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传(附李客师等传)

更新时间:2014-08-26 16:51:13
  李靖本名药师,是雍州三原人。他的祖父李崇义,任后魏殷州刺史、永康公。他的父亲李诠,是隋朝赵郡太守。李靖身材魁伟容貌端秀,少年时就有文才武略,他常常对亲近的人说:“大丈夫如果遇到圣明的君主和时代,应当建立功业求取富贵。”他的舅舅韩擒虎号称名将,每次与李靖谈论用兵的事,总是说他说得精辟,他总是抚摸着李靖说:“可以在一起谈论孙子、吴子的兵法的,只有这个人了。”李靖起初在隋朝任长安县功曹,后历驾部员外郎。左仆射杨素、吏部尚书牛弘都喜欢他。杨素曾经抚摸着自己的座位说“:李靖终究应当坐到这个位置上来。”

  大业末年,李靖多次拜官受职,任马邑郡丞。适逢高祖在塞外进击突厥,李靖观察高祖,发现他有统一天下的志向,于是自己戴上刑具上京密告这一事件,准备到江都去,到了长安,由于道路阻塞不通就停下来。高祖攻克京城长安,抓住李靖准备处死他,李靖大声喊道:“公举兵起事,本来是为天下除暴乱,难道不想成就大事,反而因为私怨杀壮士吗?”高祖认为他的话有豪气,太宗又坚持为他讲情,于是高祖释放了李靖。太宗接着把他召入幕府。

  武德二年(619),李靖跟从太宗讨伐王世充,因为立功授开府。这时萧铣占据荆州,高祖派遣李靖去安抚他。李靖的轻骑到金州,遇异族贼寇数万驻扎聚集在山谷,庐江王李瑗讨伐蛮贼,数次被敌军打败。李靖与李瑗一起设计攻击蛮贼,多次进攻获胜。李靖率唐军到达硖州,被萧铣的军队阻挡,旷日持久,迟迟不能开进夔州。高祖得知李靖滞留硖州非常恼怒,暗地命令硖州都督许绍把他处死。许绍很爱惜李靖的才干,为他上奏请求赦免,于是李靖才获免一死。这时适逢开州少数民族首领冉肇则反叛,率兵侵犯夔州,驻守夔州的赵郡王李孝恭迎战失利。李靖率领八百士兵,偷袭攻破冉肇则的大营,后来又在地势险要处设下埋伏,在阵前杀死冉肇则,俘获敌军五千多人。高祖非常高兴,对大臣们说“:朕听说使用有功劳的人不如使用有过失的人,李靖果然立了大功。”因此下玺书劝勉李靖说:“卿竭诚尽力,功绩特别卓著。天长日久才发现卿无限忠诚,尽量给你嘉奖赏赐,卿不必担心功名利禄了。”又下手令给李靖说:“既往不咎,以前的事我早就忘了。”

  武德四年(621),李靖又陈述了十条攻取萧铣的策略。高祖采纳了他的策略,任命李靖为行军总管,兼任李孝恭的行军长史。高祖因为考虑到李孝恭没有指挥过大规模的战争,把三军的重任,一起委托给李靖。当年八月,李靖在夔州聚集军队。萧铣认为当时正值秋汛时期,江水泛滥暴涨,三峡道路险阻,断言李靖不可能进兵,于是令军队休息不加防备。九月,李靖率领军队向江陵进发,顺流而下将要到三峡时,其他所有的将领都要求等江水退落以后再进军,李靖说“:兵贵神速,机不可失。现在军队刚刚集结,萧铣还不知道,如果我们乘江水猛涨出师,顺流东下,突然出现在江陵城下,正是所说的迅雷不及掩耳,这是兵家上策。纵然萧铣得知我将出师的消息,仓促调集军队,也无法应战,这样擒获萧铣定可一举成功。”李孝恭采纳了李靖的意见,进兵直抵夷陵。萧铣大将文士弘率领精兵数万屯集驻扎在清江,孝恭准备立即攻击敌军,李靖说:“文士弘,是萧铣的健将,士卒精锐骁勇,现在荆门刚刚失守,他把精锐兵力全都派出来迎战,这是救败的军队,恐怕锐不可挡。我们应当暂且把战船停泊在长江南岸,不与敌人交锋,等到他们士气衰落,然后出击决战,一定能攻破敌军。”孝恭不听,留李靖驻守军营,自己率领军队与敌军交战,不出李靖所料,孝恭果然战败,奔回南岸的军营。敌军弃船上岸大肆抢掠财物,个个都背着重重的包裹。李靖发现敌军阵势混乱,立即指挥士兵乘机出击,一举击败文士弘的军队,缴获战船四百余艘,敌军被斩首、溺死的有一万多人。

  李孝恭命令李靖率领精兵五千做先锋,到达江陵,驻扎在江陵城下。文士弘战败以后,萧铣非常恐惧,这时刚刚在江南征召士兵,结果征召的士兵不能如期赶到。李孝恭带领大军继续进攻,李靖又击败萧铣的骁勇大将杨君茂、郑文秀,俘获士卒四千多人,李靖进而率领士兵围困萧铣的城池。第二天,萧铣派遣使者请求投降,李靖立即率军进城占据江陵城,李靖号令严肃,军不掠私。当时所有的将领都向李孝恭请求说“:萧铣的将帅及与唐军交战而死的人,罪状已经很重,请没收他们的家产,用来赏赐我们的将士。”李靖说:“王者之师,应保持抚慰人民,讨伐罪恶的节义。百姓已经受到战事的驱逼,抵抗作战难道是他们的愿望。况且狗自然会对不是自己主人的人吠叫,为萧铣战死的人,死为其主,不能与叛逆者同等看待,这就是蒯通之所以在高祖面前免除死罪的原因啊。现在刚平定荆州、江陵,应当采取宽大的政策,来抚慰远近的民心,投降了我们而还要没收他们的家产,恐怕不是救焚拯溺的道义。只怕从此其他城镇的敌将,拼死抵抗都坚守不降,这不是好的决策。”于是马上制止了莽撞的行动。江汉之间萧铣所属的州县,听到这些消息都争相投降了唐军。李靖因功授任上柱国,封永康县公,赐物二千五百段。高祖下诏命李靖检校荆州刺史,并授予代表朝廷按国家制度任命地方官吏的特权。于是李靖越过南岭到达桂州,派遣使者分头招抚各州,当地首领冯盎、李光度、宁真长等都派子弟来拜谒李靖,李靖代表唐王朝授予他们官爵。共招抚了南方九十六州,得到六十余万户。唐高祖下诏慰劳勉励李靖,任命他为岭南道抚慰大使、检校桂州总管。

  武德六年(623),辅公礻石在丹阳起兵反唐,唐高祖诏令李孝恭为元帅,李靖为副帅统兵讨伐辅公礻石。李责力、任瑰、张镇州、黄君汉等七总管都接受他俩指挥。唐军驻扎在舒州,辅公礻石派大将冯惠亮率水军三万屯泊在当涂,陈正通、徐绍宗率领步骑兵二万屯驻在青林山,同时在梁山用连接的铁锁链切断江上的水路,修筑却月城,延伸达十余里,与冯惠亮的水军构成犄角之势。李孝恭召集诸将在一起商议对策。诸将都说:“冯惠亮、陈正通都掌握了强大的兵力,是想守险不战,因此构城筑垒而固守,仓猝之间是不能攻取的。不如直指丹阳,掩袭辅公礻石的巢穴,丹阳一旦攻破,冯惠亮等人自然不战而降。”李孝恭想采纳诸将的意见。李靖说“:辅公礻石的精锐兵力,虽然集中在水、陆二军,然而他自己统帅的军队,也都是骁勇的士卒。冯惠亮等驻守的城栅尚且不能攻取,辅公礻石已经固守的石头城,难道是可以轻易攻取的吗?如果我军直奔丹阳,旬月之间都不能攻下而滞留在那里,前面的辅公礻石没有平定,后边的冯惠亮也是一大隐患,这样我们就会腹背受敌,恐怕不是万全之计。冯惠亮、陈正通都是身经百战的贼将,决不会害怕野战,只因为辅公礻石立下计谋,命令他们持重防守,只想不出战拖延时间使我军疲劳。现在如果我们进攻冯惠亮、陈正通的城栅,就可以打他个出其不意,消灭敌贼的机会,只在此一举。”李孝恭认为李靖的意见很有道理。于是李靖率领黄君汉等先攻打冯惠亮的城栅,经过苦战攻下城栅,杀伤、溺死敌军一万多人,冯惠亮弃城奔逃。李靖亲自率轻兵先到丹阳,辅公礻石得知战败的消息十分恐惧。先派贼将左游仙率兵据守会稽的有利地势作为救助,辅公礻石自己带兵弃城东奔,向左游仙据守的会稽撤退,逃到吴郡,与冯惠亮、陈正通一起相继被唐军擒获,东南地区全都平定了。于是朝廷在丹阳设置东南道行台,拜李靖为行台兵部尚书,赐物千段、奴婢百人、马百匹。当年,废除行台制度,又改授李靖为检校扬州大都督府长史。丹阳地区连年遭受战乱之灾,经济凋敝、民不聊生,李靖派官吏到各地抚慰百姓,使吴地、楚地的民心很快安定下来。

  武德八年(625),突厥进犯太原,李靖被任命为行军总管,率江淮兵一万,与张瑾驻守在太谷。当时诸军都出师不利,只有李靖的军队得以保全。不久朝廷授任李靖为检校安州大都督。高祖常常说“:李靖是萧铣、辅公..的膏肓之病,古代名将韩信、白起、卫青、霍去病,没有一个能比得上李靖!”武德九年(626),突厥莫贺咄设进犯边关,朝廷任李靖为灵州道行军总管。颉利可汗进逼泾阳,李靖率精兵兼程而行直奔豳州,阻截贼寇的归路,接着唐朝与突厥结盟,颉利可汗才撤兵。

  太宗即位后,拜李靖为刑部尚书,把他前后的功绩都记载在一起,赐给他实封四百户。贞观二年(628),李靖以刑部尚书的职务兼任检校中书令。贞观三年(629),转任兵部尚书。这时突厥各属国之间矛盾激化,上下离心,朝廷准备乘此时机谋划进取突厥,任命李靖为代州道行军总管,李靖亲自率领三千精锐骑兵,从马邑出发,出其不意地直奔恶阳岭进逼敌军。颉利可汗没有料到李靖会来,唐军官兵突然深入突厥境内,于是大惊,对人说“:如果唐军不是倾国而来,李靖怎么敢孤军深入到此?”突厥军中一日数惊。李靖得知这个情况,暗中派间谍潜入敌军离间颉利可汗的心腹亲信,颉利可汗的亲信康苏密归降了唐朝。贞观四年(630),李靖率兵进攻定襄,大获全胜,俘获了在突厥避难的隋朝齐王日柬的儿子杨正道和隋炀帝的萧皇后,并把他们送到京师,颉利可汗只身逃走。李靖因立功晋封为代国公,得到朝廷赐物六百段及名贵的马匹、宝器等奖赏。太宗曾经对大臣们说“:汉朝李陵带领五千步卒进攻匈奴,最后落得归降匈奴的下场,尚且得以留名青史。李靖以三千骑兵深入敌境,攻克定襄,威振北狄,这是古今所没有的奇勋,足以雪往年在渭水与突厥结盟之耻。”

  自李靖攻破定襄之后,颉利可汗非常恐惧,退驻铁山,以保根本,派遣使者到京都长安谢罪,请求举国归附唐朝。朝廷又任命李靖为定襄道行军总管,前去迎接颉利可汗。颉利可汗虽然表面上请求入朝谢罪归附唐朝,但却暗怀不测之心。当年二月,唐太宗派遣鸿胪卿唐俭、将军安修仁去抚慰颉利可汗,李靖揣摩到唐太宗这样做的真实意图,对将军张公谨说“:朝廷的使者到了颉利可汗那里,突厥必定会放松戒备。我们就乘此良机,选拔精骑一万,携带二十天的军粮,带兵从白道袭击突厥。”张公谨说:“皇上已经下诏准许颉利可汗归降,朝廷派去的使者也在那里,恐怕不宜去讨伐进击。”李靖说:“这正是用兵的良机,时机不可错过,这就是韩信之所以消灭齐国的道理。像唐俭等使者即使因此遭到不测,又有什么可惜的呢。”于是督军疾进,军队行进到阴山,遇到颉利可汗的哨兵千余帐,把他们全部俘获,并押着他们随军行动。颉利可汗见到朝廷使者心中大喜,根本没有料到唐军官兵会来。李靖率领的唐军进逼到距颉利可汗的牙帐十五里的地方,突厥才发觉。颉利可汗畏惧唐军的威力,抢先上马落荒而逃,敌军因失去主帅,部众立即溃散。李靖斩杀敌军一万余人,俘获男女十万余人,杀死颉利可汗的妻子隋义成公主。颉利可汗企图逃往吐谷浑,被西道行军总管张宝相抓获押送京师。不久突利可汗投奔了唐朝,于是恢复定襄、常安等领地,扩大的疆界西起阴山北到大漠。

  唐太宗一听到李靖击败颉利可汗的消息,心中非常高兴,对左右的大臣说:“我听说君主忧愁臣觉得耻辱,君主受辱臣甘愿赴死。从前大唐草创之时,太上皇因为百姓的缘故,向突厥称臣,我为此常常痛心疾首,立志要剪灭匈奴,为此坐不安席,食不甘味。现在只暂时调动一部分军队,就无往不胜,使单于归顺,终于洗雪当年称臣的耻辱!”于是太宗大赦天下,祝酒五天。御史大夫温彦博妒忌李靖的功绩,暗地向太宗密告李靖治军无方,纵兵掳掠突厥的奇珍异宝,致使珍宝都散落入乱军之手。太宗狠狠地训责李靖,李靖叩首谢罪。过了好久,太宗对李靖说“:隋朝的将领史万岁打败了达头可汗,可是隋朝对有功的不加以奖赏,因此导致灭亡。我就不是这样,应当赦免你治军无方的罪,记录你击败突厥的功勋。”于是下诏加封李靖为左光禄大夫,赐绢千匹,增加封地连同以前的达到五百户。不久,太宗又对李靖说:“以前有人诽谤你,现在朕已经明白了真相,你千万不要把这事放在心里。”这时又赐给李靖绢二千匹,提升他为尚书右仆射。李靖生性沉稳厚重,平时与大臣一起参议国事时,总是蠕动着嘴唇,像是不会说话一样。

  贞观八年(634),太宗诏封李靖为畿内道大使,视察风俗。不久李靖以脚病为理由上表请求辞官,言辞非常恳切。太宗派中书侍郎岑文本对李靖说“:朕纵观自古至今的历史,身处富贵而能知足的人很少。他们不论愚智,都不能有自知之明,才能即使不能胜任,也竭力想要任职,纵然有疾病,还自己勉强为官,不肯放弃职权。您能够识大体,见识深远够得上是可嘉的了,朕现在不仅成全您的美德,还想让您成为一代楷模。”于是下了优待的诏书,加授李靖为特进,听任他在自己的府第养生,赐绢帛千段、上乘马二匹,俸禄、国官府吏一起都依照从前的惯例供给,脚病如果稍有好转,每隔三两天参与门下、中书商量处理政事。贞观九年(635)正月,太宗赐给李靖灵寿木手杖,用这帮助他脚不方便时使用。

  不久,吐谷浑侵犯边疆,唐太宗环顾身边的侍臣对他们说:“能够让李靖为帅,难道不是很好吗?”李靖得知后拜见房玄龄说:“我虽年老,尚可一征。”太宗十分欣喜,当即任命李靖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率兵部尚书侯君集、刑部尚书任城王李道宗、凉州都督李大亮、右卫将军李道彦、利州刺史高甑生等五总管出征吐谷浑。贞观九年(635),唐军驻扎在伏俟城,吐谷浑烧去野草,使唐军战马无饲料陷入饥疲之中,自己退守大非川。唐军各将领都说春草未生,战马已经很瘦弱,不可奔赴战阵。只有李靖坚决主张进军追击,深入敌境,于是率军越过积石山。前后与敌军交战几十个回合,杀伤了很多敌军,攻克了敌国。吐谷浑的部将就杀了他们的可汗归降唐朝,李靖立大宁王慕容顺为吐谷浑王,然后率军凯旋而归。当初,利州刺史高甑生任盐泽道总管时,因为延误军期,李靖曾轻微地责罚过他,高甑生为此而怀恨李靖。到了这时,便与广州都督府长史唐奉义诬告李靖谋反。太宗命令法官查验这件事,高甑生等最终因诬告获罪。李靖从此闭门自守,杜绝宾客,即使亲戚也不能随便进入家门。

  贞观十一年(637),太宗改封李靖为卫国公,授濮州刺史,依旧命他世袭爵位,后因子孙丧命而未执行。贞观十四年(640),李靖的妻子去世,太宗诏令坟茔规格依照汉代卫青、霍去病的旧例,把坟墓修筑成突厥境内的铁山、吐谷浑境内的积石山的形状,以此表彰李靖特殊的战绩。贞观十七年(643),太宗诏令将李靖及赵郡王李孝恭等二十四人的肖像画在凌烟阁上。贞观十八年(644),皇帝亲自到李靖的府第问候病情,还赐绢五百匹,晋封卫国公、开府仪同三司。

  太宗准备征伐辽东,召李靖入宫,赐座在皇帝坐位之前,对他说:“您在南边平定吴会,北边扫清沙漠突厥,西边安定吐谷浑慕容,只有东边的高丽没有征服,您意下如何?”李靖回答说“:我过去凭借天子的威力,做了点微小的贡献,现在已是残年朽骨,只打算这次出征。陛下如果不嫌弃的话,我的病可望痊愈。”太宗怜惜他衰老,没有准许。贞观二十三年(649),李靖病死在家中,终年七十九岁。朝廷册赠李靖为司徒、并州都督,供给手持班剑的仪仗队四十人、羽葆仪仗的吹鼓乐手,让李靖陪葬昭陵,赐谥号景武。

  李靖的儿子德謇继承世封,官至将作少将。

  李靖的弟弟客师,贞观年间,官至右武卫将军,因为有战功封为丹阳郡公。永徽初年,因年老退休。他生性喜好骑马狩猎,四季任意捕禽猎兽,没有停止过。他有别墅在昆明池南,从京城以外,到西边的沣水,所有的鸟兽他都熟识,每当他出猎就有鸟鹊跟随着呼叫,山野的人称他为“鸟贼”。总章年间,客师去世,终年九十余岁。

  客师的孙子李令问,玄宗做临淄郡王时与令问关系亲密,到即位时,因令问协同赞助他有功,升任令问到殿中少监。先天年间,参预诛伐窦怀贞等有功,封令问为宋国公,封地五百户。令问坚决推辞封地,诏令不许他推辞。开元年间,转任殿中监、左散骑常侍,担任尚食事。令问虽然特别承受玄宗的恩宠,却不曾干预当时的政事,很受舆论的称赞。然而令问对自己奉养丰厚,享用的食物丰盛奢侈,大量地饲养牲畜,亲自去宰杀牲口。当时正信奉佛教,虔诚信奉佛教的人士有的因此讥讽他,令问说:“这牲口畜生,与瓜果蔬菜有什么不同,何必勉强制造出差别,不也是远离道理吗?”令问一点也不因为皇帝的恩宠眷顾作为自己的倚靠,过着闲适的郊野生活,纵情狩猎娱乐。开元十五年(727),凉州都督王君..奏告回纥部落反叛,令问因为与回纥部落联姻的缘故,被降任为抚州别驾,不久去世。

  太和年间,令问的孙子彦芳任凤翔府司录参军,他赴皇帝的殿廷进献高祖、太宗所赐给卫国公李靖的官告、敕书、手诏等十余卷,其中四卷太宗皇帝的笔迹,文宗珍惜喜爱得舍不得放手。那佩笔还可以书写,金装木匣,制作精巧。皇帝把它们一起留在宫中,命令书法家模仿抄写本还给彦芳,赐给彦芳绢二百匹、衣服、靴、上朝时执的手板来酬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