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舒翰传

更新时间:2014-08-26 16:49:17
  哥舒翰,是突骑施首领哥舒部落的后裔。蕃人大多以部落称姓,因此以之为氏。祖父名叫沮,左清道率。父亲名叫道元,安西副都护,世代居住在安西。翰家财产丰盈,倜傥侠义,爱好承诺,纵意扌雩..饮酒。四十岁时,父亲死,在京师客居三年,被长安尉所轻怠,感慨之后发愤改变志向,到河西充军。开始事奉节度使王亻垂,亻垂攻占新城,使用翰的谋略,三军无不为之震慑。后来节度使王忠嗣将他补为衙将。翰喜爱读《左氏春秋传》及《汉书》,疏财仗义,兵士很多都归属他。忠嗣任他为大斗军副使,曾派遣翰在新城讨伐吐蕃,有同为副使的人,见翰礼节傲慢,不为所用,翰大怒,将他杀死,军中人为之发抖。迁为左卫郎将。后来吐蕃入侵边境,翰在苦拔海抵御,对方三支步兵从上蜂拥而下,翰手持半段枪攻击其前锋,三行步兵全败,所向披靡,由于这而出名。

  天宝六年(747),提拔为右武卫员外将军,充当陇右节度副使、都知关西兵马使、河源军使。原来,吐蕃每当麦熟的时候,就率部队到积石军收割庄稼,一齐呼喊为“吐蕃麦庄”,前后没有人敢抵御他们。现在,翰派遣王难得、杨景晖等人暗中引兵到积石军,设埋伏等待吐蕃人。吐蕃的五千骑兵到,翰在城中率领骁勇战士快速攻击,将之几乎杀尽,剩余的有些逃跑,埋伏的兵士半路拦截攻击,一匹马也没有回去。翰有个家奴名叫左车,年龄十五、六岁,有膂力。翰擅长使用长枪,追赶上贼军后,用枪搭在他的肩上喝斥对方,贼兵惊恐回头,翰便用枪刺中其喉,都往上挑起三到五尺高再落下,没有不死的。左车就下马斩首,一般都是这样。

  这年冬天玄宗在华清宫,王忠嗣被弹劾。皇上下诏引见翰,与他谈话很高兴,于是迁为鸿胪卿,兼西平郡太守,摄御史中丞,代替忠嗣为陇右节度支度营田副大使,知节度事。于是极力劝说救忠嗣,皇上起驾进入禁中,翰叩头随他前来,言辞慷慨、声泪俱下,皇上感动而对忠嗣从轻发落,贬忠嗣为汉阳太守,朝臣都认为哥舒翰侠义而勇壮。

  第二年(748)在青海上驻扎神威军,吐蕃来到,攻破了它;又在青海中龙驹岛筑城,有白龙出现,于是起名为应龙城,吐蕃退却不敢接近青海。吐蕃保护石堡城,路远而且险峻,久攻不下。八年(749),以朔方、河东群牧十万人,委托给翰统领进攻石堡城。翰派手下将领高秀岩、张守瑜进攻,不到十日便攻占下来,皇上奖励其功,授特进、鸿胪员外卿。十一年(752),加封开府仪同三司。

  翰平时与禄山、思顺不谐,皇上常常和解使他们为兄弟。这年冬天,禄山、思顺、翰一起来进朝,皇上派内侍高力士及中贵人在京城东面驸马崔惠童池亭设宴会。翰的母亲尉迟氏,是于阗族人。禄山因为思顺不喜欢翰,曾经憎恨他,此时忽然对翰说“:我父是胡人,母是突厥人;你的父是突厥人,母是胡人。与你的族类相同,为什么不相亲呀?”翰对答说:“古人说,野狐向着洞窟嚎叫是不祥的。这是忘本。我怎么敢不尽心事奉皇上呢!”禄山认为是在讥讽他是胡人,大怒,辱骂翰说“:突厥人竟敢这样吗!”翰想接口对骂,高力士示意翰,翰于是停止了。

  十二年(753),晋升凉国公,给实封三百户,加封河西节度使,不久封为西平郡王。此时杨国忠和禄山之间有嫌隙,多次上奏他将谋反的罪状,因而以厚礼送给翰想结为亲戚。十三年(754),升太子太保,又加实封三百户,兼御史大夫。

  翰喜爱饮酒,纵情声色。到土门军,进入浴室,患了中风症,倒地很久才苏醒,于是入京,在家养病。

  等到安禄山谋反时,皇上鉴于封常清、高仙芝出军丧败,召哥舒翰入朝,封为皇太子先锋兵马元帅,任田良丘为御史中丞,充当行军司马,任王思礼、钳耳大福、李承光、苏法鼎、管崇嗣以及蕃将火拔归仁、李武定、浑萼、契絆宁等为裨将,河陇、朔方兵以及蕃兵与高仙芝原来的兵一共二十万人,在潼关抵御敌贼。皇上在勤政楼慰劳送走兵士,百僚在郊外饯行。十五年(756),加封哥舒翰为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哥舒翰到了潼关,有人劝告哥舒翰说:“安禄山设兵阻挠,是以杀杨国忠为名分,你如果留三万兵驻守潼关,派所有的精兵锐将折回诛杀杨国忠,这是汉挫败七国的计策,你认为怎么样?”翰口中答应了,但未实施。有门客将其谋划泄漏给杨国忠,国忠非常恐惧,于是上奏给皇上说:“兵法中有‘安不忘危’之说,今天潼关兵众虽然强盛,但没有守后的,万一发生不利,京师的安危就难说了!请挑选监牧小儿三千人在苑中训练。”皇上同意了,于是派遣剑南军将李福、刘光庭分别主管这件事。又上奏请求召募一万人驻扎在氵霸上,令他的心腹杜乾运率领前往。哥舒翰担忧杨国忠的图谋,于是上表皇上请杜乾运的兵附属于潼关,于是召引杜乾运于潼关商议事务,杀了他。从这以后,哥舒翰的心情更不安逸。又向来有风疾,自这后更是病情加重,军中的事务,不能再亲自过问,委托政事给行军司马田良丘。田良丘又不敢专断行事,教令不一致,队伍涣散。将领王思礼、李承光又为争位长期不合,军队毫无斗志。

  原来,哥舒翰多次上奏说安禄山虽然占据了河朔,但不得人心,请把握住他的弊病,离异他的军心,从而消灭他们,可以不损伤我们的军队而达到擒拿敌寇的目的。敌贼将领崔乾..在陕郡潜锋蓄锐,但负责侦察敌情的人却上奏说“敌贼毫无准备”,皇上以为如此,命令所有的军队迅速讨伐敌贼。哥舒翰上奏说:“敌贼已经开始准备叛逆,安禄山通晓用兵之道,一定不会没有准备,这是使阴计。况且贼兵远道而来,目的在于快战快捷。现在我们的军队在此地作战,目的在于坚守阵地,不能轻易出击;如果轻易出关,就是中了敌贼的圈套。恳求皇上进一步观察事态形势。”杨国忠担心哥舒翰谋害自己,多次上奏要求出兵。皇上久居太平,不懂军事知识,被国忠所眩惑,派中使不断监督指责。哥舒翰迫不得已,带师出关。

  六月四日,临时驻扎在灵宝县的西部原野。八日,与敌贼交战,哥舒翰的军队南面临近险峭,北面濒临黄河;崔乾..率敌贼数千人先占据了险要位置。哥舒翰和田良丘等人浮船中流用来观察进退,认为崔乾..兵少,轻视敌贼的力量,于是催促将士命令向前开进,人多拥挤堵塞,队伍散乱一团。午后,东风急吹,崔乾..将数十辆车装草纵火焚烧,烟火冲天。将士掩面,都睁不开眼睛,因此被凶徒乘机,王师自相排挤,坠入河中。后面的人看见前面的军队陷入失败境地,也全部散乱,填积在河水中,数万人死亡,哭叫之声振天动地,他们捆绑器械,用枪作楫,投靠北岸,十个中间存活的不过一二个。军队已经惨败,哥舒翰和数百名骑兵飞驰向西归去,被火拔归仁执降贼营。安禄山对哥舒翰说:“你平常看不起我,今天怎么样?”哥舒翰异常恐惧,弯腰伏身说:“肉眼不识陛下,于是到了这个地步。陛下您为拨乱之主,现今天下没有平定,李光弼在土门,来王真在河南,鲁炅在南阳,只要留下我,我写一尺之书招引他们,不需多长时间就可以平定天下。”安禄山大喜过望,于是伪置哥舒翰为司空。哥舒翰写文招引李光弼等人,各位将领传文给哥舒翰都让他不要丢掉气节。安禄山知道事情不能成功,就将哥舒翰关在苑中,偷偷地杀了他。哥舒翰驻守潼关,主管天下兵权,放肆个人意志报复怨仇,诬陷户部尚书安思顺与安禄山暗中往来,并将其上奏,令人伪造安禄山留给安思顺的信件,在关门截获用以献给皇上。这年三月,安思顺以及弟弟太仆卿元贞一起受牵连被杀,将其家属迁移到岭外,天下人为之叫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