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十七 史部三十三

更新时间:2018-12-03 13:03:57

○地理类存目六

△《大涤洞天记》·三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旧本题元邓牧撰。(案,牧以宋人入元,不仕而卒,据陶潜书晋之例,当仍题宋人,今特据旧本所题书之。)核其书,即牧所撰《洞霄图志》内《宫观》、《山水》、《洞府》、《古迹》、《碑记》五门,而删其《人物》。每门又颇有刊削,不皆全文。卷首吴全节、沈多福二序亦同,惟增入洪武三十一年正一嗣教真人张宇初一序。称今年春,某宫道士某,持宫志请序,将广於梓。盖明初道流重刻时,妄以其意删节之,而改其名也。

△《西岳神祠事录》·七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孙仁编。仁,贵池人。景泰辛未进士,官至户部右侍郎。是书乃其官西安府知府时作。以记西岳神祠之事。所录文章,具载首尾年月,撰人姓名。较张维新《华岳全集》所载,颇为完整有体。其中《延熹华山庙碑》一篇,则剥泐已甚,非复洪氏《隶释》之旧矣。

△《石湖志略》·一卷、《文略》·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卢襄撰。襄字师陈,吴县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兵部职方司郎中。石湖在苏州府城西南。宋范成大为执政时,有别墅在湖上,孝宗御书“石湖”二字以赐,其名始显。卢氏世居於此,襄乃述其山川古迹为《志略》,又集诸人题咏为《文略》。然此书为范氏别业而作,自应以是一地为主,与州郡舆记为例各殊。襄乃兼及人物,多至二十有一人,匪独词涉夸张,抑亦体伤泛滥矣。

△《石鼓书院志》·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周诏撰。案,是时有二周诏,一为延津人。嘉靖庚戌进士,见《太学题名碑》;一即此周诏,号台山,富顺人。嘉靖癸巳官衡州府知府。石鼓书院在衡州府治北石鼓山。宋景祐间,允集贤校理刘沆之请,赐额置田,与睢阳、岳麓、白鹿号为四大书院,讲学家喜称道之。诏官於衡州,因剿取旧志,稍增损以为此编。首《地理》,次《室宇》,次《人物》,次《词翰》,而附录《文移》於末。潦草漏略,殊无义例,盖书帕本也。

△《净慈寺志》·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释大壑撰。大壑字元津,杭州净慈寺僧。案,净慈寺在杭州城西南屏山。旧无志,大壑始创修之。其书分《形胜》、《建置》、《法嗣》、《檀护》、《著述》、《僧制》、《灵异》七门。自序称“断碣磨崖,冥搜必录,盖二十载而始成”,其用力亦勤矣。

△《径山集》·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释宗净撰。宗净始末未详。径山在临安县天目山东北,唐代宗时,僧法钦始造寺。是书上卷记寺之建置,中卷记禅宗,下卷载艺文。原刻校雠不精,僧方一序,谓其鲁鱼亥豕叠出,为白璧蝇玷云。

△《白鹭洲书院志》·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甘雨撰。雨有《古今韵分注撮要》,已著录。初,宋淳祐辛丑,江万里知吉州,建书院於白鹭洲。洲在二水之中,故借李白诗“二水中分白鹭洲”句以名之,非金陵之白鹭洲也。时宋理宗方重道学,为赐额立山长,嗣后遂相承为古迹。万历辛卯,黄梅汪可受为吉安府知府,又重修之。雨因撰是志,分《沿革》、《建置》、《教职》、《祀典》、《储赡》、《名宦》、《人物》、《公移》、《贤劳》、《义助》、《纪述》、《书籍》、《生祠记》十三门。生祠记者,即可受生祠也,至别立为一门,此其作志之意不在书院矣。

△《历代山陵考》·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王在晋撰。在晋字明初,太仓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兵部尚书,事迹附见《明史·王洽传》。是书仅从《一统志》抄撮而成,无所考证。况既名山陵,而赵宣子、孟尝君辈遗冢亦列其间,尤非体也。

△《方广岩志》·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谢肇淛撰。肇淛有《史觿》,已著录。方广岩在永福县东。宋给事中黄非熊尝读书山中,作《十咏》以纪其胜。肇淛时为工部郎,奉使过家,游於是岩,因辑此志。前为《义例》一条,作《本纪》以志方广,作《外纪》以志旁近岩壑,作《别纪》以志方外,作《文纪》、《诗纪》以辑前人之作。然《本纪》之名,史家以载帝王事迹,用之山水,殊乖体例。别纪信志,宁之托生三元、德涵之丽刑地狱,佛氏之说,儒者所不道。《诗纪》末有国朝人所作,则雍正中江绩重修是书所附入也。

△《石鼓书院志》·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李安仁撰。安仁字裕居,迁安人。万历中官衡州府知府。是编因周诏旧志重修,分上下部。上部纪《地理》、《室宇》、《人物》、《名宦》,下部载《艺文》。采据较诏志为详。

△《关中陵墓志》·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祁光宗撰。光宗后更名伯裕,滑县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是编乃光宗督学陕西时,於历代陵墓详加考证,各为之图,而系之以说。其距诸州县城,方隅道里,皆备志之。亦《皇览·圣贤冢墓记》之流也。

△《金陵梵刹志》·五十三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葛寅亮撰。寅亮有《四书湖南讲》,已著录。是书志金陵梵刹,依僧录分,摄以灵谷、天界、报恩三大寺统。次大寺五,中寺三十有二,小寺百有二十。其馀废寺,别为一编。卷首冠以《御制》、《钦录》二集。《御制》者,太祖之诗文;《钦录》者,沿革之案牍也。末附以《南藏目录》及诸经、租额、公费、僧规、公产诸条例。其馀皆略如志乘之体,编次颇伤芜杂。

△《径山志》·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宋奎光撰。奎光字培岩,万历壬子举人,官馀杭县教谕。是编盖增补宗净旧志而成,分《开山诸祖》及《制敕》、《诗文》、《名胜》、《古迹》、《土产》诸门,殊多猥琐。盖一山一寺,地本偏隅,宗净志已具梗概。奎光必从而恢张之,其冗沓宜矣。

△《延寿寺纪略》·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释圆复撰。圆复字休远,鄞县人。与屠隆同时。延寿寺在鄞县南三里,旧号保恩院。宋祥符间,改为延寿寺。是书详述知礼禅师本末,及宋相曾公亮置买庄田旧事,他无所载。盖自备古刹之典故而已。

△《禹门寺志》·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戴英撰。英字上慎,宜兴人。崇祯甲戌进士。禹门寺在宜兴之龙池山。是编前志山寺僧侣,后纪碑铭序记诗文,多未雅驯。

△《邓尉圣恩寺志》·十八卷(江苏周厚堉家藏本)

明周永年撰。永年字安期,吴江人。邓尉故有《沈津志》,兹编乃踵而增之。凡梵宇、名释、序记、语录,无不备载。大约於寺之建置本末,尤为详悉。故以《圣恩寺志》为名。书成於崇祯十五年,而中有康熙中碑刻,及宋荦、徐秉义诗文。盖后人所续入也。

△《天童寺集》·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杨明撰。明不知何许人。天童寺在鄞县东六十里。晋永康间,义兴禅师居此山,有童子来供薪水,久之辞去,自称太白星。因是山名太白,寺名天童。兹编叙述形胜,缀以艺文。前序无姓名,疑即明所自作。中称撰为七卷,今止两卷,似尚非完帙也。

△《南溪书院志》·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叶廷祥、郭以隆、纪延誉、陈翘卿同撰。廷祥官尤溪县知县。以隆称署县事,疑为丞簿之类。延誉、翘卿则尤溪教谕、训导也,其里贯均未详。南溪者,朱子之父松作尉尤溪,实生朱子於其地。理宗嘉熙初,尤溪令李修,以时方崇尚道学,人争攀附,遂於其地建二朱先生祠,即书院所自昉也。志中载书院额为帝显德祐元年所赐,而李韶所作记在嘉熙改元之岁,已称南溪书院。则初建时已有此名,但赐额在后耳。其书仅纪书院之迹,所附诗文,多不雅驯。延誉之序,以朱松、朱子及宋理宗皆跳行别书,使君臣相并,则欲尊朱子而不知所以尊,悖谬甚矣。

△《破山兴福寺志》·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程嘉燧撰。嘉燧字孟阳,休宁人。崇祯末布衣。《明史·文苑传》附载《唐时升传》末。常熟县西北十里有破山,其麓有寺曰“兴福”,乃齐梁间所建。是书一卷、二卷记山中古迹,而诗文附焉。三卷志建置。四卷志禅宗。序次雅洁,为山志中差善之本。

△《灵隐寺志》·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孙治撰,徐增重编。治字宇台,仁和人。增字子能,吴县人。其书因明万历中昌黎白珩之志,稍增损之。体例与他志略同。惟以宦游寄寓之人概收之《人物》一门,则事涉创造,於义未安。

△《沧浪小志》·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宋荦撰。荦字牧仲,号漫堂,商邱人。由荫生官至吏部尚书。是编乃荦为江苏巡抚时得宋苏舜钦沧浪亭旧址,重为修葺。因蒐辑前人传记诗文而附以所作记一篇,诗一首,及尤侗、范承勋诗各一首,共为一集。当时颇称其好事。然其所采,多为舜钦而作,与亭无涉。又南禅寺虽附近亭旁,而实非当日之故址。一概泛载,亦未免稍失断限矣。

△《杏花村志》·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郎遂撰。遂字赵客,号西樵子,池州人。按,杜牧之为池阳守,清明日出游,诗有“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句,盖泛言风景之词。犹之杨柳岸、芦荻洲耳。必指一村以实之,则活句反为滞相矣。然流俗相沿,多喜附会古迹,以夸饰土风。故遂居是村,即以古今名胜、建置及人物、艺文集为是编。盖亦志乘之结习也。至於郎氏族系亦附录其中,则并非志乘体矣。

△《二楼小志》·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程元愈撰,汪越、沈廷璐又补葺之。与佟赋伟《二楼纪略》一书相为表里,皆记宁国府南北楼事。北楼即谢朓之高斋,南楼即文昌台。明嘉靖中知府朱大器所建也。赋伟书旁涉他事,殊为庞杂。此辑录历代题咏,并记南楼建造之始末,差为有绪。越有《读史记十表》,已著录。元愈字偕柳,廷璐字元佩,皆宁国人。

△《青原志略》·十三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僧大然撰,施闰章补辑。大然始末未详。闰章字尚白,号愚山,宣城人。顺治己丑进士,官至江西布政司参议。康熙己未,召试博学鸿词,授翰林院侍读。青原为吉州名胜,自唐行思禅师开山说法以后,遂为巨刹。至明王守仁、罗洪先、欧阳德诸人於此讲学,故第三卷特立《书院》一门,略记当时问对之语。而其所采录皆理之近於禅宗者,则缁流援儒入墨,借以自张其教也。

△《崇恩志略》·七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僧智藏撰。智藏字竺堂,安福人。崇恩寺在庐陵,创自吴赤乌中,屡经废兴。康熙丙午,智藏重修之,因辑是书。一卷《山水道场》及历代住持上堂《语录》,二卷《记疏》,三卷《诗对联》,四卷《序》,五卷《启书》,六卷《杂著法语》,七卷《法产》。大旨在张皇佛教,以外护为至荣。体例芜杂之甚。

△《江心志》·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释元奇撰。江心寺在温州府北永嘉江中,即谢灵运诗所谓“乱流趋正绝,孤屿媚中川”者也。宋高宗尝幸其地,称为名胜。明释成斌、郡人王旸谷始创为之志。元奇因旧本重加编辑。凡《纪迹》一卷,《敕书》一卷,《艺文》八卷,《世系》、《杂记》二卷。

△《白鹿书院志》·十六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廖文英撰。文英有《正字通》,已著录。初,唐李渤与其兄涉读书庐山,蓄一白鹿甚驯,因名白鹿洞。宋初置书院於五老峰下。朱子守南康军,援岳麓书院例,疏请敕额,遂为四大书院之一。康熙中,文英为南康知府,因即旧志修辑,以成是书。意求繁富,颇失翦裁。

△《灵谷寺志》·十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吴云撰。云号舫翁,安福人。灵谷寺在江宁锺山之左,明太祖迁梁宝志塔於此,改赐今名,而号其山曰“紫金”。旧有景泰间僧洁菴、嘉靖间黄河二志。康熙庚辰,云重辑为是编。前有云自序,及寺僧寂曙所纪修辑缘起。凡分二十四类,其门目皆因明志之旧,仅略为删补耳。

△《白鹿书院志》·十九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德琦撰。德琦有《庐山志》,已著录。康熙甲午,德琦为星子县知县,因取廖文英原志重加订正。分类凡十,曰《形胜》,曰《兴复》,曰《沿革》,曰《先献》,曰《主洞》,曰《学规》,曰《书籍》,曰《艺文》,曰《祀典》,曰《田赋》。《形胜》等七门,皆因旧志,《兴复》、《主洞》、《书籍》三门,则德琦所增也。

△《通元观志》·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陈琰撰。陈琰有《春秋三传同异考》,已著录。通元观在钱塘县。宋绍兴中,刘鹿泉请於高宗,建为修真之所。嘉靖中,姜南始志之。陈琰以姜志未备,更为此书。

△《孔宅志》·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诸绍禹撰。绍禹,松江人。青浦县治之北,地名孔宅。旧有孔子庙,相传隋末孔子三十四代裔孙苏州刺史祯侨寓於吴,乃立家庙,并葬先圣衣冠於此。后渐湮废,明陆应阳重修之,始述为《孔庙记》,陈功又作《续记》。康熙中,绍禹增删旧本,以成是编。案:祯生於隋代,不应尚存先圣衣冠。即有之,亦不应携至吴中。且隋时郡县,并无苏州之名。其说殊未可尽信也。

△《丹霞洞天志》·十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萧韵撰。韵字明彝,南城人。康熙中举人。明万历中,建昌府知府邬齐云,尝属郡人左宗郢为《麻姑山志》,久而版毁。康熙中,湖东道罗森,复令韵增补成之。首系以图,次列考、表、志、记诸目,而於题咏词赋为尤详。

△《武林志馀》·三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旸撰。旸字东榑,号涤岑,钱塘人。是书搜辑武林诸名胜,於道观、祠庙、名贤、古迹,纪载尤详。其末一卷,附录方物,亦颇有考订。名《志馀》者,欲以补前志所未备也。然采摭颇富,而体例未精,往往失之冗杂。所录近人题咏,亦殊少别裁。

△《东林书院志》·二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高嵀,高嶐、高廷珍、高陛、许献同撰。嵀等四人皆高攀龙之裔,献亦攀龙同县人也。其书分《建置》、《院规》、《会语》、《祀典》、《列传》、《公移》、《文翰》、《典守》、《著述》、《轶事》十门。意在博搜广采,而体例冗杂颇甚。所附诸人,又多牵附。不特孙承泽滥厕其间,即宋荦平生,亦仅刻意于文章,未尝闻其讲学也。

△《增修云林寺志》·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厉鹗撰。鹗有《辽史拾遗》,已著录。是编成於乾隆甲子,以灵隐旧志脱漏尚多,且圣祖仁皇帝省方南幸,驻跸山中,赐名云林寺,不宜仍用旧名。故因前志而增辑之。首纪《宸恩》,次《山水》,次《禅祖》,次《法语》,次《檀越人物》,次《艺文诗咏》,而以《遗事杂记》终焉。

△《宋东京考》·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周城撰。城号石匏,嘉兴人。是书前有雍正辛亥王珻序,称城“客大梁三载,随境讨蒐,以成此书”。其凡例有云:“建隆以前,东京非宋;靖康而后,宋不东京。”盖专纪汴都一百七十年之遗迹而作也。每条皆援引旧书,列其原文。盖仿朱彝尊《日下旧闻》之体。然多引类书,其博赡殊不及彝尊。又多载杂事,务盈卷帙。如所引《宋稗类抄》“二近侍争辨贵贱由天”一事,因首有仁宗御便殿一语,遂列之《宫殿类》中。然则一代帝王,何事不在宫殿内,岂胜载乎?他如造字台、吹台、繁台,卷中所引各书,皆谓一台而数名。乃於繁台则并入吹台,又别立造字台名之类。多彼此牴牾,无所考证。其精核亦不及彝尊也。

△《鹅湖讲学会编》·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郑之侨撰。之侨,字东里,潮阳人。乾隆丁巳进士,官至宝庆府知府。鹅湖为朱、陆讲学之所,今其地属铅山。之侨官铅山知县时,因作是编。首卷为之侨所作图传、赞考。二卷至八卷皆四贤问答诸书,及学规条约讲义。九卷为之侨及雷鋐所立条约。十卷、十一卷皆自宋迄今诗文之有关於鹅湖者,而之侨所作亦并录焉。十二卷则之侨所作《鹅湖书田志》也。书中大旨,多调停朱、陆之异同。其意盖欲附於讲学,然实则惟以书院为主。故题咏名胜诸作,亦皆收录,今仍附之地理类焉。

──右“地理类”古迹之属,三十七部,三百七十卷,皆附《存目》。

△《豫章今古记》·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考《隋书·经籍志》,有雷次宗《豫章记》一卷。宋王象之《舆地碑记目》又云:次宗作《豫章古今志》。是编首引次宗语,末云次宗於元嘉六年撰《豫章记》,则必非雷书。观所纪至唐而止,有皇唐、大唐之语,似为唐人之作矣。书分《郡记》、《宝端记》、《寺观记》、《鬼神记》、《变化记》、《神祠记》、《山石记》、《冢墓记》、《翘俊记》等九部,记载寥寥,绝无体例。疑依托者杂钞成之也。

△《西湖繁胜录》·一卷(永乐大典本)

旧本题西湖老人撰,不著名氏。考书中所言,盖南宋人作也。宋自和议既成之后,不复留意於中原。士大夫但知流连歌舞,笑傲湖山。故是书所述,大抵嬉游之事,以繁华靡丽相夸。盖亦耐得翁《都城纪胜》之类,而琐屑又甚焉。

△《庐阳客记》·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杨循吉撰。循吉有《苏州府纂修识略》,已著录。正德元年,循吉同年进士西充马金为庐州守,请循吉修郡志,以议不合归。后二年,因采其风土大概,述为此编。凡十一目,简洁古峭,颇有结构。盖借此以驰骋其笔力。然漏略太甚,不足以备考证也。

△《蜀都杂抄》·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陆深撰。深有《南巡日录》,已著录。此乃深为四川左布政使时所录蜀中山川古迹。其论峨眉山当作蛾眉,又力辨禹生石纽为《元和志》之误,颇为有识。其他亦多随笔札记之文。

△《闽部疏》·(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传》,已著录。是书记闽中诸郡风土、岁时及山川、鸟兽、草木之属,亦地志之支流。盖世懋曾官福建提学副使,记其身所阅历者也。

△《淞故述》·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杨枢撰。枢字运之,自称细林山人,华亭人。嘉靖戊子举人,官至江西临江府同知。是书乃所述松江一郡遗闻轶事,以补志乘之阙略者。松江本以吴淞江得名,明初因地多水灾,故去水旁以禳之。此书标目,则犹仍其本名也。书中於地理、人物、行谊、艺能、文字、题咏以及诙谐、琐屑之事,无不备载。其艺文籍用宋孝王《关东风俗传》例,载陆绩《浑天图》以下凡百馀种,悉其乡人著作,可为徵文考献之资。至於元杨维祯之名,或从木或从示,诸书参差不一。枢以岁月求之,谓字本从木。入明后以诸王有讳桢者,始改从示。其言殊臆测无据。又李至刚在永乐时,以善於附会深蒙倾险之识,而枢信《明一统志》之虚词,反目以德量宽宏,惜《松江旧志》略而不载。亦未免涉回护乡曲之私也。

△《秦录》·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沈思孝撰。思孝字继山,嘉兴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兼兵部侍郎。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多载陕西诸郡形胜风土,间引经史诸书为证。其论复河套事,极以曾铣之议为非,未免有所回护云。

△《晋录》·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沈思孝撰。所载多边障形胜及防守扼要之处,其《田赋》、《盐课》诸条,与《明会典》亦略有同异。至叙黄河所经州县及太原晋祠,则大抵习见之文,无足以资孝证。

△《长溪琐语》·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谢肇淛撰。肇淛有《史觿》,已著录。长溪,今之福宁府。是书杂载山川名胜及人物故事,间及神怪,盖亦志乘之支流也。

△《滇南杂记》·二卷(山东巡无采进本)

明许伯衡撰。伯衡号听菴,昆山人。万历庚子举人,官晋宁州知州,兼摄昆阳州事。伯衡尝辑《晋宁志》,复杂采滇事为此书。体例与舆记略同,惟不列仕宦人物姓名坊巷公署之类及杂事,各自标目,为小异耳。大抵略於古迹而详於时事,故下卷自《丁产》以下所载公牍为最详。自序谓“於滇事无损益,而要不为游谈”。其大旨可见矣。

△《西事珥》·八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魏濬撰。濬有《易义古象通》,已著录。是书盖其官粤西时所作,一卷多言山川地理,二卷多言风土,三卷多言时政,四卷、五卷多言故事及人物,六卷多言物产,七卷多言仙释神怪,八卷多言制驭苗蛮之始末。虽不立地志之名,然核其编次,固地志之类,但不列门目耳。其考订颇不苟,叙述亦为雅洁,无说部沓杂之习。然如载舒宏志转生之类,稍涉荒唐。明惠帝、程济诸事,亦相沿讹谬也。

△《泉南杂志》·二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陈懋仁撰。懋仁字无功,嘉兴人。官泉州府经历。《浙江通志》称其不以簿书废铅椠,记泉南事多故牒所未备,即是书也。其所载山川、古迹、禽鱼、花木以及郡县事实,颇为详具。中如“淳化帖”、“尼无著”等一两条,亦稍有考证。其“官山”一条,破闽俗葬地之说,持论亦正。下卷则多记其在泉所施设之事,皆得诸身历者。然如泉人之官嘉兴,及嘉兴人之官泉者,俱缕列姓名,即簿尉亦并载之,此非天下之通例。懋仁以嘉兴人而宦泉州,故两地互记耳。使修地志者人人皆援此例,则罄南山之竹不足供其私载矣。凡著一书,先存一厚其乡人之心,皆至薄之见也。

△《闽中考》·一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陈鸣鹤撰。鸣鹤有《东越文苑》,已著录。是书所考,皆福州府境山川古迹。称得唐人《闽中记》於长乐农家,得宋人《三山志》於徐。参以闻见,订志乘之舛讹。其考证旧事,如东冶非东治,泉山非泉州清源山,而越山、冶山皆泉之支麓,冶县非东瓯,炉峰石在南屿不在旗山,旧志本明,新志误删其文,因误移其地,亦颇精核。惟后幅多采小说怪事及僧家语录,未免伤於芜杂。

△《两河观风便览》·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中有称万历二十年者,而所列《宗藩》一门尚无福府,则神宗中年之书也。分十门,一曰《图考》,二曰《封域》,三曰《官秩》,四曰《宗藩》,五曰《赋役杂差》,六曰《户口》,七曰《河防》,八曰《驿传》,九曰《储积》,十曰《兵防》。大抵抄撮案牍为之,而於河南掌故一一具详。较地志诸书罗列山川、侈陈人物、滥载艺文者,较为近实。特其大者多见於史,而小者亦备载於《通志》,不免为已陈之故牍耳。

△《增补武林旧事》·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廷焕撰。廷焕字中白,单县人。崇祯甲戌进士,官工部主事。初,宋末周密尝录南渡后百二十年典故及风俗游宴之盛,为《武林旧事》。廷焕於崇祯间司榷杭州,复采《西湖志》、《鹤林玉露》、《容斋随笔》、《辍耕录》及密所著《癸辛杂志》诸书,补缀其阙,以成是编。密书十卷,此增补反为八卷者,密书别有一六卷之本,廷焕据以推广也。自序谓增补数十则,今案所增凡《睿藻》、《恩泽》、《开垆》、《故都宫殿》、《湖产》、《灾异》六门,共补一百五十四则,与序不符。殆序文字误耶?其中《湖产》一门,既非宋代所独有,与断限之例殊乖。其《灾异》一门,亦非土俗、民风、朝章、国典,泛滥尤甚。均非密著书之本意,殊属骈枝。明人点窜古书,多不解前人义例,动辄破坏其体裁,往往似此也。

△《帝京景物略》·八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刘侗、于奕正同撰。侗字同人,麻城人。崇祯甲戌进士,官吴县知县。奕正字司直,宛平人。崇祯中诸生。是编详载北京景物。奕正摭求事迹,而侗排纂成文。以京师东西南北各分城内、城外,而西山及畿辅并载焉。所列目凡一百二十有九,每篇之末,各系以诗,采摭颇疏。王士祯《池北偶谈》尝讥其不考《萨都拉集》,失载安禄山、史思明所造双塔事,考据亦多不精确。其为朱彝尊《日下旧闻》所驳正者,尤不一而足。其割裂“艺”、“元”二字为塑工姓名一条,殆足资笑噱。又侗本楚人,多染竟陵之习,其文皆幺弦侧调,惟以纤诡相矜。至如“太学石鼓”一条,舍石鼓而颂太学,殊伤冗滥。又首善书院近在同时,泛叙讲学,何关景物。於体例亦颇有乖。所附诸诗,尤为猥杂。方今奉命重辑《日下旧闻》,考古证今,务求传信。朱彝尊之所撰且为大辂之椎轮,侗等吊诡之词,益可为覆瓿用矣。

△《山左笔谈》·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旧本题明黄淳耀撰。淳耀字蕴生,号陶菴,嘉定人。崇祯癸未进士。南都破后,殉节死。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是编所纪,皆山东风土、形势、山川、古迹,及海运备倭诸事宜。徵引拉杂,殊鲜伦理。案:淳耀生平未尝游山东,所著《陶菴集》内亦无此书名,此本见曹溶《学海类编》中,疑亦出伪托也。

△《楚书》·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陶晋楧撰。晋楧字若楧,秀水人。崇祯间尝侍亲官楚,因杂记湖南山水物产,间及古迹。然考证殊多疏漏,如辨《岣嵝碑》信杨慎所录者为真本,则其他可知矣。

△《山东考古录》·一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旧本题国朝顾炎武撰,载吴震方《说铃》中。然《说铃》载炎武书四种,其三皆杂剽《日知录》,而此书之文独《日知录》所不载。末题“辛丑腊望日庚申,是日立春”字,盖作於顺治十八年。考王士祯《居易录》,记炎武尝预修《山东通志》。或是时所遗稿本,亦未可知也。

△《京东考古录》·一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旧本题国朝顾炎武撰,载吴震方《说铃》中。其文皆见炎武所撰《日知录》及《昌平山水记》。殆震方剿取别行,伪立此名也。

△《谲觚》·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顾炎武撰。时有乐安李焕章,伪称与炎武书,驳正地理十事,故炎武作是书以辨之。其论孟尝君之封於薛,及临淄之非营邱诸条,皆於地理之学有所补正。

△《天府广记》·四十四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国朝孙承泽撰。承泽有《尚书集解》,已著录。是书以京畿事实分类编辑,凡《建置》、《府治》、《学宫》、《城池》、《宫殿》各一卷;《坛庙》四卷,《官署》二十三卷,其中仓场漕务附户部,选举贡院附礼部之类,又各以所属系录;《人物》二卷;《名胜》、《川渠》、《名迹》、《寺庙》、《石刻》、《陵园》各一卷;《赋》一卷;《诗》三卷。全用志乘之体。承泽所作《春明梦馀录》,多记明事。是编则上该历代,下迄於明,为例稍殊。其中如因工部而及修筑,遂并淮、黄形势而详述之,则是南河而非北都;因礼部而及仪注,因并贵贱章服而缕载之,则是会典而非地志。且既以天府为名,自应以地为限,乃明建都在永乐时,而内阁题名上溯洪武之初。移石鼓入大都在元时,而《石鼓歌》兼收韩愈、韦应物、苏轼凤翔所作。如斯之类,皆务博贪多,未免失之泛滥。至於“六科”条目自载其奏疏,《名迹类》中自载其别业,如斯之类,亦未免明人自炫之习。他如《人物门·成德传》末,附载德殉难时与马世奇书,有“在都缙绅尽如光含万、孙北海,天下事尚可为”之语。含万即光时亨字,以给事中从贼,后为福王所诛者也。以德之刚直明决,与时亨、承泽,决非气类,未必肯作是语。如斯之类,或不免有所依托。李国祯降贼拷死,具载诸书,而以为弃城遁去,贼追杀之。如斯之类,或不免传闻失实。前卷以翰林院为元光禄寺,后卷又以翰林院为元鸿胪寺。如斯之类,或不免小有牴牾。核其全书,大抵瑕多而瑜少也。

△《四州文献摘抄》·四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毕振姬撰,其邑人司昌龄所摘抄也。振姬字亮四,高平人。顺治丙戌进士,官至广西按察使。《山西通志》称其所著有《四州文献》藏於家。此本有司昌龄跋曰:“《四州文献》,盖潞、泽、辽、沁之通考也。其间有悬揣附会之说。前无总序,条类纷杂。盖草创未就而其徒所抄次,凡二十五册。余以前人旧文各有原书。又繁不能尽录,乃节其论著之要者,与其所纂物产釐为四卷,题曰《四州文献摘钞》。”据其所云,则所存不及十之一,尚庞杂如是,则全书可以想见矣。

△《瓯江逸志》·一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国朝劳大舆撰。大舆字宜斋,石门人。顺治辛卯举人,官永嘉县教谕。是编前记温州旧事,后记其山川物产,大意欲补郡乘之阙,故名曰《逸志》。然捃拾未富,且皆不著所出,未为精核。至谓“钱玉莲为倡女”,更齐东之语矣。

△《粤述》·一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国朝闵叙撰。叙号鹤瞿,歙县人。《太学题名碑》作江都人,疑其寄籍也。顺治乙未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编乃其督学广西时所作,叙述山川物产,颇为雅洁。其辨“狄青取昆仑关”一事,核以地理,足订《宋史》之误。惟好穿凿字义,如谓“猺”字当作“侥”,即《说文》之僬侥,已为无理。又谓“猺人住屋作两层,人居其上,猪圈牛栏皆在卧榻之下。《说文》家字宀下从豕,可会此义”云云,尤为附会。儒生喜谈小学,动称六书,为万事之根本,其弊往往至此也。

△《星馀笔记》·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钺撰。钺有《粤游日记》,已著录。此其《世德堂遗书》之第三种也。皆其官西宁知县时记其风土物产,如蚺蛇、狒狒诸条,於旧说间有驳正。所记“”字“乪”字、“?”字、“牮”字、“平”字、“冇”字之类,亦足补《桂海虞衡志》所遗,然大抵地志所已载也。以方为邑令,故取巫马期戴星之义,名曰《星馀》云。

△《中州杂俎》·三十五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汪价撰。价字介人,号三侬外史,自称吴人,其里居则未详也。顺治己亥,贾汉复为河南巡抚,修《通志》,价与其役。逾年书成,复采诸书所载轶闻琐事关於中州者,薈萃以成是编,分天、地、人、物四函。天函子目五,曰《分野》、《图谱》、《馀论》、《杂识》、《时令》,地函子目十六,曰《建都》、《封国》、《纪邑》、《纪乡》、《纪山》、《纪水》、《纪室》、《纪园》、《纪寺》、《纪塔》、《纪观》、《纪庙》、《纪墓》、《纪碑》、《纪桥》、《纪俗》。人函子目二十一,曰《帝迹》、《圣迹》、《贤迹》、《官迹》、《文迹》、《武迹》、《忠迹》、《孝迹》、《义迹》、《节迹》、《隐流》、《羽流》、《缁流》、《术流》、《技流》、《女史》、《老史》、《儿史》、《凶史》、《异史》、《人杂》。物函子目十四,曰《禽志》、《兽志》、《鳞志》、《虫志》、《草谱》、《木谱》、《花谱》、《穀品》、《果品》、《菜品》、《饮案》、《食案》、《器考》、《物考》。采摭繁富,用力颇勤,而多取稗官家言,纯为小说之体。又事皆不著所出,人亦往往不著时代。编次繁复,漫无体例,可谓劳而鲜功者矣。

△《湖壖杂记》·一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国朝陆次云撰。次云字云士,钱塘人。康熙初由拔贡生官江阴县知县。是书盖续田艺蘅《西湖志馀》而作,如庆忌塔、夹城之类,亦颇有考辨。而近於小说者十之七八。盖艺蘅之书,体例亦如是也。

△《姑孰备考》·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夏之符撰。之符字玹伯,当涂人。顺治中修《太平府志》未成,乃删其八志、二表而为此书。首《郡纪》三卷,以拟本纪;次《人物传赞》二卷,以拟列传;次《乡音集》三卷,皆之符自作之诗。非志非集,殊乖体例。又《人物传》中列韦弦佩於先贤,而弦佩方序其书。则其人未死,亦岂盖棺论定之义乎?弦佩原序称是书十二卷,张总序又作九卷,互相矛盾。惟陶元鼎序作八卷,与此本相合云。

△《台湾记略》·一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国朝李麟光撰。麟光号蓉洲,武进人。是编杂记台湾山川,附以《暹罗别记》一篇。篇帙寥寥,疑为删削不完之本也。

△《海表奇观》·八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凡标二十三门,曰《溯源》,曰《疆境》,曰《形势》,曰《分野》,曰《气候》,曰《潮汐》,曰《节序》,曰《风俗》,曰《黎俗》,曰《占历》,曰《灾祥》,曰《名山》,曰《水泉》,曰《名宦》,曰《人物》,曰《列传》,曰《祠庙》,曰《古迹》,曰《坟墓》,曰《物产》,曰《奇人》,曰《奇事》,曰《题咏》。盖即抄撮《琼州府志》,而每条附以论赞诗句。据其自序,称“戊申官於琼州”,又言“家於齐鲁”。考《琼州府志》,“康熙七年戊申,知府牛天宿,山东人。”当即此人也。

△《江南星野辨》·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叶燮撰。燮字星期,吴江人。康熙庚戌进士,官宝应县知县。其书历引《周礼》、《尔雅》及星经、史志所载扬州吴越分野,独推刘基清类天文分野之书为得郡邑分度之详。案,星土之说,虽本《周礼·保章氏》,亦见於《左传》诸占,然先儒已不得其传,解多附会。术家用以推验,偶应者十不得一,不应者十恒逾九。况疆域既已非古,而犹执二十八宿尺尺寸寸而拓之,其乖迕殆不待辨。舆图所列,大抵具文。博引繁称,徒为枝赘而已。

△《岭南杂记》·二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国朝吴震方撰。震方有《读书正音》,已著录。是编记其客游广东时所见。上卷多记山川风土,兼及时事,所载番禺唐化鹏《夫务条议》、《花田立县议》,广西巡抚彭鹏《禁官贩私盐示》诸条,亦颇留心於利弊。下卷则记物产而已。书中称平南王尚可喜为逆藩。伏读五朝国史列传,可喜之子尚之孝,反覆悖乱,终於伏诛。谓之逆藩可也。可喜则终守臣节,未可目之以逆。是亦传闻之未审矣。

△《台湾随笔》·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徐怀祖撰。怀祖字燕公,松江人。自序称乙亥之春,再至闽漳,复有台湾之行。盖康熙三十四年所作。其记台湾风土及自闽赴海水程,俱不甚详备,但就其所身历者言之耳。

△《燕台笔录》·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此本载曹溶《学海类编》中,题国朝项惟贞撰。惟贞字端伯,秀水人。朱彝尊之门人也。然检核其文,实即朱彝尊《日下旧闻》内《风俗》一门。疑彝尊尝属之裒辑偶存残稿,作伪者遂别标此名也。且彝尊撰《日下旧闻》时,溶殁已久,又安得而录之?《学海类编》多书贾所窜入,非溶原本,此亦一证矣。

△《神州古史考》·一卷、《方舆通俗文》·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倪璠撰。璠字鲁玉,钱塘人。康熙乙酉举人,官内阁中书舍人。是书自序云:“按今之版图,取自汉迄唐诸史地志,列於郡县之首。上搜旧闻,旁摭遗逸。凡两京十四省,共一百五十馀卷,谓之《神州古史考》。又取唐以后者别为一编,名曰《方舆通俗文》。”然所梓者惟杭州一府九县而已,盖未成之书也。

(案:此书据其原序,宜入《总志》;然所刻者惟一府,入之《总志》为不伦,而又不可列於《郡县》之中。故附存其目於《杂记》,此无类可归之变例也。)

△《西粤对问》·(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江德中撰。德中字汉若,徽州人。官至广西布政司参议。是书记西粤山川风土物产,颇资异闻。然其徵据疏谬,亦复不少。如引《左传》“有仍氏生女黰”事,不检杜注“美发为黰”之语,而误以为肌肤之黑。又云雉黑色者为鸥雉,按《尔雅》“秩秩海雉”注,“如雉而黑,在海中,不云名鸥也”。殆缘海字而误欤?殊失考。

△《浔阳蹠醢》·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文行远撰。行远字樵菴,江西德化人。康熙中贡生。是书专志九江一郡故实。首有凡例,自谓“读书时遇郡事随见随录,自经史子集及稗官野乘小说之类,靡所不采”。首卷分《象纬》、《地舆》、《书院》、《祠庙》、《宫室》、《邱墓》、《服食》、《器用》、《玩好》、《草木》、《鸟兽》、《虫鱼》十二目;次卷分《仕宦》、《吏治》、《典礼》、《经费》、《兵防》、《盗贼》六目;三卷分《交游》、《器局》、《方技》、《孝义》、《闺阃》、《忠节》、《流寓》、《人物》、《栖逸》九目;四卷分《真仙》、《僧宝》二目;五卷分《诗文》、《书画》、《典籍》、《名胜》四目;六卷分《像教》、《禅喜》、《灵异》、《感应》、《果报》、《鬼神》六目。其摭拾颇为繁富,而分别门类,殊多失当。如既有《僧宝》,又有《禅喜》;既有《鬼神》,又有《果报》、《感应》、《灵异》之类。中所采取,亦未见决择。盖有意求多,未免失之庞杂也。

△《蜀都碎事》·六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陈祥裔撰。祥裔本姓乔氏,号藕渔,顺天人。康熙中官成都府督捕通判。采蜀中故实为《碎事》四卷。杂引诸书,或注或否,间附以考证案语,及前代题咏诗文。复以所采未尽,别为艺文二卷,谓之《补遗》。祥裔所自作诗,亦并列於唐、宋名作之间。

△《续闽小纪》·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黎定国撰。定国字于一,江都人。尝客游福建学使幕中,因据所闻见,辑为此书。以旧书先有《闽小纪》,故以“续”为名。凡七十六条。所载闽地风俗土产及琐碎故实,大约《通志》所已具,别无创闻也。

△《岭海见闻》·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钱以垲撰。以垲游宦广东,前后八载,所作《罗浮外史》,已著录。此编又其杂录见闻之书也。大致欲仿《水经注》、《洛阳伽蓝记》,而才不逮古人。又采录冗杂,无所限断。记陆贾使粤,乃泛及作《新语》事;记南汉事甚略,乃阑载刘鋹入宋后事。皆与岭海无关。其他杂采小说,不核真伪。如《述异记》、《开元天宝遗事》之类,与闻见亦无涉。至於“荔枝”、“铜鼓”,前后各出二条,尤无体例矣。

△《南漳子》·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孙之騄撰。之騄所辑《尚书大传》,已著录。之騄居於河渚,近南漳湖,因以自号。是书所纪,皆其一乡之故实,乃自称为子。核其体例,实亦於古无徵。

──右“地理类”杂记之属,四十二部、一百七十六卷,内二部无卷数,皆附《存目》。