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嗣传

更新时间:2014-08-26 16:49:19
  王忠嗣,太原祁人,家住华州郑县。父亲海宾,为太子右卫率、丰安军使、太谷男,在陇上以骁勇闻名。开元二年(714)七月,吐蕃入侵,朝廷任薛讷辅助羽林将军,为陇右防御史,率领杜宾客、郭知运、王睃、安思顺抵御,以海宾为先锋。等贼军到了渭州西界的武阶驿,经过苦战取得胜利,杀死俘获敌兵极多。各将领妒嫉其功绩,按兵不动,海宾由于寡不敌众,战死在疆场。大军乘势出击,斩敌首一万七千级,获战马七万五千匹、羊牛十四万头。唐玄宗听说后很痛惜,下令授予左金吾大将军。

  忠嗣原名训,九岁时,由于父亲为朝廷身死缘故,授为朝散大夫、尚辇奉御,赐名忠嗣,在禁宫中供养多年。肃宗在忠嗣的家舍里,与他游玩。等到长大,雄毅而少言,受人尊重有武略,玄宗由于他是兵家子弟,和他讨论兵法,应对纵横,皆出意料。玄宗对他说“:你今后必然为良将。”十八年(730),又授予其父安西大都护之职。

  之后,忠嗣跟随河西节度、兵部尚书萧嵩,河东副元帅、信安王..,并推荐为兵马使。二十一年(733),再升为左领军卫郎将、河西讨击副使、左威卫将军、赐紫金鱼袋、清源男,兼检校代州都督。曾经议论皇甫惟明的义弟王昱,感到很遗憾,于是被人所诬陷,贬为东阳府左果毅。河西节度使杜希望谋划占领新城,有人说以忠嗣的才能足以完成,若要取胜,非他不可。希望随即上奏请求,皇上诏令忠嗣赴河西。攻下新城,忠嗣功绩显著,授予左威卫郎将,专管行军兵马。这年秋天,吐蕃大兵南下,以报复新城被占,敌军逼近官军,官军寡不敌众,兵士们都感到害怕。忠嗣于是率领所部策马前进,左右冲杀,阻挡者无不躲开,冲出又折返,杀死数百人,贼兵开始混乱。三军从两翼攻击,吐蕃大败。由于战功显赫,皇上下诏授予左金吾卫将军同正员,不多久又兼左羽林军上将军、河东节度副使、兼大同军使。二十八年(740),以本官又兼代州都督、摄御史大夫、兼充河东节度,又加云麾将军。二十九年(741),替代韦光乘为朔方的节度使,多次加权知河东节度使。这月,田仁琬作为河东节度使,忠嗣依然为朔方节度使。

  天宝元年(742),兼灵州都督。这年北伐,与奚怒皆在桑干河作战,三次将他打败,俘获其大量人马,耀武漠北,凯旋而归。此时突厥叶护新有内难,忠嗣率强盛军队以威震慑,乌苏米施可汗害怕请求投降,却变化拖延不到。忠嗣于是在拔悉密与..逻禄、回纥三个部落之间使用反间计策,攻打米施可汗使之败逃。王忠嗣于是出兵讨伐,夺取其右厢而归,其西叶护及毗伽可敦、男西杀死葛腊哆,率领其部落一千余帐进京朝拜,于是授予左武卫大将军。第二年,又击败怒皆及突厥的军队。从此塞外安定,虏人不敢来犯。天宝三年(744),突厥拔悉密等九家姓叶护联合攻打乌苏米施可汗,将其首级传到京师。四年(745),忠嗣被授予御史大夫,充任河东节度采访使。五月,被封为清源县公。

  忠嗣年少时以勇敢自负,到了身居将职,又以稳重守边为本职。曾对人说:“当国家安定的时候,作为将领的职责是抚恤军队而已。我不想凭借国家的力量,来捞取个人功名。”训练兵马,缺少份量的一定要补上。有一把重达一百五十斤重的漆弓,曾贮在袋中,表示没有多大用处。军中士卒都日夜思战,由于常常派遣侦探观察敌方的薄弱地方,然后出奇兵攻击,因而士卒喜欢这样做,师出必胜。每次军队出战,便召集各将领交付兵器分发给士兵,虽然是一弓一箭,但都在上面记上用者的姓名,战斗完后收回。如果遗失,就验明其身份治罪。所以人人自勉,兵器充足。

  四年(745),又兼任河东节度采访使。从朔方到云中,边境线长达数千里,在要害地段开拓旧城,有的地方则自己制定规则,开拓边域各数百里。自从张仁..守边四十多年之后,忠嗣继承此事,北塞的胡人又停止了战事。五年(746)正月,皇甫惟明由于在河、陇战败,忠嗣由此担任西平郡太守、判武威郡事,担任河西、陇右节度使。这月,又暂替朔方、河东节度使事。忠嗣佩带四种将印,控制万里,劲兵重镇,都归其掌握,自建国以来,还未曾有过这种事。不久授予鸿胪卿,其余官职如故,又加授金紫光禄大夫,授其一个儿子五品官职。后来频频在青海、积石作战,都大获全胜。不久又在墨离讨伐吐谷浑,占领其全国后凯旋。当初,忠嗣在河东、朔方很长时间,对边疆的情况非常熟悉,很得士卒人心。到了河、陇,对当地风俗人情非常不习惯,又以功名富贵自傲,威望比往日降低。这年四月,坚持让位朔方、河东节度使职务,皇上同意了。

  玄宗正在考虑攻占石堡城,下诏令征询攻战的方法,忠嗣上奏说:“石堡城地势险要,吐蕃全力守卫它。如果以疲惫之师攻其坚固的城池,必将被敌杀死数万人,之后战事才能完成。我想所得的不如所失的,请休兵秣马,观察势态发展再夺取它,这是上策。”玄宗由此不高兴。李林甫特别忌妒忠嗣,每天都在寻察他的过失。六年(747),董延光献计请求攻占石堡城,皇上下诏命令忠嗣分兵接应他。忠嗣勉强服从,延光不高兴。河西兵马使李光弼告危,跑进来相告,等他来时,忠嗣问:“李将军有什么事吗?”光弼上前说“:请商议军情。”忠嗣说“:为什么?”光弼回答:“大夫以士卒为己心,有拒绝董延光的怒色,虽然接受了诏令,实际上是耽误他的谋略。为什么?大夫以数万兵出战,却不悬以重赏,这怎么能鼓起三军的勇气?大夫财帛装满库房,何必可惜以万段的奖赏来堵住谗言之口呢?这次战斗若不能取胜,将归罪于大夫啊。”忠嗣说:“李将军,我忠嗣的决计已定。平生的初愿,难道是追求显贵吗?如今力争一城,得到了它也未能遏制敌人,没有得到它也对国家无害,忠嗣怎么能以数万人的生命去换取一个官职呢?如果皇上责备我,不就是失去一个金吾羽林将军,回朝做侍卫吗!其次,难道失去一个在黔中的辅佐人吗?这些我也心甘情愿了。即使这样,你还是爱护我的。”光弼谢道:“我担心连累大夫,因而向你提出忠告。大夫能遵循古人之事,不是我光弼能达到的。”于是恭敬退出。等到延光逾期未攻下城堡,却上奏说是忠嗣延缓出兵,因此导致战事无功。李林甫又命令济阳别驾魏林诬告忠嗣,声称自己过去在担任朔州刺史,忠嗣任河东节度使时,忠嗣曾经说:“早年与忠王在宫中一起生活,我愿意尊奉太子。”玄宗大怒,召见忠嗣入朝,命令三司详细审讯,几乎被陷害致死。适逢哥舒翰代替忠嗣为陇右节度,承蒙皇上宠爱,因而上奏说忠嗣为冤枉,辞语非常恳切,请求以自己的官职来替忠嗣赎罪。玄宗怒气才稍稍消释。十一月,被贬为汉阳太守。七年(748),经权衡后又转任为汉东郡太守。第二年(749)暴死,年龄为四十五岁。儿子震,天宝年间(742)任秘书丞。

  之后,哥舒翰指挥大军攻打石堡城并占领了此城,却死伤大半,正如忠嗣所言,忠嗣被称为当代名将。在此之前,忠嗣在朔方的时候,每当到集贸市场时,就以高价买马来引诱,各蕃听说后,都竞相来交换,来了便买。所以蕃人的马匹越来越少,而汉军越来越壮大。等到了河、陇两地,又上奏请求迁徙朔方、河东的战马九千匹用来补充军队,其队伍又有了壮大。到了天宝末年,战马繁殖增长。宝应元年(762)追赠予兵部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