燮 ① 、张新之、黄小田等许多《红楼梦》评点者,都产生过不同程度的影响。所以说,东观阁本在《红楼梦》的传播史、评点史上,都占有一席之地。但目前关于这个版本的研究文章,还微乎其微 ② 。

笔者查找《红楼梦》东观阁本的版本资料时,在韩锡铎、王清原两位先生编纂的《小说书坊录》上,看到在“东观阁”书坊名下刊印的第一个版本是“乾隆五十六年(1791)活字印《绣像红楼梦》一百二十回(北京大学图书馆馆藏目录)” ③ 。这则资料,令人疑惑——东观阁难道和“萃文书屋”同时,在乾隆五十六年(1791)也用活字印行了《绣像红楼梦》一百二十回吗?经查对,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善本室的书目卡上写着

(绣像)红楼梦 一二○回

曹 霑(清)撰; 高鹗(清)等增订

一七九一(乾隆五六年,辛亥) 东观阁 木活字本

三二册 (四函)

此书的扉页题“东观阁原本”的字样。而这个“东观阁原本”的书名,目前未见有关《红楼梦》版本的专著提及过。所以,这是一个值得进一步探讨的版本。

一 “东观阁原本”的特征

“东观阁原本”的扉页题“东观阁原本 绣像红楼梦 本宅梓行”,此页右下角有“适之”的印(见书影1)。这一页为手写体,与东观阁木刻本(白文)的扉页不同。东观阁白文本扉页题“新镌全部 绣像红楼梦 东观阁梓行”。显然,“原本”、“本宅”等字样,都不如“东观阁梓行”显得正规。

这部书目录之前缺页较多,程伟元和高鹗的前言都是手写抄配的。目录尚存第一回至第一百回(刻印),第一百回以后,目录缺损,也是用毛笔抄补的。最后一页第一百二十回目录(刻印)尚存。目录的版式、字体与现藏国家图书馆的程甲本基本相同。此书的正文是活字排印的,每页十行,每行二十四字。

将此“东观阁原本” (以下简称“原本”) 与东观阁白文刻本 (以下简称“刻本”) 的目录加以对照,出现一些异文。因为手写抄补的内容中,有简化字出现,如一百八回回目“ 欢 ”写作“欢”,一百九回回目“ 还 ”写作“还”等。这里存在现代人抄补的可能性,所以,在讨论目录的异文时,不妨把手写的部分排除在外。图表1所列是“原本”(印刷体)和“刻本”目录中出现的部分异文

图表1 “原本”与“刻本”回目异文对照表

在上述几例中,第二十七回、第六十六回、第九十四回,一粟《红楼梦书录》介绍东观阁刊本时,谈到它和程甲本的异文,与此表所列这三回中的异文是相同的。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原本”中程伟元、高鹗的印刷体序言都已缺失,现在所能看到的是手写抄补的。但是,经过勘对,笔者发现“原本”所补的程、高序言,与程甲本、程乙本、东观阁白文本都有差异。这些差异并非文字的书写习惯所致,而是字、词、句的内容有所不同。而这些异文,却与东观阁系列评点本上的程、高序言有相同之处。可见,“东观阁原本”所抄补的程、高序言,所依据的底本与东观阁评点本的序言一致,如图表2所示

图表2 程、高序言在各本中的异文比较表

从表中清晰可见,东观阁原本的序言,有别于程甲本、程乙本、东观阁白文本,而与东观阁评本相比,如1811、1818、1822年评本序言中的特征是完全相同的。“东观阁原本”本是程甲本,为什么书前所补的程、高序言不同于程甲本,而与东观阁评本一致呢?这里大概存在两种可能性一是东观主人在这个程甲本前面加了带有“东观阁”字样的书名,同时也加上了自己改定的程、高序言;二是后人抄补时没有找到程甲本的序,因书的扉页有“东观阁原本”字样,便代之以东观阁评本上的序言,抄补者并没有意识到二者间的细微差异。

二 “东观阁原本”与程甲本

北京大学图书馆藏“东观阁原本”,与胡适所言“程甲本”(马幼渔收藏)其实是同一个版本。此书上胡适、马幼渔二位先生的题字揭示了这一联系——第一页(竖排,从右至左)

乾隆五十六年活字本

红楼梦

胡适

第二页(与第一页相隔7张白纸)

红楼梦的版本之学可算是我提倡出来的,我先得程乙本,始知尚有程甲本,程甲本很(“少”字圈去)难得,马幼渔先生藏有此本,今年他慨然赠送给我,我欢喜极了,故托北京松筠阁重加装镶,并记于此。

胡适

十八、五、廿四晨四时

第三页有两种字体其一

司马吉雨亭氏 订

光绪戊申卅四年秋日时在晋北绥□(草体,近似“ ”)粮府置 其二

此本里夹有红墨水校语笺条,是容庚先生用他的“抄本”校的。他的抄本是程乙本抄下来的,我另有考正。

此本每册有两枚印章,即“司马吉”“雨亭”。

胡适

目录结束处

民国十八年二月二日敬赠适之尊兄

马裕藻

北大“东观阁原本”上的几处题字,向我们展示了这个本子在三个收藏者之间的经历。此书的第一位收藏者名和字中有“司马吉”、“雨亭”的字样,除了第三页上的一条题记,这部书每册都有两枚印章,即“司马吉”、“雨亭”,当是“光绪戊申卅四年(1908)秋日时在晋北”购置此书的人。第二位收藏者是马幼渔先生,最后一条题记的署名“马裕藻”,与“马幼渔”是一个人。孙玉蓉《俞平伯年谱》1929年1月1日一条中提到“马幼渔”,页下有注释“马幼渔(1878—1945.4),原名马裕藻,字幼渔,浙江鄞县(宁波)人,音韵文字学家、教授。时任北京大学国文系主任。” ④ 第三位收藏者就是胡适先生,这本书上马幼渔和胡适先后在民国十八年二月和五月的题记表明,民国十八年(1929)马幼渔已将此书赠送给了胡适。胡适提出“程甲本”的概念,依据就是马幼渔收藏的乾隆五十六年(辛亥)活字本。他在1927年11月27日撰写的《重印乾隆壬子本〈红楼梦〉序》中曾指出“程甲本,我的朋友马幼渔教授藏有一部……马幼渔先生所藏的程甲本就是那个‘初印’本。”而从北京大学现藏的“东观阁原本”来看,这个本子就是胡适所言的“程甲本”。

据悉,马幼渔除此之外,还藏有一部程甲本。书目文献出版社1992年3月影印的《程甲本红楼梦》(全六册),也是马幼渔先生收藏的。在此程甲本的最后一页,“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终”和“萃文书屋藏板”之间,有一“鄞马裕藻藏书”的印章。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1年6月影印出版了一部《程甲本红楼梦》(全四册),所据底本仍为国家图书馆的马幼渔藏本。书上有马幼渔的藏书章,冯其庸先生的序言介绍得很详细

此本在程伟元序首行下,有“幼渔讽籀”一阳文章,“马陈德馨”一阴文章,在高鹗叙首下,有“马巽伯”一阳文章。在第一幅《石头》的插画右下侧有“鄞马裕藻藏书”六字朱文长印。在第一回首行下有“马陈德馨”阴文章,在首行眉上有阴文“马巽”两字章,在第一百二十回终的最末一行“终”字下有“鄞马裕藻藏书”六字朱文章,此章即钤“石头”插图上的同一印章。

北京大学现藏的“东观阁原本”,已被胡适认定为程甲本。那么,它为什么被冠以“东观阁原本 本宅梓行”的书名呢?因为这个书名页是手写的,书上的序言和目录多是抄配的,所以无法知道印行时的版权页。但是,在这部书的最后一页,“红楼梦一百二十回终”的下角,却与其它程甲本一样,也有“萃文书屋藏板”六字。故而,这个活字本似乎不存在东观阁梓行的可能性。这部书和程甲本的关系,最大的可能性是东观阁依照程甲本翻刻时,曾用这个活字本做过工作底本。此本足以说明东观阁本与程甲本是有渊源关系的。

三 “东观阁原本”与程甲、程乙本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大学这部带有“东观阁原本”字样的程甲本,与国家图书馆藏程甲本 (以下简称“国图程甲本”) 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藏程甲本 (以下简称“社科院程甲本”) 相比,有同有异,随之而来,又引发出了新的问题——

(一)“东观阁原本”与国图程甲本、社科院程甲本,有一些活字排印中出现的特征是相同的。

例(1)北大“东观阁原本”第七十四回卷首,活字板摆印成“红楼梦第七四十回”,显然“十”与“四”颠倒了。而国图程甲本、社科院程甲本的第七十四回卷首,同样为“第七四十回”。

例(2)北大“东观阁原本”第九十一回卷首,活字摆印时将“一回”二字放歪了,倾斜得很明显。而国图程甲本、社科院程甲本的第九十一回卷首,“一回”两个字同样倾斜。

例(3)北大“东观阁原本”第九十四回10a页1行“谁知那块玉竟像绣花针儿一般,找了一天总无影响。”“响”字刻成繁体的“ 响 ”,而且又黑又重,在此页十分突出。而国图程甲本、社科院程甲本的第九十四回此处,“ 响 ”字的墨色同样比其它字要重。

例(4)北大“东观阁原本”第九十九回2b页2行“你去叫外头挑个很好的日子,给你宝兄弟圆了房儿罢。”“给你”二字比其它字小,而且略微向右偏,与同一行的上下字没有对齐,印刷也不如其它字清楚。而国图程甲本、社科院程甲本的第九十九回此处,“给你”二字同样比其它字要小,而且偏右。

上述例证可知,无论是活字摆印中的颠倒、倾斜,还是字体的大小、粗细等诸多相同点,都说明这三部程甲本当初是用相同的木活字板印成的。

(二)“东观阁原本”与国图程甲本,二者间有些异文,属于国图程甲本贴改所致。要证明这一问题,需要借助其它程甲本为参照。社科院程甲本、杜春耕先生自藏程甲本可资佐证。

例(1)第七十八回6b页9行

国图程甲本果然是未正二刻他咽了气,未正三刻上就有人来。

北大“东观阁原本”果然是未正二刻他咽了气,正三刻上就有人来。社科院程甲本果然是未正二刻他咽了气,正三刻上就有人来。

杜春耕自藏程甲本果然是未正二刻他咽了气,正三刻上就有人来。例(2)第七十八回7a页1行

国图程甲本一花有一花之神,还有总花神。

北大“东观阁原本”花有一花神,还有总花神。社科院程甲本花有一花神,还有总花神。

杜春耕自藏程甲本花有一花神,还有总花神。

上述两例,杜春耕先生在《程甲、程乙及异本考证》一文中谈及,以此例比较了他自藏的程甲、程乙本和书目文献出版社1992年影印本(国家图书馆所藏)之间的异同,并通过贴改现象指出“‘书目社程甲本’是‘自藏程甲本’的改进本。” ⑤ 本文试图从第七十八回的两例出发,来考察北大“东观阁原本”这部经胡适鉴定过的程甲本,其文字的状况。在例(1)中,国图本在“正三刻”前多了一个“未”字,“未正”二字是在原来一个“正字的位置上贴补的。同样,例(2)中,国图本把“花有一花神”的“花”字贴补为“一花”;将“神”字贴补为“之神”。而北大“东观阁原本”与社科院程甲本、杜春耕自藏程甲本一样,在这两个地方都保持了印刷时的原貌。

(三)北大“东观阁原本”与其它程甲本之间还有不少异文,应为“东观阁原本”贴改的结果。贴补的文字基本上依照了程乙本,又与东观阁诸刻本大体一致。杜春耕先生曾用十个例证来“说明‘书目社程甲本’的改文,是越过了程乙本的” ⑥ 。然而,本文通过近十个例证可以说明,北大“东观阁原本”的改文不仅没有越过程乙本,而且多数参照了程乙本。以下从改正错字、增补漏字、调整次序等方面举例说明之。

1.改正错字

例(1)第九十四回2a页1行

国图程甲本一个人干了混赈事也肯应承么?社科院程甲本一个人干了混赈事也肯应承么?

北大“东观阁原本”一个人干了混 账 事也肯应承么?

程甲本原文的“赈”字明显不通,“东观阁原本”的“ 账 ”字为贴改,程乙本、东观阁刻本皆作“ 账 ”。

例(2)第九十四回6b页1行“贾赦、贾政、贾环、贾兰都进来看花。”同页第7行“叫宝玉、环儿、兰儿各作一首诗志喜。”国图程甲本、社科院程甲本两处贾环的“ 环 ”字,都为“女”字旁,显然为错字。“东观阁原本”贴改为“ 环 ”(环)字。程乙本、东观阁刻本皆为“环”。

例(3)第九十四回13a页7行

国图程甲本他着了急,反要毁了溆口,那时可怎么处呢?社科院程甲本他着了急,反要毁了溆口,那时可怎么处呢?

北大“东观阁原本”他着了急,反要毁了 灭 口,那时可怎么处呢?

程甲本原文的“溆”字明显不通,“东观阁原本”贴改为“ 灭 ”(灭)。程乙本作“灭”。东观阁刻本作“淑”,概依照程甲本的“溆”字误刻而成。例(4)第九十五回3a页10行

国图程甲本果真金玉有绿,宝玉如何能把这玉丢了呢?社科院程甲本果真金玉有绿,宝玉如何能把这玉丢了呢?

北大“东观阁原本”果真金玉有缘,宝玉如何能把这玉丢了呢?

程甲本原文的“绿”字不通,“东观阁原本”贴改为“缘”,程乙本、东观阁刻本皆作“缘”。例(5)第九十五回5b页7行

国图程甲本但元妃并无所出,惟谥曰贤溆贵妃。社科院程甲本但元妃并无所出,惟谥曰贤溆贵妃。

北大“东观阁原本”但元妃并无所出,惟谥曰贤淑贵妃。

程甲本原文的“溆”字不通,“东观阁原本”贴改为“淑”,程乙本、东观阁刻本皆作“淑”。例(6)第九十五回10a页2行

国图程甲本那 个个 道“怎么 儿 得?”社科院程甲本那 个个 道“怎么 儿 得?”

北大“东观阁原本”那 个问 道“怎么 见 得?”

程甲本原文这句话中的第二个 “个” 和 “儿” 二字不通,“东观阁原本”分别贴改为 “问” 和“ 见 ”,程乙本、东观阁刻本 “个” 作 “问” 、 “儿” 作 “见” 。2.增补漏字

例如第九十四回2a页9行

国图程甲本你竟叫赖大那些人带去细细的问……社科院程甲本你竟叫赖大那些人带去细细的问……

北大“东观阁原本”你竟叫赖大把那些人带去细细的问……

程甲本原文句意不通,“东观阁原本”在“大”字的位置上贴改为“大把”,此二字为两个扁型字印在一格之内,在程甲本原文的“大”字后加一“把”字,句意较为通顺。东观阁刻本皆作“大把”。而程乙本删去了“那些人”三字,又在“带”后加一“了”字,将此句修改为“你竟叫赖大带了去细细儿的问……”。东观阁本与程乙本的两种改法相比,东观阁本只加一个“把”字,句意句法皆通,可谓事半功倍。或许因为东观阁本看到程乙本的改动欠妥,才没有效仿。

3.调整次序

例(1)第九十四回14a页2行

国图程甲本从里头可以走动,要出时一概去不许放出……社科院程甲本从里头可以走动,要出时一概去不许放出……

北大“东观阁原本”从里头可以走动,要出去时一概不许放出……

程甲本原文句意不通,“东观阁原本”将“时一概去”四字,贴改为“去时一概”,其实只是将“去”字的位置加以调整,从“时一概”之后,移到前面,句意便通顺了。程乙本、东观阁刻本皆作“去时一概”。

例(2)第九十四回6a页1行

国图程甲本应着小阳春的开花也天气,因为和暖,是有的。社科院程甲本应着小阳春的开花也天气,因为和暖,是有的。

[..............略]

北大“东观阁原本”应着小阳春的天气这花开,因为和暖,是有的。程乙本应着小阳春的天气,因为和暖,开花也是有的。

程甲本原文句意不通,“东观阁原本”将“开花也天气”五字,贴改为“天气这花开”,句子的意思较为连贯。查东观阁刻本,也作“天气这花开”(见书影2-3)。程乙本与之皆不同,作“应着小阳春的天气,因为暖和,开花也是有的”。考察“东观阁原本”和程乙本的修改方式,两相对照,发现二者都是在保持程甲本字数不变的前提下,通过调整次序来疏通句意。程乙本将“开花也天气因为和暖”九个字,重新组合为“天气,因为和暖,开花也”。因为程乙本是在活字板上操作,所以调整起来比较自如,调整的幅度较大。而“东观阁原本”是在一部印成的程甲本上操作,只能以尽可能小的改动,来理顺句意。所以,程乙本对程甲本的修订,“东观阁原本”并没有全部仿照,而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有所选择地借鉴。

上述例证显示,北京大学所藏的这部程甲本,的确是东观阁书坊翻刻前校订过的工作底本。“东观阁原本”是程甲本的翻刻本,翻刻之前,对程甲本进行了一定的校订工作,校改的文字,无论是改正错字、增补漏字,还是调整次序,都存在参考程乙本的迹象。此外,除了上文归纳的几类问题,笔者还将“东观阁原本”在程甲本上贴改的其它文字,与程乙本、东观阁刻本相比较,并整理出了补充例表,见图表3:

图表3 “东观阁原本”在程甲本上贴改的文字与程乙本、东观阁刻本比较表

由上述26例可见,“东观阁原本”在程甲本上贴改的文字与程乙本、东观阁刻本相同的共有21处,与东观阁刻本不同的(东观阁刻本依然照程甲本刻印)有三处(*号所示),与程乙本不同的有两处(△号所示)。这些例证进一步说明,“东观阁原本”在翻刻程甲本之前,照程乙本作了不少校订工作。因而,“东观阁原本”在翻刻程甲本的过程中,同时参考了程乙本,可以从这部书中找到最直接的证据。

与程刻本相比,东观阁初刻本的扉页背面,多了一则与程伟元、高鹗二序并提的“东观主人识”,它的作用相当于出版序言。但这是一个总序,后来所有带“东观阁”字样的木刻本,无论是白文本还是评点本,都刊有同样的“东观主人识”

《红楼梦》一书,向来只有抄本,仅八十卷。近因程氏搜辑刊印,始成全璧。但原刻系活字摆成,勘对较难,书中颠倒错落,几不成文;且所印不多,则所行不广。爰细加厘定,订讹正舛,寿诸梨枣,庶几公诸海内,且无鲁鱼亥豕之误,亦阅者之快事也。

东观主人识

它向读者展示了《红楼梦》的出版从活字摆印向木板刻印转折的轨迹,以及在这一转折点上东观阁本的历史价值。具体地说,东观主人的题记主要有如下作用首先,肯定了“程氏搜辑刊印”的功绩。东观主人肯定程伟元对《红楼梦》的两大贡献,一是将“向来只有抄本”的书付梓“刊印”;二是将“仅八十卷”的书加以“搜辑”,成为一百二十卷的“全璧”。其次,强调东观阁对《红楼梦》的贡献,即修订“活字摆成”本的“颠倒错落”,并扩大发行量。程氏刊印本“原刻系活字摆成,勘对较难,书中颠倒错落,几不成文”,东观阁本针对程本因活字摆成而出现的舛错,进行校订工作。如将程甲本第九十四回2a页1行的“混赈事”改成“混 账 事”;将此回6a页1行“开花也天气”改成“天气这花开”;将第一百二十回目录中的“甄隐士”改成“甄士隐”等。对错别字、排颠倒的字和上下文不通顺的句子等,都采取相应措施加以修正。然后“寿诸梨枣,庶几公诸海内”,“且无鲁鱼亥豕之误,亦阅者之快事也”,突出了东观阁本对程本的错误加以修订的意义。联系北京大学的“东观阁原本”,我们能够了解到,程高本《红楼梦》问世不久,东观主人所作的“细加厘定,订讹正舛”的校订工作,是从这部程甲本上开始的。

从北大“东观阁原本”校订中贴改的内容推知,东观主人手中除了程甲本之外,还有程乙本。所以,“东观阁原本”修订的时间当在程乙本刊行之后,即乾隆五十七年(壬子,1792)之后。事实如果是这样,随之而来的一系列问题将需要重新解释。其一,周春所言“壬子冬,知吴门坊间已开雕” ⑦ 的《红楼梦》属于东观阁本的可能性不大⑧。其二,胡适《重印乾隆壬子本〈红楼梦〉序》云

马幼渔先生所藏的程甲本就是那“初印”本。现在印出的程乙本就是那“聚集各原本,详加校阅,改订无讹”的本子,可说是高鹗、程伟元合刻的定本。

这个改本有许多改订修正之处,胜于程甲本。但这个本子发行在后,程甲本已有人翻刻了;初本的一些矛盾错误仍旧留在现行各本里,虽经各家批注里指出,终没有人敢改正。我试举一个最明显的例子为证。第二回冷子兴说贾家的历史,中有一段道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生在大年初一,就奇了。不想次年又生了一位公子…… ⑨

胡适此序意在为程乙本鸣不平,但从文中所举的例证来看,他谈及马幼渔所藏的程甲本时,只举出第二回的矛盾之处,并没有指出全书尤其是九十几回中的贴改与程乙本的相同之处。可见,东观阁本对程甲本的翻刻并没有抢在程乙本之前,反而参考了程乙本,这一现象自胡适先生起,便被忽略了。

注释

①详见曹立波《〈红楼梦〉东观阁本批语对姚燮的直接影响》,《红楼梦学刊》2002年第1辑。

②专门研究东观阁本的论文,现知者只有一篇,即陈力《〈红楼梦〉东观阁本小议》,《红楼梦学刊》1994年第2辑。

③参见韩锡铎、王清原编纂《小说书坊录》,春风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

④孙玉蓉《俞平伯年谱》,天津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113页。

⑤杜春耕《程甲、程乙及异本考证》,《红楼梦学刊》2001年第4辑,第61页。

⑥杜春耕《程甲、程乙及异本考证》,《红楼梦学刊》2001年第4辑,第61页。

⑦周春《阅红楼梦随笔》,载一粟《红楼梦卷》,中华书局1963年版,第66页。

⑧伊藤漱平先生在《程伟元刊〈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小考》(上)(《红楼梦学刊》1979年第1辑)一文的注释中强调“壬子冬吴门(江苏省苏州)开雕的正是东观阁本”。

⑨胡适著《胡适红楼梦研究论述全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第148页。

2002年5月23日)

[作者简介]

曹立波,女,1964年生。2002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获博士学位,现为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发表过论文《〈红楼梦〉东观阁本批语对姚燮的直接影响》等。


原载:《文学遗产》2003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