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太子李建成传

更新时间:2014-08-26 16:51:38
  李建成,是高祖的长子。隋炀帝大业末年,高祖在汾州、晋州一带平息暴乱,李建成带着家属暂居在河东。高祖刚举义旗时,派人秘密叫他去,他和弟弟巢王李元吉悄悄赶到太原。李建成来了,高祖十分高兴,任命他为左领军大都督,封为陇西郡公,带领队伍攻取西河郡,跟随高祖平定长安。义宁元年(617)冬,隋恭帝杨侑授予他唐国世子头衔,设立府署,配置官员属吏。义宁二年(618),授予抚军大将军、东讨元帅官职,统帅十万人马攻打洛阳。回长安后,恭帝任命他为尚书令。

  高祖武德元年(618),李建成被立为太子。武德二年(619),司竹地方的匪徒祝山海聚集了一千人众,自称护乡公。高祖命令李建成率领将军桑显和追剿祝山海,消灭了他。这时凉州人安兴贵杀掉了叛军首领李轨,带领兵众归降朝廷,高祖命令李建成到原州接应他。当时天气极其炎热,李建成毫无节制地组织部队进行围猎,士卒忍受不了劳苦,逃走了一大半人。高祖为他不熟悉行政技巧而担忧,经常要他学习政务,除了军务,朝政大事都交给他处理。还派礼部尚书李纲、民部尚书郑善果一起担任东宫官职,为他出谋献策。

  武德四年(621),稽胡部族的首领刘..成聚集几万人骚扰边境,高祖又令李建成率领部队讨伐。部队开到..州暂停,跟刘..成的人马相遇,一仗使他大败,斩杀几百人,俘虏一千多人。李建成设置骗局释放了几十个头领,并且授予官衔爵号,要他们回去招集安抚本族兵众,刘..成和胡兵大帅也要求归降朝廷。李建成认为胡兵还太多,担心发生变故,准备全部杀光。就大力宣扬增设州县,必须营建城镇,分派全体胡兵扛来筑城工具,集中筑城,暗中带来部队将他们全部拘捕。刘..成听说发生了事变,投奔梁师都。终于屠杀了投降的胡兵六千多人。

  当时太宗李世民的功绩日益卓著,高祖私下许诺把他立为太子,李建成秘密得知这事,就和齐王李元吉偷偷策划政变。在刘黑闼再次暴乱时,王王圭、魏征对李建成说“:殿下只是靠嫡生长子的身份,才被立为太子,既没有可以称道的功绩,又没有广为传播的美名。而秦王功业丰伟,威震天下,人心都向往他,殿下用什么使自己的地位稳固?如今刘黑闼率领残兵败将,人马不到一万,加上粮草的运输极端困难,损伤了的元气还没有恢复,如果大军一去,是可以不用作战就捉住他的。希望殿下去请求带兵讨伐,就靠这建立功劳,提高声望,乘机结交山东的杰出人物。”李建成听从了他们的计谋,于是求得高祖同意带兵讨伐刘黑闼,活捉刘黑闼胜利归来。

  当时高祖抚养了一些小王子,他们的母亲受到特殊宠信,后妃们的亲戚都在宫中各个官署供职,争抢高祖的恩惠。太宗经常统管军务,只把结交人才当作大事,至于拜望皇妃一类事情,从来没有做过。他刚刚平定洛阳时,高祖打发贵妃等人跑去挑选宫女和库藏珍宝器物,她们乘机要这要那,还为自己的亲属谋求官职。太宗因为财物清单已密封呈给了皇上,官职爵号都已酬报了立功人员,就一概没有答应,贵妃等人因此对他的怨恨更深。

  当时太宗任陕东道行台职务,高祖诏令他辖区之内的事情由他一人处理。淮安王李神通有功,太宗奖给了他几十顷土地。后来张婕女予的父亲要她私下请求高祖赏赐土地,高祖亲手写诏令将那片土地赏赐给他。李神通因为行文受奖在先,就不肯退给张婕妤的父亲。张婕女予歪曲禀奏说:“皇上赐给我父亲的土地,秦王抢去给了神通。”高祖大发脾气,捋起袖子指责太宗说“:我的诏书不能执行,你一纸文书州县就照办。”后来,高祖喊着太宗的乳名对裴寂等人说“:这个小子掌管军事时间太长,在外独断专行,让文人教唆坏了,不再是我从前的儿子。”

  尹德妃的父亲尹阿鼠横暴放肆,秦王府的官员杜如晦从他家门口路过,他家的几个奴仆把杜如晦拖下马拳打脚踢,骂道:“你是什么东西,从我门前经过竟敢不下马!”尹阿鼠又怕高祖知道这事,就指使德妃禀奏说:“秦王身边的人凶恶残暴,欺负我的父亲。”高祖又对太宗发怒说“:你身边的人欺负我妃嫔的父亲,竟然到了这种程度,对普通百姓该会多么凶啊!”太宗诚恳地解释,高祖终究不听。妃嫔们乘机禀奏:“皇上百年以后,秦王实现了野心,我们母子定会一个也活不成。”伤心得泣不成声,还说:“东宫太子仁慈厚道,一定能够供养培育我们母子。”高祖悲伤了很长时间。从此对太宗情感待遇逐渐淡薄,册立太子的主意也因此确定下来,李建成、李元吉重新受到宠爱。

  从武德初年开始,高祖安排太宗居住在西宫的承乾殿,李元吉居住在武德殿后院,跟高祖居住的上台、李建成居住的东宫日夜连通,完全没有界限阻隔。皇太子李建成以及秦王李世民、齐王李元吉出入上台,都可以骑马携带武器杂用物品,见面时只行父子兄弟礼仪。因此皇太子的命令和秦王、齐王的告谕文书跟高祖的诏令一样发布执行,百官疑惑恐惧,莫衷一是。李建成、李元吉又勾结外面的小人,联合宫中得宠的妃嫔,高祖宠爱的张婕女予、尹德妃都同他们有乱伦关系。他们还同各位公主以及妃嫔亲戚骄横放纵,兼并田地屋宇,掠夺财物。他们狼狈为奸,欺瞒高祖,为所欲为,专用谄媚奉承的甜言蜜语讨得高祖的欢心。

  李建成还暗中收罗各地的勇士,招集长安的恶少两千多人,作为自己掌握的军队,分别驻扎在左右长林门,叫作长林兵。高祖到仁智宫休养时,安排李建成留守京城,李建成首先命令庆州总管杨文干招集勇猛青年送到长安,准备政变。又派郎将尔朱焕、校尉桥公山送去武器赐给杨文干,命令他起兵配合接应。桥公山、尔朱焕等人带兵来到..乡,害怕获罪就派人迅速到仁智宫向高祖报告这事。高祖借口别的事情,亲手写了诏书敦促李建成到仁智宫。他来后,高祖大发脾气,李建成趴在地上叩头认罪,没命地朝地上猛撞,几乎断气。当天夜晚,把他放在帐幕里头,派殿中监陈万福守卫仁智宫,但杨文干还是起兵叛变了。高祖派遣使者迅速召见太宗商议平息叛乱,太宗说:“杨文干那个小子,竟敢叛乱,州府官员应当已经捉拿消灭。让他多活一时片刻,只用派一名将领去就足够了。”高祖说:“杨文干叛乱跟建成有关,恐怕响应的人多,你应当亲自去一趟,回来后,立你为太子。我不能像隋文帝那样杀自己的儿子,废除建成的太子身份封为蜀王,蜀地偏僻狭小容易控制。如果他不愿事奉你,也容易收拾。”太宗出发后,李元吉和四位妃嫔轮番地向高祖为李建成说情,封伦又在宫外替李建成动员朝臣们去劝说高祖,高祖就突然改变主意,继续在仁智宫休养,又命令李建成回长安担任留守。只是批评他们兄弟之间不能相容,追究中允王王圭、左卫率韦挺以及天策兵曹杜淹等人的罪责,一起流放到隽州。

  后来李建成又和李元吉密谋使用鸩酒毒死太宗,请太宗进东宫参加夜宴,酒后太宗心里剧痛,呕吐了几升鲜血,淮安王李神通恐惧惊慌地搀扶他回到秦王府。高祖到秦王府探望病情后,诏令李建成“:秦王一向不能喝酒,再别在夜晚聚会宴饮了。”还对太宗说:“从晋阳起事,本来是你的谋略;能平定天下,这也是你的功勋。本要把你立为太子,你又坚决推让,就成全你的美意。建成当太子,已经好几年了,现在又不忍心废掉他。看你们兄弟的情形,终究不会和好,都在长安,必然愤怒争斗。你还是回行台去,居住在洛阳,陕州以东,全都由你管辖。按照前例让你树立天子旗号,如同梁孝王一样。”太宗哭泣着禀奏说“:今天对我的封赐,实在不是我的心愿,我不能远离父皇。”说完呜咽抽泣,悲痛得难以忍受。高祖说“:西汉的陆贾只是高祖的太中大夫,还能在五个儿子的家中轮流吃住,何况我是天下君主,四海为家。洛阳、长安,近在咫尺,想念你就去,不用悲伤。”太宗准备启程,李建成、李元吉一块儿商议说:“秦王如果到洛阳去,有了领地、军队后,定会成为后患。把他控制在长安,就只是一个孤立无援的常人罢了。”暗中命令几个人向高祖呈递秘封奏疏说:“秦王身边多数是洛阳一带的人,听说到洛阳去,都欢欣雀跃,看样子,只要一走,就没有打算回来。”高祖因此就作罢了。

  从这以后,李建成日日夜夜暗中同李元吉一起勾结后宫妃嫔,对太宗的诬告越来越凶,高祖产生了疑惑。太宗惴惴不安,不知如何是好。李靖、李责力等人多次进言“:大王您由于功勋卓著而遭猜忌,我们愿效犬马之劳。”封伦也暗中劝说太宗对付李建成、李元吉,太宗都不答应。封伦反而对高祖报告说“:秦王依仗自己立有大功,对位居太子之下不服气。如果不把他立为太子,就请早点安顿个地方。”又怂恿李建成发动事变说“:为了夺得天下,就不应顾及父母兄弟。当年项羽要把刘邦的父亲熬成肉汤,刘邦却叫项羽分一勺汤喝,就是例子。”

  武德九年(626),突厥侵犯边境,高祖命令李元吉率领军队抗击,李元吉乘着部队集中,准备和李建成约定时间发起内乱。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尉迟敬德、侯君集等人日夜坚持劝谏说:“形势危急了!如果不采取变通措施,江山必然危险。鲁周公姬旦是位圣人,难道对自己的弟弟管叔、蔡叔没有感情?为了保住成王的江山,就处死、流放了他们。眼下大王您面临危机不下决心,坐等别人杀害,成就什么仁义?如果不听我们劝说,我们就要逃往山林湖沼,不会留在您身边了。”太宗采纳了他们的意见。六月初三,太宗把李建成、李元吉与后宫妃嫔淫乱的事秘密报告高祖,并倾诉说:“我没有做丝毫对不起兄弟的事情,现在想要杀我,好像是要替王世充、窦建德报仇。我受屈而死,永远离开父母,灵魂到了地府,碰到那些叛贼实在感到羞耻。”高祖明白真相后一阵惊愕,答复说“:明天要进行审问,你应该早些来见我。”初四,太宗带着九名贴身警卫到玄武门设防。高祖已经召集裴寂、萧王禹、陈叔达、封伦、宇文士及、窦诞、颜师古等人,准备将这事审查个水落石出。李建成、李元吉走到临湖殿,发觉产生变故,立即调转马头,准备回到东宫。太宗跟在后边喊他们,李元吉在马上拉弓,两次三番都拉不开。太宗这才开弓放箭,李建成中箭而死。李元吉被乱箭射中慌忙逃跑,尉迟敬德杀死了他。很快太子宫和齐王府的两千名精兵列成战阵飞奔而来进攻玄武门,守门部队抵御,他们攻不进来,战斗了很久,乱箭飞进了内殿。太宗身边的几百名骑兵来保卫皇宫,东宫、齐王府的军队纷纷溃逃。高祖大为震惊,对裴寂等人说:“今天这事怎么办呢?”萧王禹、陈叔达禀奏说:“我们听说内外没有界限,父子也不会亲密,该决断时不决断,反而会造成祸患。建成、元吉,在举义旗创基业时,都没有参与谋划,建国以来,又没有功劳德行,一直心怀忌恨,狼狈为奸,挑起内乱,才有今天的祸患。秦王的功劳天下第一,全国臣民心悦诚服,如果立为太子,把国家政务交给他,陛下就卸了一副重担,百姓自然安宁。”高祖说“:好!这也是我的夙愿。”于是下令召见太宗,安慰他说:“近些天来,我差点儿被谣言迷惑。”太宗放声痛哭了好一阵子。

  李建成死时三十八岁。长子太原王李承宗早年夭折。次子安陆王李承道、河东王李承德、武安王李承训、汝南王李承明、钜鹿王李承义一同株连被杀。太宗登位,追封李建成为息王,谥号叫隐,按礼仪重新安葬。举行葬礼那天,太宗在宜秋门哭得十分悲痛,按惯例把自己的儿子赵王李福过继给李建成。贞观十六年(642)五月,又追认他为太子,谥号照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